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春秋>第十二章 共产党被困白云铺 关振海不忘搭救恩(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共产党被困白云铺 关振海不忘搭救恩(下)

小说:铁血春秋 作者:平老夫子 更新时间:2019/11/9 10:40:52

他们一路轻装前进,也顾不得道路坎坷,爬山涉水攀岩附壁,不到五公里的山路就费了两个多小时,等他们赶到白云铺的后山,天已擦黑了,他们登上一道突出的大石崖,站在石崖上往下看去,白云铺就在山下。

他们在石崖上观察的时候,彭定军带着警卫排也赶到了。

这时的白云铺,到处是灯笼火把,人的呼喊声,狗的狂叫声,女人的哭叫声和日本人的吼骂声,乱糟糟的闹成一片,鬼子的搜捕还没有结束。

鬼子的搜捕没有结束,就意味着共产党还没有被鬼子抓住。

关振海望着山下出了口长气,心里说:“来的正是时候。”

可就在这时候,从白云铺村镇的南边,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声。

“糟糕!”关振海说,“他们被鬼子发现了,哪里是什么地方?”

江龙说:“哪里是徐老板的客栈,难道共产党就藏在他的客栈里?”

关振海一听就情知大事不妙,如果共产党藏在客栈,徐老板也难脱干系。

他立即命令江龙:“你马上把徐老板找来,我在客栈后山等你们。”

他们摸着黑来到南边山腰,下面是白云铺通往龙山县城的公路,徐老板的云山客栈就他们的眼皮下,他们先隐蔽在树林里观察情况。

关振海看到徐老板的客栈火光通亮,几十个鬼子和保安警察,从三面团团围困的水泄不通,围墙外十几支火把,把鬼子的行动暴露在他的眼下,客栈的房间里面却是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出共党藏在那个地方。

关振海还看到,冲进院子的鬼子又退了出来,躲在外面放枪,看模样里面的共产党很顽强,一直在拼命抵抗,鬼子不敢往里面硬闯。

不一会,江龙把徐老板领来了,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夫人。

他们都没有想到,共党就藏在客栈里,今天投宿的顾客并不多。

徐老板说:“前几天有一女一男来投宿,要了两间二楼的房间,这两人说是做药材生意的,来白云铺是收购药材的,却没想到他们竟是共产党。”

王小二说:“鬼子宪兵来的不多,一共就十几个,还有些警察,白云铺的鬼子都在镇里搜查,抓共产党的不是白云铺的鬼子,是县城的宪兵。”

关振海听说鬼子就一个小分队,心里马上就有了主意,铁血团已经有些时候没打着鬼子了,何不趁这个机会过把瘾,也好救共产党一回。

他立刻吩咐大家说:“都做好准备,先救人,后打鬼子。”

也就这个时候,徐老板的客栈里,响起了一阵手榴弹的爆炸声。

原来,鬼子在镇上折腾了半天没有找着共产党,直到天快黑了,有个汉奸跑来报告说:“镇外还有个客栈没搜查,共产党会不会藏在客栈里。”

日军宪兵小队长马上带着二十几个鬼子伪军,要进客栈查搜。

两个共产党的确藏在客栈的二楼,鬼子在镇上搜查的时候,他们还刚刚在山上布置好接头的暗号,后来回到客栈,发现情况不对已经晚了,他们刚刚收拾好随身携带的物品,正准备离开客栈时,搜查的鬼子伪军就进了院子。

他们赶紧退回二楼,没人手里端着一把短枪,藏在楼道口的客房里。

日军在楼下没找着共产党,有两个伪军便跑到楼上去搜查。

他们一上楼就分别被人卡住脖子拖进了房间。

楼下的伪军发觉了,便大喊大叫起来说:“共产党藏在楼上。”

院子里的日军听见伪军的喊叫和枪声,便一窝蜂冲上二楼,楼上的两个共党也不含糊,把冲上楼的鬼子打倒了好几个,鬼子急忙退出了客栈,他们知道这两个共党大大的厉害,再也不敢瞎撞,守住客栈大门等候支援。

徐文升夫妇知道坏事了,赶紧从后门溜了出来。

等大批鬼子赶到时,他们已经上了后山,正好撞见了小二,又与寻找他们的江龙碰到了一起,听江龙说铁血团来了,便一起来见关振海。

关振海以前没与徐文升见过面,现在认识了,却只能一抱双拳说:“久闻徐老板的大名,承蒙相助,关某先行谢过,请您说一下,下面是什么情况。”

徐老板也不赘言,介绍了情况便问:“总指挥打算怎么营救?”

