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机动步兵:入侵>第一章 未知任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未知任务

小说:机动步兵:入侵 作者:真的是落后 更新时间:2019/8/19 16:22:47

天忽然暗了下来,沉闷的雷声从头顶传来,由远及近,如同风暴到来时躁狂的海浪,翻滚着撞入耳鼓。

抬头望去,浓厚的黑云带着弯曲闪烁的电蛇,仿若一块巨大的幕布从空中席卷而过,雷霆滚动间,转瞬便漫过了头顶,将这片天地本就昏黄暗淡的光线,彻底地隔绝在了云幔之上。算算时间,这才刚过中午,可黑夜,却似乎提前降临了。

“得!没法走了。”

林岳无奈地叹了口气,放弃了继续行进的打算。看这阵势,雨怕是不会小。可问题是,这石林里头,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全都是一根根仿佛锥子一般耸立着的石头桩子,哪儿能找到个躲雨的地方?

一道长长的电蛇突然从云层中窜出,蜿蜒游走的身躯,在头盔自带的护目镜上留下了一条清晰的轨迹,再消失于遥远的天际。炫目的白光闪过,将一根根耸立的岩石,映照得如同一幢幢狰狞的鬼影。借助这一闪而逝的电光,林岳发现了一个可供他暂时栖身避雨的地方。在右前方五十米处,有一座造型如同灵芝般的岩石。拔地而起的石柱是灵芝的柄,向前突兀伸出的崖顶,则恰如灵芝那迥异于其他菌类的伞盖。

军用动力装甲自然不惧风吹雨淋,但林岳担心这马上就要落下来的雨,会有什么幺蛾子。严格来说,是怕主控室里,正操控这战场模拟系统的考官,又给他添加点儿什么稀奇古怪的科目。不然,为何前一刻自己还好好地跟队友在班组战术对抗战场,进行步兵小分队的协同战术考核,下一秒,却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个怎么看,怎么古怪的地方?

要不是单兵信息终端上的联网图标还亮着,林岳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跟上个世纪风靡一时的穿越流网络小说一样,穿越到异世界来了呢。

五十米的距离,在动力装甲提供的速度增幅下,也就三五秒钟的事儿。所以,当林岳将后背重重地靠在岩壁上的时候,那瓢泼般的雨瀑,才堪堪被那一声凌空炸响的惊雷,从漆黑的天幕中震落了下来。

见装甲的维生系统并没有发出异常告警,林岳推起了面甲,想要呼吸一下下雨天湿意盎然的空气。可才刚吸了一口,他立马就后悔了。没有想象中沁人心脾的湿润,随着深吸涌入口鼻的,只有蒸腾的热气和闷人的尘土味儿。

“这可真是……下个雨而已,要不要做得这么真实?人家企鹅公司最新的神经连接游戏,也没拟真到这份儿上吧?”

忙不迭地重又合上面甲,林岳一边儿喘气儿,一边儿腹诽。显然选择性地忘了,刚才是想着要感受下盎然湿意的人是谁,更忘了,军用模拟系统和注重娱乐和社交属性的网络游戏,在本质上的差别。

作为与阿里公司并称为亚洲互联网双雄的百年名企业,企鹅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互动游戏和网络社交。所以,要把游戏场景做得足够真实和刺激,不是他们没有这样的技术储备,而是被相关的法律法规,和受众接受能力限制着,不能做得太真实。

与之相比,军方的模拟系统,却是不怕太真实,只怕不真实。当过兵的人心里都清楚,一名军人,一支军队,没上过战场,没经过血与火的淬炼,这战斗力,始终就有些虚浮,不够实在,也不够纯粹。但是,总不能为了锤炼战斗力,就拉着军队出去跟人开战吧?虽说还有演习这个途径,可以让人感受下战场氛围,可演习终归是演习,分得出胜负,却无法感受生死。

因而,这种基于脑波传感技术而开发出的环境模拟系统,放在民间,可以让线上的互动和交流变得更加的生动和鲜活,拥有更好更逼真的游戏体验。可用之于军队,无比真实的实时战场模拟,能让每个进入其中的人,亲身体验到战场的残酷和生命的脆弱。简单来说就是,经由脑波传感器的桥接,你的意识便可以在网络中具象化。你在模拟场景中所看到的、听到、闻到、感受到的一切,都会在你的大脑中清晰地反映出来。你的身体仍然好好地存在于现实世界之中,可你的意识,却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伤心了会哭,高兴了会笑,受伤了会疼,流血了会怕……唯一不同的是,死亡之后,等大脑度过那几秒钟的空白,你可以选择退出,还是重来。

这也是林岳觉得憋气的地方。这要只是平时的训练,死了、败了,还可以跟玩游戏一样,选择重来一次。可这考核不行啊。一旦自己在里头挂了,或者任务失败了,这考核也就玩完了。

