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故年故事>第二十七章 推心置腹坦诚相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推心置腹坦诚相待

小说:故年故事 作者:孤鹫 更新时间:2019/9/15 12:06:45

“马书记!”赵天智转头对马识途说:“你一个党委书记,有多少大事等着你处理呢,你呆在这干什么?快回去,这里没你什么事。”

“没什么事比你一场之长病了还重要。”马识途不高兴地说道:“赵天智同志,不是我批评你哩,你就是个扯淡的人嘛,你说说,哪有跑一身汗脱了衣服乘凉的?你这是故意找感冒嘛!还好,没啥大事,你说你万一出个什么事,我怎么向省农垦局白局长交代?赵场长,啥话也别说了,出院后,我刚才说的检讨书,你是一定要写的。”

“看看!”赵天智对马识途说道:“批评人也要分场合嘛;哪有党委书记当着群众的面批评场长的?”

马识途闻言,赶忙看了看周边的人,说道:“我和赵场长开玩笑呢,你们都别当真,也不许外传。行了,没啥事了,都散了吧,谁忙谁的去,让赵场长好好休息。”

赵天智:“马书记,你也回吧,我这里没啥事了,我和肖京生单独谈个问题。”

马识途闻言道:“行,那我回去了;小董你留下,有啥情况及时给我报告。”

小董答道:“好,马书记,有情况我及时向您报告。”

马识途遂安顿赵天智说:“赵团长,我先回去了,你要主意休息。”

赵天智点着头说:“好,马书记,我知道了。”

马识途便和其他人都出去了,急诊室只剩下赵天智和肖京生。

肖京生拘束不安地站在赵天智床边。

“坐、坐!”赵天智笑着说:“兄弟,来,你也坐下,咱们坐下说话,别拘束。”

一句“兄弟”拉近了赵天智和肖京生的距离,肖京生的心里感到了温暖。

肖京生便坐到了赵天智的床边。

“兄弟啊!”赵天智还是以兄弟称呼着肖京生:“老哥我不把你当外人,只把你当兄弟看待;所以,不论我和你谈什么,都是就事论事,绝无它意,你可别因此而伤了自尊。”

肖京生闻言,立马一脸的严肃,坐直了身体,答道:“赵场长,您有话直说,我是您从八零八基地要来的,您说什么话,我都能正确对待。”

赵天智点头道:“那我讲了,可别见怪。”

肖京生答道:“不见怪。”

“好!”赵天智说:“男子汉大丈夫,光明磊落,藏着掖着是小人所为,我赵天智有啥说啥,至于你是君子还是小人,那是你自己的事,我管不了。”

“赵场长,京生自小立志做君子,不做小人;君子之间没什么不可以敞开心扉谈的,何况是跟赵场长您。赵场长您不要有顾虑,只要是本人做错的事,您只管批评,我一定改正。”

赵天智道:“错误谈不上;只是有个问题你必须对我讲实话。”

肖京生答道:“我向毛主席保证!赵场长您问吧!”

赵天智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京生,在八零八基地时,余利勤处长告诉我说你神经有问题,我当然是不相信,我要是相信的话,我怎么会费那么大的劲把你从八零八基地要到农场来?对吧?京生,医疗工作关系到人的生命,儿戏不得;所以,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在精神上究竟有没有欠缺?会不会影响工作?”“

听到赵天智的问话,肖京生一怔,脸色就红了。对赵天智的提问,肖京生心理上虽然有所准备,还是感到自尊心和面子受到了伤害。

看到肖京生的窘态,赵天智歉意地说:“对不起啊,京生,这个问题问得有点伤面子,你千万别介意。咱哥们之间,权当是交心,谈些私下话。”

在赵天智说话的这点时间里,肖京生随即便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沉稳地回答说:“赵场长,我的精神没有一点问题,这个我敢向毛主席保证。”

赵天智的语气比肖京生更坚定:“我看也没有!”但随即接着又问道:“那么,京生,我再问你,你心理有毛病吗?”

