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故年故事>第二十九章 秦洁生子国龙出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秦洁生子国龙出差

小说:故年故事 作者:孤鹫 更新时间:2019/9/17 9:30:54

好久没说齐国龙的情况了。

话说齐国龙从华东荣校来到青州农场后,被任命为一分场一站的副站长,随后到来的秦洁也被分配到了一站从事医疗工作,职务是卫生员。

刚到一个多月,齐国龙和秦洁就结婚了。

三年后,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起名为齐书珍。

一站的站长是陕西子长人,名叫周子健;党支部书记是本地人,名叫张有年。

齐国龙就在周子健和张有年的领导下,管一些生产方面的事情。

青州农场大招工,一下子招了一千三百人的那年,场部给一站分配了一百多人,一站的人数也有过去的四五十人,一下子增加到了将近二百人,一站因此成了青州农场最大的一个农业站。

过去的时候,秦洁虽然是一站的卫生员,但并没有专门的卫生室,只有一个医疗箱,工作基本上就在家里进行,有头疼脑热的,便到秦洁家要几片阿司匹林吃吃;有比较重大的疾病,就由齐国彪开了拖拉机,送到场部医院去看。

现在,一站由过去的四五十人变为现在的将近二百人,秦洁的一个药箱就不能满足需要了,场部就在一站设了卫生室,由秦洁具体负责。

一站的卫生室,从负责人到卫生员,就秦洁一个人,无非是上班地点从家里已到了专门的场所而已。

齐国龙初来农场时,是以排长的身份担任一站副站长的,算是升了半级;现在,农场人多了,原来的干部全都被使用了起来,有些排级干部直接就去担任分场场长了。

齐国龙看着有点眼热,就去找赵天智,说咱们既是老乡,又是战友,而且我当副站长也三四年了,现在农场的领导岗位多了,我也想追求一下进步,请赵场长考虑一些,能不能在职务上再变动一下。

赵天智一听就怒了,骂道:“齐国龙,你别的没学会,学会跑官了?!我告诉你,当初你以排长的资格被重用为副站长,是工作需要;现在别人以排长的资格重用为分场场长,也是工作的需要,你不要眼热,你就给我好好地干你的工作去,真正把成绩干出来,凭真本事吃饭,那才是正道,你想从我这里走后门,对不起,行不通。”

齐国龙被训得面红耳赤,悄悄地回家去了,对谁也不讲,从此就老老实实地干自己的副站长。

时间很快就到了一九六四年。

一九六四年八月,快要临产的秦洁出了家门去解手,刚进到厕所,就感到肚子一阵疼痛,她急忙蹲在地上,结果就把儿子齐建中给生下来了。

秦洁见状大惊,弯下腰去,咬断了脐带,提上裤子,脱下上衣外套,包裹住“哇哇”大哭的齐建中,一溜风地跑回家,爬到炕上,拉开被子躺了下来。

正在做饭的辛翠姑在秦洁出去时,还特意交代说小心点,马上要生了,别疯疯癫癫的,这会儿见秦洁抱着个什么跑进屋来,随后便听到小孩的哭声,吃了一大惊,踮着双小脚赶到大屋门口,问道:“秦洁,咋回事?生了?”

秦洁“嗯”了一声。

辛翠姑闻言,大惊小怪地叫唤道:“哎呦喂!我的祖宗,男孩女孩?!”

秦洁答道:“男孩。”

辛翠姑听到是男孩,更欢喜了,颠着小脚就跑到了土炕前,掀开被子看,只见一个肉嘟嘟的婴儿,郭辛翠姑就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了,欢喜地说:“太好了,国龙要在的话,不定高兴成啥样呢!你看看,这么金贵个小子,你咋把他给生到茅房里去了?”

秦洁闻言,无奈地笑笑。

辛翠姑就转过头,对正在一边惊奇地看着的孙女齐书珍说:“珍珍,赶紧叫你二婶,让她过来把炕烧热了。”

那时,齐书珍刚四岁,听到奶奶的话后,就蹦蹦跳跳地跑出了屋,到另一排住房那里去叫她的二婶。

这时候,齐国虎也娶了妻,名叫赵玉花,是当地农村的。

因为农场要招工,齐国龙就和齐国虎商量,说你也二十了,该娶媳妇了,现在就赶紧找,正好赶上场里招工,顺便把工作问题给解决了。

当时,当地农村也困难,当地女子也愿意嫁到农场去,所以,经人一介绍,赵玉花就同意了,就跟了齐国虎,并顺利地招了工,成了青州农场一站的职工。

齐国虎和齐国龙前后排房子住着。

齐书珍去叫她二婶,说俺奶奶叫你呢!赵玉花问齐书珍,你奶奶叫我干啥?齐书珍答道:“俺娘给俺生了个弟弟。”赵玉花闻言惊呼一声:“啊呀!”就赶忙往齐国龙家跑。

赵玉花跑进屋,见秦洁在坑上躺着,就跑过去,掀开被子,去看刚刚出生的齐书侠。

齐国虎正在外面干活,这会儿也听说嫂子生了个小子,就跑来家了,正碰上辛翠姑站在门前,就问道:“娘,俺嫂子生了个小子?”

