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平图策>第五章 其之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其之去

小说:平图策 作者:yyyzrh 更新时间:2019/8/29 20:32:33

  长安城,此刻狼烟四起。

战鼓声,旌旗声,喊杀声,攻城声,刀剑声,此刻尽皆融为一体!

箭雨穿梭,使得长安城顷刻间变成了一座刺猬城;而火球肆虐,则让长安城成为了一座烟火城。

阵阵哭啼声随风飘扬,(声音)愈来愈近,闻得好生让人发颤。

一时间,长安城仿佛成为了一座鬼城。

一轮攻势停止,新一轮又起。

紧接着,四国联军又运用杀伤力巨大的强弩猛攻长安。

城楼上,一个个士兵迎着强弩洒血而去。

云梯上,站满了四国兵士,眼看即将杀到城楼上,却不幸又被守军施于滚石、檑木等击下云梯。

城门处,联军正在运用楠木猛撞城门,然却无甚效果,无益于徒劳,着实难越雷池一步。

而护城河中,此刻已漂浮着数不尽的尸体,城墙下、城门处则是堆积了一座座小尸山,看着好生让人发寒。

连番攻城,在萧俊贤看来(四国这般)无疑是枉顾(四国)兵将性命,可其却不知四国这般却有深意,只因几番攻城皆乃这般,故而萧俊贤无从察觉异样。正如此番天空万里无云(蓝色一片),根本不会想到眨眼之间会变成乌云蔽日。

四国皇帝一方面指挥大军正面猛攻长安,不给守军片刻喘息;而另一方面,则密调大军从地道悄悄潜入长安城内。

可怜长安守将萧俊贤对四国联军行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起风了,云涌了。

太阳那老头儿看来也得打会儿盹,又或许是它惧怕乌云,竟然躲到了乌云身后,甘愿充当随从;乌云一怒,老头儿就得抖一抖;乌云一笑,老头儿就跟着傻笑。

城中,此番已潜入大量敌军,正在向城门杀来。

而城楼上的萧俊贤对这一切并不知晓,只顾着城楼督战,却忘了城中变数!

“报!”一小校急来城楼禀报萧俊贤,小校衣衫褴褛,身创无数,满身鲜血。

见小校这般模样,萧俊贤急询问,“何事慌张!”

小校气喘不息,急促而道:“启……禀大将军,城中…涌…入大量敌军,径向东、西、南、北四门杀来!吾军抵挡不住,该当何如!”

“什么!城中涌入敌军?莫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闻得城中涌入敌军,萧俊贤大为惊恐,因其乃守城名将,只要闭城不出,敌军想要攻入城中,堪比登天。

“正是!敌军通过暗道进将而来,吾军已抵挡不住,请将军做主!”小校双手握拳,鞠躬再禀。

“暗道?莫不是挖的…”

“回将军,却是这般!”

“东门关系重大,若东门失守,长安危矣。”未等小校再言,萧俊贤便将城楼督战交予副将,而后即率一千兵士飞奔东门。

东门处,守军基本无还手之力,一退再退,直至退至与城门合为一体。

杀、杀、杀…

啊、啊、啊…

喊杀声阵阵渗人,守军一个接着一个倒下,鲜血染红了路面。

“放下兵器,可免一死!如若不然!杀无赦!”这是敌军统军将军对着守城士兵的蔑视言语。

当此时,城门守军仅存百余人,而敌军却有数万之众。

“弟兄们,吾等深受隆恩,九死绝无怨言!贼军欲吾等降之,实乃痴心妄想!吾大秦只有战死的兵,绝无苟且的兵!”一位面目狰狞,头发凌乱,脸庞身创数处,手持大刀的将领正在为城门守军鼓舞士气。

语罢,百余守军高呼:“战死的兵、战死的兵、战死的兵!”

“冥顽不灵,弓箭手准备!”敌军统军将军知劝降已无大用,遂下令弓箭手预备。

言语落地,敌军即起箭阵。

“放!”一声令下,顷刻便下起了箭雨,(箭雨)如闪电般朝向城门守军而去,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凄惨的叫喊声…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片刻后,城门徒增百余具尸体,可谓惨不忍睹。

恰在此刻,萧俊贤所率一千甲士赶到了东门,可为时已晚,城门已被敌军打开。而另一方面,也传来了南、北、西三门相继失守的消息。

消息的传来给了萧俊贤一个晴天霹雳,四门洞开无疑是告知自己长安已经失守。

“将军!四门失守,吾军当如何?请将军速速定夺!”萧俊贤身旁的一干兵士纷纷而道。

萧俊贤仰头望天,不时发出愧疚之意,自觉对南宫白不住,而后便转身对兵士言道:“今之形势本将已无力回天,唯有一死以报皇上隆恩!”语罢,欲举剑自刎。

“将军且慢!”兵士急制止。

“怎么,莫不是尔等不甘一死以报隆恩!而有他图?!!!”闻得兵士言语,萧俊贤以为兵士欲劝说其投降,眼神中流露的是愤怒。

“大将军误会属下等人了,既然无力回天,何不杀他个痛快,杀一够本,杀俩岂不是赚了?”身旁的兵士纷纷附议,尽皆赞同!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言之有理,乃本将思虑不周。传令下去,誓死不降,直至战至最后一人!”萧俊贤铿锵而道。

“诺、诺、诺。”兵士齐声而道。

兵士语罢,萧俊贤举剑,厉声而道:“大秦的将士们!随本将杀敌,杀!”

