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人妖大战之悲伤之城> 五十九私带美女出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十九私带美女出走

小说:人妖大战之悲伤之城 作者:陈伯刚 更新时间:2019/10/21 9:38:59

阿沫忍着一口气,看着那双绣花鞋走来走去的。有时候是迈着碎步,有时候却又是大踏步地来去。似乎房间一会儿变窄一会儿变宽似的。看着这双绣花鞋,小巧而又玲珑,阿沫的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丝奇怪的念头,真想爬出去瞧瞧穿着这双绣花鞋的女生是个什么模样?好看还是难看?马脸还是驴脸,瓜子脸还是椭圆脸,女生嘛自然是瓜子脸好看些。还有,她这个样子,比林小小如何?要是两个站在一起,哪个胖些哪个瘦些,哪个高些哪个矮些,哪个受看哪个难看!吁,真想爬出去看个究竟。可是,这里到底是神殿的地盘呀,自己是来搭救那个老烧棍的,岂能因为好奇而误事呢?

阿沫再忍着一口气,终于等到那绣花鞋出去了。阿沫又再忍耐了一会儿,估计着那绣花鞋不会再回来了,终于憋不住,爬出了床底下。

阿沫站了起来,觉得全身有些麻,伸缩一下筋骨,蜷缩一下手臂。看看这个房间里,满地上是各种梳妆用品,乱七八糟的。阿沫也不管这些,听听外面,没有什么动静。阿沫就轻轻地推门而出。

外面这个大房间里果然没有人影,也别说什么动静,阿沫心里暗喜,正在四下里观看的时候,忽地听见一个房间里有声音传来,阿沫觉得有一丝奇怪,本来不想去过问,到底没有扭得过好奇之心,他轻轻地走了过去,听见那个房间里面咯吱叮咚的乱响,他侧耳再听,一个声音在里面嘀咕说:“我死了死了,死给你们看吧,看你们再逼我!”

阿沫听得吃了一惊:这难道不是要寻思么?听这个声音,恰好是先前那个女声?她好端端地寻死干什么?难道是活腻了?还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也许她在演什么戏也难说?阿沫的心里七上八下,估计她是真的活腻了,也许是寻开心?阿沫想走开,似乎又觉得不妥。站在那里踌躇了好一会儿。

一会儿,只听得里面扑通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被蹬倒了一样。

听到这个声音,阿沫的心里一个激灵,立即推门而入。

果然,在那屋梁之上,悬挂着一个轻飘飘的女生,一根白布勒在她的脖子上,地上歪倒着一根凳子。阿沫啊地叫了一声,慌忙跑过去,一把抱住那个女生的双腿,却又不敢径直拽下来,看看四周,

却又一时找不到剪刀之类的东西。阿沫慌了一瞬,猛地想起了什么。急忙撇开这双腿,退开五六步远。飞快地掏出了银弓,安上了金弹子,嗖地一下,

射断了这布匹,而后,阿沫猛地一跃,顿时抱住了这女生,轻轻地放她下地来。直接放到地上,看看这女生已经昏了过去,阿沫急忙把自己的大拇指放在女生的鼻子下面的人中穴上,反复地按呀压呀。一连按压了十七八次,终于看见女生开始在复苏了。

那女生张开双眼,看见了阿沫这张陌生的面孔,说:“你就是来迎接我的鬼差吗?”阿沫说:“什么鬼差?我救了你下来。”

那女生一听,是万分气恼,跳起来,直用拳头捶打阿沫,说:“你救我干嘛呀?谁要你救?”阿沫此时方才看到这个女生的脸,是一张清秀靓丽的脸孔,说实在的,不在林小小之下,真是想不通,这么靓丽的一个姑娘,会有什么想不开的烦恼哟!

阿沫说:“你有什么麻烦的事情么?会这样想不开?”娘瞪他一眼,满脸怨恨地说:“我的苦恼,比天还大。”阿沫觉得有些奇怪,说:“什么苦恼?竟然比天还大,说来我听听。”

那女生张嘴欲说,看看阿沫穿的衣服,却又闭嘴了,说:“你一个小兵兵,给你说了也不起作用。说了白说!”说完了扭头看地上,似乎还要去捡起那白布。

阿沫顿时慌了,急忙一脚踩住那白布,说:“不许你死。你不能死!”那女生冷笑一声,说:“你一个小兵兵,竟敢来管我的闲事,难道是想去讨赏吗?”阿沫没有听明白,说:“什么讨赏?”那女生忽然眼里一亮,直直地看着阿沫,说:“你真的不想让我死吗?”阿沫说:“你好端端的,死什么啊?而且你这么漂亮,死了真是可惜。”说完了这句话,阿沫忽然脸上一红。

那女生用手来扯住阿沫的一只胳膊,摇晃着说:“这样吧,你偷偷地把我带出去,离开这个鬼地方。”阿沫疑惑地说:“这里这么富丽堂皇,一般人求之不得,你竟然还要离开?”那女生有些着急起来,摇晃着阿沫的胳膊说:“好哥哥,求求你吧,让我再呆在这个鬼地方,我真的宁愿去死了算了。”

阿沫犹豫了一瞬,说:“要是我真的带你离开这里,你的爸爸妈妈会难过的,会着急的。”

那女生怨恨地说:“他会着急?他会难过?哼,他只想着争霸天下,会在乎我吗?”

阿沫说:“偷偷离家出走,不好,你如果和父母有了疙瘩,就好好和他们沟通吧!”