辛翠姑“昂”了一声,然后对齐国虎说道:“国虎,赶紧给你哥拍电报,说你嫂子生了,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

齐国虎闻言,就笑着对辛翠姑说道:“娘,我看你是高兴糊涂了,我哥跟着赵团长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出差去了,又没个固定的地址,我往哪里拍电报去?”

辛翠姑闻言,瞪了齐国虎一眼,说道:“我不管你往哪里拍电报,反正你告诉国龙,说秦洁生了,让他赶紧给我回来!”

齐国虎知道说多也没用,就笑着对辛翠姑说道:“好好好,娘,我这就去场部去,去给我哥发电报,让他赶紧回来。”说着就往回走。

屋里的秦洁听到屋外齐国虎娘俩的话,就对赵玉花说:“玉花,你赶紧给国虎说,让别给你哥发电报了,过上阵子,出完差,你哥自己就回来了;再说他也没地方发。不就是生个孩子嘛,大惊小怪的。”

赵玉花就赶忙出屋去,给齐国虎说了秦洁的话。

齐国虎悄声对赵玉花说:“我就是哄哄娘。”

这个时候,齐国彪听到消息也咋咋呼呼地跑来了。

跟着齐国彪的几家街坊邻居,都呼啦啦地进到了外屋,询问着:生了?啥时候生的?男孩女孩?

辛翠姑就一边往外面撵着人,一边说:“男孩,刚生的,给生茅房了。”

其他人闻言大笑,说:“咋给生茅房了?这不成个‘圈驴子’了嘛!”

辛翠姑就也笑着说:“还真是个‘圈驴子’啊!不过‘圈驴子’好啊,等满月了大家都过来,过来喝满月酒。”

其他人说说笑笑地走了。

齐书侠就是这样来到人世间的。

齐书侠的这个名字,是秦洁起的。

最初,幸翠姑给齐书侠起的大名叫齐富贵,齐国龙一听就嚷嚷起来了,说:“妈,你胡起什么名字呢?现在都新社会了,咋还能起什么富啊贵啊的,不中,不中,这个名字不中。”

幸翠姑闻言后便说道:“咋的?新社会还不许人富啊贵啊的了?”

齐国龙就很干脆地答道:“那是封建的玩意儿。”

幸翠姑不高兴了,说:“俺起的名字是封建的玩意儿,那你给俺孙子起个不封建的玩意儿。”

齐国龙一时语塞,想不出好的名字。

幸翠姑就催着齐国龙说:“瞧你那熊样,起呀,你给俺孙子起个好名字俺听。”

齐国龙被催得着急,便来了智,答道:“就叫家宝吧,齐家宝。”

幸翠姑听了这个名字,笑了,也满意了,说:“嗯,家宝好,这孩子就是咱老齐家的宝啊!”

秦洁想了想后说:“他姐叫书珍,他怎么又叫家宝了?应该叫书什么的才对吧?”

幸翠姑听了后不高兴了,说:“女孩子是别人家的人,随便有个名字就行了,叫什么真呢!不管书真的事,俺孙子就叫家宝。”

秦洁不想和幸翠姑争辩,就说道:“好吧,好吧,就叫家宝。”

再后来,齐书侠在入托儿所的时候,秦洁就给齐书侠起了齐书侠的大名。秦洁心想,男孩子嘛,既要有文化,还要有侠气,那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呢!

齐书侠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话说秦洁生齐书侠的时候,齐国龙跑新疆干什么去了?

