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春秋>第二章 饮马河孤军战日寇 骑兵营碧血洒疆场 (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饮马河孤军战日寇 骑兵营碧血洒疆场 (上)

小说:铁血春秋 作者:平老夫子 更新时间:2019/9/10 23:42:23

二十九军不是蒋委员长的嫡系部队,军长宋哲元将军,与将委员长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可这支队伍,却是一支英勇善战,坚决抗日的部队。

二十九军长驻华北,那时候,东边已经成立了伪满洲国,国民政府已把东北丢掉了,可日军并不满足,正在秘密准备侵占华北。

宋哲元将军深知,日本人是一条喂不饱的恶狼,他的部队肩负着保卫华北尤其是平津的重任,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是不足以胜任的。

二十九军不是将委员长的嫡系,宋军长与老将又没有特殊关系,要训练一支所向披靡的军队,需要的钱粮物资不能指望国民政府,要自己筹措,特别是部队扩大以后,急需一大批军事人才,更得自己想办法解决。

所以,他决定开办一个速成军事强化训练营。

他开办军事训练营的目的,一是培养一批英勇善战的军官,二是训练一批能够忠勇报国,专门对付日军,有特殊作战技能的指挥官。

为了这个训练营,宋哲元将军不惜下了大本钱。

他调了一位干练的副参谋长担任训练营的主任,还花大价钱,特意聘请了几位外国军官当教官,其中有几个德国人,还有两个日本人。

请德国人当教官不奇怪,可让日本人当教官就让很多人不理解。

宋哲元解释说:“我们的敌人是日军,要与日军作战,我们就必须了解我们的对手,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两位日本人是我的至交,们也反对日军侵我河山,因此而退出了军队,同意为我们的训练效力。”

宋哲元将军确有先见之明,这两位日本教官,的确为他做了贡献。

马元英非常清楚,日军的武器精良,战斗力很强,自己的新兵太多,一般的训练效果当然不是很好,现在有条件了,应该选送一批有志之士去接受训练,为以后继续扩大部队做好准备,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关振海,并嘱咐参谋长,要尽可能多地挑选精悍人员参加训练,可军部分配来的名额却只有三十个。

马元英跑到军部跟军长死缠烂打的,多要了十个名额,他还说太少了。

训练营设在距军部一百多公里的山区,这里原本是一座北洋军阀政府的综合性训练营地,因为早已废弃,此时已经是杂草丛生,荒芜破败。

二十九军副参谋长龙远亭少将,刚刚被任命为训练营主任,他走马上任的第一个艰巨任务,就是率领全体学员,用了整整半个月时间,把这个破败不堪的训练基地收拾得面目一新,学员们也不亚于经受了一次特殊的训练。

这位龙远亭将军,也是个军伍出身的行家,他原本就是二十九军专管军事训练的副参谋长,受命担任特别训练营主任,深知责任重大。

他向军长立下了军令状,一定与外国教官密切配合,为二十九军培养一批骁勇善战的中下级指挥官,绝不辜负军长的期望。

为了实现他作出的诺言,他与几位外国教官几经商讨,制定了一整套严厉而系统的训练计划,并告诉训练营所有的教官们,对违反训练纪律的人员一律依照规定严厉处置,任何人都不得姑息。

训练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是指挥系统,一部分是特战部队。

特战部分对学员的训练时间为半年,特战部队主要是战术训练。

指挥系统主要培养营以下军官,训练时间为一年。

训练营一千多名学员,有一大半被分配到特战部队,特战部队的训练主要以战术素质、体能、侦察和各种技能为主,也学一些基本的军事理论。

指挥系统的培训,除战术素质和体能之外,还要学习世界战争史例和战场形势的分析与评估,各兵种和武器配合使用,以及战略筹划等高深知识。

关振海三人因为学历不高而被编入特战部队。

特战部队的军事训练,由日本教官执教,德国教官负责指挥系统的培训。

关振海兄弟三人在特战队,接受的自然是日本教官的训练。

日本教官的训练方法,极其刁钻野蛮古怪,按关振海的话说,那可是正而八经的魔鬼训练,每个训练科目都称得上是学员的鬼门关。

除了接受过训练的,没有人知道这种训练是什么滋味。

两个日籍教官一个叫松藤近卫,一个叫坂本太郎,以前都是少佐官衔。

他们来到中国之前,已经学会了中文和汉语,可算都是中国通。

他们曾经是日本京都士官学校的精英,却因为早在中学时,就受到了日本左翼人士的影响,对入侵中国的军事行动持反对态度,但迫于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和他们顶头上司的压力,随派遣军来到了中国的东北,亲眼目睹了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屠杀中国人的残暴行径,深为不齿,可又无能为力。

