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撕裂民国>第二章 武装起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武装起义

小说:撕裂民国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9/4 23:32:53

敢死队长正在与一个直鲁联军的军官拼刀术,三个来回下来,竟然不分胜负,互有刀伤。这时一个直鲁联军士兵突然从地上爬起来,端着刺刀从背后向敢死队长杀来。

眼看着敢死队长将要死于非命,突然两声枪响,这个直鲁联军士兵中弹倒地。敢死队长感觉背后有人,回头张望一下,被直鲁联军一个军官砍中了左臂,敢死队长生理反应似地转身一跳,大刀也随着他转身画了一个弧,竟然把直鲁联军军官的喉管割破,他趔趄了一下,扑倒在地。

开枪的人是王雍山。

随着重机枪阵地被炸毁,他也冲了上来,徒手干掉了几个士兵后,他也受了两处轻伤。刚刚擦去脸上的血迹,就看到了敢死队长被偷袭的镜头,于是他意到手到,拔枪、瞄准、击发几乎同时完成,把那个直鲁联军干掉。当他还在自恋自己的动作好漂亮时,突觉头上一阵金星划过,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商场如战场,这是现代人常用的一句名言,但战场究竟什么样,说这些话的教授或者学者根本不可能知道。

战场就是生命随时可能湮灭,胜败瞬间可以逆转。

王雍山是被一个直鲁联军的排长打倒的,用的是枪托。

这小子刚才被王雍山徒手锁断喉管昏死过去,也该着,两分钟后他又醒了过来,看到这个轻易就几乎把自己整死的人,满胸膛都是仇恨。所以他站起来,捡起一只破步枪,枪栓拉不动,就朝王雍山头上砸了过去。

王雍山到了,他也倒了,这回是真的死了。

敢死队长不顾左胳膊血流如注,跑过来用右手把王雍山扶了起来,来回摇晃着,叫着:“傻小子,谁让你也上来的?”一边大哭。

突然,王雍山醒了过来,嘟囔着:“我…我…我…”

王雍山头脑混沌,口齿不清,敢死队长听他一直想说“国…国”。就拦着他说:“别说了别说了,‘国共合作,走向共和’。……卫生兵卫生兵!”

“国共合作,走向共和”是北伐军官兵的口头禅,敢死队长以为王雍山就是想说出这句话。其实王雍山想说的是:我是……我是救你差点死亡的,你欠我一个人情,结果被敢死队长翻译成这样,误解伤人,气火攻心,王雍山又昏了过去。

王雍山再醒过来已经在杭州医院了,休息一周后,接到白崇禧长官一纸命令,令其到杭州公安局报到。

松江,顺利落入北伐军手中,松江下游,第一军第二师刘峙部强攻过河,毕庶澄的部队被迫逃入上海闸北火车站。刘峙部追击到上海公共租界,租界内的外国士兵向天放枪,警告北伐军,若再前进,当如何如何。

这是北伐军第一次遇到国际外交关系问题,白崇禧派了一名政治部主任前往闸北,他理直气壮地用英语告诉外国军队的头目:我们是国民革命军之北伐军,讨伐军阀,解放上海,建立共和政府。所谓租界是原清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之产物,暂时我们不想与你们理论。但是如果你们胆敢阻挡革命,将彻底消灭你们云云。

政治部主任留学英国,刚从军,懂英语不懂政治,更不懂蒋总司令的外交政策,因此敢说不负责任的话。

外军头目在中国十几年,别说英语,就是中文也很顺溜。他一看,来者很横啊。得咧,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于是命令:全体士兵,让路。

北伐军在外军眼皮底下迅速冲过去,毕庶澄的部队正在做饭,看到北伐军杀过来了,呼啦啦一路狂奔,逃了个没影。

毕庶澄得报,从老六的被窝里爬了出来,命令赶快让上海市区的部队增援。这时参谋长急乎乎地冲了进来,看到长官裸着身子,忙转过身子,背对着毕庶澄报告说:“报告长官,共党**发动上海工人第三次暴动,现在市内都是工人纠察队的人,我们的部队已经被肢解了。请指示。”

毕庶澄大跳着,身体中间的小玩意也上下抖动着,声嘶力竭地大喊:“指示个屁,来人,撤!”

上海工人第三次起义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最成功的武装斗争,其历史地位不亚于巴黎公社,其类型也与巴黎公社相似:都经历过两次失败,都第三次起义成功,都建立了相应的政权。所不同的是巴黎公社建立的是自己的政权,最后被旧政权纠结外来军队镇压而失败。上海工人第三次起义建立了上海市民代表大会,隶属于国民政府,而最后被国民政府血腥的镇压。

这是民国初期中国社会的特色:政治观念的不同,最终的结果就是流血和杀戮。

上海工人进行的三次起义,都是为了配合北伐军进军。前两次因为准备不足和指挥不灵,都失败了。第三次武装起义由中央军委书记兼特别军委书记**担任总指挥,共产党的高层领导**、罗亦农、赵世炎、汪寿华、尹宽、彭述之、萧子璋,加上**,8人组成特别委员会进行筹备,先后对5000多工人进行了军事训练,准备了军火装备。

起义前夕,铁路工人中断了铁路运输,使上海警备司令毕庶澄部3000人和当地警察2000人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3月21日,中共上海区委正式作出发动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决定,中午12时起实行总同盟罢工、罢课、罢市,总罢工实现后便马上转入武装起义。

起义一开始,工人纠察队英勇攻击,市民则奋勇助战,到了晚上,各路起义武装先后占领南市、沪东、沪西、浦东、虹口、吴淞六个区,只有闸北仍在激战。

22日晚6时,起义工人攻占上海北站,消灭了闸北最后据点。

毕庶澄及孙传芳的部队至此除了被俘虏的,全部撤往江北。

毕庶澄后来因作战不力被张宗昌所枪毙。当然,毕庶澄被枪毙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决战上海前夕蒋介石曾经对他进行过劝降,他也曾经暧昧地接受过蒋介石的承诺。此事后来被张宗昌知晓,因此引来杀身之祸。

这次武装起义有300多位工人牺牲,1000多人负伤。22日,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成立,推选钮永建等19人担任临时市政府委员,其中共产党员9人,工人代表1人,国民党左派、右派及资产阶级代表共9人。23日,推钮永建、白崇禧、杨杏佛、王晓籁、汪寿华5人为市临时政府常委。25日,武汉国民政府正式批准上述任命。

这可能是国共合作时期最为美好的一次地方政府组阁,注意,在这个领导班子里,中国共产党占有绝对优势。

上海的“解放”是在北伐军的军事压力下,在中国共产党第三次武装起义的打击下获得胜利的,对于共产党来说,“福兮祸所伏”啊。

0

第二章 武装起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