原来,年初的时候,青州农场被划入到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进入八月后,夏收已经完成,赵天智就带着四十多名营连干部到农八师观摩考察学习去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建国初期国家根据边疆的特殊情况而设立的实行‘党军政企’一体化的特殊行政单位,其特点是一手握枪,一手拿锄,平时生产,战时参战。这种组织适应了大规模戍边屯田的需要,对建设边疆、发展边疆起到了巨大的作用,社会和经济效益都极为显著。

鉴于青河省农垦局所属青西走廊地区各农场土地面积大,开发任务重,有着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相同的特点,经中央军委、国务院、农垦部研究决定,将青河省青西走廊地区各农场统一划归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实行半军事化的管理体制。

当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共有十个师一百〇八个团,按照序列,青河省农垦局所属青西走廊地区的八个农场被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农业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一师,师部设在河安地区的官庄子,师长由新疆建设兵团委派,师党委书记、第一政委由青河省委副书记李忠胜兼任。

青州农场被编为第一一二团,由马识途担任一一二团党委书记、政委,赵天智担任一一二团团长。

说几句篇外话。一九七九年的时候,青河省农垦局青西地区八个国营农场组建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一师被撤销了,重新变为农垦体制,由清河省农垦总公司管辖。现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共十四个农业师,奇怪的是十四个农业师中,有农建十一师的编号,却没有农建十一师的实体;之所以会如此,据说是一直给青河省青西西走廊地区的各农场留着,兴许在需要的时候,直接使用农建十一师的编制就行了。

在当时,因为不熟悉兵团体制及管理模式,赵天智就带领着精心挑选出来的四十多名营连干部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观摩考察学习;因为齐国龙原来所在的一分场一站变为一营一连了,齐国龙也由副站长变为副连长了,赵天智特意让齐国龙也随团考察学习去了。

在农八师的考察学习时,赵天智受得了巨大震撼。看到人家一望无边的防风林带,平整的大条田,配套完善的灌溉体系,机械化的耕种作业,赵天智眼红了,想着什么时候,农一一二团也能建设成这个样子,那该是多好?!

这样一想,赵天智就急了,就恨不得立即赶回农一一二团去,就是不吃不喝不睡,也要甩开膀子大干一场,那样心里就踏实了。

出差期间,一直都是齐国龙和赵天智住在一间房子里。

一到晚上,赵天智就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齐国龙就和赵天智开玩笑,说:“赵团长,您看上人家什么好东西了?瞧把你急的,你就是再急,拿东西也是人家的,不是咱的,您啊,还是安安稳稳地睡觉吧!”

赵天智闻言干脆翻身起来,一把掀了齐国龙的被子,骂道:“你个狗日的!幸灾乐祸啊?!起来,起来,我和你好好谈谈。”

齐国龙把被子裹在身上,不悦地说:“赵团长,你睡不着觉,也不让别人睡啊?”

赵天智就笑着说:“那当然了,我睡不好,我能让你狗日的睡好?起来,起来,听我说话。”

齐国龙裹着被子坐着,赵天智就开始谈他的想法,什么开多少亩荒地,种多少树,调整农作物结构,最好是在黎明山下搞它个大水库,下雨时把雨水给收集起来,用于平时灌溉土地。

赵天智说:“天仁啊,你想想,咱们在黎明山下,开发它六十多万亩的耕地,修路开渠,种树种粮,还种瓜种菜,让人们都吃得饱,喝得足,穿得暖,住得好,把农一一二团搞成一个小城镇,忙时干活,闲的时候就放电影,打篮球,演节目,你说好不好?”

齐国龙也被赵天智的话感染了,由衷地说:“咋才是个好?是太好了!”但仔细想想,又不太现实,就又消沉了下来,说道:“赵团长,你说的太好了,问题是能做到吗?”

赵天智一听齐国龙这话,就急了,暴躁地问道:“怎么做不到?人心齐,泰山移,怎么就做不到?齐国龙,你个狗日的,你打退堂鼓,你不支持我的工作。”

齐国龙闻言也急了,争辩道:“赵团长,要是咱两人就能干成这么大的事,累死我我都心甘情愿;现在我就给你保证,你赵团长指到哪里,我齐国龙就冲到哪里,是刀山,我上,是火海,我下!”

赵天智听齐国龙这么一说,才不急躁了,说:“这还差不多嘛,回去后咱们就干,我就不信,人家别人能干成的,我们干不成?!好了,现在你睡你的觉吧,我再琢磨琢磨。”

齐国龙心想,我睡什么睡啊?你不睡我能睡了,就也起来,给赵天智倒了一杯茶,跟赵天智闲谝起来,一直谝到了天亮。

从新疆兵团考察学习回来后,赵天智就和马识途进行了深入沟通,制定了一一二团的发展的规划,掀起了农一一二团发展历史上的第一个建设**;然而,好景不长,这个时候,思想大教育运动爆发了。

正是:

正欲扬帆济沧海,却遇风暴卷浪来。

弄潮儿向涛头站,手把红旗气凛然。

0

第二十九章 秦洁生子国龙出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