因为他们曾经暴露过反战情绪,受到过上司的严厉责罚,并被送到华北前线接受战争‘教育’,他们却在与二十九军的战斗中逃了出来,带着军事情报直接投奔了二十九军,帮助二十九军打了几个漂亮的胜仗。

事后,宋哲元军长得知这个情况,亲自接见了他们,他以前就听说日本有人反对侵略中华,还有些半信半疑,直到见了这两人以后,才知道日本一些爱好和平的人士,组织了一个反战同盟,公开反对日本政府的侵华政策。

宋哲元希望通过这两人,与日本的反战同盟取得联系,恰逢日本政府对

反战人士进行残酷清洗,反战组织被迫转入地下,多次联系均告失败。

虽然与反战同盟失之交臂,但松藤和坂本却成了宋哲元的朋友。

宋哲元开办强化训练营的决定,就是听了这两人的建议。

他们告诉宋哲元将军说:“日本政府自从占领朝鲜半岛以后,就密某侵占

中国的东北,派遣拓荒队进行试探后,又以保护拓荒队为借口,将大批军队公开派驻东北各个地方,九一八皇姑屯事件,将东北军的张大帅炸死,就是日本军国主义政府与军队,蓄意挑起事端的阴谋,为全面侵华寻找借口。”

他们还告诉宋将军:“日本在十几年前,就对少年进行军训,其实是为大规模侵华做的准备,现在进入中国战场的,正是那个时候的学生军,这些学生经过长时间野的蛮训练,不但有很高,而且很全面的军事素质,跟重要的是他们已经丧失了人类的善良本性,你们要对付这样穷凶极恶的军队,也必须让士兵接受这种特殊的魔鬼练,否则很难对付他们。”

而他们两个日本人,就是经过这种魔鬼训练的日军军官。

宋将军非常重视这个意见,马上拍板成立军事强化训练营,还特别聘请了这两个日军少佐担任特种部队的教官,借以提高自己部队的战斗力。

宋将军此举可谓煞费苦心,可不少参加训练的人却不以为然。

这其中就包括关振海,他想:“日本人对我们实行强化训练,再让我们回

去打他们的自己人,这事可真的怪到家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训练?”

可没过多久,关振海就被这两位日本人折服了。

让关振海口服心服的,并不是日本人过人的功夫,若论功夫,关振海兄弟并不在他们之下,让关振海信服的,是松藤近卫的一席肺腑之言。

那是一个训练的间隙,趁着休息,关振海向日本教官提了一个问题。

“请问二位教官,你们日本人怎么会来当我们的教官?”

回答问题的是松本近卫,他说:“我知道你们早就有这问题了,日本人训练中国人打日本人,你们觉得这不合逻辑对不?”

关振海毫不含糊地回答:“是觉得奇怪,你们不是真正的日本人吧?”

松藤近卫笑了笑说:“日本人没有真假之分,和你们一样,中国人里面也没有假的对不?我知道你问的,是我们为什么要当你们的教官,这个问题要说清楚实在不容易,简单说,就因为我们是日本人当中的反战派,借用你们中国的一句话来说,我们就是平头老百姓,老百姓求的是安居乐业,可日本政府被一些好战的人把持,他们要发动侵华战争,迫使老百姓当兵,发动侵略中国的战争,不仅把你们推进火海,也使日本人陷入深沉灾难,两国的老百姓都是战争的受害者,你说应该反对不,这就是我们反战的原因。”

坂本太郎也说:“我们应宋将军邀请当你们的教官,是因我们接受过这种野蛮训练,你们面对的敌人非同小可,中国军队要抵抗侵略,也必须有经过这种训练的部队,否则,你们要战胜他们很困难,二十九军大刀队的确大大的厉害,可惜这样的部队太少了,这次训练,大刀也是一个训练科目,由你们的长官来执教。你们宋长官要通过这个训练营,为二十九军训练一批精悍的中下级指挥官,再让你们带出更多的大刀队,不知你明白了没有?”

关振海第一个回答:“教官先生,我明白了!”

紧接着,参加特训班的人员一齐喊道:“明白了!”

