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片甲英雄>第三十二张 鼍龙吞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二张 鼍龙吞世

小说:片甲英雄 作者:蚁鸣之 更新时间:2020/5/25 13:33:55

这次是出海时间最长的一次,几乎达到村潮级潜艇的极限,来回行程近九千海里。

因为基地并不知道我们返回的准确时间,所以,当我和中山静一回到居酒屋、见到洋子时,把洋子激动坏了,猛的一把抱住我、啜泣起来,也不管旁边有人了。

留美听到动静也是飞奔而来,洋子也不顾中山静一的挽留,拉着我就回杂货屋,回来后,就手忙脚乱的去做饭了,其实距离饭点儿还很早。

基地里的第二艘潜艇也开始调试了,很快就会下水海试。

寺井理真晋升为4号基地司令,坂本靑弥也晋升为艇长。

我跟中山静一带了几个人调到1号基地,中山静一依然是基地司令,我却没有任何任命,把这边的工作交接完,我们带着洋子和留美一起去报到。

1号基地其实就在另外一座造船厂的另一侧,这里比4号基地大很多,基地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造船厂,安顿好留美和洋子,我跟中山静一前去报到,造船厂的厂长酒井洋辉兼任基地副司令,他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告诉我们潜艇已经造好了,就等我们来指挥海试了。

酒井副司令带我们来到码头、给我们介绍到,这是一艘采用了锂电池作为能源的、采用新的AIP系统,更新、升级了村潮级电子战设备,海上警卫队都没有配备的鼍龙级的大型潜艇,目前片甲国海上警卫队都还没有装备这么大、这么先进的潜艇,排水量达到了很多国家**的标准,虽然还是常规动力,但是,自持力可以达到近100天,这就是天王羽卫军的‘终极武器’!

接下来我们将开始进行适应性训练。

中山静一还是艇长,给他配了三个副手、让他传帮带,潜艇的水兵和军官,以造船厂的技术人员和技师为主,我们新来的几个人主要负责兵器舱,我这次变成兵器长了,同样给我配了三个副手,当然,真正负责带他们的、是原来的兵器长。

一次性培养这么多人,显然跟中山静一说的一样,至少还要再造一艘这样的潜艇,可以实现轮流战斗值班。

这么大一艘潜艇,军官和水兵居然比原来那艘村潮级的人多不了多少,主要是机电兵多一点。

厂长带我们进到潜艇里面参观,真是不敢想象,里面装饰的豪华至极,宽大的驾驶舱、宽松的休息室,厨房很大、有两个餐厅,还有一个健身房、一个阅览室,甚至还有一个像是酒吧的娱乐室,看到里面粉红色的灯光,可以想象它的用途。

中山静一看了一圈后说,如果需要、现在就可以进行海试,因为这几乎就是村潮级潜艇的放大版,除了动力舱不一样外,操控起来跟原来那艘潜艇一样,不过,最好还是等他跟所有人都磨合一下,相互熟悉、配合默契后,再进行海试比较好。

酒井副司令当然听他的话了,还说对即将上艇的人,已经进行过五天特训了,最后色**的的小声说道,有五位年轻美女也通过了特训,其意思不言而喻,那个娱乐室果然是那个用途。

从潜艇上下来,厂长又带我们往前走了一段路,那里有两个船坞,两艘潜艇已经开始建造了,厂长告诉我们,那个小船厂的人、很快也会来到这个基地,除了上艇的人外,其他人也会加入这两艘潜艇的建造,再往后,一部分人也会上艇,剩下的人继续建造这个型号的潜艇,天王羽卫军的计划是一共建造五艘。

这跟原来中山静一说的一样,看来高层是铁了心要跟全世界为敌,我更加惶恐不安了,这条鼍龙会葬送整个人类文明!