共产党在客栈已经确定无疑,可鬼子警察汉奸人太多,客栈的后面又是一道壁立的石崖,少说也有两层楼房高,黑灯瞎火的怎么救人呢?

关振海问明了情况,也来不及多想,便要冲下山去抢人。

徐老板急忙拦住他说:“两个共党就藏在二楼靠楼梯的房间,因为他们拼死守住了楼梯口,鬼子才不敢硬闯。要救他们也不难,赶快弄两根粗绳,从石崖下去就是客栈的后院,到了后院就可以救他们出来了。”

关振海往悬崖下一看,他们所在的地方,正是悬崖的上方,下面就是云山客栈客房的后院,两边都被围墙封住,后院还没有鬼子。

他问何小山:“你有办法进去吗?”

何小山一拍腰间说:“这个容易,我带着勾索呢。”

原来,他们在进行夜间行动训练时,经常要用到勾索,刘士成在训练中也特别告诉过大家:“遇到夜间行动,都要带上勾索,以备急需。”

不但何小山带着勾索,还有几个也带上了,这已经成了他们的习惯。

关振海立即命令:“我们分成两组,樊鹏与何小山下去救人,江龙和陈斌带人在这里接应,人上来了就迅速撤离,徐老板和徐夫人也一道上山吧,你们这个客栈是保铁定不住了,这事我们负责,其余的跟我去公路上把鬼子引开。”

也就在这个时候,鬼子驱赶着保安警察,向共产党所在的二楼发起了强攻。

保安警察虽然怕死,但被鬼子逼着,只好一边放枪一边往里冲。

徐老板说的一点不错,两个共产党就躲在楼梯旁的房间里,鬼子不上楼他们就不露面,只要有人上了楼梯口,就一枪一个,枪枪夺命。楼梯下已经躺着好几个鬼子和汉奸的尸体,冲进院子的鬼子被打怕了,不敢再往上冲。

徐老板的客栈在白云铺的南边,后靠大虎山,前面便是公路。

两个共产党选择云山客栈,自然是想避开日军的视线,他们装成药材商人昨天来才到白云铺,向联络人发出了接头的暗号,等着与来人见面,却没想到等来的竟是搜捕他们的日伪军,日军堵住了客栈的大门,跟着就冲进来了。

他们临危不乱,但也来不及商量,只能拔出枪来,先守住楼梯口再说。

他们一连击毙了好几个日伪军,但没办法冲出去。

他们的处境很危险,一是弹药不足,二是没有援兵接应,只能凭着他们手里的两把短枪和精准的枪法,并不断变位置换射击,与敌人周旋。

他们知道,今天只能是打一个够本,打俩赚一个了。

这样相持了一会,鬼子改变了办法,他们往楼上扔手榴弹,客房里的家什被炸的着了熊熊大火,房间里冒出滚滚浓烟。鬼子逼着伪军在前面开路,他们紧跟在伪军的后面,向楼上发起了凶猛的攻击,楼道的栏杆都被打断了。

两个共产党躲到隔壁房间顽强抵抗,鬼子用同样的方法,把他们逼得一连换了三个房间,他们都已经身负重伤,眼看就支持不住了。

他们两人的伤势都不轻,浑身血流不止,房子里又烟熏火燎的,根本看不见外面的情况,行动也非常困难,但他们就是不肯罢手。

坚持了十几分钟后,他们只剩下几颗子弹了,便各自留下一颗,准备再消灭几个敌人后,就在自己的头上开上一枪,誓死不当俘虏。

他们贴着墙根趴在楼板上,又打倒了两个冲上来的日军,跟在后面的伪军和鬼子吓得发一声喊,连滚带爬的赶紧缩了回去。

这时,他们的枪膛里,都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了。

就在他们各自把枪口对准了自己头部的时候,冲上楼的鬼子,又朝房子里丢进了一颗手榴弹,在他们身后爆炸了,他们被震得晕了过去。

几个鬼子冲上了二楼,一齐拥进了房间,在烟雾中到处搜寻。

就在这个关头,窗口突然响起了枪声,冲进屋里的几个鬼子,一个个应声倒在血和烟火里,正是樊鹏与何小山,一前一后从窗口扑了进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外面鬼子的身后,忽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包围客栈的鬼子伪军立时阵脚大乱,连正要上楼的几个鬼子,也一窝蜂地跑了出去。