日本教官说的野蛮训练,也就是中国军人说的魔鬼训练。

半年多的训练,苦和累根本不能形容这种训练的残酷,关振海亲眼目睹不少学员被淘汰,还有些学员就倒在了鬼门关前,被选送的学员中,能坚持到最后的不到一半,能完成训练走出出的,就不是一般人可比了。

两位日本教官除了军事训练之外,还主动教大家学一些日语。

他们告诉学员:“以后在战场上会用得着。”

半年之后,关振海三弟兄以最优成绩完成了特战部队的训练。

可关振海生性不肯服输,他完成特战部队的训练以后,又要求参加挥系统的训练,龙远亭也是慧眼识英豪,因为关振海的训练成绩最好,被破例让他留在了训练营,继续接受指挥系统的的学习和训练。

指挥系统的训练,由德国教官执教,是军事指挥的必修课,还配备有中国教官给他们补习军事理,关振海不但要完成每天规定的课程,还利用非常有限的休息时间阅读了大量的各种书籍,涉猎范围之广,内容之深奥,连训练营所有的教官都非常吃惊,他除了训练营规定的军事必修科目以外,还涉及了天文地理历史自然等方面的知识,训练营成就了他杀敌报国的雄心壮志。

关振海不但完成了他份内的课程,还完成了份外的科目,自然是得益于他天生的记忆力,和融会贯通的本领,更有赖于他那副钢铁般的身板,而少年时代苦练武功的经历,也给他承载如此大的负荷,提供了体能上的保证。

训练结束以后,关振海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被龙远亭列上了二十九军特战部队的名单之首,并向军部建议,任命关振海为特战大队的少校大队长。

可旅长马元英说什么也不肯,还专门为他到军部闹了一通。

关振海也不愿离开马元英,旅长的知遇之恩还没报呢,他并不在乎回到

马元英身边以后,是少校还是少尉军衔,他对大队长一职也没有兴趣。

要不是军长宋哲元心软,以及他对马元英旅的器重,他没办法拒绝马元英理由充足的要求,要不,关振海的人生道路,就可能是另外一回事了。

提前回来的彭定军和游大勇,已经是警卫连的排长了。

关振海回到旅部,正好警卫连长出缺,他便被任命为连长。

上任以后,他发现警卫连的官兵纪律松弛,战术动作不够规范。

旅部警卫连是清一色的骑兵,关振海觉得,警卫连的肩上,担负着保卫旅部长官的安全,责任重大,便立即决定对警卫连进行整顿,严肃纪律,对警卫连全体官兵实行强化战术训练,三个月后,警卫连的面貌就完全改观了。

马元英听到消息还半信半疑,警卫连都是些老兵油子,关振海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服服帖帖,便亲自前来检阅,看看关振海究竟有什么高招。

当他见到关振海身先士卒,一丝不苟的与士兵一道摸爬滚打,显示出了他过人的指挥才干,和高超的战术素质时,不由大加称赞。

后来旅部奉命组建骑兵营,任命他为骑兵营的营长,并将警卫连交给他作为骑兵营的基础,全权负责骑兵营的组建和训练事宜。

骑兵营的副营长张重阳,也是一条硬汉,曾经是大刀队的排长,他刚来营部报到的时候,见营长竟是个嘴上无毛的娃娃兵,心里好生不痛快,当他知道关振海是训练营的状元,见识了他的功夫后,马上就对他心悦诚服了。

因为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关振海年纪不大,身手果然不凡。

关振海不仅腿脚灵活,拳头厉害,而且还练就了一套马上翻身,反手一枪打落空中的飞鸟;地面一个翻腾,两指扬标击中逃命兎子的功夫。

这等功夫,绝对不是信口靠胡吹,不下苦功夫能做得到的。

从那天开始,张重阳就认了这个营长,心甘情愿的给他当副手。

他们同心合力,完成了组建骑兵营和对骑兵的训练任务。

还不到一年时间,骑兵营就派上了用场。

那时在北边一带,经常遭到日军骑兵的侵扰,土匪也非常猖獗,不但老百姓的生活不得安宁,就是军队驻地也不太平,军用物资也经常被劫掠。

关振海的骑兵营,常常接到紧急命令,长途奔袭,驱除贼寇。

为了保得一方平安,骑兵营可谓是枕戈待旦,寝不安席。

他们曾经两次中途与日军遭遇,骑兵营没有犹豫,奋勇向前,居然把日军杀了个落花流水,碰上土匪就不用说了,杀戒未开,土匪已望风而逃。

他们驰骋疆场,娄战娄胜,很快就成了一支名震京畿的劲旅,关振海也成了名噪一时的凶猛战将,宋哲元将军都说,训练营撒下的种子开花了。

那时的关振海还刚满二十一岁。

也就在这个时候,侵入华北的日军,不断向中国军队挑衅,二十九军是坚决抗日的军队,为了抗击日军,马元英准备将骑兵营扩编为团,并决定任命关振海为骑兵团的中校团长,并命令他全权负责骑兵团扩编事宜。

