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消失的帝国>第一章 要国王拜访的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要国王拜访的人

小说:消失的帝国 作者:夜雨孤灯下 更新时间:2019/9/2 23:26:43

第一章要国王拜访的人

国王站起来,倒背着双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他又陷入沉思之中,比任何时候都显得心事重重,脸上刚浮现出的喜悦之情此刻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不敢肯定,刚刚想到的那个伟大完美计划是不是能真正如他所愿,是不是真的完美无缺,因为傲神实在太强大了。

他走来走去,脚步沉重而缓慢,长长的胡须摇摆不定。这是国王有生以来头一次这样焦虑不安。过了好一阵子,他停下了脚步,慢慢地坐到椅子上去。

那个早就恭候在他一旁的黑衣人站在国王一旁,一动不动,仿佛一尊石像。他的身子完全笼罩在黑衣下面,甚至见不到他的双手、双脚,一件黑色的宽大斗篷几乎罩住了他的整个身子。这个人身材高大,却消瘦无比,长长的头发垂在肩上,映衬着死灰般的一张阴冷的脸,他的眼睛迸射着残忍而冷酷的光。这个人似乎没有表情,既不会哭,也不会笑,他的嘴唇似乎只会抿着,但无形中给人一种居才自傲、盛气凌人的感觉。

这个人就是黑蝙蝠,国王最得力的杀手。

“黑蝙蝠!”国王看着他。“我现在有件事要做,你陪着,但是,你一定要和蔼一点,装出一副和善面孔……”

“何必那么麻烦?谁不从命杀了就是。主人可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呐?”黑蝙蝠冷酷地说,仍旧一动不动,“以前你让我杀人的时候有过不成功的先例吗?”话不多,一字一版,阴冷无比,冷彻骨髓,仿佛从地狱中传来的声音。

国王笑起来,捋着长胡子。

“这次与以往不同,我们要见的是达达女巫,是个神通广大的人,以前我曾向你提到过她。蝙蝠,你的确不是她的对手。如果我们攻打梦幻帝国必须由她相助,她可助我们一臂之力。傲神的确太厉害,即使我亲自出手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由女巫相助,至少我可以有一分希望。你要知道,我可不是随便抬高别人的人呐。”

“请主人吩咐!”黑蝙蝠说,“但是,我倒希望领教一下达达女巫的本领,看看这老巫婆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国王又是一阵大笑。

“那我们走吧!也许这个人倒可以让你变得稍微知道天高地厚一点儿。”

黑蝙蝠没说话,只是冷冷地一声嗤笑。他双臂一伸,若大的身躯突然暴起,犹如一片风中的树叶,消失在夜色之中。

身为一国之君的国王居然没有再派人马,他慢慢地走出宫殿,叫了一声蝙蝠,也不见了踪影。

漆黑的夜里,没有星光,也没有月亮。

这主仆二人仿佛幽灵一样浮在空中,疾如闪电,快似流星。黑蝙蝠张开了硕大的斗篷,只稍微一抖便穿入云层,而我们的国王却只是站在空中,没有人能看出他在动,任蝙蝠如何用力,却总是如影子般不离左右。

漆黑的夜,无人的夜,只有风,飒飒的冷风。

两个人在一所石头做成的房子前面停下了。

这是座大理石做成的房子,豪华雄伟,高大却也阴森,在夜幕的掩盖下更是显得庄严肃穆。高大的院墙包围着雄伟的建筑,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自卑感。两扇厚厚的大铜门关闭了主人与客人之间的交往。也许主人真得不需要交往,从铜门开启的痕迹来看,似乎很少打开。

这座房子就是达达女巫的住所。

黑蝙蝠看着这所房子一阵冷笑。

“好像是个不欢迎客人的主人,我们怎么好意思来了不进去呢?在这里等着似乎显着我们对主人不尊敬了。”

“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还是敲门较好。”国王说,用手捋着长长的胡子,但完全没有敲门的意思。

