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母亲,媚娘>第二十章:皇上不可如此草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皇上不可如此草率

小说:母亲,媚娘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9/9/16 13:00:50

“父皇爹爹,抱抱。父皇爹爹,抱抱。”李治刚走到外面,李弘就边跑边喊,李治停下抱起跑来的李弘。跟着李弘的小太监给李治请了早安说:“小王爷一醒来,就吵着要过来看看昭仪娘娘。脸都还没洗呢。”

武媚娘也出来了,对儿子说:“弘儿,让父皇爹爹去上朝吧。”就从李治那里抱回了儿子。李治亲了一下李弘,拍了拍武媚娘就走了,李弘后边喊:“父皇爹爹下了朝就来。”

李治没有答话,背对着她们挥了一下手。

今天的朝堂大事议完后,小公主归天一事最后成了主议之事,因为这事儿牵挂到王皇后,如果真是王玉燕所为,那就是议废立之事。如果是武昭仪陷害皇后娘所为。那么这个女人太可怕了,有大臣底下私议杀了武媚娘。

大家纷纷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了然来。李治让王公公宣退了朝。

这小公主被杀一案,一天下来也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因为不知道小公主是因何而亡的。

当事人就是王皇后与武昭仪。大家都不怀疑太监和宫女们会杀小公主。要是是他们杀的,那也是受王皇后后和武昭仪指使的。

武昭仪不可能杀了自己的孩子?

那就是王皇后所为了?

也有可能是武昭仪窥视后位对自己的孩子下手呢?

宫中悄悄的这种传言很多。

李治傍晚命人埋了小公主。武媚娘很是不甘心,她前前后后的回想王玉燕看小公主时情景,她始终相信她的女儿的离世与王玉燕脱不了干系。

在李治来她宫中安寝时,他对李治说了自己的推断。加上在朝堂上先帝留下的那些老臣们对武媚娘的诋毁。李治也相信这事儿与王玉燕脱不了关系。

第二天李治在御书房拟了一道圣旨。废王玉燕后位贬为庶人,宫中的太监宫女除了杏儿全去掖庭院。他让王公公去宣旨。

王公公接了圣旨,跪下劝阻:“皇上不可如此草率,小公主是皇后娘娘所为,并没有定论。皇上要是就这样废了皇后,让天下人不服,众大臣也不服,这对武昭仪更不利呀。皇上,请您三思。”李治想了想,认为王公公说的对,他登基这几年来,真正的皇权还没在他手上,都在舅舅长孙无忌他们那一帮老臣手中。他不能因这件事在朝堂上被动了。他收回了圣旨,换了一道:在小公主案被查清之前,王玉燕的清宁宫的宫女太监除了杏儿,一律离开清宁宫去掖招庭听候发落。清宁宫着禁卫队看守。

王公公去宣了这道没有废后的圣旨,王玉燕就被告禁足清宁宫了。王玉燕也知道这与冷宫也差不多。但是她的皇后头衔还在。她和杏儿姐姐的饭食每天都有人送来。宫女与太监都走了,这里的一些东西,王公公也命人撤走了,一下子屋子里很空,也很乱。

杏儿姐姐在收拾房子,王玉燕痴呆呆坐在榻上想:我没杀小公主?难道小公主真是媚娘杀的来陷害我的吗?不可能,媚娘是爱孩子的,她不会杀了自己的孩儿的。我也不会杀呀,我还要媚娘给我撑好后宫,不能让那萧淑妃上位。可是,小公主她就是死了呀?死因连太医署都检不出来。王玉燕想不明白这个问题。虽说没有定罪,她的皇后封号也没有废,但是,她也知道,她现在与罪人也差不多,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查出小公主是怎么死的,就能查出是谁害的了。她就清白了。可是她不能出去,这件事很渺茫。

现在最高兴是就是萧淑妃了。这王玉燕被禁足,离废也不远了。她武媚娘只是一个昭仪先皇侍寝的一个小才女不足为惧。后宫众嫔妃没有一个可与她萧淑抗衡的,看来这后位非她莫属,她太开心了,还哼上了小调。

“娘娘谨慎。”她身边的宫女提醒着。萧淑妃得意的笑点了一下头。

在太医署的医官们个个都没有休息,也都在等李治对他们处置的一个结果。

太医署令他倒不在等李治会给他什么一个处置,他在推断小公主上如何死的,他反反复复的看着检验小公主的记录。他有一个大胆的推断。就是小公主是被人用成人安神香熏过量而亡的。可是,宫中的娘娘们都在用,皇上也用。每处的用量与用度,太医院都有记录。各宫的娘娘们领去之后都有点烧,这也无从查,还有,就是王皇后离开后小公主才死亡的。可是记录上记着王皇后在看小公主时,昭仪娘娘一直陪着的呀,她没有机会往香炉里放她用的安神香料呀?难道是武昭仪在王皇后走后所为?太医署令不去想了。要是真是那样,武昭仪这个女人太歹毒了。太医署令合上调查记录册子,站起来对众医官说:“当值的各回各房吧,没当值的就回家吧,对这事儿对谁也不要说,皇上降罪下来,我一人担着。”

“大人。”众医宫拱手对太医署令敬佩也但忧。

“去吧。”太医署令对大家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众医官也就纷纷的走了。杨御医留了下来,等大家都走了后,他问:“大人,是否有新有发现?”

“没有。”太医署令说:“你今天不当值也回去吧。”

“大人。”杨御医跪下说:“在下认为小公主是让人用娘娘们用的安神香熏给害了。那些香料也是药,对娘娘安神安睡驱蚊正好,可是对一个稚嫩孩子。”

“打主。”太医署令阻止了杨御医说下去,他说:“别去想了,就到这里吧,你起来,回去吧。”

“大人。”杨御医站了起来问:“您也想到了,那您认为是王皇后还是武。”

“你今儿不当值你回去休息吧。”太医署令看着杨御医警告他说:“你的推断就到这里,对谁也不要说,不管是谁?这人对一个刚满月的孩子下手,这人心肠都过歹毒。我们是郎中,只负责医病,查案的事有大理寺。”

杨御医看着太医署令,他明白了,太医署令与他推断的一样,可是后宫的事。他不去想了,恭敬的对太医署令行礼就退下了,他知道他和太医署令的推断都说不的,就看皇上怎么决断了。他也相信,这小公主不会这样白白的死了的。后面将要发生怎么样腥风血雨的事他也不知道,没有人现在会知道,杨御医回到他的医房来了,他没有回去。他就在医房睡会儿吧。

0

第二十章:皇上不可如此草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