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蜀山情仇> 第十回 玉带桥横倾血泪 导江楼上结良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回 玉带桥横倾血泪 导江楼上结良缘

小说:蜀山情仇 作者:枫生 更新时间:2019/9/9 15:00:16

其实,燕云与田媛嫒相爱的事情,赤穗子早就有所察觉。她不忍心拆散他们,又不想他们继续发展下去,步她的后尘。但命运注定了燕云与田媛嫒相爱,那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就在赤穗子想把他们分开的时侯,掌门大师兄赤松子却安排田嫒媛和燕云负责青城山的大小事务,带着赤穗子及几个师兄踏上了随军的征程,并且一去就是十年。

十年来,燕云与田媛嫒朝夕相处,相敬相爱,早已结成了不可分割的深厚感情。只不过二人碍着青城山的清规戒律,没有同房而已。赤穗子回山后,见他们整日形影不离,已浑然一体。想起她当年与赤城子和赤疯子的三角恋爱的悲剧,不觉泪流满面。心中暗暗祷告,希望燕云与田媛嫒不要步自己的后尘。

原来赤穗子并不姓赤,其它几个师兄除赤松子而外都不姓赤,一次悲惨的往事,使恩师烈焰子把他们全部改名姓赤。并告诫他们从此为五兄妹,不准还俗,不准结成夫妻,只能兄妹相称,互相尊重。

赤穗子本来姓刘,名叫刘小穗,自幼住在导江县的玉带桥边。刘小穗的父亲名叫刘光永,母亲王氏。刘小穗七岁那年。导江县扩建玉带桥,将只有几根木板搭的便桥改成桥廊。刘光永一家刚好在桥头拆迁的范围内,官府说好的将在导江县城内分一套好房子给刘光永一家四口人住。可是一年多过去了,刘光永一家仍未分到房子,全家爷孙四人四处漂泊,居无定所,为了躲雨遮阳,一家人只好在已修成的玉带桥廊上栖息。冬天寒风刺骨,夏天日晒雨淋。可是官府不但不分房子,还嫌他们一家影响了玉带桥的美景,不准他们在桥上住。爷爷刘礼明与他们理论,被官差打得半死。爷爷年岁大了,受不住拆磨,含恨而终。父亲刘光永、母亲王氏相邀数十名拆迁居民,与官府论理,要求按拆迁约定分房子。可是官府不但不分房子,反而说刘小穗的父亲刘光永等人聚众造反,将刘小穗的父亲刘光永等人抓走后下了死牢。刘小穗的母亲王氏,为营救父亲,四处托人说情,八方借债,终于将父亲刘光永从大牢中救了出来。可是救出来的父亲刘光永,已被官差打的奄奄一息,回到家里的当天晚上就断了气。刘小穗的母亲王氏,悲痛欲绝,披麻戴孝,将丈夫刘光永的尸体弄到玉带桥上去讨说法。玉带桥两岸的居民义愤填膺,纷纷来到玉带桥上声援。官府为了疏通玉带桥的交通,派出大批官差,强行疏通玉带桥。官差手挥木棒,大打出手,鲜血染红了玉带桥。刘小穗的母亲王氏大哭,以死抗争,纵身跳入了波涛汹涌的玉带桥河中。天在悲,人在哭,大地无声惊回首,玉带碧波卷愁容。无依无靠的年仅八岁的幼女刘小穗,望着妈妈跳水的方向,哭的死去活来。爸爸走了,妈妈呀!你又跳下了河,今后我咋个生活,莫如我也去了吧!边说边向玉带桥边翻身便跳。正在这时只见一个身穿道袍,年约二十来岁的年轻道士,奋力一抓,硬生生的把刘小穗抓了回来。

那青年道士名叫王大勇(就是后来的赤疯子),他路过此地,救下了刘小穗。并带着刘小穗在下游王家桥捞回了刘小穗母亲的尸首,帮忙将刘小穗母亲王氏和父亲刘光永的尸体安埋在导江县的青观山后,带着刘小穗回到了青城山。

那时赤松子师父烈焰子常在,便将刘小穗收为关门弟子,形成了后来的青城五侠。烈焰子年岁已高,便命大师兄赤松子代传武功,二师兄刘半农教读书识字,三师兄程子文代传轻功,四师兄王大勇代传道经。五师兄妹天天在一起,闻鸡起舞,练功传道,不觉已过十年。那刘小穗已长成了十八岁的大姑娘,出落的如花似玉,唇红齿白,成了人见人爱的道家仙女。刘小穗对大哥般疼爱她的赤松子十分敬重,时不时的去帮赤松子洗衣缝衣。赤松子对小师妹的帮助,十分感激,幻想着有一天能带着小师妹远走高飞。二师兄刘半农手把手地教小师妹读书认字,二人早已情同手足。三师兄程子文代传轻功,二人耳濡目染,肢体经常接触,早已情深意浓。四师兄王大勇对小师妹有救命之恩,王大勇自认为小师妹早已也对他钟情。哪知小师妹刘小穗对四个师哥,都十分疼爱,但真正使她倾心的却是三师兄程子文。程子文长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英俊帅气,且谈吐不俗,轻功卓著。

在刘小穗满二十岁生日那天,五师兄妹为庆贺刘小穗的生日,瞒着师父烈焰子下了山。师兄妹五人来到太平场街上,见有家上善人家大酒店,师兄师妹五人进去便喊来酒菜,庆贺师妹二十岁生日。为了讨好师妹,四个师兄都轮番向刘小穗敬酒,刘小穗不觉大醉。刘小穗借题发挥,酒醉吐真言。四个师兄都正在兴头上,而已醉的刘小穗却端着酒杯,走过去对程子文说:几个师兄都疼爱我,但我真正喜欢的却是你。几个师兄一听,不觉大诧,特别是大师兄赤松子听了小师妹的话后,大受刺激,不住地自我陶醉,大碗大碗地喝酒,借酒浇愁,不觉大醉。二师兄刘半农、四师兄王大勇,满怀醋意,也不停地喝酒。三师兄赤城子高兴至极,和小师妹相拥大醉。