黑蝙蝠抬起右手,凌空朝铜门一推。随着几声巨响,一道紫色光柱由杀手掌间射出,带着强劲的冷风。女巫的大门被击开了,“咣当”一声,两扇铜门同时朝两边退去。

前进的道路打开了,黑蝙蝠轻蔑地一声冷笑。

“还没有挡得住我黑蝙蝠的大门。”

说完,他朝院子里走去。

主人没有出来,但这个院子似乎也不太好进。院子里突然亮了起来,谁也没有见到灯笼,也没有火把,但院子确实亮了。

没有任何人出来。

难道说这巨大的响声没有引起主人的注意?

院子里空荡荡、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人,惨白的亮光给人一种阴森、恐怖、不吉祥的压抑之感。尽管这样,院子外边的客人还是走了进来。杀手怎么会懂得恐怖?

没人出来也并不能说明远道而来的客人畅通无阻,突然,一阵清脆的铃声从黑暗中传出来,接着,一条黑影划过亮光扑向黑蝙蝠,速度之快,令人难以想像。

尽管黑影很快,但是,这个黑影并没有伤到这个不速之客。黑蝙蝠纵身跃起,黑衣抖动,高高的身子倏地向后飘起,犹如夜空中的幽灵。他飘浮在空中,右手划出一道紫色的弧线,仿佛一弯钩月,朝黑影劈过去。扑来的黑影躲闪不及,重重地倒在地上,身首异处。

黑蝙蝠落到地上,他只是挥了挥衣袖。现在他真的瞧不起屋子里的主人了。

倒在地上的黑影原来是一只山羊,身子很大,与别的山羊不同的是,这只山羊一身黄毛,金光闪闪的,蹄子与角也都是金色的,头上的犄角仿佛两把弯刀插在那里。山羊倒在地上,却并没有死,它眨眨眼睛看着黑蝙蝠。地上一滴血也没有。被黑蝙蝠弄断的身子缓缓站了起来,走向它的头颅,晃了晃尾巴。它仿佛有眼睛一样,在头颅上一碰,这只刚刚让黑蝙蝠认为已死的畜生已经活了过来。它晃晃脑袋,后脚站立,直起了身子,两只眼睛射出凶光。

山羊发怒了。

黑蝙蝠毫不在意,他的身子再次飞起,在空中一个跟斗,头下脚上,右臂一伸朝山羊头上拍去。金山羊就像没知觉一样,居然没挪动一寸地方。黑蝙蝠的进攻没有落空,又一声巨响,金山羊倒在地上,羊头被击得粉碎,血肉横飞,仿佛落了一场血雨。

这次金山羊不再睁眼了,因为它的眼睛已不知去向,两只犄角也残缺不全了。

“我们这样拜访主人未免有点儿过火。”国王在一旁说,“不过,主人的待客之道却也有不尽人意之处哇!达达女巫,还不出来相见吗?本皇恭候多时了。”

“你们也太目中无人了吧?”屋子里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嗓音甜美而有魅力。“我该教训教训你们了。”

一间屋子的门突然开了,随着门的声响,从黑暗中飞出一连串的小飞刀,仿佛飘飞的萤虫。黑蝙蝠毫不在意,他轻轻地张开手指,将小飞刀全部接在手里,辗得粉碎。

“雕虫小技!”黑蝙蝠朝黑暗中说,“姑娘,小小年纪不可造次,只要我稍一还手,你的小命就会香消玉损的。”

“是么?”小姑娘在黑暗中说,“你太小瞧本姑娘了,黑蝙蝠,你先看看自己的手指吧!然后再跟我说话。”

“不过是有点冷气罢了。”黑蝙蝠说,“这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你想冻住我的手,那是办不到的。丫头,你的功夫怕是不到火候吧?难道说那老婆子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看来阁下是瞧不起老婆子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声音尖细而软弱无力,好像大病将死的口气,房门一开,一个老婆子从屋子里走出来。

