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小人物>第二十五章 汤圆麻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 汤圆麻果

小说:抗战小人物 作者:叫我酱油哥 更新时间:2019/9/17 9:54:55

何事中原,群魔乱舞,炮火乱飞。恨汉奸无耻,舐痈吮痔;妖魔饕餮,频舞膏旗。建业中公,烟场少帅,一曲《庭花》酒几栀?榆关日,竟何人回顾,慷慨陈词?

国门随战南移,自武汉仓皇逃过夔。爱雾都仙境,还思歌乐;渝城宝地,重续佳时。酒饭兜囊,中、军二“桶”,剿共磨刀乐不疲。忧国难,更何人似我,洒泪湿衣?

一壶酒,两碟茴香豆,一个憔悴的长衫书生,一边喝,一边低声吟唱。其调子,竟然是古词《沁园春》。虽然自己唱得忧郁沉闷,慷慨生哀,但用词典雅深奥,旁边食客大多数不懂。旁边那个穿着暴露,敞开的衣襟里隐隐露出一块红布的老板娘更加不懂。

虽然醒目位置贴着“莫谈国事”的字条,也没有想过这个酒客不仅谈了“国事”,而且还把一个叫“中公”和一个叫“少帅”的人统统抨击一遍。这在沦陷区,可都是严令禁止谈论的人物。更叫她想不到的是,词咒骂“蝗军”,咒骂“黄鞋军”,侮辱了“蝗军”的膏药旗。

仍然笑吟吟地问:“这位先生,还要不要添酒加菜?”那个酒客已经有了些许醉意,说道:“如此好酒,又有如此好词,为什么不继续?尽管加,不差钱!”

“老头子,那个疯子在唱什么?”一个满脸麻子的老太太低声问一个腰扎麻绳的黑脸老头。

黑脸老头悄悄捏了一下老太婆的手。

这个动作被老板娘看到一脸鄙夷:“七老八十了还这么不正经,不过,对着一脸麻皮也能这么温柔,真难为他了。”

忽然看到那麻皮老太太无意间露出的手却白皙细嫩,瞬间亮眼:“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却长了一双姑娘的嫩手,倒也是天下奇闻。真当我火眼金睛的花魁彤是那么好骗的吗?不知道她是共家还是国家,还是日家。哎呀,那一旁的不是豆包队吗?他们已经盯上了那个唱曲子的读书人。旁边这两个带着阔檐礼帽的一副呲牙裂嘴一副要咬人的表情,恐怕也来者不善。我这花魁酒馆,可要有好戏看了。不管他,先看看他们要做什么,再做打算。”

她的心理活动说起来虽然啰嗦,其实想起来也就一闪念,随即就听到那个“老头”说:“阿丑妹子,他说啊,最近做生意赔了本,又被几个龟公骗到堂子里压榨净了最后一点油水,回家的路费都凑不齐了。因此啊,借酒浇愁。”

那个借酒浇愁的书生本来酝酿好的雅兴突然被这几句“花下晒裤衩”的点评给无情的破坏,一张脸涨的通红,这着老头和那个麻皮老太太大骂:“愚昧,无知!最悲哀的就是你们这些愚蠢的凡夫俗子,不懂得忧国忧民的高尚情怀。叫小鬼子在我汉家大地上作威作福。悲哀呀,悲哀呀,我要为我的祖国母亲,放声痛哭——再打三壶酒!”

“唐……啊……汤……汤圆哥,这人这么可怜,不是坏人呢。”

那位“汤圆哥”心里却一阵鄙夷:“老子不恨农夫不恨商人也不恨乞丐,最恨的就是这种明明什么也做不了还到处惹祸添堵的嘴炮。你恨鬼子汉奸,拔刀子干特么的呀?只会马尿灌狗熊,算怎么回事?”

哪知道在他们前边坐着一桌人,其中有个穿长衫的胖子,却哼了一声,说道:“丑老太婆,小米饭吃几碗没有人管你,话说错了,说不定刚出这门口就会大祸临头。还是小心些吧。那种自不量力的高调论者来到了我们‘低调区’,还不懂的低调,不是找死吗?”

这话已经表明了立场,可惜那个书生喝得酩酊大醉,早已趴在桌子上问候“周公”去了,哪里听得到?

麻皮老太婆站起来就要发火,那个老头捏了捏她手心,这才转到他们这桌,点头哈腰的敬一包哈德门。那个绸衫胖子说道:“别费事了,这种破烟,爷家里一整方一整方的码了十七八方。都喂狗了。”

旁边几个打手样的本来已经接过烟,听了这话,也都丢在地上,还用脚踩了几下。不敢对那家伙怎么样,却对那老头呲着大牙,呜呜的运气。好像老头吃完肉没有丢给他们骨头。

老头哈着腰赔笑道:“先生老爷,消消气。俺叫汤圆,这是俺堂客麻果。都是老实巴交的猎户,没见过世面,说错了话,请老爷不要生气。”

“猎户啊,有良民证吗?”

