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春天的抵抗> 第五章 不祥的一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不祥的一天

小说:春天的抵抗 作者:人云衣羊 更新时间:2019/9/21 12:39:01

以高天良的能力,治理小小的三齐镇不在话下,可三齐镇不需要治理,上任以来和预想的一样,老百姓安分守已民风质朴,吵架的都很少,镇子没多少公务平日很少操心。他非常满意当初的选择,主要精力用在养生,有时间打打太极拳,喝茶写字,天高皇帝远,悠闲的过着小家碧玉般的日子。县里对三齐镇基本不过问,除了催粮,赋税很少,一切显得自由自在,但不断涌入的难民改变了环境,高天良深知其中厉害,近来变得心事重重。

不知不觉,光线射入窗纸,新一天的清晨,高天良疲惫之极却毫无困意,心里藏着有乱七八糟的一堆烦恼,努力闭上眼睛想睡一会儿,门外傻子喊道。

“老爷,有客人。”

高天良侧脸看眼墙边的大座钟,六点二十,谁这么早,他暗自叹息,眼皮不停的跳动。穿上衣服,用湿毛巾擦把脸,走出卧室来到客厅,见客厅站着三个人。一个是傻子,傻子是他的家丁,从省城一直跟来的,使唤起来得心应手。傻子见老爷出来,知趣的离开,高天良的心跳动起来,他看见一个熟人,刘丰,旁边站着一个带礼帽的商人,帽檐压的很低,露出半张脸。

高天良一颗跳动的心陡然下沉,还是没躲过去,刘丰竟然追到三齐镇,昔日一幕在心头瞬间划过。

一年前高天良在省城财政厅任职,刘丰是他的下属,有一天晚上带一个商人来家里串门,商人要在省城投资建一个五金加工厂,他欣然同意,答应出面代办一切手续,并收下一份不菲的佣金。临走刘丰透露,商人有日本背景,他吃惊不小。小日本正疯狂进攻中国,日本人竟然敢在中国腹地投资,其中隐情不言而喻,他追出门找刘丰退佣金,刘丰却坚辞不收,这件事成为促使他早早离开省城的引子,落下一块大大心病。

心病,高天良有一个把柄在刘丰手里。

高天良面如死灰,无力的摆手请两人坐下,商人摘下礼帽露出一头整齐的白发,正是一年前那个投资商人,商人鞠躬入座,刘丰满面春风没有废话,开门见山的说道:“高兄,来的唐突,见谅,这位是大野先生,你们见过。”

高天良头皮发麻感到大难临头,语调干涩挖苦道。

“刘贤弟好记性,能找到三齐镇。”

刘丰没介意他的挖苦:“受人之托,和你一样,我收了钱,这位大野先生有事找你,早先的买卖作废,我们不是来讨佣金的,日本人不缺钞票。”

“有你一封信。”大野不失时机的从兜里取出一个信封,起身离开座椅双手奉上,他的中国话很流利。

高天良微微欠身接过,信没沾封,打开取信一看,儿子高浪的笔迹,寥寥数语。信上说他去日本留学了,请他老人家放心,日本朋友赞助了三百银元,信封里有一张三百元的银票。

刘丰肆无忌惮的打量高天良难看的脸色:“大野先生现在经营山货药材,需要在此地逗留几日,你照顾一下,不要透露他的身份。”

高天良被刘丰的直白惊住,要挟,赤裸裸的要挟,中日两国是仇敌,如此这般属于汉奸行为,难道他不怕死?高天良毕竟经过官场历练,沉得住气,此刻不能发作,对方有备而来,儿子莫名其妙落在日本人手里,恐慌中疑惑的成分很大,日本人花这么大的心思来到着偏僻的小镇必有目的。

刘丰没给高天良过多的思考时间。

“有件事告诉你,按日子算,省城即将沦陷,消息过几天就到,很快的。日本人正在东进,三齐镇不是世外桃园。我走了,他们委托我的事情到此为止,下面的事情你们谈,日本人说了,可以不合作,不怪你,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何况他是正经商人,打仗也要吃饭,民以食为天嘛。”

刘丰说完朝门外走,高天良喊道:“傻子,长个记性,送刘贤弟一程。”

“哎。”傻子在门外答应,领着刘丰走出镇公所朝镇外走。

刘丰不让傻子送,傻子不听依旧跟着刘丰,他说:“老爷吩咐的话不敢不听。”

刘丰好奇道:“你是傻子?真傻还是假傻,跟主子多久啦。”

傻子瓮声瓮气回答:“天天吃肉。”

“你回去,我自己认路。”刘丰讨厌这个跟屁虫一般的傻子,他不敢多在镇子里停留,虽说手里有高天良的把柄,还是小心为上。让高天良去应付日本人,万一多个心眼对付自己,想跑出三齐镇很难,高天良现在是地头蛇。俩人走的慢,走出镇子,南边有条岔路,一端通往常秣县,路上行人不多,站在岔路口刘丰客气的感谢傻子相送,让傻子返回。

傻子闷声问道:“有赏钱吗?”

刘丰感到诧异,这钱讨的没由来,不过,他还是将一直插在裤兜的手缩出来,从上衣口袋取出一张零钞,傻子木讷的接过转身回镇。

一个老者从后面赶上,肩头搭个褡裢,走的很快,刘丰侧身让让,老者看都不看与刘丰擦身而过,是去常秣县城的方向,刘丰袖起两手,慢吞吞开始挪步。

这条去县城的路比较平整,一路下坡,弯道教多,视野还算开阔。他不喜欢和人同行,尤其在这个非常时刻,远远的瞄住前面的人影,距离越拉越远,直到人影下沉不见。

刘丰的两手从袖口里出来,取出裤兜的小手枪,看看前后无人,迅速检查手枪,然后两手重新伸进袖口,步伐渐渐加快,在一个狭隘的转弯,地面赫然坐着那个老者。

老者招呼道:“赶路的,坐下歇会儿?”

刘丰停下脚步:“去县里吗?一路,我正愁没人一道。”

老者很热情:“一个走路乏味,有个伴好走,说说话眨眼就到,几十里的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刘丰一屁股坐到老者对面,顺手亮出小手枪,老者的脸变了颜色,额头冒汗,刘丰说:“高天良让你来的?”

老者镇定道:“不懂你说的话。”

“我懂就行,下去告诉高天良,跟我耍花样的人死的早。”

刘丰不待老者回答,开枪打死老者,他将死尸拖进路边草丛扬长而去。

0

第五章 不祥的一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