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春天的抵抗>第十八章 苏槐明的焦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 苏槐明的焦躁

小说:春天的抵抗 作者:人云衣羊 更新时间:2019/10/17 16:02:47

宋青赶紧将父亲推进卧室:“爸,事情来的突然,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对方需要一些粮食,粮款以后再说,先欠着,我保证收到后拿给家里。”

宋无庸说:“不是钱的事,你总得讲明白,对方是什么人,价钱如何,怎么运,运到那里,买卖不是过家家,拍拍脑袋就成交,把门关上,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宋青关上房门平缓急切的心情,说道:“省城开战,我的老师从省城撤离了,还带了一部分学生准备在金银峪暂时安顿,给他们一些粮食先应付一阵,您看······”

宋青的母亲点亮床头灯,屋里亮堂起来,无庸从儿子的语气神态看出撒谎的成分,说道:“既然是你的老师,请他来家里,我宋家养的起,不过,那些学生我可供不起,让他们找官府,高天良手里有粮,三齐镇的粮库有存货。”

“爸,那是以后的事!”宋青急的直想蹦高:“江湖救急,爸,没时间了,天亮就麻烦啦。”

宋无庸慢悠悠的问:“你,惹祸啦?”

“没有!”

“欠债啦?”

“不欠!”

“一不惹祸,二不欠债,催的这么急,总得有个缘由吧?”

宋青已无暇解释,决然道:“爸,以后再解释,现在,就现在,我需要家里帮忙,提供粮食。”

宋无庸精明一世根本不糊涂,否则怎么维持这么大的家业,这个儿子离家后从没向家里请求过帮助,甚至很少从家里拿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在外自由自在。昨天家仆说二少爷回来了,在镇子里转悠,后打发两个人回家歇脚,他就知道这里有事,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大致明白儿子宋青和共产党有关,山里有共产党的人,急需粮食。

见儿子已急眼,这才问道:“要多少?”

“十担!”

“哦,不多,让你的老师来家里扛吧。”

宋青转忧为喜,巴结道:“爸,您是大善人,好人做到底,让大哥带人送到山口,他们在桥那边等着呢。”

宋无庸立刻吩咐大儿子带家仆院工去后院,出十辆小推车运粮。

黎明前漆黑一团,宋家后院打开,一辆一辆独轮车悄然推出,宋青在前引路,走过盘古木桥进入山口。孙富见粮食出现,心里多少安慰一些,他性格沉稳,不轻易流露情绪,实际上他比任何人都焦虑,没有经费,一切只能靠自己解决,有了粮食,新组建的队伍可以顺利度过难关,才能有时间考虑下一步行动。

宋青把大哥宋洪介绍给孙富,问道:“路太远,怎么办?”

孙富懂他的意思,粮食肯定要运上秘密营地,但黄土梁确实太远,运过去得花不少时间,再说十几辆推车在路上比较扎眼,难免被人觊觎,眼下,粮食比什么都金贵,孙富早有主意。

“你先走,这些粮食麻烦你大哥再走一段,放到路边的河沟。”

宋青让大哥听孙富的安排,转身要走,孙富想起一事,拉住急着动身的宋青,把枪递过去,宋青推辞:“你留着吧,带枪进不去县城。”

孙富再次询问小眉的情况,担心宋青在路上遭到暗算,宋青简洁描述小眉的模样与自己的交情便离开,他想尽早赶去县城。

藏好粮食,孙富再三感谢宋洪,告辞后带领三人赶到黄土梁,看见一个人站在路上观望,是他的副手苏槐明。

苏槐明是学生出身,与孙富搭班子组建队伍,见孙富回来便扬手示意,回到山神庙推醒一个正在睡觉的队员,让他起来放哨。这个队员是哑巴,苏槐明从白杨寨回来的路上捡来的。当时哑巴一个人卧在路边草地上挑棉衣里的虱子,苏槐明见状与他攀谈,发现是个哑巴,哑巴比划着要吃的,他心生怜悯带他回来参加队伍。

几人汇集在山神庙前,孙富向苏槐明介绍新报到的郑秋水和许小小,苏槐明让两人先休息,木匠放哨,他拉孙富去山神庙外稍远的地方,问道:“经费呢?”

今天与白杨寨交易,他见孙富身上不像装有钱物的样子,孙富说:“经费没有到。”

苏槐明慌乱起来,脸色很难看:“今天下午交易,我拿什么买枪?”

孙富稳重如初:“我们的计划不变,交易继续,队伍必须成立,先把队伍拉起来再想办法,好不容易发展的队员不能放弃,有吃的比什么都强,我找到一批粮食,已经运进山,有了吃的,开始训练,训练也需要时间,利用这段时间解决枪支弹药。”

苏槐明跺脚:“这叫什么事,上级明明答应给经费的,没有经费,前期的工作白干了,现在我们手攥空拳,怎么向白杨寨的人解释,如果敌人来了怎么打呀。”

孙富伸手压住苏槐明的肩膀:“镇定,你是领导,天大的事也要藏在心里,别给队员传达悲观情绪。”

黄土梁位于两面坡的中间,地势突起,有一片平坦的空地,杂草丛生,这座山神庙用石头建造的非常牢固,不知何年何月修建的,至于供奉的那尊山神人们已经不记得。山神庙有十个平方大小,半人高的石像,一个破旧的桌子,桌上一盏盛满香灰尘土的香炉,平日可以给翻山越岭的人提供歇息场所,孙富一来就看中这个地形,可进可退,主要利于防守。山神庙后还有上山的路,秘密营地就在山上,山神庙像一个嵌在白杨寨与三齐镇之间的卡子,他准备将这里做为营地的前哨。

哑巴跑回来,比划喝水的手势,进庙里看见两个陌生人,友善的笑笑,庙里还算宽敞,打扫的很干净,墙脚有一个瓦罐盛满溪水,哑巴抱起瓦罐灌下几大口跑出去继续放哨。孙富取出烟袋抽起烟来,苏槐明从口袋掏出一盒纸烟递上,孙富摇头:“这个有劲,纸烟太淡,没味道。”

苏槐明不喜欢浓烈的旱烟:“这玩意抽进肚子再吐出来,不怕把喉咙烧焦,纸烟香醇闻着舒服。”

孙富说:“我是四川人,那里的山气潮湿,人人抽烟,从小习惯了,戒不掉,这里的烟劲不大,比较干燥。”

苏槐明不停的来回走动,他不了解上级送经费的方式,也不能问,但是下午怎么向来交易的方知雨解释,这么大的事情,我方如果失去信誉,以后就多了一个不和睦的邻居,和睦相处,这是与白杨寨交际的最底的要求,把希望寄托在土匪身上不现实,他走到庙里,吩咐郑秋水和许小小。

“你们俩出去熟悉一下环境。”

见苏槐明脸色不善,郑秋水和许小小出庙去找放哨的哑巴。苏槐明充满抗日热情,去白杨寨也是自告奋勇,土匪窝不可怕,他想尝试一下胆量和能力,结果令人振奋,方知雨以礼相待,一口答应,谁知道没拿到经费,等于半路抽板子,把自己晾住了。

孙富蹲在地上一股一股冒烟,心里盘算事情,不怪苏槐明焦躁不安,没有经费,与白杨寨的交易肯定泡汤,队伍没枪,连正常的训练都无法进行,眼下去那找枪呢?

0

第十八章 苏槐明的焦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