原来是关振海带着弟兄们赶到了,在鬼子的后路发起攻击,把鬼子伪军打的抱头鼠窜,纷纷逃向围墙后面躲藏,客栈的包围也就被打破了。

楼上的樊鹏与何小山一人背上一个,借着绳索从窗口溜到了后院。

江龙和陈斌领着几个力气大的壮汉,把他们接上了悬崖。

何小山告诉陈斌说:“他们的伤势不轻,你们先给他们包扎一下,马上将他们送回山上去,交给参谋长就行了,我和樊排长到前面看看去。”

鬼子宪兵的指挥官,开始是被铁血团的突然袭击打蒙了,后来发觉铁血团的人马不多,胆子立刻又大了起来,马上指挥鬼子伪军拼死反扑。

这个鬼子指挥官,是龙山县城宪兵大队的一个小队长,松田得到共党已经到了白云铺的消息,马上就派他来这里负责搜捕。

这个小队长非常狂傲,觉得搜捕两个共党,不过是小事一桩,不想让驻这里的日军插手,只调了一些伪军和警察,跟他们一起执行搜捕任务。

在白云铺驻防的日军中队长黑田,见宪兵要单独行动,明摆着是不让别人抢了他的功劳,也就乐得自在,对搜捕共党的事没有过问。

宪兵队在镇上搜查了大半天,不见共党的踪影,后来得到报告,说云山客栈有两个可疑的人,他们才赶到客栈来搜捕。

他没想到两个共党这么厉害,一连伤了他十几个宪兵和警察。他知道共党分子的抢法很准,就命令士兵躲在楼下,用手榴弹攻击。

这一招本来很凑效,眼看两个共党就支持不住了,正要抓活的,却不料黑暗中突然杀出一支人马,把他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并不知道这股人马,就是让他们闻风丧胆的铁血团,还以为不过是一伙土八路的游击队,自然不甘心失败,便指挥日军进行疯狂反扑。

铁血团退到半山腰上,占据了有利的地形,他们在公路的上方,右边有客栈的房子挡着,鬼子被压在公路的下面,展不开进攻的阵势。

鬼子小队长指挥着两挺机枪,子弹像刮风似的向铁血团扫去。

尽管鬼子攻势凶猛,铁血团没有后退,他们早已习惯了夜战,又占据了居高临下的地形,特别是准确的射击,使鬼子不得不有所顾忌。

伪警察都是贪生怕死之辈,平时狐假虎威吓唬老百姓还行,但碰上真正要命的时候,早跑的离鬼子八丈远,躺在地上装起死来了。

小队长见状不由发了火,一连枪毙了两个退缩的胆小鬼,还命令鬼子驱赶着伪军和保安团的人,在机枪的掩护下,一齐向山腰冲了上来。

关振海一看便大喝道:“铁血团在此,不怕死的上来!”

被逼着冲在前面的保安团和伪军,一听“铁血团”三字,吓的连滚带趴的掉转身子回头就跑,有的干脆滚到公路下面藏起来了。

江龙、樊鹏,董东山和郭长松等人,一个个早已打红了眼,朝着败退的敌人一阵猛烈扫射,腿短的被打倒了好几个,腿长的赶紧拼命的跑了。

彭定军倒很清醒,对关振海说:“别打了,鬼都子后退了。”

关振海也在等着撤退机会,见鬼子已经退了,便喊了声“快走!”

趁着鬼子后退的间隙,他们迅速脱离战场,顺着原路向两龙山上撤走了。

等到鬼子发现上面没了动静时,铁血团的弟兄们早已上了山梁。

鬼子宪兵不熟悉这里的地形,眼巴巴地看着铁血团撤走,却不敢追击。

关振海等人跑到山上,才发觉鬼子的阵地上,还打的很激烈。

关振海望着阵地方向说:“童战军是咋回事,怎么还在打?”