可马元英还没来得及宣布任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九三七年的七月七日,九一八事变在卢沟桥重演,日寇大规模侵略中国华北的隆隆炮声,打破了国民党政府高官显贵与日本构和的幻想。

二十九军誓死抗击倭寇,打响了中国全面抗战的第一枪。

经过一番浴血苦战,卢沟桥一战,日军没有捡到便宜。

可卢沟桥事变以后,日本加快了侵占中国的步伐,平津首当其冲。

几天之后,日军向北平天津大举进攻,二十九军的驻地,被数倍的日军轮番攻击,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战斗更是异常惨烈。

骑兵营在奉命驰援宛平的途中,与日军一个骑兵中队夹路相逢。

俗话说得好,狭路相逢勇者胜!

关振海身先士卒,当先杀入敌羣,只见他马刀闪处,日军人仰马翻。

彭定军游大勇王显道江龙等人紧随其后,四百多名骑兵官兵,一个个跃马扬刀奋勇向前,呐喊声惊天动地,就像狂风扫落叶,直向日军扑去,与日军展开了他们有史以来最激烈的撕杀,只见刀光闪处,日军惨叫连声。

这一仗不过打了半个时晨,战斗便结束了,事后清点人数,他们以三十余人的伤亡代价,将日军一个骑兵中队斩杀上百,溃不成军。

这一次激战告捷,骑兵营声名大振,但由于战事频繁,骑兵营的扩编计划成了一纸空文,关振海变成了一位候任团长,谁知这一候就遥遥无期。

在宛平保卫战中,二十九军顽强抵抗,日军损失惨重,可他们马上又调集了大批兵力,动用飞机大炮和坦克,发动了更加猛烈的进攻。

日军的攻击目标直指平津,露出了全面侵华的狰狞面孔。

二十九军孤军奋战十数天后,最后被迫退守北平外郊。

但日军得寸进尺不肯罢手,继续向平津外围国军发动强攻,进攻的力度一波比一波凶猛,飞机大炮坦克装甲车轮番上阵,狂轰滥炸,北平郊外被炸成了一片焦土,城内到处是残垣断壁,血迹斑斑,惨不忍睹。

国民党嫡系部队中央军,还没看见日军便望风而逃,竟丢下平津的抗战部队不管,二十九军坚守十多天,已经是内无粮草外无援兵,武器弹药已所剩无机,部队伤亡过半,师长旅长都牺牲了好几位,形势岌岌可危。

马元英旅六千余人,被部署在北平南郊饮马河一线拒敌,他们遭到近一万余日军疯狂的攻击,苦苦支撑到第七天的时候,兵员伤亡一大半,弹药粮草已经消耗殆尽,跟师部的联系被掐断,与兄弟部队也失去了联系,他们成了孤军作战,阵地被撕开几道缺口,他们已被日军的分割包围。

三一三旅的形势异常险恶,日军虽然也伤亡惨重,却有源源不断的增援部队继续投入战斗,对二十九军来说,这场战事的胜负,已不言而喻。

旅长马元英知道大势已去,便立即命令参谋长伍飞鹏,带领旅部所有的非战斗人员先行往南撤退,自己收拢部队继续战斗,为旅部撤离争取时间。

伍飞鹏走后,马元英把他的指挥所移到前沿阵地,实施就地指挥。

也就是这个时侯,关振海的骑兵营,被作为预备队使用,在一个距前线两公里的小村庄里待命出击,把个关振海等的焦躁不安。

关振海深知此战的凶险,骑兵营已经是旅部最后垫底的家当,他早已作好了最坏的打算,让士兵轻装上阵,连干粮也不带,只带武器和弹药,他要求大家人不解甲马不卸鞍,随时等待旅长叫他们出击的命令。

可一连几天,前线打的都一塌糊涂了,却总不见让旅长的出击命令。

原来马元英早已得到消息,日军桓本旅团已调集一个骑兵大队,要把三一三旅的骑兵营彻底消灭,以报宛平惨败的一箭之仇。

马元英知道骑兵营一旦出战,就很难全身而退。

为了保存这支诞生不久的有生力量,不到最关键时刻,他不肯让这支还没来得及扩编的骑兵部队,就这样断送在日寇的炮火下。

他本来想不得已时,让他们给旅部断后,却没料到日军的行动,已经抢在了他们的前面,他已经没办法给关振海下达命令了。

0

第二章 饮马河孤军战日寇 骑兵营碧血洒疆场 (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