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色佣兵>008 金雕和他的小伙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8 金雕和他的小伙伴

小说:血色佣兵 作者:闪亮的弹壳 更新时间:2019/8/19 15:58:36

前轮车胎突然被枪打爆,车子猛然地开始偏离路线。

曾红兵听到了枪声,但他知道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先把车险稳停下来。他双手握紧方向,确保方向不偏移,同时右脚间断地踩住刹车让车降速。

幸亏车速不是很快,又加上他处置得当,一场险情得以避免。车子刚停稳,曾红兵却将车头调转,远光打开,忽然打开了车灯。

躲在远处正使用夜视仪的准星遇到强光刺激,眼前瞬间一片白茫,他本能的闭上眼睛,他知道自己短暂失明了。

“金雕,我这边失手了。”准星闭上眼睛,郁闷说道。

“收到,我来解决。”金雕扯下耳麦,将桌边的一支ACR突击步枪拿过来,哗啦一下推上枪栓对周边人说:“小伙子们,跟我走,今天有一条大鱼!”

四下一阵嗷嗷叫,一群装备精良的家伙们躁动了起来,鱼贯而出。

曾红兵将后座上的AK47抓在手中,哗啦一下拉动了枪栓,接着俯下身子,打开车门对伊凡娜道:“快下车躲起来。”

说话的同时,他警惕地搜索观察。

“怎么回事?”伊凡娜还不清楚曾红兵为何如此紧张。

曾红兵眉头拧成“川”字:“刚才有人用消音步枪打了车胎,我们在高速行进,对方能够一击命中目标,这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看来我们遇到麻烦了。”

伊凡娜看着他,这才明白了他刚才为何突然将车拐弯然后开车灯了,对方使用夜视仪,猛然开强光可以给对方制造暂时的视觉失明,也就是利用这个机会逃脱。

“没想到莫特里面竟然有这样的高手!”伊凡娜有些担心道。

“想干掉老子,没那么容易!”曾红兵握枪在手,眼神中透露出坚毅和干脆。

“怎么办?”伊凡娜把眼神投向了曾红兵。她清楚地知道,这个时候她的黑客技术和半吊子水平射击技术完全派不上用场,唯一的依靠便是曾红兵。

“随机应变,希望对方没有重武器。”曾红兵倒靠在地上,以车轮胎作为掩体,不断探头观察周围情况。

就在这时,一阵轰鸣的声音传来,前面两道雪白的灯光如柱般照来,曾红兵眯起眼睛,虽然看不清楚,但可以明确这是一辆装甲车。

“糟糕,装甲车。”伊凡娜绝望道。

不料曾红兵却把枪收了起来,他将衣服整理一下道:“走,我们出去。”

“你疯了吗?”伊凡娜看不懂曾红兵的举动。

曾红兵解释道:“极端组织没有装甲车,看来应该是菲律宾军方的车辆,再说对方装备优势明,你还打算负隅顽抗?”

“……”伊凡娜还未回应,曾红兵已经站了起来,果不出其然,一辆M113装甲输送车从路的一侧椰树林中冲了出来。漆成墨绿色的庄家犹如钢铁巨兽,将面前的杂草灌木无情碾压,一阵阵向前伏倒,灌木丛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一阵武装士兵端着枪跟着装甲车哗啦啦冲了出来,跟随着装甲车以吉姆尼为圆心,将曾红兵和伊凡娜团团包围。

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从装甲车里探出半个身子,他歪着脑袋一口卷舌音对曾红兵道:“这里已经戒严了,戒严期间私人携带武器将格杀勿论。”

伊凡娜心里一惊,怎么回事?她慌忙要上前解释,正欲开口的时候,却看到一旁的曾红兵将AK扛在肩膀上,回道:“他妈的!老子偏要带武器!”

伊凡娜回头看了一眼曾红兵,心想你不是疯了吧?这个时候还装什么大爷?你的这个张狂举动甚至可能会害了两人。

果然,那个络腮胡子东欧大汉从装甲车跳了出来,腆着肚子走了过来。

他手拎一支ACR突击步枪,袖子挽起至肘处,小臂胳膊上的双头鹰纹身清晰可见,一件荒漠色的作训服配一条沙色的裤子,左大腿上的一把9毫米手枪露出黑色的枪柄。这家伙身材高大,200多斤的体重使得沙色靴子踩在地上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

从迷彩服的颜色可以看出来他们最近作战主要场地不是丛林,而是城镇。周围一群端着类似的M16步枪的士兵虎视眈眈,看外表的粗糙程度,曾红兵知道,这不是美国原产货,而中国援助的CQ—A突击步枪。

络腮胡子大汉悻悻地走了过来,伊凡娜右手搭在枪柄上,上前一步道:“请问你们是菲方政府军吗?我们是美联社的记者,今天来这里……”

事到临头,伊凡娜只得忽悠一下。如果对方对政府军,最多会把他们扭送到美国大使馆,这样事情就好操作了一些。

络腮胡子大汉迟疑了一下,“你们真是记者?”

伊凡娜长出了一口气,看对方的反应就知道自己说法奏效了。

她正欲继续解释,曾红兵却淡淡道:“我们不是什么记者,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人。”

“你疯了?”伊凡娜转过头低声责备道。

曾红兵上前一步,四下的士兵警惕地抬枪瞄准,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传来,这么多杆枪对着曾红兵二人,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被打成筛子。

络腮胡子大汉抬手示意众人住手,气呼呼地走上前,曾红兵站在原地,面无惧色。

络腮胡子大汉猛然一抬手,一拳便要挥来,曾红兵立在那不动,就在众人看他且如何反应的时候,络腮胡子那一拳头忽然变换成了一个巨大的熊抱,一下将曾红兵抱起。

“龙爪!好家伙,你怎么还是这么强壮?哈哈哈,还是像布鲁斯·李一样。”

曾红兵微微笑了笑,“金雕,你这个老不死的,还是浑身酒味!”

