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人妖大战之悲伤之城>二十七邋遢女孩的真面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七邋遢女孩的真面目

小说:人妖大战之悲伤之城 作者:陈伯刚 更新时间:2019/9/15 18:45:47

一个黑衣人大怒,转身一把飞刀向阿沫射来,阿沫疏忽一跳,顿时闪开。他这一下跳起来有五六丈高,正好跳到了一块秃出的大石头上,从高处瞄准了他们三个。

他们三个看见了阿沫跳的这个动作,都吃了一惊,一个说:“这里有这个杂碎,蛇妖大王怎么没有说?”另一个说:“也许这个杂碎是才来的呢!”

第三个说:“管他什么来路,一并干了他。”

几个对视一眼,一个留在原处,另外两个跳起来找阿沫打。

阿沫一看他们是要支开自己,赶紧朝着那个守着老头的黑衣人一弹子射出。

那个黑衣人赶紧一跳闪开,这下子,他离得邋遢老头远了一点。

阿沫刚刚射出一弹子,这两个黑衣人已然来得近了,四只手,挥舞着四把刀,舞得风声乱响直向着阿沫逼过来。

阿沫又一闪,那两个黑衣人的弹跳功夫比起阿沫来差了。阿沫的脚刚刚落地,就首先扫了一眼那个逼向邋遢老头的黑衣人,看着他又要赶去害邋遢老头,急忙朝着这个黑衣人射了一弹子。

那个黑衣人躲闪不及,被射在了一条胳膊上,只听得哐当一声,那把刀落在了地上。

这边这两个黑衣人顿时着急了,嘴里嗷嗷地叫着,拼着命冲过来,要和阿沫玩命。他们从左右两边夹攻。阿沫这下子不好应付了,因为左右两边虽有石头,但是被两个黑衣人抢占了,前面有石头,但是跳不得,一纵去,就是纵到了邋遢老头的铁丝网上。

那两个黑衣人抢占好了角度,向着阿沫直逼过来。两个来的速度又是一样的,因此阿沫要打左边这个不是,要打右边那个也不恰当。

这犹豫的一瞬间,两个黑衣人从左右两边都来得近了,刀锋挟持着冷风嗖嗖地向着阿沫砍过来。

阿沫急中生智,朝着左边那个射了一弹子,刚刚射出,阿沫就挥动手里的银弓,那黑色的弦儿顿时朝着右边这个一下子打来。

左边那个黑衣人,一下子闪过了,右边那个,没有料到阿沫有这一招,顿时刀锋被黑色的弦儿扯住。两个拉扯起来。

左边那个黑衣人一躲之后,看见阿沫扭着身躯和右边那个撕扯。立即飞起一脚猛踹,顿时踢在了阿沫的背上,阿沫不由自主地朝着右边一扑,顿时抱住了右边这个黑衣人,两个一起从大石头上摔了下来。

这时,站在下面的这个手臂受伤的黑衣人看见阿沫与那个摔下来厮打,一个压着一个,一个箍着一个,你翻上去我压下来。他飞跑过来,顿起一大脚猛踩。

他的脚刚踩下去,那个黑衣人恰好翻起来,这一脚,正好踩在了那个黑衣人的身上。痛得那个黑衣人哎咦一声大叫。

另一个黑衣人立即从那大石头上飞身下来,举着刀,狠狠地向着地上的阿沫兜头劈去。

这一霎时,雷声止息,老烧棍飞快地收了功夫,跳起来,一只手霍地打了出来,随着一道电光,顿时击中了那个黑衣人,他手里的刀当哐一声落在了地上。

三个黑衣人一惊,一个大叫:“扯风子散伙!”一个黑衣人取了一个什么东西往地上一掷,啪地一声,顿时地上腾起一片黑烟,那三个黑衣人趁着这阵黑烟,夺路逃了。

阿沫爬了起来,看了老烧棍要去追,可是那黑烟不仅黑,而且里面还和着一股呛人的气味,呛得两个咳嗽又流泪,只得作罢。

待得黑烟散去,老头跌脚说:“这几个杂碎,是那个百变蛇妖派来的!”阿沫说:“什么百变蛇妖?”老烧棍说:“就是和你们一道的那个小个子女人啊!她就是百变蛇妖!”

阿沫奇怪地说:“她不就是一个小女孩吗?什么百变蛇妖?”

老烧棍说:“她会变化呀!你看着她小得可怜,可是她骨子里厉害得很呢!”

阿沫说:“难道她真是一条蛇吗?”

老烧棍说:“她的真身是一条蛇,菜花蛇,修炼得化作了人形,有多般变化,所以号称百变蛇妖!”