“这家伙是不是打出瘾来了,舍不得住手?”江龙戏谑地说。

彭定军说:“他不会恋战,一定是被咬住了,撤不下去。”

关振海立即命令:“伤员先撤,其余的人都跟我去支援。”

彭定军道:“要从山上绕过去根本就来不及。”

何小山说:“大家跟我来,有条小路可以到阵地的后面。”

事情正像彭定军说的,童战军接到命令,带着二十多个弟兄,迅速从石门坎下了两龙山,从上游绕过河边的哨卡,隐蔽在鬼子阵地上方,等待总指挥行动命令的枪声,却因为包围客栈的鬼子和两个共党打起来了,童战军觉得枪声不对,可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只好按计划发动袭击。

这时候在阵地上防守的鬼子,被南边的枪声搞蒙了,他们都跑到阵地前面的山坡上看热闹,根本没有想到,后面已经有人摸上了阵地。

童战军的攻击很顺利,他们很快占据了一个制高点,地形非常有利。

童战军根据南边的枪声判断,知道那边的战斗很激烈,为了让总指挥和弟兄们安全脱身,便让弟兄们打得更凶猛,把总指挥的吩咐也忘了,他觉得现在就撤下去太便宜了鬼子,可他们刚刚占住高地,鬼子就开始反攻了。

在他们前面三百公尺就是鬼子的炮楼,炮楼上的两挺机枪,把他们压在高了高地上,鬼子为夺回这个制高点,一波接一波的发起了冲击,而另一股鬼子绕到了他们的侧面,封锁了他们撤退的后路。

童战军一看后路被堵,只好命令大家跟鬼子死拼了。

一连打退鬼子两次进攻,他的左负伤了,头上也鲜血直流。

他看看弟兄们,二十多人只剩一多半了,他抹一把脸上的血,抄起一挺机枪大吼一声:“弟兄们,和鬼子拼了,一个够本,拼俩赚一个。”

鬼子有炮楼的火力掩护,不顾一切地发起了冲击,形势非常危急。

就在这时候,刺斜里杀出一彪人马,把鬼子的进攻打乱了。

何小山领着关振海、彭定军率先摸上来,见鬼子要冲上高地,便向后一招手大吼一声“打!”十几把冲锋枪一阵狂叫,鬼子被打倒了一大片。

突然的袭击让鬼子摸不着头脑,纷纷逃向阵地的另一边。

鬼子退回去了,大家背起死伤的弟兄,迅速撤进了密集的树林。

彭定军、江龙,樊鹏留在后面,掩护大家撤退。

直到深夜,他们才回到了两龙山。

为了救两个共党,铁血团牺牲了好几个弟兄,十多人受伤,这是他们来到两龙山以后,损失最大的一次,关振海没有后悔,因为鬼子死的更多。

因为伤亡不小,关振海忙着料理善后,没顾得上看望受伤的共产党。

直到第二天一早,关振海问刘士成:“那两个共产党呢?”

刘士成说:“他们在医疗所,伤势太严重了,一直昏迷不醒,军医说他们两个都流血太多,能不能醒过来,还要看他们的造化。”

关振海火了,厉声道:“这是什么话,我们花如此大的代价,好不容易把他们从老虎口里抢出来,告诉他们,治不好我拿他是问!”

铁血团的医疗所,在双龙洞后的一个山沟里,距离指挥部超过两公里。

关振海听说两位共产党还在昏迷中,便吩咐刘士成说:“你要督促医生护士精心照护,有好药只管用,等他们清醒了,我再去看望他们。”