伊凡娜这才松口气,原来人家早就认识,敢情这俩哥们在闹着玩呢?怪不得曾红兵这样举动。

两人熊抱后松开,金雕搂着曾红兵道:“龙爪,快说说怎么想起来我了?对了,跟在你一起的这位美女记者是你的新搭档还是你女朋友?”

“算是搭档吧。”曾红兵道,“对了,刚才那一枪是准星干的吗?”

“是的,就是这个家伙。说不定他现在还在瞄准你。”金雕不怀好意地阴笑道。

曾红兵转头看了远处,用手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他知道那边应该就是准星的藏身处。

准星心领神会,冷酷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

等到金雕走进来,伊凡娜才仔细打量这个家伙的五官:高耸、宽阔的鼻子在脸上尤为醒目,眼眶很深,脸上涂抹着黑色的迷彩油。

等等,这张脸好像在哪见过?她仔细回想,是曾红兵让自己查阅的资料中有这个人:伊利亚·别留申科。

但又不对,这个人看起来和照片上却有那么多不相似的地方,最起码脸型是不一样的,那人是一张典型的东欧人脸型,鼻梁高耸棱角分明,照片上都能感受到一脸刚毅。可这个人完全就是一张中年油腻胖子,脸上肥乎乎的,络腮胡子几乎覆盖了大部分区域,若不是眉宇间有几分相似,恐怕不会联想到两人是同一人。

“上我的车吧,边走边聊,你们那辆车恐怕有些显眼。”金雕大手一挥,颇有一副江湖好汉的架势,“这地方‘黑狗’横行,民用车是他们的重要目标。”

说话间,一辆美制的M113装甲输送车开了过来,后舱门打开,几人钻进了狭窄闷热的舱内。

坐到了装甲车内,准星也回来了。

伊凡娜打量一番,他个头不高,一张东亚人面孔,身上披着一张迷彩网和搭配的各种伪装,脸上看不出来任何表情。

他不喜欢说话,和曾红兵见面也不过是点头微笑一下,

金雕拿出一个银质的酒壶,咕咚一口,脸上露出辛辣酸爽的表情,喝过之后,他把酒壶递给了曾红兵。

曾红兵接过来仰面喝了一口,一股子辛辣从喉咙流下。

“曾,说吧,来找我究竟为了什么事情?”金雕接过酒壶,递给了一旁的准星。

准星没说话,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喝。

金雕也不推让,自己又喝了一口。

“还是你先说说怎么来基兰了?”曾红兵问道。

金雕将搭在曾红兵的肩膀上的手拿开,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向曾红兵娓娓道来。

金雕曾是乌克兰精锐“别尔库特”特种部队少校军官。不久之前,乌克兰首都基辅发生了一场反政府抗议游行,总统亚努科维奇命令该部队实施武力镇压,双方爆发冲突,现场造成多人死亡。

后来亚努科维奇下台,而鉴于此次暴力冲突事件带来的恶劣影响,乌克兰内政部宣称解散该部队。

解散的命令传来,特种部队成员一片震惊!他们的意见分成两派,有人为自己把枪口对准平民而忏悔跪在了广场,也有的官兵愤怒不满携枪叛逃俄罗斯……

金雕不会忏悔,因为他笃定自己镇压的不是普通的抗议民众,而是暴徒:他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冲入基辅市区,焚烧轮胎,投掷燃烧瓶,有的甚至还携带枪支大开杀戒,这样的暴徒不论出于什么目的,他们的暴行都将要被制止。

当然,他也不会投奔俄罗斯。他是一名军人,宣誓永远效忠国家,携枪出逃意味着叛变,这对于他来说是不允许的。

特种部队的解散让金雕多年的理想和信念在一瞬间倒塌,政客们奸诈的嘴脸环绕在脑海,他知道把他和他的战友们都被别人当成了工具,所谓的“国家利益”不过是披着正义的外衣罢了。

他愤怒,但却无能为力。部队解散后他被清退,终日无所事事,甚至作为当日的指挥官他还面临被起诉的危险,他的妻子离他而去,年迈的父亲也郁郁而终,这片土地对他来说只有伤心的回忆。

不久之后,他选择离开乌克兰,开始了自己流浪的日子。

金雕三十大几,除了打仗别无所长,前后辗转去了几家海外安保公司,但薪水都只能勉强混个温饱,后来恐怖分子回流基兰,基兰之战爆发。菲律宾政府军长期以来习惯于丛林游击战,在并不擅长的城市巷战领域很是吃亏,为弥补不足,菲军方引进大量巷战人才,金雕有着丰富的城市巷战经验,来这里便有了用武之地。

“准星是不久前刚来找我的,他本来可以继续留在部队,但他放弃了。他是个绝顶优秀的狙击手,你知道吗?在递涅斯克的那场战斗中,他一枪干掉了俄罗斯雇佣兵部队的头子瓦格纳耶夫,那一仗太过瘾了,我们干掉了上百名敌人,把普京气得够呛,之前低沉的士气一扫而光。”

说到这里,金雕眯起眼睛似乎放光,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激烈的战场。

6

008 金雕和他的小伙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