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国术教官之白刃高手>第二章 江湖的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江湖的兵

小说:国术教官之白刃高手 作者:巍巍就是鹅 更新时间:2019/8/13 23:41:54

  

团长一走,士兵们就围上来,七嘴八舌就这事议论了起来。

四川广安杨家将早在四川是家喻户晓。抗战后英勇杀敌,在全国路人皆知是后话。都说军长杨森和团长杨志青是武术世家,其父辈在广安拉开场子比过武。两家人都自诩是大宋杨家将后裔,谁也不服谁。江湖上好战之人,一番怂恿挑拨,就拉开架势来了个设擂比武。军长的父亲杨廷安技高一筹,才过手两招,第三招时,风驰雷电的一刹那,一个虎鞭腿击中了团长的父亲杨庆虎腹部。此腿力量巨大,杨庆虎飞出去一丈多远。不得不在家躺着半年养伤,咬牙切齿,默默发誓,定要来个二番战赢回来。杨廷安为人大度,找人捎好话,带了一百块大洋去探望受伤的团长父亲。一来二往,两家倒热络了起来,还认了个同姓兄弟。此番渊源也为日后,团长拉起大旗投靠军长,打下了基础。

团长的武功也不低,其家传的杨家拳,势大力沉,内劲深藏,不容易破解。团里的高手,他几乎都打了一个遍,没有几个能接得住他招的。他又爱练家传杨家枪,其使出的杨家枪法也是变幻莫测。在团里使拳头,他打不赢的,就要跟对方拼枪法。按他的话来说,上场杀敌,杀的兴起,免不了拼刀子的,今我就检验检验你的刺刀术如何。说动冷兵器,团里的高手有好几打。全都知道他的脾气,暗暗让着他。有的人干脆就象征性的拼两下,让他追着满军营跑。就这么一个江湖习气重的部队,自然也跟其他的军队多有不同。他就在军中立下了一个怪规矩:凡入军册的,全要填写会不会武功,又是学的何门何派的武功。

册子交到他手里,他顿时就傻了眼,全团士兵一千二百多个士兵,六百多人练过武,大大小小的门派有五十多个。像少林门下的四大派系就不必说了,武当,峨眉,自然也在其列。还有不少闻所未闻的门派,像什么“南宫门,青狼门,子午门,唐门———”这些少在江湖行走的门派又让他的倍感新奇。隔三差五的找来这些门派的士兵来了解各门各派的功夫,聊得兴起时,就拉着兵去杀馆子,喝酒喝到天明方才罢休。

回过头来说四川的兵。都说四川兵是双枪将,步枪和烟枪两个肩膀扛。不过,这扛烟枪的也要分个三六九。像二十军独立团,这练武的练家子多了,扛烟枪的就少了。整个团的战斗力在川军中绝对属上乘。放眼整个二十军的情况,也都大致如此。二十军在后面对日作战的大大小小几百场战斗,从来没有胆怯过,号称川军中的铁军。淞沪会战后,二十军即被通令嘉奖,陆续派发了先进的美式装备,前线杀敌更是如狼似虎。

再说一帮绿林好汉,江湖中人进了部队,也少不了带来些江湖习气。这让杨志青颇为头痛。这两年出过几次聚众打架的事件。杨志青为人也横,立了军规,打架归打架,不许动刀子,更不许动枪。凡破了规矩的人,先交特务连拳头斥候,再以军法处置。

有一次三营的三连一排和二营的二连的人打起来了。一排的人少,二连的人多。没想到一排里面有十多个人是武林高手,一直都是打架的种。一番拳打脚踢,二十几个人硬是把一百多号人全揍到了地上叫苦连天的。此事立即就传到了团长杨志青的耳朵里,他怒冲冲的跑上去把二连当官的,连长,排长,班长,凡带“长”字的全痛骂了一顿。这还不解气,惩罚他们几个当官的去打扫全团军营的茅厕。骂了二连的人,就兴高采烈地回来请一排打架的人吃饭。二十几人,挤了两张大桌子,又是鱼又是肉,添上老白干,称兄道弟的,好不热闹。从此,独立团的人都知道了。打架可以,绝不能打输!

团长爱骂人,常挂在嘴边的话是:“马卖个屁,打不打的赢不球要紧,要给老子打出血性!你敢给格老子打,就不要认怂!”

军长多多少少了解一点他的脾气。就把曾经在三原门练过几天武功的徐怀远派到了他的独立团里任参谋。

徐怀远五岁就在三原门练武,十六岁去了军长杨森开办的四川讲武学堂当了学生。毕业后又屁颠屁颠的跟随杨森打了几年四川混战,深得杨森的喜爱。后来,杨志青从家里卖田筹钱,拉了一个团的兵力,投靠了杨森,徐怀远就被派到独立团当起了参谋。徐怀远是讲武学堂科班出身,经过军阀混战的洗礼,懂不少战术上那些乱七糟八的门门道道。一打仗,他的意见一出,杨志青就吼,就他马的照徐参谋的主意办!给老子狠狠打,打的他龟儿子钻桌子脚。团长爱发脾气,徐参谋平时也让他三分。不过牙齿和舌头都要打架,两人又是练武的人,血气方刚,说毛了,就要撸袖子动手,多被周围的人拉开了。但总的来说,两人大度,过了就忘,多年来也相安无事。