这是个奇瘦无比的老人,瘦长的身子完全蜷缩在黑衣服里面。她的衣服宽大得令人难以想像,肥大的袖子可以同时装进两个人的身子。女巫的身子这样不尽人意,她的脸就更不让人愉快了。消瘦无比的三角脸,戴着说不上是什么形状的帽子,黑黑的、肥肥的,将这颗丑陋的脑袋裹进阴影之中。她的脸比黑蝙蝠的脸还要苍白,还要没有血色。尖尖的嘴角衬着尖尖的牙齿,高大的鼻梁衬着细细的眼睛。她的眼睛很亮,眼窝很深。她的目光仿佛黑洞里的亮光,宛如鬼火闪烁,狐狸的眼睛比她要逊色万倍。女巫右手举着一根鬼头杖,杖头是个青面燎牙的怪物,耳朵长在头顶上,两只眼睛里也射出了亮光,它的嘴在一张一合。女巫树枝一样的手捏着粗大的手杖,在一旁狞笑。

就是这样一个怪物,人不人,鬼不鬼,国王脸上高傲的神情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看着女巫,仿佛突然之间渺小了许多,站在他面前的女巫不是人,而是一个伟大的神。国王居然没有说话。

“黑蝙蝠。”女巫狞笑着看着他,“你不是说我老婆子就那么丁点儿法术吗?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婆子我的法术。”

国王在一旁一言不发。

黑蝙蝠一脸无所谓的神情。

“那来吧!”

女巫一挥鬼头杖,鬼头的两只眼睛更加雪亮,同时射出两道寒光。

“寒冰霜雪无形墙!”

话音未落,院子里就起了风暴,顿时飞沙走石,黄沙满天,枯枝败叶旋转个不停。老巫婆肥大的衣服被风吹得摇晃不定,呼呼作响。突然,女巫用鬼头杖一指黑蝙蝠,大吓一声,“消失在冰雪里吧!我的孩子!”倾刻间,在黑蝙蝠周围下起了冰雪,仿佛西瓜一样的冰块扯天扯地垂落。瞬间,在黑蝙蝠身边筑起了一堵厚厚的冰墙。

黑蝙蝠威风凛凛地站在冰墙里,轻蔑地看着她,任由冰墙不断地加高增厚,直到封了顶。这是一堵圆形的寒冰建筑,尖尖的圆顶,晶莹剔透,巧夺天宫。

巨大的冰块不断地垂落,将冰屋不断地增大,变厚,被封在冰屋里的人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黑蝙蝠突然张开双臂,紫色的亮光从手掌间射出,狠狠地击在冰墙之上,“轰”地一声巨响,冰墙被击出两个大洞。

达达女巫只是笑了笑,将鬼头杖插在地上,双手合实念起了咒语。被击穿的冰墙又合拢了。黑蝙蝠每击穿冰屋一次,它就合拢一次。

狂傲的黑蝙蝠害怕了,但令他更怕的事还在后边。

达达女巫的手掌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水晶球,这是达达女巫做法用的东西,名叫达达魔球,借助魔球她的法力可以达到生平魔力的顶峰。

“达达魔球!”女巫念念有词,“缩小冰屋,挤死入侵者,打开地狱之门,迎接他的客人。”

从魔球里喷出一股寒光,直射到冰屋上。

冰屋开始缩小。

黑蝙蝠抽出神剑,用力劈着冰墙,然而,无济于事,裂开的冰墙瞬间又合拢了,而且不断的缩小。

国王在观望。

黑蝙蝠在垂死挣扎。

达达女巫在做法。

“奶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进女巫的耳朵里,老巫婆停了魔法转过脸去。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小姑娘,十五六岁的年纪,长得水灵灵的,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说不出的可爱。小姑娘走到女巫跟前,调皮地说,“奶奶,你做法的样子真好看,教给我吧!可恶的死蝙蝠说我的法术是雕虫小技,真可恶。你把造冰屋的法术教给我,我也好好收拾收拾他。你没听见那死蝙蝠刚才说我吗?什么他一还手我就完了,太目中无人了!”