回到新家,我还得装的什么事儿都没有,洋子不开杂货铺了,小伙计也没有带过来,我不能再让她跟着操心了,毕竟她现在是孕妇。

留美过来叫我们去她家吃饭,中山静一是基地司令,家里配的有佣人,我当然是当仁不让了。

我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但是,吃晚饭的时候,中山静一说的一番话,让我感到害怕,他显然看出我的不自然了,虽然没有挑明,但是他的意思、我还是听明白了,既来之则安之,不要想太多,上次战败就是下的赌注太小,还是分期、分批的添油战术,要是一开始就压上全部身家,美国鬼畜在太平洋上就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

他还说,而且天王羽卫军也不是要进攻美国、与美国为敌,只是让美国人撤出片甲国,双方还是盟友,反正第一线有**国在那儿顶着,对美国利益并没有根本性的侵害,所以,天王羽卫军绝对不会输。

他这么说,我当然要迎合,甚至装出如释重负的样子。

两天后,西尾勋也调到1号基地来了,他说是跟坂本靑弥不合、总欺负他,求中山静一把他调过来的,我又没有问他,他一见面就这么说、让我觉得怪怪的。

现在我每天晚上都做噩梦,即便不断的给自己做心理暗示,还是会梦到片甲国寸草不生的凄惨镜像,美国人是靠疯狂屠杀印第安人,才在短时间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国家,他们会对片甲国心慈手软?放弃他们在片甲国的特权?放弃他们在片甲国的利益?他们不怕**国有样学样?他们会示弱而失去全球霸主地位?

我一直处于极度矛盾和恐惧中,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把我知道的记录下来,想办法说服洋子,让她帮我把这些东西带出去,揭露天王羽卫军的阴谋!

想到这里我一下子轻松了,只要斩断天王羽卫军的这个恶念,用其他方式,全国上下团结,一样能解决美国驻军问题。

极端手段必然招致极端报复!

印都当年不就是“非暴力、不合作”取得成功的么!

这种东西我不敢用电脑记录,菜鸟如我也知道,一旦有人想查我,我删除的再干净、也是枉然的,写在纸上,更不容易暴露。

在没有摸清洋子的态度之前,我是不敢在家里写这种东西的,好在我没啥事儿干,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偷偷的写。

由于在特训的时候,把山田杏子自杀开始,到特训那一段经历,在脑子里过了无数遍,所以写起来很快,我找来各种纸张把它们记录下来,怕被别人发现,写完的就藏到座椅下面的一个破洞里。

这天,我正在写特训那一段的时候,西尾勋来找我了,问我为什么总是锁着门,我说不想让人打扰,他拿起我写的、放在桌子上的手稿,问我写这些干什么,我就说是要帮中山静一写回忆录。

他也没再说什么,又东拉西扯了一会儿,西尾勋才走,虽然觉得奇怪,我也没有想太多,毕竟现在写的这些东西也不怕被人看到。

潜艇海试的日子临近了,这天吃晚饭的时候,中山静一告诉我,家里有两个孕妇,让我留下来照顾她们。

我当然高兴的一口答应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又被惊醒了,中山静一的决定太反常了!

结合西尾勋的表现,那次罢课估计也是他告的密!

一种危机感强烈的袭扰着我!

怎么办?

想什么办法挽救?

我自以为藏的很隐秘的手稿,根本经不住仔细搜查!

现在,烧掉那些手稿,更会引起怀疑!

文章惹的祸,还得在文章上想办法。

想到这里,我也不敢再睡觉了,我蹑手蹑脚的起身,来到外屋,点着一支烟,把思绪捋了一下。

既然事情可能是西尾勋告密引起的,那就还要从我跟他说的写回忆录,从这一点上解困。

写《我们的舰长》的素材正好都能用上,去掉爱情的内容、加上相亲的桥段,来这个地下世界的前面内容就有了。

把中山静一未卜先知,提出潜行器必须改为有人驾驶,作为一个重点来写,必须有几个反面人物来衬托他的聪慧,当然,作为反派的、只能是造船厂的所谓专家,天王羽卫军高层慧眼识珠、也是要浓墨重彩的写的!