汤圆赔笑道:“俺两口子从来没进过城里,不知道规矩。这是刚才卖兔子皮赚的二十块袁大头,就用来办证了,请老爷指条明路。”

胖子点点头:“你还很有眼力见。好吧,看在你们是睁眼瞎的份上,不追究了。既然是猎户啊,过来陪老爷聊聊,聊对了,重重有赏。说不对,老爷也会赏你,赏你一粒‘花生米’。”

汤圆是玩过枪的人,哪里不知道这“黑话”的含义?他这么插科打诨,实际上是想吸引胖子的注意力,叫那嘴炮书生趁机快点溜。

他赔笑道:“老爷请问,小人一定如实回答——老板娘,那位客人醉了,送到一边醒酒去吧。那一桌腾出来,给这几位站着的兄弟让座,再打几壶酒。都记在我账上。”

眼见那几个抱着膀子的汉子毫不客气的已经坐了过去,老板娘眼皮一翻,“小本生意,概不赊欠。财神爷捣中药——咱们现钱杵!”

一个流里流气的打手啪的一声拍下一个铜板,“老板娘,现钱在这里,能不能教我怎么‘杵’?”

听了这流里流气的话,其他打手都放肆大笑起来。

老板娘却丝毫不在乎,“后院‘长嘴公寓’里,天蓬元帅的二姨要出阁,这钱就算聘礼吧,您去问问‘她’去?”毫不客气的丢给一个伙计,“去,给他二姨报喜去!”

那个打手偷鸡不成蚀把米,也不在乎,继续缠着老板娘说些半荤半素的段子。

汤圆拎起一只狍子,说:“这傻狍子,顶酒账了。”

老板娘呵呵笑道:“好啦,今天咱还就宰这‘傻狍子’了,各位大爷慢用!”

这边,胖子叫汤圆坐下盘问他一番,得知他从陵山来的,就感兴趣起来。汤圆就说自己的弟弟在白虎岭铁蝎子手下当排长,自己每年孝敬铁蝎子几张皮子,就能在陵山打猎。就是要提防这黑蛇寨的人,那些人啥都抢,没王法。

那胖子点点头,“你是铁蝎子的人,难怪,难怪。我也不难为你,以后经常来坐坐,说说陵山的事。”

“老爷对打猎也有兴趣?”

老爷仿佛遇到了知音:“老爷我编的一个故事里啊,一个猎户凭借着祖传的猎叉,打了不少猎物,最后还成了神仙。”

汤圆听他鬼扯,希望那嘴炮快点跑。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书生梦见了周公,一时难舍难分,就像醉猫一样,一动不动。他只好配合着说:“后来呢?”

“后来啊,”胖子一副“说来话长”的表情,“他的猎叉又被他女儿偷走了,交给了她的小女婿。那小女婿啊,是个坑爹的货,拿了猎叉要跟他爹玩命,你猜为什么?嘻嘻,他是后娘养的!”

圆圆的桌上,还有两个戴着墨镜的中年人,一个低声说:“这汉奸,在影射中央军和八军啊。代老板是不是叫干掉他?”

“不忙,盯紧了。”

汤圆又问:“后来呢?”

“后来啊,这个坑爹的货和猎户大仙的女儿结婚,也成了神仙。”

眼见汤圆听入了迷,他又说:“最后啊,猎户大仙又把猎叉给了他儿子,他儿子又被一个小妖精勾去了魂,两人都被关了起来。”

旁边人低声说:“这分明影射东边进来的那个张……”

那个墨镜男低声说:“别说话,等他喝醉了,准备干活!”

“没成神仙?”

胖子摇摇头,“暂时没有。不过我很快就写到猎户大仙的孙子了,那小子爱撒癔症,居然要把鲸鱼当老婆……”

“娶了没有?”

那胖子忽然如丧考妣的哀嚎起来:“我哪里知道?本来就像愚公说的:我死有子,子又生孙,子子孙孙,无穷溃也。多么好的生财之道啊,皇军来了,请我做维持会会长。官身不得自由啊,没工夫写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窗外砰砰两声枪响。吃傻狍子肉的几个打手一下子跳了起来,“不好,老八闹事!看看去!”

汤圆顺势往墙根溜一眼,那个嘴炮忽然不见了踪影。那个位置一直有个号称要和嘴炮讨酒钱的伙计在盯着的,事有蹊跷!

就听那个胖子说:“皇军这几天要去扫荡,有什么消息,多向老爷透露,少不了你的好处!”

眼见胖子的手下已经走远,其他酒客怕事,也脚底抹油。他突然取出一把刀片捏在指缝里,赔笑道:“老爷,脖子湿了,帮您擦擦。”迅速在他脖子上抹一把,拉着麻皮老太婆悄悄地溜了出去。却被人绊了个跟头。定睛一看,那个嘴炮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横到路中间,还被淋了一头泔水。

1

第二十五章 汤圆麻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