越想,他就越觉得这心头有一股恶气在翻涌,仿佛下一秒就会破体而出。

想想也是噢,一个好端端的班组战术毕业考核,而且眼看就要突破对手的防线了,只因为自己想要打个迂回,断了对手的退路,来个包饺子一过烩。结果,饺子没有包成不说,自己反倒莫名其妙地走进这满是喀斯特风味的石头林里了。

林岳清楚地记得,当时他带着班里的两个兄弟,正准备横穿出那片树林,抢占对手撤退路线上的制高点。没曾想,这林子里突然就起了雾,而等到他从雾里钻出来的时候,树林不见了,队友不见了,原先的战场也不见了,目光所及之处,除了怪石林立,就是林立的怪石。哪怕转着圈儿,前后左右看了个遍,结果也还是一样。

不是没试过用信息终端呼叫队友,结果自然是毫无回应。要不是终端上紧接着就弹出了个新任务的提示,他都怀疑自己要按下紧急求救按钮了。当时还觉得庆幸,庆幸自个儿沉得住气,没把那按钮给摁下去。因为,求救信号一旦发送,就会被系统自动判定为放弃任务,随即退出模拟场景。那么,他林岳这个课目的考核,评分就只能是不合格。

所以他才会庆幸,不然,背着个不合格的成绩,他还拿什么资格去争“全优学员”的毕业评定?“全优学员啊”啊,装步院六大系每年上千的毕业学员,就只有那么区区的十来个名额,评定的标准,只能用苛刻两个字来形容。抛开思想、作风等等军人的基础素养不谈,单就论学业来说,从入学到毕业,任何一科的成绩没有获得优秀的评分,就压根儿没有参与角逐的机会。

辛辛苦苦学了三年,拼了三年,要是在这最后的毕业考核上翻了车,那他林岳这个已经得到系里肯定,只等所有课目考核结束,就向学院推荐的“种子选手”,恐怕就只能像那些哀叹生不逢时,空有一身本领、满腔抱负,却不得施展的古人一般,无语问苍天了。

只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这心里头的那点儿庆幸,却被逐渐升起的烦躁给压得没了踪影。

能不烦躁么?这时间都快过去两小时了,可在个人终端上面,那个新任务的提示框里,本该显示任务简报的地方,却还是那两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汉字:“未知”。

林岳被气笑了。当兵两年,上军校三年,穿了五年的军装,受领过的任务,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这还是第一次得见,给战士下达任务,居然用了“未知”两个字进行表述的。

还别说,最开始看到“未知”这两字的时候,林岳还有些小兴奋和期待来着。这种心情,就跟玩RPG网游,正百无聊赖地跑着日常的时候,却突然触发了“奇遇”一样。以他当兵前多年的游戏经验,但凡那种内容神秘,需要玩家自己去耐心探索的奇遇,最后的奖励往往就会越发丰厚。

但是,再神秘的游戏”奇遇“,也会给出点儿线索,让人有个探寻的方向啊。可自己接到的这个任务呢?

动力装甲的高能电池包还能续航一个小时,一小时之后,这身自重106公斤的轻型单兵动力装甲,非但不能提供任何增益,反倒会成为阻碍他活动的累赘。就算还有个紧急情况下使用的应急电源,但也仅仅是成为累赘的时间,拖长那么十来分钟而已。

“JZDB—142X”型步兵装甲,全称为142式训练型步兵动力装甲。在不携带备用电池包的情况下,有效续航时间为4小时。若开启节能模式,关闭诸如战场战术扫描、恒温调节、环境融入、过载增幅等等功能,进入只具有通信和基本行动能力的行军状态,电池的续航时间,可以延长至6个小时。

之前进行班组战术对抗的时候,为了赶过去抄人家后路,林岳直接就开启了全功率行进,也就是俗称的“暴走”。将近80公里的时速,还有时不时为规避障碍物所做出的瞬时过载机动,高机动力增幅的背后,是电量的快速消耗。

所以,当林岳发现自己突然换了个陌生的场景,从短暂的懵圈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装甲的状态信息,那堪堪只剩一半的电量,让他顿时就觉得心凉了半截儿。再然后,这主控计算机模拟出来的恶劣自然环境,又令他不得不时刻开启着战场扫描和维生系统这两大耗能大户。尤其是维生系统里这个恒温调节,简直就是个电耗子。开着吧,那嗖嗖往下降的电量格子,看着都让人心疼。可要是不开,那装甲外面摄氏56度的地面温度读数,会告诉你一个再残酷的不过的答案,不开不行!

这哪是什么“奇遇”啊,分明是掉进坑里了好不好?

雨水自前伸而出的崖顶淌落,在林岳眼前形成了一道如同瀑布般的水帘。这么大的降水量,这地方还能荒凉成这德行?连根草都不长?

