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东汉道三国>0004章,试制医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04章,试制医药

小说:东汉道三国 作者:郝子先知 更新时间:2019/8/23 10:28:58

张宝和张梁经常帮他爹采药、配药,懂些药理,看了方子,见没什么不懂的地方,便拿着方子抓药去了。

因为张角他爹总看着他,所以张角交代完毕后,又赶紧回屋去背书。

张宝和张梁按照张角的单子,抓了几味草药,又用石磨碾成粉沫,制出一剂去伏散。张宝用舌头舔了舔,咽下肚,等了一会儿后说:“没毒,吃不死人。”

小弟张梁提醒:“药是给病人吃的,那时人身体虚弱,到时候死不死人还不好说呢。”

张宝吓了一跳:“咱俩干这事是不是太冒险了?”

“怕个球,什么事都得有第一回,到时咱们给他少喝点不就成了。”小弟张梁满不在乎地说。

“人小胆大,鬼精、鬼精的。”张宝用手指点了一下弟弟张梁的脑门说。

……………

七月,酷热难耐。

张角他爹干完地里的农活,回到家中,坐在院子里的树阴下摆弄起草药来。

张角家只有五亩地,却有四个壮劳力,所以农闲时,张角他爹靠采药行医补贴家用。日子一久,积攒下些钱来。

有了闲钱,张角他爹就想让张角在县里当个小官,好活得舒心些。可因为官场上没有亲戚,想当个里魁都难。

可张角他爹不服命运的安排,寻思再赚些钱,日后走走门路好让儿子张角到官场上混上个一官半职。

前些天,张角采来的灵芝和仙草,让张角他爹心里又平添了少许的希望。如果县里功曹他娘哪天再叫他去医病,有了灵芝和仙草,一剂药下去,见了好转,自己再说些好话,功曹大人一高兴,给出一个推荐,儿子张角就能当上里魁了。这样一想,张角他爹嘴角禁不住露出一丝微笑。

七月流火,午后的日头更毒了,地边的小草都被晒蔫了。

“爹,你怎么了?”

一个中年老汉仰面躺在地上,面色赤红。

“爹!你醒醒啊!”光膀子的年轻小伙焦急地喊道。

“快抬去看郎中,这是中暑了。”旁边一位中年人说。

听说有人中暑,马上跑过来二个年轻力壮的小伙,把地上的老汉放到一个木板上,抬着往张角家跑去。

“快,救人呐。”

说着,几个人把中暑的老汉抬到张角他爹面前。

张角他爹一看是邻居老赵头,赶紧起身。

赵老汉此时面色绯红,嘴唇发白,紧闭双眼一动不动地躺在木板上。张角他爹上前试了试老汉的鼻息,又看了看他的面色和舌苔,知道这是中暑了。

张角他爹对张宝说:“你到后院,取一味去热散来。”

张宝应了一声,赶紧到后院去取去伏散。可这次张宝却没把他爹的去热散拿来,而是把他和张梁私自制的去伏散给他爹拿了过来。

张角他爹也没细看,只是简单地闻了闻,便给赵老汉用水冲着服下去。

张宝和张梁看他爹把药给这个要死的人服下去,吓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心想这要是把人给吃死了可怎么办呀。

这二兄弟提心吊胆地看着赵老汉的反应,心里比他爹急一万倍。

等了有半炷香的工夫,赵老汉脸上的红潮渐渐褪了,嘴唇也开始有了血色,赵老汉微微睁开双眼,眼里闪出光亮,竟站起身来。

张宝和张梁顿时激动地相互一击掌,欣喜若狂地说:“成功了!”

张角他爹看到张宝和张梁的反应,不满地说:“你俩瞎激动些什么?还不快去给你赵大叔扇扇风。”

张宝赶紧拿起扇子,上前照邻居赵大叔的头上扇了几下说:“大叔你好点了吗?”

赵老汉神清气爽,一拱手,对张角他爹说:“多谢神医救了我的性命。”

张角他爹客气地回礼说:“神医二字可不敢当,一个土郎中而已,看赵老弟好起来我就放心了。”

赵老汉活动了几下胳膊,说:“我原以为能扛过去,没想到却被这毒日头给热趴下了,老了,不中用喽。”

随后,对抬他来的二个年轻人说:“回家拎一袋玉米过来。”

张角他爹知道邻居们都是在地里刨食的穷苦人,只要意思、意思就可以了,赶忙说:“赵老弟,何必这么客气呢?”

赵老汉又一拱手说:“老哥,你上山采药也不容易,这次你要是再不收下,我下次都没法求你了。”

不一会儿,赵老汉的二个儿子,抬了一麻袋玉米跑了过来。

张角他爹看了,露出一脸的笑容说:“你太客气了。”

说罢命张宝和张梁接过来,抬到后面去了。

张梁跟张宝一到后院,就激动地说:“咱们的方子灵了。”

张宝高兴地跳起来,说:“咱们以后也能赚钱了,大哥拿回来的方子真好使,以后咱俩就跟大哥混了。”

……

张角听张宝说书里的方子很灵验也很激动,心想这回总算是碰到了高人,自己真是太幸运了。

白天张角假装看四书五经,糊弄他爹,可等他爹一不注意他就把南华老仙送他的《太平经》取出来,仔细研读。

二个星期后,张角约张宝、张梁到他家玉米地边的大槐树下。

张角经过南华老仙的指点,再加上这些天的领悟,已经对书中的内容有了一定的认识。

此时,他迫不急待地想把自己领悟出来的道理讲给二个弟弟听。张角让二个弟弟坐在树墩上,然后板着脸给二个弟弟当起了教书先生,张角一本正经说:“今天我给你俩讲什么是‘道’。”

张宝嘿嘿一笑说:“哥,道还用讲啊?咱们县里有几条道,那不是明摆着吗?”

张角瞪了张宝一眼:“我说的道,可不是县里的土道。那个叫路,不叫道。”

张宝咧了一下嘴说:“你说的道,到底是什么呀?”

张角想了想说:“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张梁脑袋被彻底说晕了,不解地说:“哥,你说的太玄了,我们领会不了啊!”

张角也感到为难了,可他必须讲下去,只好摇头晃脑地把《道德经》中的文章背诵出来一段:“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

53

0004章,试制医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