张舜天也是听了师傅的两句话,几经周折投靠了师兄徐怀远。师傅说,你的徐师兄,聪明,人靠的住。你去他那儿,也有个靠山。九一八事变后,抗日的情绪如狂风骤雨般席卷全中国。中国人的心在沸腾,血在燃烧。重庆人脾气火爆,直接就把重庆城的日租界场子给掀翻了天,日本人统统赶出了重庆城。张舜天也深受爱国热情的影响,想上战场杀日本鬼子,把浑身那股虎啸龙吟的劲使出来,像岳武穆那样“谈笑渴饮匈奴血”!在师傅和他的通信后,自己和陈师兄,向师兄,三人乘船顺江而下去投靠二十军独立团。杨志青一听是自己来投军,喜出望外。他知道自己在重庆城小有名气,就无论如何要留在身边,当了一个警卫排的班长。自己也没有当过兵,刚来时对当官也没啥兴趣,就对手下的几人称兄道弟,约束的少。平常就是听排长的安排,叫啥做啥。后来被排长训斥了一顿,说自己江湖气太浓,手下的兵太懒散。自己才清楚,其实军队和江湖完全是两个世界。这才慢慢懂了,吃军饷的人,就要照军里的规矩来。

练了一会儿搏杀,几人按部就班去团部站岗。

今天全团的人就像打了鸡血,异常兴奋,当然就是那个选国术教官的话题。听进进出出的人说,这下团长走遍了连队,把家底抄翻了天,在军队里揪出一百多号人,要选国术教官。自己嘴上不说,心头在想,确实也有段时间没有痛痛快快干场架了,嘿,这次团长真是肯给机会,让我活动活动筋骨。

接着又听说团长给团下直属单位放了话,谁家的士兵当了国术教官,全部门赏吃一顿回锅肉,一坛江津老白干。这年头川军都是穷的叮当响了,武器窳劣暂且不说,装的军服都是破破烂烂的,士兵们全穿的草鞋。说到这儿,要多啰嗦几句。川军是真穷!军长杨森来了独立团视察后,就去淞沪战场上考察,从上海回来就去南京谒见蒋总司令。他心头嘀咕,身上的军服也破,自己像个叫花子,就这么个行头就去见了蒋司令不大好意思。索性就去旧货市场上买一件旧呢子军大衣,佩上陆军中将的领章,这才多了点自信。见面当天,蒋司令看他穿的规整,也高兴,上前握手,嘘寒问暖一阵。走近才知道,这旧衣服默默散发一股味,他鼻子痒,又打不个喷嚏,不断的揉鼻子。转身招呼手下人,设宴请杨将军吃饭。事后打听,才知杨森在南京买的旧货,就感慨良多了。伯坚太穷了!(杨森号,伯坚)

再回来说吃饭,在军队里能吃饱就错了,就莫说吃肉了。全团官兵盼星星,盼月亮,盼到周五中午,才见点肉沫。这次用回锅肉来奖赏,诱惑力绝对是巨大的。那些个别有真功夫的高手,窝着藏着,装疯卖傻说自己傻里吧唧的,结果不用身边的兄弟揭发,自己就报名了。这样选出来的国术教官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真高手。

说干就干,在一番轰轰烈烈的躁动中,当天团长就在军营里面搭了个比武的擂台。擂台圆形,五米左右直径,约有半米高,下面是木头桩子,上面铺满木板。打拳的行家都知道“拳打卧牛之地”,这个擂台似乎还大了一点。不过,如果动兵器的话,好像就差不多了。

果真当天下午就宣布了比赛的规矩。不比拳,比拼刺刀。

比武就在第二天。擂台边的士兵乌压压的一大片,全坐在地上。军营里三棵大黄桷树枝繁叶茂,正好遮阴。树上的知了好像也跟着兴奋,时断时续的鸣个不停。

擂台不远处指挥部的长官们,才有椅子坐。还有几个穿长衫的斯文人,或许是县里的大官,恭敬的坐在了团长的身边。自己站在团长身后,听了他们聊了两句。穿灰色长衫的人,戴着圆框黑眼镜,是白云县的县长。他和团长的寒暄中,知道了这位县长也是来犒劳军队的。他送了一百块大洋,还请人抬来了一头大肥猪。士兵们看见这肥猪,口水就从喉咙往下灌,一下子就流到了大肠。这时心头明白了,这回锅肉也是有来头的。

团长先是命令三个营的士兵全部起立,高声唱一首军歌,然后就宣布“国术教官”选拔赛开始。

张舜天这才知道,自己和特务连的孟云飞,直接进入前八名。就是说,今天必须比出另六名,再捉对厮杀。这么安排当然有人不服,不服没关系,看在回锅肉的份上,不服就进前六来战。

比赛规则简单,假刺刀是木棍,木棍一头上涂了墨汁,谁先被捅到墨汁,谁就输。为了避免被捅伤,这大热天的,上场的士兵都穿了薄衣服,外面套着厚厚的护甲。汗水一会儿就浸湿了衣服。

拼刺刀,规则简单。也不耗时,上场的人,一两下就斗出了输赢。一个小时,六个人就选了出来。

自己仔细看了这六人的武功。的确是上乘的功夫,动作灵敏,反应极快。从移动的步伐看,就知道这六人全是上了十年的功夫。六人中,除了一人,其它五人的刺刀术,都是传统武术的棍法和枪法的改编而来。只有自一营一连的胡连长的技术干净利落,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心头微微一笑,这本事还真值得自己与之一拼。

0

第二章 江湖的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