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星火燎原>雏鹰出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雏鹰出巢

小说:星火燎原 作者:福清煮鹤 更新时间:2019/9/4 15:38:52

“痴儿,为师已过天命之年,早已知足,待为师去见了那三清道祖,你便下山吧!你需谨记不可左对不起祖宗之事,若为医不可有违医者本分,如从戎你便遵循本心,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便可以了!为师多希望你从医呀,可惜,可惜,你速将医圣所著自序背与我听,祈愿下辈子再为中医。”跪在老道床前的符灵枢眼角含泪,大声背颂“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年,其死亡者,三分有二。。。。。。”背着背着符灵枢已是泪流满面,病榻上的老道人已然驾鹤而去,符灵枢擦干眼泪,正了正衣冠恭恭敬敬的对着老道的遗骸磕了三个头,为老道换好寿衣,将尸体放入早已准备好的棺椁中,不愿委屈师傅的符灵枢跪在棺椁前为师傅诵《九天升神章》等道家经文。

符灵枢出生于1917年,对于他的童年最大的记忆就是每天被老道士逼着跑步,跳坑,拿背撞碗口大的树,嘴里还要不停的背诵着医家典籍休息时还要拿着小银针在自己身上找穴位,为了练扎针山上的野兔和自己的手臂是遭灾了。也许童年唯一快乐的就是和老道士外出游历和下山采购的时候了。

符灵枢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一年冬季的那个早晨,那时候他才七岁,当他结束一天的晨练回来的时候,看到老道士对着一个神志昏迷的人喂药,“灵枢,你过来看看,上上手,这种症状难得一见哟,看此人外伤严重,竟然还出现血虚便闭的症状,端是少见,今日见有人上门求道祖保佑,老道看在道祖面子上帮他渡厄,嘿嘿,有壶上好的花雕酒”“师傅,您这哪里是看在道祖的面子上,我看是您那酒虫起来了,想念那花雕酒了吧!”说着便走了过去抓住那人的手‘寸。关。尺’三脉脉象沉实,还有低热,看舌苔黄燥,在探趺阳脉胃气不绝,虽为大凶却还有一线生机,“急下存阴,回阳救逆”只是对眼前的这个人太过凶险,虽有力挽狂澜,扶大厦将倾之力,但是若稍有不慎便是阴阳两隔,一步错必将万劫不复。三承气汤,急,中,缓都可行就是不知道师傅用的是哪个?“来拿着帮我喂药,我要去喝酒了,方子在药汤了自己闻。”符灵枢端起药碗,浅浅的尝了一口,调味承气汤。医者治生不治死,此时若不能起死回生,等待师傅的必然就有事端了。符灵枢望向老道士,“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也是我为什么让你上手的原因,病症凶险,你在害怕要有一句老话我现在告诉你医者不到最后时刻不可轻言放弃,那是对生者的漠视,治生不治死那是在盛世,乱世命比纸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治不好也与人无由信者医,不信者不治也!男儿要有骨气,要有担当,事道临头需放胆,你要相信自己可以战胜他们,眼前的病症就是你前路的敌人,唯一的办法就是面对他战胜他,这样至少你还能举起自己的双手和他战斗,相信你自己。如果你退缩了今天这个人必死,你连战斗的机会也没有了,你明知道可以陪他玩个柳暗花明,为什么不去搏一搏,看着我的眼睛说这难道真的是十死无生局面吗?还是你缺少一往无前信念。”符灵枢不明白怎么师傅突然变了,变得高大,变得像一把出鞘的利剑,可是望向那空荡荡的右衣袖,显得那么的苍凉,悲呛,偷偷的瞄了一眼三清像下那根黑幽幽的戒尺,那是用无数次手心红肿和眼泪换来的血的教训,“弟子谨遵师傅教诲,弟子记下了。”大师是不是我家兄弟不行了,您看是不是给做个法事看看能不能保佑他,也许就能好起来呢,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后阳气正旺可以助一臂之力,祝由术古老中医传承中的一种,,以五音配合其他辅助手段的一门手段,但是符灵枢知道那不过是一个辅助手段,调味承气汤的药效就在那时候,那时就是断生死的时刻。几人各怀心思看着时间一点点从指尖逃走,符灵枢真正体验到什么叫度日如年,什么叫如坐针毡,看师傅老神在喝着花雕酒,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年幼的符灵枢一会看看老道士,一会看看病人活脱脱一猴精转世,突然符灵枢闻到一股臭味,一些污秽之物从病人体内排出,看着逐渐清醒的病人。符灵枢那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老神仙,你看是不是神仙显灵了,我兄弟的这个砍是不是过了?”“嗯,你回去帮着好生调理过两天应该就没事了。”那人闻言对着三清像不住的磕头感谢,许诺提高明年的贡品,谢罢,对着老道士说了几句感谢话便背着自己的兄弟下山去了。“孩子记住今日,以后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说着便提着酒葫芦醉眼朦胧的去厢房了。就这样日复一日,在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上,两只松鼠正警惕的望着树下那个嘴角还挂着浅浅笑意的少年,这两个月来它们的家每天都要经历一次地震一样的晃动,看看周围那些碗口大的树一颗颗东倒西歪像是被十八级台风吹过一样,十七岁的符灵枢已经有着一百七十公分高了,斧劈刀削一样刚毅的脸庞,两个月前他被老道士以道观粮食不够为理由,丢到了这个素有江浙第一高峰美誉的群山之中,享受大山的独特欢迎仪式。看着身上那布条般的衣服,还有那隐隐作痛的胸口,不得不感叹自己运气不错,遇到的是一只断了獠牙的孤猪,不然死的就是他了,符灵枢微笑的对那两只松鼠摇了摇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沿着记忆的路线,符灵枢很快回到了那个有些破败的道观,两个月没回来地上长了许多杂草,老道人穿着平常只有过年时候才穿的那身洗的泛白的道袍,静静的躺在藤椅上,边上放着一口漆黑的寿材,看着那双浑浊的双眼,有些灰白的脸色,符灵枢双膝一软跪在老道士身边,老道拿出一封信和一个钱袋子交到符灵枢手中“信,你带给上海的杜月笙他知道这么安排你,你也见过他为师走后就靠你自己啦,我也没什么可以在教你了,袋子里装着两条小黄鱼,路上当盘缠,雏鹰长大了,要自己去飞啦”

0

雏鹰出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