看到可爱的孙女,老巫婆死灰般的脸上显出了慈爱的笑容,她一只手托着魔球,另一只手抚在孙女肩上。

“这都是你不肯努力的结果,让人家笑话也是情有可原的……”

“奶奶,你怎么向着外人?”

“梅尔,你躲开,奶奶这就要了这家伙的命”,女巫咬牙切齿地说,方才慈爱的面顿时烟消云散了,一张恐怖的面孔瞬间变得阴冷而可怕。“我要让他一点一点地体验死的滋味儿,冰冻过后就是烈火。哈哈……好好消受一下吧!”

话音一落,冰屋就燃起了火焰。

黑蝙蝠气得火冒三丈。

“老妖婆,有种你要了我的命,别用这种卑鄙手段。”

冰屋在缩小。

烈火却在增大。

国王朝女巫走过云,手捋着长胡子。

“法师手下留情,我的人多有冒犯,本皇深表歉意,多有得罪。不过,既然你已经惩罚了他,也就算了。蝙蝠弄死你一只山羊,本皇赔偿一只猛虎,外加黄金万两,珍珠一百颗,钻石五十颗……请尊驾高抬贵手。”

“洪广。”女巫轻蔑地说,“阁下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呢!你说黑蝙蝠弄死了我的金山羊,这未免太抬举他了吧。”

“怎么?”国王吃了一惊,“山羊没有死?”

巫婆没有回答,她用魔杖一点,倒在地上的金山羊已站了起来,让黑蝙蝠打碎的地方已完好无损。金山羊摇摇尾巴,叫了几声,走到老婆子身边,亲昵地蹭着她的腿。老巫婆摸着山羊的头,狰狞的脸上现出笑容,没有杀气的老巫婆就像一个慈祥的老奶奶。

“金山羊的本领还没有练好,小的伤口可以很快愈合,砍断了、劈裂了,根本无所谓。可是,如果让人弄碎了,它就有苦头吃了。不过,只要有时间,它还是可以复活的。它死一次,本领可以大一倍,也算是因祸得福。洪广,深夜登门怕是有什么事吧?无事不登三宝殿嘛。”

“奶奶,黑蝙蝠快烧死了吧?”女巫身边的小姑娘说,用小手指着冰屋,“他快倒了。”

“梅尔,不要理他,让他多烧会儿吧,省得见了他让我心烦。”

“可我还不想他死,”小姑娘说,“我们无怨无仇嘛!”

“这是他太狂妄的代价。”

“那好。”小姑娘夺过女巫的魔球,笑呵呵地说,“让我也来试试。”

“太不像话了,”老婆子笑骂着,“你会把他弄死的。可是,他死了也活该,那就试试吧!

小姑娘学着奶奶的样子,双手捧着魔球,但不够严肃,致使魔球难以按他的意念行动。

突然从魔球迸射出一道蓝光,仿佛闪电一样劈向冰屋。冰屋里的火没有了,也不再缩小,却出现了水浪。水浪旋转着,速度急快,黑蝙蝠在水中难以站立,也随着水流旋转起来,仿佛大海中的一片枯叶。

达达女巫笑起来。

“我孙女倒懂得奶奶的心思,就该这样。只是,你的魔法太差劝儿了,水中应该有礁石与毒虫嘛。只是这么转来转去的,太没有意义了。让我来。”

国王连忙劝阻。

“老法师,消消火吧!黑蝙蝠也够可以了。给本皇一个薄面。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总有些话说吧?再者说,难道你不在乎您现在要做的事么?”