交代完了,他说打营盘岭不能再拖了,我先去看看,回头再商量。

关振把指挥部这一大摊子,都丢给刘士成,张重阳和罗子浩,他却带着彭定军江龙等人径直去了柳林铺,谁知他这一去,就十几天没回指挥部。

也就是他这一去,他的参谋长刘士成,差点就换了一个脑袋。

由于总指挥发了话,一定要救活两个共产党,他不敢疏忽,便不辞辛苦的每天跑一趟,到医院探视询问伤员的情况,把欧阳院长都弄得紧张了。

刘士成把医院选在这里,主要是为安全,因为他考虑的很远。

这地方非常隐蔽,地方不大,地形平缓开阔,周围群山环绕,山上是茂密的原始森林,环境幽静,作为伤员治疗休养的所在,是最合适不过了。

他请来二十几个老乡,费了两个月的工夫,建造了这个医院。

这里原来没有水,他经过勘测后,修了一条水渠,从两公里之外引来了一股清澈的山泉,附近的几户老乡,成了医院的护理和帮工。

在聘请的护理人员中,有个姑娘叫徐玉兰。

徐玉兰刚满十八岁,不仅长的清纯俊秀,活泼大方,特别勤快,根本不像娇生惯养的女孩子,可谁也不知道,她还有着一身精湛的武功。

她来到两龙山时间不短,早就在医院做护理,她聪明好学,深受医院院长欧阳建声的喜爱,很想把她培养为他的助手,因为医院正缺这样的人。

这次住进医院的伤员特别多,而她被指定伺候两个共产党。

徐玉兰对共产党并不陌生,虽然没有见过,却早就听说过了。

这个徐玉兰姑娘,便是白云铺云山客栈老板徐文升的闺女。

徐文升为铁血团办事以后,担心被日本人发现引来杀身之祸,想让女儿与李三枪尽快成亲,免得她跟着受害,可玉兰却不愿意这么早出嫁,因为她还刚刚满了十七岁,她说要跟父母在一起多过些时日,好好孝敬父母。

徐文升相中的未来女婿叫李三枪,是大龙湾一位很有名气的人物。

徐文升拗不过她,只好将她托付给刘士成,上了两龙山,正好铁血团的医院需要护理人员,刘士成便将她安排在医疗所做护士。

徐老板原本是大龙湾人,大龙湾杂耍班班主徐文焕便是他哥。

徐玉兰六岁就住在大伯家,与堂哥徐进一起念书识字。

徐玉兰身体结实,生性好动,大伯见她是个练武的坯子,加上他儿子徐进也酷爱武功,便给他们请了个很有名气师父,这位师父姓丁名继盛,后来就成了徐进的老丈人,而徐玉兰却与师兄李三枪相好,已经订了终身。

徐玉兰与嫂子丁桂云特别亲近,两人性格相似,意气相投,她也就不愿意再到白云铺去了,却愿意跟着大伯走村串巷下场子,玩杂耍变戏法,她最擅长的功夫是飞镖打蜡烛,二十步内不会失手,与嫂子曾经是杂耍班的当红台柱。

后来她被父亲送到两龙山医院,接受了护理培训,就成了医院的护士。

因为她本就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很快就成了医院最受欢迎的护士。

这次,她被指定护理两个共产党的,正是因为徐玉兰护理做的好。

徐玉兰对共产党并不陌生,因为她以前是杂耍班的台柱,跟着伯父走南闯北见过了不少世面,那时候,共产党正在龙山一带领导农工闹暴动。

在徐玉兰的印象里,共产党是杀富济贫的好汉,不怕死的英雄,他们要为穷人打天下,专门与土豪劣绅作对,很受老百姓的拥护。

可是好景不长,没多久日本人就打过来了,共产党也跑了。

玉兰听说自己看护的那个女人就是共产党,觉得很新奇,当她看到那女共产党浑身血迹,奄奄一息的时候,就觉得她非常了不起。

她虽然不明白,女人怎么也参加共产党,但她敢与鬼子拼命,就是一个不怕死的女中豪杰,不由对她心生敬意,对她伺候也格外周到。

也不知是两个共党真有造化,还是关振海一声“拿你是问”,让几位大夫们使尽了力气,反正他们在昏迷好几天以后,终于醒过来了。

第一个发现他们醒过来的,就是这位护士小姐徐玉兰。

那天午饭后,她像往常一样,照例要去病房检查一遍,当她走进那位女共党的病房时,发现她的被子没盖好,便过去给她掖严实了,却看见全身都裹着纱布的女共党睁开了眼睛,马上又闭上了,接着又重复了一次。

欧阳告诉她,这女的伤势非常严重,流血过多,随时都有危险,能不能甦醒的过来,就要看她的造化了,要她悉心看护,有事赶快找医生。

那位小个头的男共产党,伤的也很严重,可他早两天就清醒了。

她护理过不少伤员,知道这是昏迷的伤员,即将清醒的前兆,这位女共党身上受了好几处伤,有两处都是要命的,可她却奇迹般清醒了。

她马上把这好消息告诉了欧阳,欧阳也马上来到病房,给女共党做了仔细的检查后,出了一口长气说:“谢天谢地,她总算挺过来了。”

0

第十二章 共产党被困白云铺 关振海不忘搭救恩(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