阿沫惊奇地说:“蛇化作人?这怎么可能呢?”

老烧棍说:“怎么不可能?你年岁低,不知道的事情还多得很呢!不过,你既然作为紫云仙子的弟子,如何和他们搅合在一起?只怕你师傅知道了?火冒得很哟!”阿沫说:“我先是和那几个在一起,这个小女孩,是在一个山洞里打妖怪的时候发现的,她的全家都被妖怪吃了,她被妖怪关押在洞里,我们见她可怜,所以救了她出来。”老烧棍说:“你们都被她的话哄骗了,她其实就是那些妖怪的头子!”阿沫说:“如果她真的是那些妖怪的头子,我们和妖怪打斗的时候,她怎么不出手呢?”老烧棍说:“她不出手,要么是看见你们人多势众,她打不过,要么是她正在蜕皮,她蜕皮的时候是她最虚弱的时候,你们不打她她就好得很了!”阿沫眨眨眼睛猛地想起了在山洞里,那个小女孩魏林的身下,的确有一段蛇皮,想到这里,阿沫不禁头上汗出,说:“果然是一个蛇妖!那天在洞里看见她的时候,她的身下残余着一段蛇皮,当时我还没有当回事,现在想来,果然是她的了。”老烧棍说:“今天这三个家伙,也是她喊来的,他们是想趁我在没有修炼得成之前,早点害死我!”

阿沫说:“老人家你和他们有什么仇?”

老烧棍捋了一把胡须说:“当然有仇了,那个百变蛇妖的姐姐,也是一条毒蛇,就是因为吃人,所以被我打死了。”

阿沫听了,奇怪不解地说:“她说你吃小孩,你说她吃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两个都在吃?”老烧棍听到这里,脸上顿时浮起一丝羞赧,说:“不说了,总之她不会放过我,我也不会饶过她。我和她不共戴天,有血海深仇就是了。”

阿沫站在原地又想想,那夜在那个村子里夜宿,自己的棉被上无缘无故地沾上了血污,那个老头一家又死得蹊跷,看来都是这个百变蛇妖在陷害自己,在这个惊雷山顶,自己无缘无故又跌下悬崖,看来也是这个蛇妖在暗害自己,可是自己与她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害自己呢?阿沫想了半天想不通。阿沫正在想,老烧棍拿着三个八月瓜出来了,递给他说:“你小伙今天出了大力,这三个八月瓜是奖赏给你的。”可是阿沫却没有伸手来接。老烧棍一看,阿沫正在痴想着什么而发呆。老烧棍说:“你在想些什么啊?傻呆呆的糟样子。”

阿沫把心里的疑惑向老头说了,老烧棍哈哈一笑说:“她肯定是看你弹弓厉害,怕你会妨碍她的事情,所以要驱逐你,或者暗害了你,这样她才放心干事呀!”阿沫又不解地说:“那她今天派这三个黑衣人来,难道不知道我还在这里么?”

老烧棍说:“她肯定看见你放走她们,我一定会恼怒得弄死你,所以才放心大胆地派了那三个杂碎来。”

阿沫点点头说:“这就是了,她以为她歹毒,你老人家就一定会也歹毒。她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烧棍却说:“我也不是什么君子,你就不要给我脸上贴金了。”

阿沫盯着老烧棍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那么你究竟吃小孩没有?”老烧棍避开阿沫的眼睛,将八月瓜径直往阿沫的怀里一放,阿沫只得赶紧用手抱住。老烧棍说:“我出去转悠一下,看看三个杂碎滚了没有。”说着话,丢下阿沫一个站在那里他就出去了。

阿沫一边吃八月瓜一边在心里想:这几日来,自己几个竟然与一只蛇妖同行,吃一桌,走一路,睡一屋,想想真是可怕,自己一向最怕蛇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虽然暂时摆脱了蛇妖,但是他们几个,特别是那个林小小,与那个蛇妖亲热得不得了,夜夜同睡一榻,只怕哪天晚上蛇妖一旦饿了,张开血盆大口,一嘴就把林小小给吞了。林小小那么乖巧可爱靓丽,一旦被蛇妖吃了,可就太可惜了,不知道怎么回事,阿沫一想到林小小,就总是有一种心跳的感觉。看来自己得赶紧找到他们,告诉他们魏林就是蛇妖,以让他们安全。想到此处,阿沫顿时感觉到坐立不安,全身毛焦火辣的,巴不得早一天就下山去了,可是自己又答应了老烧棍,要在这里给他做奴才。如果这个老烧棍真的吃了小孩,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和百变蛇妖之间的仇恨,就当做他们是在狗咬狗罢了。

0

二十七邋遢女孩的真面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