当天师兄妹五人酒醉后,夜宿上善酒店,皆未回山。第二天师兄妹五人酒醒,都觉失态。但昨天喝酒时的言语,都曾依稀记得,唯有师妹刘小穗因醉酒后失言,把酒话全忘记了。从那以后师兄妹间便有了隔阂,相互见面也没有那么亲热了。特别是赤松子,见三师兄程子文时,对他不理不睬,敬而远之。三师兄程子文知道是小师妹酒后失言伤了他们,也不敢再去接近小师妹。小师妹受了委屈,便告诉了师父烈焰子。师父烈焰子早就觉得这段时间,几个师兄师妹有些不对劲。便分别对师兄妹五人进行了调查讯问,得知实情后,对赤松子师兄妹五人私自下山饮酒,违反青城山道家清规戒律的事,进行了严肃的处置;一是将五师兄妹全部改姓赤,即大师兄赤松子、二师兄刘半农改名为赤算子、三师兄程子文改名为赤城子、四师兄王大勇改名为赤疯子、五师妹刘小穗改名为赤穗子。笫二是要求师兄妹五人立即做出选择;一是马上还俗返家,二是立即出家,永不还俗。并要求出家弟子,敬如兄妹,不得再生结亲之幻想。违者逐出师门,永远不准回山。

赤穗子想到自已四十出头,虽不再生幻想,但想到燕云与田媛嫒的未来,不禁黯然神伤。

但燕云和田媛嫒却不知道师父赤穗子的良苦用心,还像过去十年在山上那样,成双成对地外出,并且发展到夜不归宿。有一次二人相约去导江县游玩,竟然去了燕云的家。嫂子徐蕾对小叔子燕云的时归时去,早已习以为常。但这次带回来了一个道家师妹,徐蕾便觉得不寻常了。便有意无意地向燕云问起了师妹的情况。当得知那小师妹就是当年在导江楼被淫贼伤害过的田媛嫒时,心中不禁大吃一惊。徐蕾是大家闺秀,为人处事十分谨慎,她不透声色地暗中观察着田媛嫒的言行举止。经过几天的观察,发现田媛嫒为人处事热情,不矫揉造作,人品还不错。便在燕飞归家时向燕飞问起燕云和田媛嫒的事?可是燕飞却一问三不知。不但如此,燕飞还将此事告诉了师父赤松子。赤松子也不知道祥细情况,便传讯赤穗子了解情况。赤穗子不敢隐瞒,便将燕云与田媛嫒相爱,双双外出游玩的事情如实向赤松子做了汇报。赤松子大怒,便叫赤穗子去通知天师洞、上清宫、建福宫的出家弟子和俗家弟子,全部在天师洞集中,处置燕云与田媛嫒违反道家清规戒律的问题。

赤穗子大惊,连忙跪在地下,求师兄赤松子法外施恩,饶过燕云与田媛嫒。

赤松子却背过身去,不予理睬。

赤穗子大哭道:师兄,你忘了当年师父对我们的惩诫了吗?他们都还年青,你饶过他们吧!难道你忍心让燕云和田媛嫒步我们的后尘吗?

赤松子想起当年师父烈焰子对他们五师兄妹的严励惩戒,不觉悲泪长流。含泪扶起赤穗子说:都怪师兄当年不懂事,害了你和几个师弟。但如今燕云与田媛嫒的行为已触犯了道家的清规戒律,为兄不可能不处置嘛?

赤穗子说:最好叫田媛嫒还俗,如果她还俗,清规戒律就管不到她了。

赤松子沉思良久,终于同意了赤穗子的提议,并安排赤穗子全权去处理这件事。

赤穗子找到燕云与田媛嫒,给他们讲明利害关系,并指明了出路。田媛媛听后大喜,但当她想到从此就要离开与她相依为命的赤穗子师父,离开青城山的众师父和师兄妹时。不禁悲泪长流,抱着师父赤穗子放声大哭,赤穗子也受其感染,含悲而泣。

在导江县的南街上,大红灯笼高挂,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迎亲的花轿把田嫒嫒从青城山抬到了导江楼,燕云身穿红袍,胸前戴着大喜红花,骑着高头大马走在迎亲的队伍前面。

今天是堂弟燕云与田嫒嫒大婚的日子,燕飞也告假还乡前来祝贺。孟昶因有事不能前来,由花蕊夫人前来祝贺,在南街上花蕊夫人却意外地见到了久别的儿子孟欢。才两年的时间,孟欢又长高了,长来和妈妈一样高了。母子相见,分外亲热,在整个喜宴过程中,孟欢始终和妈妈在一起,没有分开过。直到赤穗子带他回青城山,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妈妈。

鞭炮齐鸣,鼓乐声响,燕云与田媛嫒双双走向了结婚的殿堂,在众多的祝福声中被送进了洞房。

多少个日日夜夜,燕云与田媛嫒都忧心忡忡,焦灼不安。不知怎样才能走出困境,不知怎样与师父说明。今天美梦成真,怎不叫燕云与田媛嫒欣喜若狂。燕云望着娇羞的田嫒嫒,迫不及待地挑开了她的红盖头,将她紧紧地揽入了怀中。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第十回 玉带桥横倾血泪 导江楼上结良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