来到基地后,先着重写中山静一是怎么把一个懦夫、一个贪生怕死之辈——————我,改造成一个天王羽卫军的忠贞战士。

再把4号基地里争权夺利之辈,在中山静一的感召下,由一团散沙、变成一个团结的战队,每次都能圆满完成**的各项任务。

特训那段,再加上中山静一带人在监视器里观察、关怀受训人员的戏份,把某某某在黑屋里**的情况、戏说一下,算是完善人物形象。

每次出海,肯定都要有各种险情发生,在中山静一的大智大勇、沉着镇定的指挥下,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自是文中应有之意。

这样一来,应该经得起查了,框架有了,接下来就是码字了。

洋子起床后,心疼的埋怨我,我说这是将来给中山静一的惊喜,请她保密,她自然答应了,这次不让我出海,最高兴的就是洋子了,她觉得这是中山静一照顾我。

潜艇海试前,自传基本写完了,我把它还藏到座椅下面的一个破洞里,把原来的手稿换了出来,现在把它们藏到哪儿呢?

我趁洋子去跟留美聊天的时候,把它们藏进电视机的后壳里了,做完这一切,我才算松了口气,哪怕只是我疑心太重、虚惊一场,也比被这里的人怀疑强。

潜艇的第一次海试、按照惯例是不搞什么仪式的,只是我和船厂的一些人,到码头祝他们一切顺利。

回到厂部兼司令部,有几个穿陆军制服的人在等我,他们很礼貌的告诉我,他们是**特高课的,奉命搜查我的办公室。

该来的总会来的。

我很镇定的把他们请到我的办公室,他们也很快就找到我藏起来的东西了,因为里面确实有很多关于地下世界的内容,他们说‘请’我跟他们走,去**特高课协助调查。

我要回家跟洋子打声招呼的要求,被很干脆的拒绝了。

我又一次乘坐电梯上到半光区,到特高课后、也没有审问我,直接把我关到一间小屋子里面了,然后,然后就没有人再理我了,只是按时有人送饭给我,我要香烟的请求、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有过特训经历的我,倒真不在乎关在这里,只是被迫戒烟、让我感到很不适。

我在回忆自己写的那些东西,看有没有什么会引起怀疑的内容,想来想去,那些东西只要不流传出去,在这个地下世界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我在这里被整整关了五天后,带我来的一位特高课少佐,又把我送回1号基地,没有任何解释,我也懒得说什么,反正当做一场无妄之灾就算了。

出电梯的时候,我没想到是中山静一亲自来接我,见到我后、很热烈的给了我一个熊抱,弄的我有点反应不过来。

晚上中山静一请我喝酒、压惊,我才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

有人到**特高课,说我偷偷记录基地里面的机密,于是对我进行调查,我写的那些东西又确实是基地里面的情况,所以把我关了起来。

**特高课对待可能泄密的人,向来是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但是,报告送到**高层后,高层认为这并不构成泄密,反而通过这篇文章对中山静一更加器重了。

这次海试一共只有三天半时间,潜艇返航后,天王羽卫军高层再次接见了中山静一,他并不知道我写的内容,对明显夸张的内容矢口否认,又让高层觉得他谦逊,又跟他谈了很多计划和行动,听取这个一线指挥官的意见,一时谈的投机、也就忘了时间。

最后,**高层允诺,将力争给中山静一争取伯爵之位。

中山静一一高兴,就把我给忘了,返回基地才想起来,我还被特高课关着呢,基地跟特高课没有直接联系的渠道,他只好按照程序办。

特高课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奸细’,又要无罪释放,心里也不舒服,就又拖拖拉拉的耽搁了大半天,才算把我给放了出来。

中山静一兴奋的告诉我,《天王羽卫军报》将要连载我那篇文章,借以鼓舞士气,题目就是《我们的舰长》。

晚上回到家,洋子才哭哭凄凄的说这些天把她担心坏了,我只得好言抚慰她。

最后,洋子提出中山静一的伯爵,是我那篇文章帮他争取来的,要我找机会跟他提一下,让他跟高层建议一下,看看将来能不能给我也提一级、弄个子爵。

这个提议让我哭笑不得,看到洋子那么认真的样子,我当然一口答应了,洋子这才破涕为笑。

在中山静一的建议下,我被提拔为1号基地、主管军事训练的副司令,由此,我才正式成为天王羽卫军的中层领导。

中山静一决定,潜艇的第二次海试,由我带队出海,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强人所难么!

“你别觉得我是为难你,这是让你拥有军功的唯**法,没有突出的军功,凭什么给你加官进爵?”中山静一看出来我要反对,先声夺人的说到。

“可是我连那个小潜艇都没指挥过,您让我直接指挥这个大家伙,您不怕我把潜艇弄到海底?”

