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春天的抵抗> 第十四章 疤脸霍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疤脸霍问

小说:春天的抵抗 作者:人云衣羊 更新时间:2019/10/6 12:39:20

晚饭前,宋青终于赶回家里,家里正忙着做晚饭,父亲宋无庸眼巴巴等着儿子,见仆人领宋青走进客厅,期盼的心才放下。宋无庸将儿子领到饭厅,微微颔首示意宋青入座,母亲在厨房张罗饭菜,大哥宋洪领侄子侄女进来,兄弟俩也久未见面,尤其侄子侄女见到叔叔分外雀跃,一家人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令宋青心生愧疚。他自小外出读书,没有为这个家出过力,寒暑假都很少回来,父亲和大哥经营这个家,本指望他学成回家接班,目前看来指望不上,父亲从没催促过,似乎对他在省城的作为毫不知情。

宋青心里有事,见热菜一盘盘上桌,忙问父亲:“我的朋友呢?”

宋无庸说:“安排在后院,吃了一点东西,开饭再请他们出来一起吃。”

这次宋青带领两个同志赶到三齐镇,演讲结束后,安排两个同志去自己家里休息,他让两个同志多绕几圈悄悄进入宋家,两个年轻人很懂事,怕打扰宋家一直在房间没出来。宋家是三齐镇第一大户,宋无庸有三个孩子,一女两男,女儿远嫁,大儿子宋洪帮助持家,小儿子宋青自幼读书识字,他把宋家的希望寄托在宋青身上。

“我去找他们。”宋青起身朝后院走。

宋宅占地很大,后院有一块打麦场,场上堆起几座巨大的麦秸垛,院墙边有牲口棚和几间小房子。

宋青喊道:“秋水,小小!”

一间房门开了,走出两个年轻人,一高一低,高个子叫郑秋水,小个子叫许小小,都是学生,这次跟随宋青来三齐镇开辟工作。

郑秋水问:“怎么样?”

宋青说:“时间到了,你俩从后门走,进山,山口有座亭子,在亭子里等我。”

打开后院门,送走郑秋水和许小小,宋青回到饭厅。

宋无庸见儿子独自回来,问道:“你的朋友呢?”

宋青说:“走了,他们有事,我们吃吧。”

宋无庸摇头,招呼家人入座,饭菜十分丰盛,一家人很久没在一起吃饭,宋无庸拿起筷子象征性夹一口菜,孩子们才开始动筷子。宋家有规矩,吃饭时必须老人先动筷子,饭间严禁讲话,母亲不停的给宋青夹菜,宋青吃的狼吞虎咽,父母把对孩子的思念寄托在一顿饭菜,孩子吃的越多,父母越欣慰。宋无庸没胃口,很少动筷子,见宋青吃的匆忙,说道:“慢点吃,到家了,没人跟你抢。”

宋青放下筷子:“饱了。”

宋无庸说:“跟我来。”

父子俩来到客厅,宋无庸问:“小日本进攻了。”

宋青以为父亲要追问他回家的目的,演讲的声势很大,父亲不可能没有耳闻,不料却问起这个事,他说:“进攻了,省城开始撤退,我提前回来的。”

宋无庸说:“凡事小心,你大了,”

父亲的神情复杂而关切,宋青有些感动,眼眶湿润:“如果省城沦陷,县城也很危险,三齐镇不会太平,家里要有防备,去山里躲一躲,”

宋无庸说:“不急,毛四经常给我消息,一旦有事,我们去鬼山。”

宋青说:“也好,鬼山总比鬼子安全,爸,你保重,我得出去一趟,晚上不回来睡,我从后门走,免得妈担心。”

家里有不少仆人,宋无庸挥退仆人,亲自送儿子去后院,打开院门,宋青跨出院门转身问:“爸,镇子有个叫疤脸的人,熟吗?”

宋无庸说:“哦,他呀,没打过交道,他一个人住,孤苦伶仃的,挺可怜,还是残废,腿脚不便干不了重活。过年的时候来讨过春联,我给他写过一幅,没收钱,怎么打听他?”

宋青说:“他有个亲戚在省城,托我打听的,估计想接济他,爸,我走了。”

宋无庸觉得儿子打听的人必有深意,说道:“疤脸不太与人交往,上顿不接下顿的,人嘛,比较有骨气,经常剜野菜拾荒,镇子也饿不死人,来了大半年,替人拾粪养田,给我们家也看过地,麦收挣点口粮,他有亲戚当然好,穷人缺亲戚。”

“爸,保重。”宋青走进傍晚暮色。

镇子南边院落渐少露出广袤的原野,右边有一段矮墙,墙里冒出耸立的粮垛,那是三齐镇的粮库,左边地头有间孤零零的房子,窗户闪出蜡烛昏暗的摇曳的光亮,他慢慢走过去,站在门口。

“有人吗?”

门开了,露出一张蓬头垢面的脸,疤脸。

宋青问:“我找钱掌柜?”

疤脸开门蹲下,靠在门边望着宋青。

“找错人了。”

宋青回头望着陷入夜色的三齐镇,灯火点点,春寒深重。

“老牛让我来的。”

疤脸说:“进屋。”

宋青迅速闪身进门,疤脸扭身跟进把门关上,屋子狭小,灶台占据一半空间,墙边有张小床,床头的蜡烛忽闪忽闪。宋青打量这个疤脸,左脸颊略微凹陷肌肉纠结在一块,看上去很吓人,身子站的倾斜,显然腿脚有毛病。疤脸目光平和,鼻子周正,嘴角的轮廓分明,如果不是脸上有伤,一定是英俊的男人。

宋青面露笑意:“霍问。”

疤脸的眼睛有了暖意,心里泛起波澜,但很快恢复镇静,说道:“我是霍问,你可来啦。”

宋青说:“东西给我?”

霍问诧异:“什么东西?”

宋青脑子轰的一声,呆了一下盯住疤脸:“上级送来的东西!”

“没有呀,你是第一个找我接头的人。”

霍问是我地下党员,以前在国民党正规军干过,参加过凇沪会战,大腿和脸颊中弹身负重伤,侥幸命大躲过死神,伤好之后落下残疾。他没有消沉,与上级取得联系后请求安排工作,上级将他派到后方的三齐镇建立秘密联络站,给他一笔安家费,指示霍问可以结婚,组建一个完善家庭。霍问明白这是组织上的照顾,让他居家过日子,来到三齐镇后他默默等待,他相信,日寇不灭,中国的抗战非一朝一夕之力,上级早晚会起用这个看上去毫无价值的联络站。如果不是局势恶化,组织上也不会起用他。我党准备在三齐镇开展工作,进行武装斗争,需要一个秘密联络点,正好疤脸在三齐镇,我党在三齐镇的组织力量薄弱,所以把暴露的宋青等同志也派回来,宋青按照指示晚上找来来,接头后准备取走经费立刻进山与先期到达的同志会合,见疤脸一脸茫然,不由的暗自叫苦。

1

第十四章 疤脸霍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