“这好像才是你今天来的目的。”女巫狞笑着,“不过,可以商量。”

“那么,”国王说,“先饶了蝙蝠吧。我相信他绝对伤害不了二位,这纯数一场误会。”

“这个误会未免有点儿大了。”达达女巫淡淡地说,左手一托魔球,说了声“收回魔法,万事皆休。”

冰屋不见了,水浪也不见了,一切都变成了原来的样子。黑蝙蝠身上连一滴水珠都没有,他仿佛做了场大梦一样。

黑蝙蝠走到国王跟前,一句话都没有讲,只是呆呆地站着。有生以来,他头一次遭到这么大的惨败。看着女巫身边的小姑娘,他暗中点了点头,阴冷的脸上掠过了一丝不为人知的奸笑。

达达女巫领着众人进了一间屋子。

这是一间大出奇的房子。室内的情形让人大吃一惊。倘若不是有主人在场,进来的人会以为走进了藏尸库。这里摆满了死人,有被支解的人,有被剥了皮的人,有开膛的人,还有,各种各样的,惨不忍睹的死人,男的、女的、老的、小的……有的被挖去了双眼,有的被割去了鼻子,有的被削去了耳朵,有的被削去了双脚,还有吊在屋顶的。此外,还有撕成两半的孩子,被吊在房顶上,嫩嫩的身子已干透,仿佛风干的公鸡……这简直是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国王跟黑蝙蝠都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两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真实的见识到了达达女巫的手段,对这个人物也不得不另眼相看。

房子的正中央摆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大得惊人的青铜骷髅,骷髅顶上有一个大洞,在这个洞口上燃烧着大火。屋子里的亮光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骷髅的一边有各种各样的刀子、剪子,还有烙铁……一切折磨人的东西这里应有尽有有。桌子周围有几把椅子,进来的人们就坐在椅子上。

室内充满了血腥味儿,国王隐隐地听到了将死之人的喘息声,很微弱,但很消晰。

“法师究竟在研究什么问题?”国王问道。

“我在研究人长生的问题。”女巫回答。停了一下,她又说,“洪广,你这是明知故问哪,来的时候你不是算过了吗?”

“那么你认为怎样才能让人长生不死呢?”国王说,“想必法师已经考虑到了吧?”

“其实很单间,”女巫很得意。“人一出生就在开始衰老,这从我杀死孩子的时候就得出了结论。我将男孩、女孩都支解了,从他们身上我发现,人一生下来,一岁到两岁、肌肉、血肉、骨骼都不同,每一天都在老化,只是不容易觉察罢了。要想长生不死,我就要练出一种长生不死的药,希望吃了以后,能抵制这种老化,只要人不老就不会死,这是很简单的事。我不是神,神是不会死的,鬼也不会死,可我连鬼都不是。要想长生不死,对我而言是个问题。如果我可以不死,用什么交换都可以。当然,如果我可以不死,我就能找出令人美丽的方子来。然而,达不到第一个目的,第二个就免谈啦。我现在老了,能不能在有生之年达成心愿,已成了我的心病。看到这些被弄死的人,有时我还挺难受的,不过他们因我而死也是他们的荣兴,我练成长生不死的药以后,也会有人沾光的嘛。他们替我做出一点牺牲就算不了什么啦。”

“那你得出什么结论呢?”国王笑呵呵地问。

“人老化的过程是很慢的。假如让这种衰老慢一倍,人的寿命就可以提高一倍,衰老慢两倍,人就可以活现在人两倍的寿命,以此类推,会越来越长。为此,我将小男孩儿的身体全撕开了,甚至连他的小鸡鸡都翻了过来,十岁的小孩儿跟十五岁的就不一样,无论从哪儿看。人一生精力旺盛的时候是由小到大,由盛而衰的过程。幼年时精力、体力还没有发展,少年时开始增长,中年时持平,中年往后就逐渐衰竭了。倘若少年时少出力气,老年时就会精力旺盛一些。人一生的精力是有限的,少年时不浪费掉,老年时就会充沛。而我,少年时练习魔法,浪费了大部分精力,现在老了,人就显得不行了。为了弥补我的损失,我就要杀人,杀了他们,我就感到没有虚度光阴了。我的孙女梅尔心地善良,不肯杀人,弄得我老婆子也快成佛了。她不努力没关系,可是,她总还是找我的麻烦,这让我也是力不从心哪。唉!没办法,谁让我爱她呢?都宠坏了。”