杀、杀、杀…

杀、杀、杀…

杀、杀、杀…

一幅壮烈的画面在进行着完美的演绎……

东门本就是四国联军主攻之城门,东门洞开,数十万大军瞬间便涌进了长安城。

四国联军如履平地,萧俊贤的冲杀无疑是螳臂当车,徒增伤亡。

未几,萧俊贤身旁仅剩亲兵三五人。可眨眼之间,这三五兵士也被敌箭射杀。

“将此人围起来!”慕容飞鸿命令士兵将萧俊贤围将起来,看这架势是要拿萧俊贤来出气。

语罢,士兵将萧俊贤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长枪、利箭霎时尽皆指向萧俊贤,似乎(只要)萧俊贤动一动身子,士兵便会发难!

“好一个秦国大将军!欲以十万人马阻吾四国百万大军,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峡谷一战,汝主损朕一员大将,今日便用汝之命来祭奠朕之爱将。”慕容飞鸿见到眼前的萧俊贤,不知为何竟想到了自己的爱将,从其眼神、言语、神态中流露的是切齿之恨。

华夏大地错综复杂,根本无对、错之分,唯有忠于君否;也许对于秦国来言,张楚乃宵小之流;可对于南越,张楚可是国之栋梁,毕竟世人看法相等不一。

闻得敌军言语,萧俊贤瞬间将宝剑插在地上(右手握着宝剑),咬牙切齿,怒目金刚,大声而道:“陛下神勇当世无敌,区区峡谷又怎能阻之!吾大秦战将云集,杀汝大将乃探囊取物!哼!若不是中尔等奸计,只怕予尔等万载光景,也妄想踏入长安城,无耻、无耻,实乃天下所不耻!”

慕容飞鸿驾着战马缓缓来到萧俊贤面前,居高而下,对着萧俊贤怒吼道:“败军之将安敢言勇,汝尚不知,汝主二十万大军峡谷一战全军覆没,欲回洛阳难以登天!今之洛阳乃宁王大宝,处处关隘重兵把守,汝主乃一丧家之犬!”语罢,哈哈作笑,合围的兵士见状皆面带喜色。

闻得南宫白峡谷全军覆没,萧俊贤心口隐隐作痛,此刻(其)更多关切乃为南宫白安危,即使全军覆没,只要南宫白无事,凭南宫白才智,他日霸业再起也绝非难事!可,如今听得峡谷一战,大军全军覆没,南宫白生死不明,萧俊贤……。

“哼!狼狈之徒!若不是汝等阴谋——前行洛阳与叛军勾结,陛下担忧洛阳有变,又怎会中计!”萧俊贤怒斥慕容飞鸿,神色充满着愤怒,只不过此刻的愤怒是为南宫白所发。

慕容飞鸿霎时笑出了诡异的声音,而后大声道:“兵者,诡道也,兵不厌诈!败便是败了,强词夺理!”

紧接着,慕容飞鸿对士兵言道:“来人!将此贼拿来车裂,以告张楚将军在天之灵。”

“诺!”十数名士兵铿锵而道,随即便冲来拿萧俊贤。

萧俊贤又怎能坐以待毙,见事态不妙,即起剑而行,眨眼功夫,便斩杀了前来围攻之兵士。

慕容飞鸿见这般情况,便挥手而就,霎时大军径向萧俊贤杀来。萧俊贤虽有万夫不当之勇,但此番重兵围杀,无非垂死挣扎。

须臾,身子徒增数十处伤痕,因多处受创兼之苦战良久,其早已疲惫不堪(身子向地面倾斜,似乎要同地面相接,左手附于地面,而左膝亦是如此,右手紧握兵器,右脚此刻形似神弓。其状态虽这般,也不惧敌军分毫,眼神怒视敌军,里里外外透露的尽皆为杀气。)。

恰在这时,敌数十名甲士一起扑向萧俊贤,萧俊贤虽力大,但因身子疲乏,难敌矣。

(敌)经一番功夫方将萧俊贤死死地压住。

片刻,慕容飞鸿见无动静,令兵士起身。

兵士得令,速行之。兵士起身而来,这才发现萧俊贤已是奄奄一息,同死一般无二。

慕容飞鸿不甘心,心念爱将,遂即令车裂。

【小白麾下猛将云,西出京师平天下;】

【五关阵前败敌将,功业永垂青史纪。】

奈何、奈何、奈何,可叹、可叹、可叹!

长安一战殉国门,心有不甘终成悔。一代名将萧俊贤带着遗憾与忧虑伴着其最后之泪珠终究而去,结束了传奇的一生。

其之去,天色突变。

顷刻,风起云涌。

转眼之间,乌云将天空遮住,大地不在光明,同黑夜一般无二。

恰在白昼幻化成黑夜的那一刻起,不知怎地,风息怒了,云消停了,而正在此时,天空中一束星光闪电般划过。

0

第五章 其之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