“当初让你多跟我待在一起,你自己懒,不愿学。”中山静一说道。

“能怨我吗?我还不是在给你写书。”

“其实在潜艇上,其他职位我还不敢让你独当一面,艇长反而没事儿,你就是负责做决策、下最后的决心,每个决定都会有专业人员、给你最专业的建议,而且,这艘潜艇上的水兵,都是潜艇的建造者,他们对潜艇的熟悉程度,不比你对洋子身体的熟……好好好,不开玩笑,他们可以保证潜艇安全行驶,你就放心好了!”中山静一笑着说道。

“我。。。。。。还是不行,一点儿经验都没有,不行!”

“你呀!太胆小,好、好,我再陪你出趟海,这回认真看、用心记。”

“这还差不多。”

“记住你说过的话。”中山静一似乎奸计得逞的坏笑着说道,似乎这就是他要的结果,我好像又上当了。

两天后,潜艇再次出海,在艇上,西尾勋见到我就躲,更证实了我的猜测,可我没心情跟他计较,老老实实跟在中山静一后面,学着他的样子,看他怎么指挥,如何做决定。

返程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巨大的危险,潜艇似乎被一架飞机锁定了,所有人都紧张、害怕的不行,这才是对艇长真正的考验。

中山静一很镇静的指挥潜艇改变航向,伪装成第三国的潜艇、全速往公海逃跑。

被动声呐显示,我们逃到公海上后,天上的飞机仍然一直在跟踪我们,我一直紧盯着中山静一,看的出来,他并不轻松,但是,别人眼中、他是那么镇定,这点我觉得自己学不来,学不来怎么办?只好靠装了!

随着我们跑的越来越远,声呐回波终于消失了,飞机滞空时间毕竟有限。

我们放出一个改变返航时间的长波发射机,然后开始小心翼翼的低速返航。

潜艇终于有惊无险的顺利返回基地。

水下的潜艇,我们可以靠更好的听觉躲,天上防范第三国潜艇的飞机却没法躲,尤其是美国驻军的反潜巡逻机。

这个问题以前就没想到么?

海上师团为此专门开会研究,怎么躲避天上的飞机侦查。

作为新晋中层干部,我也参加了这次作战会议,只是1号基地副司令的我,在会议室的座位居然在4号基地司令寺井理真之上,这让我很有点儿小人得志的恶趣味。

得意忘形之下,我居然提了一个建议,潜艇每次往返,都派一艘水面舰船在潜艇上方做引导,这样能干扰飞机侦查,什么船无所谓,只要在它的底部安装专用的引导声波发射机就行,只要潜艇进到那条直通基地的海沟,就万事大吉了。

这个建议被采纳了,我做的什么事儿呀?要是他们吓得再也不敢出海,那多好呀!

人,什么时候都要保持一颗平常心!

几天后,已经安排好引导船的上司,迫不及待的安排立即进行第三次海试。

我不得不板着脸、装深沉,军事主官的威严是日积月累积淀出来的。

这次出海,出奇的顺利,包括极限深潜等科目都顺利完成,趁着没人敢进艇长舱,我把特训结束到现在的经历,完全记录下来了。

虽然写完了,我却不知道怎么传到外面的世界去,洋子是绝对不可能的、自从她表露出对爵位的渴望,我就知道不可能通过她传递这种东西了。

洋子刚跟我交往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封爵一说呀,也许她当时就知道这件事儿?

我们回到基地才知道,中山静一已经荣升海上师团副师团长,兼任潜行旅团旅团长,晋升少将。

1号基地来了位新的司令官,不过我们没有见到,人家报了个到就走了,家属区的一个运动场被拆了,据说正在给新司令建官邸。

这一看就是来摘桃子的高层子弟,**哪儿都有,我忿忿的暗中想到。

旅团部在半光区,我现在也可以随时出入那里,我找到中山静一,要求调到这里来。

“现在还不行,你现在是1号基地,唯一一个有过出海经验的艇长、副司令,你走了,潜艇不就没法出海了?”中山静一跟我打起了官腔。

“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是现在这个局面?故意让我当艇长、好把我留下来的?”我也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这个…这个嘛,说实在的,我是有点私心的,上边安排小泉真一狼、来当1号基地的司令、我是坚决反对的,那是留给你的位置,但是,这个小泉真一狼的家族势力很大,天王羽卫军高层也扛不住,所以,我才决定把你留在副司令那个位置上,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掌控1号基地。”中山静一貌似诚恳的说道。

