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平图策>第四章 长安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长安行

小说:平图策 作者:yyyzrh 更新时间:2019/8/17 19:19:26

  第四章长安行

“报~!启禀皇上,恭亲王、太傅已撤出峡谷,正快马驰来!”一小校急驰禀予南宫白。

闻得言语,南宫白心大喜,疾步如飞朝向二将来路迎接。

须臾,二将终于出了这该死的峡谷,策马朝向南宫白急来。

“臣南宫贤、邓寅参见陛下。”二将下跪参拜南宫白。

“卿等平身!有恙否?快让朕好生瞧瞧。”南宫白的眼神一直停留在二将身上,却忘了二将身后还有一行十二骑。

“谢陛下,然臣等罪该万死,未敢起身。”太傅邓寅惶恐言道。

“朕恕卿无罪!且先起身。”南宫白伸出双手搀扶着邓寅、南宫贤。

“诺。”

恰在这时二将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刚劲而有力):“属下等叩见主公!”

“尔等怎会在此!朕早言若无传召,尔等可在并州好生安度,朕之言语尔等未记牢于心!且先起身。”南宫白诧异十二骑的出现,只因十二骑可是在千里之外的并州啊,路途何其之遥。

“谢主公!属下等人在并州得到消息,宁王篡位登基,诛杀主公之亲信,朝野人心惶惶,属下等担忧主公安危,故而西出,望主公恕罪!”十二骑似乎是配合好一般,竟然异口同声地言出同样的话语,不过也不觉得奇怪,十二骑在一起已十数载,早已形成了一个整体。

南宫白知十二骑忠心不二,又岂会降罪,闻得言语,即言道:“朕怎会降罪,朕心甚悦、朕心甚悦、朕心甚悦啊!朕即下令,‘今日始,尔等便在朕之左右’。”

“谢主公!”十二骑异口同声而道,言语中不难听出喜悦之情。

“好,形势严峻,不在多言!今朕有一军务交予尔等。”

“主公下令便是,属下等当遵号令。”

“尔等先行长安打探形势,朕随后便来。”

“诺!”语罢,十二骑策马先行而去。

目送十二骑之后,邓寅拱手行礼南宫白(急言):“陛下,方才臣…臣…欲言之,臣犯了欺君大罪,请陛下降罪。”

“欺君大罪!???太傅何来欺君一说?太傅快把朕弄糊涂了。”南宫白神色充满着疑惑。

“陛下,欺君大罪也有臣份,若陛下降罪太傅,臣甘为其领罪。”恭亲王南宫贤也拱手行礼南宫白。

“朕已言之,无论何罪,朕皆赦免!不必多言了。”

“陛下心胸之广,臣岂能不晓,可臣若不言心必不安。”邓寅一向有些心直口快,如若心中有事不言之其会难受不得。

“既如此,卿可言,莫忘了大事。”

“谢陛下!情况是这样的,臣方才见十二骑追杀敌军似乎入了魔一般。臣同王爷唤其停止追杀,速来同陛下会合,可十二骑根本不纳臣等言语。无奈…无奈之下,臣假传陛下口谕,这才使十二骑停止追击。”

听完邓寅言语,南宫白微微一笑道:“朕之猜想也是这般,上马吧,得尽快奔赴长安,如若不然大将军危矣。”

“陛下也是这般猜想,却是为何?”邓寅(一脸疑惑)追问道。

(南宫白的言语让邓寅、南宫贤不解,似乎一切南宫白皆知晓一般。)

“原因卿等也知晓,乃为十二骑一旦疆场杀敌,若无朕之命令,任何人皆无法指示,纵然战死也不后退半步,故而朕才作此猜想。”

“原来如此!陛下善察,臣等佩服。”

邓寅语罢,南宫白举着手中方天画戟,大声(对着秦军士兵)道:“将士们,随朕进发长安!”

“诺!”虽清点兵马未至两万,但秦军依旧(气势)锐不可当。

马蹄轰隆隆,尘土飞扬扬,旌旗飘荡荡。

长安城外,此刻战火熊熊。

这座被四国联军围攻数个时辰的边境城邑,现今已是狼藉一片,处处浓烟翻滚。

几番强攻,四国联军还是未能进驻长安,这让四国主帅恼羞成怒,原意继续车轮战累到长安守军,奈何守军在大将军萧俊贤的率领下,斗志昂扬,四国联军奈何不得。

为此,四国主帅又召开军事会议。经商议,决定对长安围而不攻。

而恰在此时,传来了紧急军情…………

“报,峡谷地带设伏的兵士回营了。”一校尉跑进议事大帐,大声禀报。

四国主帅闻言遂大喜,心中想来南宫白已是死尸,即作哈哈大笑。

“好,速传张楚入帐回话。”南越皇帝慕容飞鸿神色大悦,从其言语神态不难知晓其非常之得意,毕竟本国将领担任此次设伏之主将,自然神经气爽。

闻听慕容飞鸿言语,校尉不作声响,也不敢起身。

“还跪着作甚,朕唤尔传张楚将军入帐,速去传令!”慕容飞鸿显然对校尉有些不耐烦了,即便如此,神色也未褪去。

“未…未见…张楚将军。”此刻小校战战兢兢,言语口吃得紧。

“什么?朕未听明白,尔再言一遍!”闻得言语,慕容飞鸿即刻揪起跪在地上的校尉,此刻其已然不悦。

“属…属下也不知乃何因,望皇上恕罪。”校尉此番惶恐不安,心怕慕容飞鸿降罪。

见此态势,渤海皇帝上官述行至慕容飞鸿的身前,拍了拍其臂膀,阴邪地笑着言道:“飞鸿兄,算了吧。何必为难之,且唤其退去,喧峡谷士兵入帐便知原由。”