林岳伸出手去,摊开手掌,感受着那澎湃的冲击力,如是想着。但旋即,他又哑然失笑。显然,他又把虚拟环境和现实给搞混了。这大概就是外界某些人诟病意识直接入网的原因了吧?一百多年前,人类还得通过屏幕、键盘、鼠标等等设备进入网络的时候,就有许多人混淆了网络和现实。而现在,人的意识可以在网络中如同真实的人一样活着的时候,分不清彼此界限的人,显然只会更多。

或许,这是科技进步的副作用,但同时,也是它的魅力所在,不是么?

“没有不好的技术,只有不好的人!”

这是许多年前,那个被称为“意识网络之父”的男人,在面对铺天盖地的指责和质疑时,对着全世界发出的呐喊。而后,他纵身一跃,跳入了茫茫大海,以死明志。之前的指责和质疑,全都转为了沉默和窃窃私语。在他的葬礼上,他的女儿,继任的“辉煌”公司董事长,按照他的遗嘱,将他在底层框架协议中,加入了限制保护机制的系统源码,向全世界公开。

齐辉煌,这是他的姓名。他的人生,以一种悲壮的方式辉煌谢幕,开启的,却是倾注了他全部心血事业的“辉煌”时代。就连现在军用的网络接入设备中,除了老牌的“华为”之外,剩下的几乎全都是“辉煌”标志性的LOGO——浴火凤凰。

《我的辉煌》,这是半个月前,他的四十周年祭上,他的女儿,为逝去的父亲所出的自传。

人比人,气死人。这是读完这本自传后,林岳发出的感慨。

同样是23岁的年纪,人家已经创立“辉煌”公司,已经把曾经只存在科幻作品中的意识联网弄出了雏形。而自己呢?自己的23岁在干吗?

在摸爬滚打,每一天,似乎都是在这样不停重复。唯一不同的,恐怕只是穿着装甲,或者不穿装甲区别。然而,更打击人的是,无论是随身戴着的通信终端,还是装甲里的脑波传感器,上面都有一只通红耀眼的凤凰,振翅欲飞。

又一道炫目的电光闪现,紧随其后的炸响,将林岳从这不合时宜的遐思中拉回了眼前。透过厚重的水帘和雨幕,林岳看到了难得一见的场景。那道扭曲的电的,一头扎在了千米远处一根高高的石柱上。火光乍现间,岩石崩落的巨响,与雷声混杂在一起,“轰隆隆”的音浪盖住了雨声,在这荒凉的天地间,传出了很远很远。

“父亲的辉煌,是他一手开创的事业。我的辉煌,是沿着父亲的脚步,完成他未竟的事业……我们每个人,都应有自己的辉煌。哪怕,只如流星般短暂。但那电光石火的刹那,也是应被永远铭记的闪光。”

突然地,林岳想到了那本自传的卷首语。这是那个已经华发渐生,却依旧睿智、知性,不减美丽的传奇女士,亲笔写在扉页上的话。

一闪而逝的火光早已熄灭,无尽的黑暗中,只剩音浪的余波,还在隐隐传来,但也终被水声掩盖,再不可闻。只是,那耀目的火花,却一直在林岳的眼睛里回放。短暂,却又无比的耀眼和剧烈,只要看上一眼,便不能忽视,无法忘怀。

“电光石火的刹那,也是应被永远铭记的闪光。”林岳喃喃自语,那原本在胸腹间翻滚着的戾气,竟然出奇地安静了下来,直至再无痕迹。黑白分明的眼眸里,闪动着的,是一种叫做坚毅的神采。

分析、决断、执行,这是进入新世纪后,一个优秀的战士,所应具备的基础素养。故而,静下心来的林岳,第一时间就将装甲换到了低功耗的节能模式。电池所剩的电量不多,他必须省着点儿用。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感谢一下这突如其来的暴雨。雨幕阻碍了他的行动,但却把气温降了下来。不然,顶着56度的高温,要是没有了维生系统的恒温调节,他毫不怀疑自己会被这身装甲给焖熟在里头。

“所以,这任务,到底是想考验我的什么?”

林岳疑惑着,更有些迷茫。普通的工薪家庭出身,资质或许算得上出众,但绝谈不上什么天资卓越、惊才绝艳。正因为有着这样的自知之明,所以他才会有“为什么是我”这样的疑问。

与可以尽情发挥想象力的网游不同,军用的实景模拟网络,虽然在本质上差不多,但却自有其严谨性。最大限度地还原真实,才能达到预期的训练或者考核效果,这是军用模拟网络,最起码的要求。故而,眼前这个充满末世幻想风格的场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不应该出现在军用的模拟网络上。更何况,这还是极其严肃的毕业考核现场。

于是,林岳的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这任务的用意何在?还有,为什么是我?

3

第一章 未知任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