“那个小泉真一狼,一到基地就给自己建行宫,你也不管么?”我知道木已成舟,多说无益,就打算给那个小泉真一狼上点眼药。

“我巴不得他这么做呢!那个寺井理真不是也给自己建了座居酒屋吗?这说明、这家伙只是个追求享受的纨绔子弟,只要他不跟你抢兵权,你就跟他做好表面功夫,拍马屁、你不是挺拿手嘛。”中山静一脸不正经的说道。

“都没见过面,谁知道那家伙好不好打交道。”我无奈的说道。

“这种世家子弟,本事不大、傲气不小,你别在表面上跟他起冲突,装的很恭顺、就不会有大问题,但是,不管他是什么人,敢抢兵权,你就不要跟他客气,你是不知道,现在整个天王羽卫军,只有我们算是成军了,所有资源都投到我们旅团和兵器厂了,而1号基地又拥有潜行旅团80%的力量,一旦小泉真一狼完全掌控1号基地,劳资不就被架空了?”中山静一毫不掩饰他的自私自利。

“你不是还有2、3、4号基地吗?”我很好奇2号、3号基地是干什么的。

“2号基地就是兵器厂,3号基地是生产潜行器和其他装备的,4号基地主要是寺井财团、捐献巨资建设的,寺井理真不可能完全听命于我,最关键的是,将来的决定性力量、就是这些鼍龙级的潜艇,所以你得帮我看好它们。”中山静一说道。

“我只是个副司令,您可能会失望的。”我摇了摇头说道。

“你放心,我会全力支持你的,我很快会把坂本靑弥给你调过来,到时候你唱红脸、他唱白脸,一唱一和的架空小泉真一狼,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他抢走你的功劳,洋子可是委托留美跟我谈过了,子爵的地位,总不能拱手让给小泉真一狼吧?毕竟子爵的人数是远远少于男爵的。”中山静一又开始利诱了。

“可是没有财务、人事权,我说的话没人会听的。”

“来实习的三个鼍龙级潜艇艇长,有两个已经向我效忠了,你可以优先安排他们上艇,这样一来,三艘潜艇都在我们的掌握中,我看他能翻出什么幺蛾子来。”中山静一自信的说道。

“不是说有五艘呢么?”

“现在只有两艘在建,剩下的谁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高层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实施计划了,为什么会在潜艇上配个娱乐室?就是要让潜艇两艘执勤、一艘替换,这样一来,潜艇回基地补充燃料、补给,根本待不了几天就得再次出海。”中山静一说道。

“能不能多培养一两组人马,换一批人马驾驶潜艇出航,这样人员才不会很疲惫,有利于他们的身心健康?”我说完就后悔了,我给他提这个建议干什么?这些潜艇永远出不了海才好呢。

“嗯?。。。。。。嗯!你说的这个办法很好。。。。。。嗯。。。。。。这样,我一会儿就给**打报告,就说是你提的建议、怎么样,还是我对你好吧?这种功劳都算到你头上,想不加官进爵都难!”中山静一自得的自夸道。

“算了吧你,你一定是又有什么鬼主意了吧?”

“算你聪明!我准备建立一个海军官兵编练司令部,所有上艇官兵都要通过编练司令部的考核,包括已经上艇的、也要重新考核,所有岗位都要持编练司令部的‘審査证’,对上面就说是军事正规化建设的需要,你来当这个编练司令部司令。。。。。。坂本靑弥给你做副手,这样,所有上艇官兵都得得到你的认可,这样人事权就完全掌握在你的手里了。”中山静一老谋深算的说道。

“是掌握在您的手里、更贴切吧?”