从上官述的言语及两国皇帝的神色中,慕容飞鸿看得出三国皇帝皆在心中嘲笑自己。

“还不退下!速去帐外唤峡谷兵将入帐。”慕容飞鸿此刻心中一团怒火,似乎即将燃烧。

“诺。”校尉擦拭额头汗珠,快速走出了大帐。

眨眼光景,一位满脸伤痕,身形狼狈不堪,身创无数的将领入帐而来,首先下跪四国皇帝,而后禀报道:“末将乃此次设伏主将张楚将军任之副将。”

上官述见帐前将领乃其麾下兵将,遂打断其言语,微微一笑,对三国皇帝言道:“乃小弟渤海兵将,钱军。”

紧接着又对钱军言道:“汝且起身,朕有事询问。”

“谢皇上。”

“峡谷设伏,可曾歼灭南宫白。”上官述一字一句地询问着钱军。

“回皇上,让南宫白逃脱了。原本一切正如张楚将军所料想,奈何秦军有援,吾四国联军不敌,只得撤军,然南宫白所率二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钱军拱手,恭敬地陈述了一番。

恰在这时,慕容飞鸿打断了言语,厉声而道:“跑了南宫白也无妨,毕竟斩其二十万军马,量其他日也无甚作为。”

“飞鸿兄不可大意,南宫白非比常人,别忘了其曾与三十万残兵败吾四国百万雄师。若不是秦有变化,吾等只怕命运坎坷,又怎么会有设伏一谋呢?”闻听慕容飞鸿言语,蒙古皇帝欧阳庆云对着慕容飞鸿言道。

“庆云兄言之有理,此人当尽早除去。这毛口小子,前些年来吐谷浑,小弟便察其非池中物。”吐谷浑皇帝耶律木哥赞同欧阳庆云之言语,缓缓而道。

耶律木哥语罢,慕容飞鸿询问着钱军,道:“钱军,朕且问汝,为何未见张楚将军,莫不是出了意外!”

“回南越皇帝陛下,张楚将军已…已在峡谷为秦军一蛇矛之将射杀。”钱军鞠躬,拱手而答。

“什么!”慕容飞鸿闻得大将战死,瞬间不知所云,要知道张楚可是其麾下不可多得的智囊猛将,文武兼备,此次诈降南宫白等一切之计便是其之谋划。

上官述首先安抚了慕容飞鸿,道“飞鸿兄请节哀。”而后又询问着钱军,“朕且问汝,方才汝言秦有援军,朕实难信之。长安城的守军已被四国大军团团围困,无暇分兵,而洛阳方面也与吾四国达成协议,南宫白何来援军?!!!”

“援军便是洛阳而来的,当先者乃一手持蛇矛之将,身高七尺,虎背熊腰,观其模样当不惑之年,善用弓箭且无虚发,在军中似乎颇有威望。”钱军一字一句地慢慢道来。

“对了,此番援军还有一支十二骑的轻骑,这支轻骑才是导致吾四国大军后撤之关键。”钱军突然眼前一闪,遂急忙补充言道。

“十二骑?!!!怎么可能?十二骑便将吾四国大军挫败,实难信之!”欧阳庆云脸上充满着疑惑与惊讶(去了欧阳,有此疑惑之人还大有人在)。

欧阳庆云语罢,耶律木哥即言道:“大有可能,如果是那十二骑便有可能,吾四国虽联军,但有时却缺乏统一指挥,想来挫败也绝非夸张!”耶律木哥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语罢,仰头望着大帐顶部,似乎在作思索。而后,突然将视线移向钱军,对着钱军追问道:“且言之这十二骑之特征与朕!”

“诺!此十二骑,头戴黑色斗笠,身着黑色虎豹花纹,外披黑红战袍,又着黑色口罩,脚穿狼腾靴。此外,持月亮形战刀,胯下千里驹,吾等完全不识他们的庐山风貌。”钱军行礼,仔细回想,细细详来。

“当真如此!”耶律木哥有些惊恐地追问道。

“当真!”钱军坚定地回答。

正待耶律木哥言语之际,围困长安之兵将前来禀报,言之已从外挖通通向城中的地道,可随时拿下长安城。四人听罢,即下令进攻长安!而耶律木哥想要表达却未能表达的话语也只能咽回腹中。

注:关于书名

平:平定,安定,征伐之意

图:版图,疆域,国家之意

策:计策,计谋,用兵之意

0

第四章 长安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