“不能说完全没有。”肖京生思索地说:“总体上来讲我的心理是正常的。我是男人,我渴望爱情,也有过爱情,而且是跨国爱情;但这个爱情只开了花并未结果。为了让爱情结果,我试图着偷越国境;但我失败了。在几经周折后,我的情绪反复很大,也做了一些冲动的事情,我因此而背上了神经病的名声;但事实上,我的神经很正常,我能熟练地进行各种外科手术,这不是很好的证明吗?至于心理,我仅仅是钟情于爱情,不过是有点偏执而已。赵场长,对这个情况,我想您是能够理解我的。”

“理解,当然理解!”赵天智说:“京生,你想想,我要是不理解你,怎么会把你从八零八基地要到青州农场来了?俗话说:实践出真知!我故意把自己整感冒了,就是想让你给我治回病,就是要用事实打消其他一些人的顾虑。实践证明,你的医术很高,精神是正常嘛。”

肖京生感激地说:“其实你大可不必。赵场长,您的身体金贵着呢。”

“我的身体金贵?”赵天智笑了笑,说:“我,赵天智,一个放牛娃出身,十四、五岁就跟上部队打鬼子了,抗美援朝时,我的肠子都被炸弹炸出来了,我没死,活过来了,这样的身体能叫金贵?说实话,我无非是托了共产党的福,成了一个单位的领导而已,哪有身体金贵的人高烧四十度说好就好了的事情?其实,人生而平等,没有谁比谁金贵一说。”

肖京生笑笑说:“那倒是,不过赵场长,您的身体素质真的不错,不愧是当兵的出身。”

“可惜这个评价是你作为大夫给出的;你要是咱农垦局白局长,那我的前途就大了。”赵天智笑着说:“这么好的身体没理由不挑更重的担子,是不?”

“可惜我不是啊!”肖京生自嘲地说:“我仅仅是个在别人眼里神经有点不正常的一个外科大夫而已。”

“在赵天智眼里你是一个神经正常医术高明的好大夫!”赵天智说:“肖大夫,我决定了,由你担任青州农场医院院长,你要好好地为咱们农场职工和周边农村群众服务,发挥你的特长,为咱农垦的医疗卫生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

肖京生闻言,站起身来说道:“赵场长,我能力有限,怕担当不起这份重担;我认为,只要有好的工作环境,只要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即使不当院长,照样能为农垦的医疗卫生事业做出贡献。”

“那不一样!”赵天智说:“作为大夫,贡献是个体的、有限的;作为院长,贡献是集体的、无限的。我希望你承担起更大的责任;你想想,在目前情况下,在青州农场范围内,还有谁比你更强?难道你不希望青州农场的医疗卫生事业有个大的发展?难道你也是个自顾自、明哲保身的人?”

肖京生闻言一脸严肃,他想了想后回答说:“赵场长,既然你这么说了,这个院长我当定了;我向您保证,我会尽职尽责尽力,努力为青州农场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做出贡献,在二至三年内,将农场医院建成农垦系统内的明星医院,我要是做不到,我跳马营干渠去。”

马营干渠是经过青州农场的一条大干渠,除了冬季,里面都是一干渠的水。

“哈哈哈哈!”赵天智闻言大笑:“肖大夫,看不出你还是个有自杀倾向的人;不过我提前申明,当你有这个行动时,千万别拉着我,我可还没活够呢。”

笑毕,赵天智脸上的表情又严肃了,很认真地对肖京生说道:“京生,以你的条件,在农场干,真的是屈才了;但我们农场太需要你了,你就安心在农场干吧!刚才你提到了婚姻家庭和爱情问题,当初我在把你从八零八基地要到农场时就承诺过,要为你解决婚姻家庭问题,这个我决不食言,将来如果有合适的姑娘,就把你的个人问题给解决了;在这方面,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农场一定予以解决。”

肖京生感激地说道:“谢谢赵场长!您不仅关心我的工作,还关心我的个人感情,对此,我真的是特别感激,我也没啥说的,只有把工作做好,以此来报答赵场长的恩情。”

赵天智道:“一说恩情,就严重了。你的个人问题,本身就是我作为农场场长应该关心的问题。像你这样的知识分子干部,我们农场有几个?我不关心你的个人问题,我关心谁的个人问题去?只是京生,就目前情况而言,我还真没发现一个和你相匹配的女子,在这个问题上,你还得等,急躁不得。”

肖京生笑了,说:“这个我明白。赵场长,这个不急,慢慢等吧,等缘分到了,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赵天智闻言,满意地笑了。

就这样,在赵天智的赏识下,肖京生当了青州农场医院院长。

正是: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勇夫安知义,智者必怀仁。

0

第二十七章 推心置腹坦诚相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