“至于财权呢?在这里其实就是物资分配权。。。。。。这样,不论是否出海执勤,只有取得‘審査证’的人、才能享受相应的海勤待遇,这样一来,小泉真一狼手里的权利,基本上都掌控在我们手上了,他可用的资源就很有限了,我看他能翻出什么大浪来。”中山静一得意的奸笑着说道。

“你再整个‘審査证’、两年一审,那就更完美了。”我挖苦道。

“没错,就这么定了,一年一审!”中山静一赶忙接过去说道。

“你这么搞,高层会不怀疑你别有用心?”

“会!但我不怕,哪有又要牛挤奶、还不给牛吃草的道理?我只要强调,这么做是保障潜艇安全执行任务的前提,我们的人都是临时拼凑的,海上警卫队的潜艇艇长、最少要接受两轮、五六年的军校学习、六七年的海上磨砺,像我们这种野路子的潜艇官兵,全世界也仅此一份,所以,即便他们怀疑我培植私人,也会同意这个建议,潜艇常年在外战斗执勤,最重要的是什么?安全!”中山静一信心十足的说道。

“你这个编练司令部建在哪儿?1号基地将来最多能停三艘潜艇,正在扩建码头,造船厂那边也没有地方,就一操场、还让小泉真一狼用来盖行宫了。”

“4号基地附近那个船厂,马上就要把所有人迁到1号基地了,那一大片地都给你,把4号基地的两艘潜艇都调过去做训练舰,寺井理真这个司令也变成光杆司令了!”中山静一的头脑反应真快,不仅把所有事情都想到了,还顺便摆了寺井理真一道,如果他不投效中山静一,那么将来寺井理真很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好坏!”

“都是被逼出来的,你不狠、就会被欺负,甚至被吃掉。”中山静一说道。

“你带着留美住到半光区来了,洋子可是也怀孕了啊!”我得给自己再争取一点儿福利。

“等编练司令部的任命下来,你就基本算是副旅团长了,到时候搬过来、名正言顺,留美在这里也不认识人、也没个人说话、天天粘着我。”中山静一有点无奈的说道。

“对了,高桥雄岩是不是也在半光区?”我们那次返航后,就被欢迎的人请到餐厅、开庆功宴,我不知道具体是谁,驾驶的那艘潜水器,但是我的预感应该是他。

“他死了,龟冈匠真那个奸商,不知道是不是怀疑什么,表现的很焦躁,我不敢派他去,那次任务是绝对不能允许失败的。”中山静一也不隐瞒,直接说道。

“那岂不是便宜那个龟冈匠真了?”

“放心!下次实验任务将会在印都洋进行,只是要让野泚宗一郎的预测、再次准确应验,精确度要求很低,爆破当量也很低,使用无人驾驶潜水器都可以完成,但是现在的潜水器都改造成两用的了,这种心理素质差的人、留着也不堪大用,就让他去吧。”中山静一对一条人命毫无感情的说道。

“这样一来,今后不就没人执行驾驶潜水器的任务了?”

“怎么会没有,井江宏明你知道吧?他也在培训了,基地有一个宣讲师就够了。”中山静一说道。

“这是他的报应,这个搞传销的家伙!”

“你那个同学山本浩二也报名参加了,我想阻止,但他不听劝,就为了那么一点票劵。”中山静一说出一个让我吃惊的事。

“能不能让他退出?他要是出事了,山田杏子怎么办?”

“怎么办?你可以再续前缘呀,你倒是处处留情呀!”中山静一奸笑到。

“胡说什么呢!能不能让他退出?”

“退出是不可能的,不过有了龟冈匠真的教训,这次招募的人数是有富裕的,我尽量最后一个安排他,这样,他就没有执行任务的机会了,我这都是为了你啊!上次之所以没有同意让他来,就是因为他早就报名参加培训了。”中山静一说道。

“谢谢!我代表山本浩二和山田杏子谢谢您!他们是我不多的朋友。”我很正式的鞠躬致谢。

“那你就帮我草拟一下给**的报告吧,一定要把必要性、急迫性说清楚。”中山静一笑着说道。

“印都洋实验”行动马上就要实施了,去印都洋投掷深海潜水器的任务,中山静一决定安排村潮级2号艇去执行,我有心跟去、顺便把香槟瓶丢到大海里,但是,天王羽卫军总部几乎没有耽搁的、就批准了建立海军官兵编练司令部的申请,还把编练司令部直接划归海上师团直属。

0

第三十二张 鼍龙吞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