“如果我帮你达到愿望呢?”国王说,“我看你还没有达到目的。”

“可不是嘛。不然我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如果你帮我练成长生不死药,我可以帮你做成一件事。但是,你不可以像指使奴才一样指挥我,我要自己说了算。”

“这件事可以考虑。”国王说,“我给你特权,我要攻打梦幻岛,希望法师全力相助。我成功了,你也会达到目的,各得其所岂不是两全其美?”

“你说得轻松,傲神可不是好对付的人,我知道。”达达女巫笑着说,“不然你不会来我这个地方,何必说得那么文雅?我希望你去找那个光着屁股的美人来给我帮忙。她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只要获娜来相助,我还有一分把握,否则,这事不好办呐。”

国王笑了笑。

“荻娜可不是轻易受人要挟的人哪,她不会答应的。”

“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商朝与周朝的战争没有申公豹还是不行的,我知道你手下有这么一个人。”

“我的事你知道的不少。”

“你岂不是也一样?

“早晚我会用得着这个人,”国王说,“但不是现在。”

“获娜会听你的话嘛?”女巫讥讽地说,“这件事不那么容易。”

“只要你牵制住傲神,我就有办法。”

“但不会长久。不过,”女巫一阵奸笑,小眼睛睐成了一条缝。“你答应我的事也不要反悔,否则,我也可以帮助傲神,他有火龙兽,同时还有两个帮手,那都是不容易对付的人。”

“做事要付出代价。”国王捋着长胡子。

“那就这么定了。”达达女巫说,“事成之后各不相欠。”

这时传来一个男人的喘息声,众人寻声望去。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晃晃悠悠地朝女巫走过来,他让女巫弄断了一支胳膊。

“法师!”男人颤颤微微地说,“我已经成这个样子了,你就饶了我吧。我家中有老人、孩子,难道法师不心疼自己的孩子么?”

“住口!”女巫狞笑着,“我的事不劳你操心,我本来要剥了你的皮,可是,由于众人都在,我的心就好了一些。我的心现在不像以前那么狠了。但是,你也不要奢望太高。我现在就送你上西天,对于你这种人来讲,死是最好的归宿。”

“不要,我还有孩子……”男人惊恐地说。

“你的孩子我会好好照顾,用不了多久他们也会来这儿做客的。”女巫一阵大笑,“走吧!我的孩子。”

女巫在桌子上的骷髅头上一抹,手上就浮起一团火球。

男人大惊失色,扭身朝门外冲去。

女巫轻蔑地哼了一声,手掌朝男人一甩。火球离开女巫朝男人飞去。男人还没冲到门口就让火球吞没了。男人在火球中挣扎着,衰嚎声让人肝胆欲裂。

女巫却一动不动,仿佛在看一场游戏,用枯瘦的手指捏揉着下巴。

“没想到这种人也这么留恋生命,”她说。

室内飘起阵阵皮肉烧焦的味道。

达达梅尔走到女巫跟前,妩媚地说:“他快要死了,我们饶过他吧?反正他跟我们没有仇恨。”

说完,她小手一挥,一团水气飘向火中的男人,水气慢慢地扩大,笼罩了火球。

火熄灭了,男人的声音也没有了。

“你的好心来得太慢了。”达达女巫笑起来,“他已经死了。”

“唉!”女孩儿叹了口气,“真可怜!活生生的一个人……”

国王站了起来,笑呵呵地说:“法师,我们也该走了,到时我会通知你,怎样?”

“不劳大驾!该去的时候我会在你需要的地方的。”达达女巫说道,“请回吧!”

国王带着黑蝙蝠走了。

偌大的房间里就剩下老少两个人,达达女巫看着地上被烧成一团的男人,不知在想什么,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8

第一章 要国王拜访的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