那女生白他一眼,说:“说了半天,你也是一个铁疙瘩,算了,等你走了,我再寻死吧!”

阿沫一听,说:“你还是要寻死啊?”

那个女生这时低下头来,抹着眼泪说:“谁都不会关心我,谁都不会在乎我,我死不死的,又管你什么事呢?”

阿沫踌躇起来:这个女生或许真是有些什么想不开吧,自己这么走了,倘若她又再次寻死咋办?还是带她出门去,当做散散心,也许想开了就好了,到时候再送她回来。外面天大地大,让她去见识一下,也不见得就是坏事,藏在笼子里的鸟儿,终究是长不大的。正如彩虹要经历风雨,才能够变得绚烂一样。

心里这么一想,阿沫顿时打定了主意。正想开口说什么,忽然又想起老烧滚来,心里又有点犯难,难道就这样丢下老烧棍不管么?那岂非黑白颠倒了?那女生看他踌躇,就央求说:“好哥哥,你就带我出去吧,当做一桩好事,难道你忍心看着我死在这房间里么?”阿沫迟疑了一下说:“带你可以,只是我还有事情要办。”

那女生脸色一沉,说:“什么屁事情?难道比寻死的事情还大么?”

这句话,倒是触发了阿沫的一根神经:是啊,老烧棍充其量不过是关押起来,神殿又与他没有什么启齿的深仇大恨,既然如此,不如先带了这个一心寻死的女生出去,以后再来救老烧棍都不迟呢。

想到这里,阿沫说:“好吧,我这就带你出去,不过,你可得听我的话,不要乱动乱跑的。”

那女生听了,乐得心花怒放,一张脸变得分外妩媚艳丽,犹如一朵枯燥了很久的花朵,终于被雨露滋润了一样。

那女生催促说:“好哥哥,那么我们快走吧!”阿沫正要带着她走,才走得两步,阿沫忽然站住了,上下反复地打量这个女生。

女生不解地说:“咋啦?你反悔了?”阿沫说:“这个倒不是反悔,只是你这身穿戴,走不出半步,只怕就会被逮住揪回来。”那女生眼里一亮说:“好哥哥,你果然聪明!”说着话,她急急地走进一间屋子里,阿沫正要跟进去,那女生忽然说:“你不要进来。”见了阿沫满脸的不解,接着她的脸上一红,又说:“我换衣服,你在外面等着就好。”说着话,就急忙关了门。

阿沫恍然大悟:她是进去换衣服哦。我这个不要脸的,竟然打算跟着进去,看啥西洋镜么?真是好不害臊。要是被田海儿张瘦子他们知道,怕不被笑死才怪。想到张瘦子,阿沫忽然想到了那一幕,心里就好不凄楚,自己明明站得最近,却如此被忽略,真是好没有意思。近在咫尺,却犹如远在天边一样,真是想不到猜不透。唉,看来这个缘分二字不是那么容易捉摸的,以后还是少去招惹它好了,免得又被伤透了心,世上无论什么病都有法可医,唯有心病最难医,而且还找不到可医的药物。

阿沫站在外面,胡思乱想,想了不知道多久,吱嘎一声,那门开了,出来的却是一个老太婆模样的人,穿得褴褛不说,而且还脸上沟壑纵横。顿时把个阿沫吓了一跳,后退两步,指着说:“你你、你是?”“老太婆”嘻嘻一笑,说:“好哥哥,你咋的了?认不出我来了?”听着这个清脆的声音,阿沫方才明白过来,惊奇地说:“你、你真会变!”说着又上下再三地打量她。

女生说:“我别的不会,这个化妆,还是容易弄的。”说着她笑起来,笑声里透着几丝得意。阿沫也跟着笑起来,朝着她竖起大拇指说:“你,你真厉害!佩服,有一招!”那女生更加得意了,开口说:“小伙子,快带老身走吧。”她这一句话,却是满口苍龙的声音,真是一个老妪的腔调。阿沫惊奇地说:“你还会模仿老妪的声音?真是奇了怪了。厉害厉害!”那女生说:“还有别的呢,快走吧。”就用手来扯阿沫,阿沫就说:“赶快吧。”

两个急急忙忙地离开宫殿,鬼鬼祟祟地到了城门口。那城门口开着,却有几个士兵在盘查进出的人,旁边的木桩子上拴着两匹健硕的黄骠马,正在嘴里喷着气。

一时之间,阿沫似乎也没有注意什么,只顾着带着这个女生往城门口就走。

这时,一两个百姓方才出了城门去。

看见了身着士兵服装的阿沫带着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妪来要出城门。一个士兵过来盘问:“你们要出城?”阿沫说:“对,这是、这是我的婶婶,我带她去走亲戚。”

那个士兵奇怪地说:“你一个士兵,带她去走亲戚?”阿沫赶紧回答:“是啊,婶婶她想老家了。”女生也发出那老态龙钟的声音说:“我侄子,带我去走一走。唉,老了,就老是想家呀。”说着话,她还故意做出唉声叹气的样子,真是像极了一个苍苍老妪。

另一个士兵走了过来,打量了阿沫一眼,忽然说:“口令?”阿沫顿时有些慌了,结结巴巴地说:“什么口令?”那个士兵大怒,喝道:“你是奸细,快拿下!”随着他这一声断喝,几个士兵顿时拿着武器冲了过来。

0

五十九私带美女出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