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故年故事>第四十五章 苦中作乐忆苦思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五章 苦中作乐忆苦思甜

小说:故年故事 作者:孤鹫 更新时间:2019/9/21 8:59:58

第四十五章苦中作乐忆苦思甜

赵天智继续挨着地,查看着夏收工作。

麦田地里,许淑芳、徐保华、齐美丽等女知青们都弯着腰在割麦子。

“麦苗儿青来菜花儿黄,

毛主席来到了咱们农庄。

千家万户齐欢唱,

好比那春雷响四方。”

许淑芳一边割着麦子,一边唱着歌。

看到赵天智过来,徐保华对许淑芳说:“淑芳,赵团长来了。”

许淑芳、齐美丽都直起腰来,冲赵天智招招手。

赵天智也冲她们招招手,大声说:“姑娘,唱的好啊!将来团部演节目,你们要出个独唱。”

许淑芳闻言笑笑。

赵天智又转往别处,许淑芳又唱了起来:

“毛主席呀关心咱,

又问穿来又问吃;

家里地里全问遍,

还问咱夜校办没办?

……”

许淑芳的歌声在麦田上空飘扬。

麦浪丛中,人们都弯着腰,使劲地割着麦子。

中午,食堂送来了饭菜,白菜炒肉、白馒头。

说真的,大锅饭吃起来就是香。

因为公家要管饭的原因,早上走时,秦洁让刚上小学二年级的郭霞把六岁多点的弟弟齐书侠也带来捡麦头。

中午吃饭时,齐书侠想起秦洁的交代,说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别等不到下午,又饿了。于是,二两的馒头齐书侠硬是吃了三个,吃的肚子都鼓了起来。

幸好那时候齐书剑还不到三岁,齐书芳还在秦洁的肚子里还着呢,要不然,秦洁也会撵着齐书剑和齐书芳去捡麦头呢!

瞧瞧,那年代,一顿免费的饭诱惑力有多大?!连副连长、卫生员家的孩子,为了混那顿免费饭菜,都大太阳地里,去捡一天的麦头呢!

中午时,大景、祁美丽和刘玉兰等老职工一边吃着饭,一边闲谝着。

“大景啊,”刘玉兰说:“你真能吃,一顿八个馒头,将来要是成了家,你把家都能给吃穷了。”

刘玉兰的话,大景不爱听,勉强笑了笑说道:“大嫂啊,你咋光看到俺能吃,你咋就看不到俺还能干呢?”

“呦!你还能干呢?”几个婆姨闻言就哈哈大笑起来。

大景“刷”地脸红了,心里道,操,原来这几个娘们拿俺寻开心呢。

“就是能干!”大景生气了,说道:“咋地?不服气?瞧瞧咱这身体,镚儿棒,哪像你们的男人,低头耷脑的,病秧子一个。怎么着?不服咋地?”

“看,看,”祁美丽接口说道:“大景你真不经逗,就这还生气了,大嫂们不是跟你逗着玩儿嘛。”

大景满不在乎地说道:“就这帮臭娘们,俺一人还不对付他十个?”

“看看!”刘玉兰说:“大景这是接招了。”

几个女人在一起嘀嘀咕咕起来。

“白菜炒肉,香!”大景对祁美丽说着:“美丽,俺给你说,咱饭量大,别说八个馒头,再来两个咱也能吃了,主要是不好意思再吃了,……”

大景话还未说完,几个婆姨忽然围了上来,“呼啦”一下子把大景按倒在地。

“干什么?!干什么?!”大景大声地嚷嚷着。

“干什么?!我们看看你怎么一个人对付我们十个!”婆姨们一边说着,一边扒拉着要脱大景的裤子。

“哎哟,俺的个娘喂!”大景明白过来了,这帮婆姨是要出自己的洋相,便大叫起来,使劲地挣扎。

大景劲大,抓住刘玉兰,一使劲便给摔了出去,接着两脚又蹬倒了两个婆姨,趁其他婆姨愣神之际,爬起身来,一边嘴里嚷嚷着:“臭娘们,真野蛮!”一边提着裤子一溜烟地跑了。

旁边的人都哄堂大笑。

几个婆娘也假装着要去追大景。

大景跑开后,回头看看,见几个婆娘并未追过来,才安下了心,可惜肚子里吃进去的八个馒头又被颠了下去,就想着再拿几个馒头去,却看见炊事员已经挑着担子走远了。

把他家的!大景肚子里愤愤地骂道。

大景没辙,只好找了棵树荫下,放展了身子,躺着歇一会儿,好攒足了精神,下午割麦时再大干一场。

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听见人喊“开割了!开割了!”

大景翻起身来,拿起放在旁边的镰刀,向自己收割的麦田走去。

下午,又是紧张地割麦子,不管咋说,一亩地的任务一定要完成,这是死任务。

直到天快黑时,人们才陆续收工回去。

然而,晚上还有任务在等着劳累了一天的人们。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连部大院挂上了汽灯,显得比其他地方要明亮许多,齐书侠就跟着一帮大一点的娃娃们跑去看,只见大院中间支着一口大锅,锅下面堆着的劈柴被烧得“噼里啪啦”地作响,红红的火焰沿着锅底向外扑,蒸汽从锅盖四周冒了出来。

连队炊事班班长名叫许和源,正带着一名女炊事员,时不时地揭开锅看看,然后用手里提着的大勺子,使劲地搅和着锅里翻滚的菜汤。

是的,锅里熬着是一大锅菜汤,不过是用树皮、苦菜、麸皮、白菜叶、灰条草、豌豆等熬成的,那汤叫做“忆苦思甜汤”。

大冬瓜、李宗霖、王满囤、齐书珍、贺花花、严冬梅等大一点的男女娃娃们就围过去,看着锅里煮着的汤,蹦蹦跳跳地闹着玩,炊事员就撵着让他们走远点。

周子健从连部办公室里出来,见一帮孩子闹着玩,就喊道:“不要闹了,都赶紧回家去,让你们的家长来吃忆苦思甜饭哩。”

孩子们图热闹,都不愿意走,周子健撵了一阵子,撵不走,就冲着大冬瓜就吼开了:“呔!大冬瓜,你这个地主家的后生,赶紧回家叫你的爹妈和奶奶去!叫他们吃忆苦思甜饭来。过去你的地主奶奶、地主爹妈一天到晚吃香的,喝辣的,不知道啥叫个苦哩,现在叫他们来喝苦菜汤,让他们也知道知道过去贫下中农的苦日子是怎么过的。”

大冬瓜见周子健怒气冲冲地吼自己,就瞪了周子健一眼,转身出了连部大院。

齐书侠、小冬瓜和其他的孩子们见周子健发火了,也都跑出了连部大院,回家叫大人去了。

周子健随后也出了连部大院,从兜兜里掏出一个哨子,塞到嘴上,使劲地吹了几声,然后就从嘴里取下哨子,大声地喊道:“开会了!开会了!开忆苦思甜会了!大家都带上碗筷,吃忆苦思甜饭了!”

听到周子健的哨子声和喊声,人们就拿上碗筷,从家里和宿舍里出来,陆陆续续地来到了连部大院。

齐国龙和秦洁带着齐书珍、齐书侠、齐书剑三个孩子来了,在连部门口,正碰上周子健,秦洁就说道:“周连长,啥时候吃忆苦思甜饭不行,非要今天吃呀?你不知道现在夏收正忙吗?就不能让人好好休息休息?你说你连部中午管人家吃的是大肉菜白馒头,晚上又叫人家来喝苦菜汤,你们有个意思没有?”

周子健闻言笑了笑说:“秦大夫,啥叫个忆苦思甜?中午不吃大肉菜白馒头,他能知道晚上的苦菜汤苦了?你别嚷嚷哩,影响不好。”

秦洁不满地瞪了周子健一眼,就和齐国龙及三个孩子进到连部大院去了。

老职工和知青们都来了后,张有年也从连部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对齐国龙喊着说:“齐副连长,你领上几个民兵,去把老葛、李文祥、李文祥的婆姨、娘母子,还有那个王寡妇,都押上来,今天要让他们反省下剥削的罪恶。”

齐国龙答应了一声,就吆喝了几个民兵,准备去押连队的几个地富反坏右分子。

临出连队大院时,齐国龙忽然想起什么,就回头对张有年说道:“张指导员,王金秀的老三才两岁多,王金秀就算了吧?!再说那个王丽花,除了是个寡妇外,剥削好像没她啥事吧?”

张有年闻言不高兴了,对齐国龙说:“齐副连长,你这是咋这样说话呢?!让王金秀把老三抱上来,那个王寡妇也押上来,没有她不热闹嘛!去吧!”

张有年所说的李文祥就是小冬瓜的爹,王金秀就是小冬瓜的妈,老三就是小冬瓜的弟弟。

老葛和王丽花分别是连队的一个老光棍和寡妇,因为两个人关系暖味,故此也被押上来批斗。

齐国龙听了张有年的话后,再没吱声,就带着几个民兵走了。

十多分钟,老葛、李文祥被民兵反扭着胳膊押进了会场,后面跟着小冬瓜的奶奶、小冬瓜的妈,还有连队唯一的寡妇王丽花。

小冬瓜的奶奶是个小脚老太太,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

小冬瓜的妈怀里抱着两岁多的小儿子,另一只手牵着小冬瓜,被一个民兵推推搡搡地走着。

王丽花因为自己也被押上来批斗,心里不满,就一路上和齐国龙争辩着,说你们开忆苦思甜会,关我一个寡妇啥事了?非要把我也押上台?

齐国龙也不生气,笑着对王丽花说:“嫂子,你把批斗不批斗的都不要当回事,张指导员的意思,无非是应个景嘛!”

张丽花愤愤地说道:“他没安好心,是报复人呢。”

齐国龙就说道:“好了,好了,你就少说上两句吧。”

0

第四十五章 苦中作乐忆苦思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