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迷漫风凰园>第七章 马不停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马不停蹄

小说:迷漫风凰园 作者:那家女子 更新时间:2019/9/10 9:21:27

第七章 马不停蹄

会议-直开到天亮,几位领导和法匡因有事走了。侦查员们草草吃了点浠饭馒头,继读开会。

尽管熬了-夜,身体和精神都十分疲惫,但只要是为了案子,侦查员们便啥也不顾了,于是集中所有精力和时间投入到工作中去。也许这就是人民公安刑侦人员所铸就的职业精神。案子一发,特别是酿成人民的生命失去和財产重大损失的案子,那怕几天几夜不睡觉都不觉为过。仿佛案子没破.,凶手没抓,财产没追回,他们就不佩当人民警察,更不佩当刑警似的。所以,那怕今天是周六,那怕今天亲人和朋友们有重要聚会和安排,他们认为,私人的事再重要也比不上人民的生命和财产重要。

会上,那行说:“由于时间紧迫,我们直接主题。案发现场大家也看了,法医的尸检意见大家也听了。虽然尸检还有重要步骤没做,但导向性的意见似乎也说清楚了。现在请大家畅所欲言,谈谈自已对本案的看法吧!”

张文英说:“如果此案真是因家斗引起的相互残杀的话,那就简单多了。把死者的身份弄清楚,把相互残杀致死的原因和过程了解一下,然后写个结案报告送局里就得了。”

张文英是符江县公安局局长张文理的亲妹子,二十四五岁,长得虽然没徐敏漂亮,但也够性感的。她在大学不是学法律和公安的,但却十分想往像她哥那样做个公安刑警。去年市里招公务员,她不经家庭特别是哥哥张文理的同意便报了名。又因她考试成绩优秀,身体又好,面试合格便录取当了警察。她先在-个乡下派出所当巡警,在一次处理打架斗殴引起的血案中,她一人对付三个歹徒,硬是把亮晶晶的手铐戴在三个犯罪嫌疑人的手上。三个月前,她被调到符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当刑警。后又抽调到市刑警大队。她是个性格外向型的女孩,说话直率,有时直率得让人一时接受不了。

周兴宇说:“局长妹妹说的有理,我赞成!”

张文英立刻反驳说:“哎周兴宇,我说你没长脑子呀,就不能说点自己有创意的看法?知道吗,做刑侦最忌讳的就是人云一云,自己不动脑子!这些话你老师没教你?”几句话说得周兴宇一脸通红。

徐敏说:“我看,现在给案子定性为时过早。首先我们要把四个死者的身份和死亡的确切时间弄清楚。”

“你看,徐敏姐就比你有脑子。”张文英说,“我赞成!”

“我也赞成。”苏华说。

那行说:“张文英,你不是在凤凰路派出所管过户籍吗,你知不知道那98号别墅的户主是谁呀?”

那行故意这么问,其实不是问张文英,而是旁敲侧击钟有全。因为案发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作为主管区域的刑警队长钟有全似乎没发表过有价值的意见。于是,他借问张文英这个问题,剌激一下这个搭档,看他怎么回应?

谁知,张文英过于直率,毫无思索地说:“唉我说那队,我离开凤凰路派出所都一年多了,我在那里时,凤凰园别墅还在挖地基哩!谈何有98号别墅的户主。”

“哦,这事我可忘了。”那行说。

“那队,我看你不是忘了,你是故意将我们的军!你的本意是说我们符江县公安局刑警队没尽到地主之责,对所管辖区的人员状况不了解,敢说不是?”张文英说。

那行说:“你真是-个精灵鬼,你不但精灵,还心直口快,不愧是公安局长的妹妹。”

张文英说:“唉那队,你可不要把我和我哥混为一谈哟!我哥是陈腐稳重型,而我是活脱开放型,就为这个,我哥特别反对我当警察。”

徐敏说:“难怪你哥张文理本事不怎么大,竟然当上了符江县的公安局长。”

周兴宇悄声对徐敏说:“这话你也敢说?”

“讨论案子,有什么不敢说的?”徐敏说 “血案发生在符江县,张文理是县公安局局长,他没有责任。可到现在案发都过去快十个小时了,没听他说过一句有关对案子负责的话。你看,现在他又扔下我们溜了。”

“不说这个了。”那行说,“徐敏,打电话告诉雅致凤凰园物管经理刘继纯,叫他立马把98号户主的资料送到这里来。”

当徐敏正要打电话时一位女刑警进来说:“那队,有个叫刘继纯的人找你。”

那行说:“说曹操曹操就到,好,叫他进来。”

刘继纯进来后便对那行说:“我刚才去了市公安局,他们说你在符江县公安局开会,于是我又急忙往这里赶。”他边说边把手中的资料递给那行。

那行看完资料后,递给身边的钟有全。然后那行对刘继纯说:“红阳和符江的领导对凤凰园案非常重视,连夜成立了专案领导小组和侦查组。我们几个都是侦查组成员。现在请你把案发地点98号别墅的户主向我们介绍一下, 尽量做到准确无误。刘经理,请坐下讲。”

刘继纯坐下后,指着钟有全手上的资料说:“ 情况都写在上面了,你们看就知道了。”

那行说:“麻烦你再说一下,不清楚的地方大家还可以问你,是吧?”

刘继纯想了一下说:“买98号别墅的人我不认识。从登记表上附的身份证复印件看,名字叫赵前新,男,今年42岁,住红阳市建设路385号宿源小区8栋2单元4楼3号。他于今年七月一日因某种特殊原因来物管处申请提前交付98号别墅,说是要立即装修入住。果然,他于今年七月五日领了钥匙,七月十日就开始装修了。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装修好的,反正在今年十月中旬他就正式入住了。入住时,交了三张照片,领了三张住户卡。从住户登记卡和照片上看,其-是赵前新他自已,其二是其妻周宝芝,其三是其女赵灵。应该说,正式入住98号别墅是三人。那行队长,各位,我知道的就是这些。”

“没有多的人?”那行问。

“从住户出入卡上显示的就这三个人的名字。”刘继纯说。

那行说:“我现在告诉你,从案发现场看,98号别墅里住了四个人,按你所说三人外还多出一人,而且这多出的一人还是个老太太。”

“四个人都死了吗?是他杀还是自杀?”刘继纯问。

“你说呢?”那行问。

“嘿哼,我怎么知道哦?”刘继纯-笑说,“你不是告诉我和华总,要对此事保密吗?再说了,我至今还真不知道到底死了几人。”。

那行说:“这不是在调查吗?好了,你走吧!有事我们会再找你。”

刘继纯正要出门时,那行又喊道:“刘经理!”

?刘继纯一惊,回头问:“叫我吗?”

“当然是叫你啦,难道你不是刘经理?”徐敏说。

“你看,小区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这经理当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哦!队长就叫我刘继纯好了!”

“知道愧疚就好!”那行说,“今天早晨你来时,小区里有什么异常没有?”

“咋没有,有!”刘继纯说。

“什么异常?”钟有全问。

“有几个住电梯洋房的业主问我们的门卫,也问我,说昨晚上深更半夜的听见警车哇哇的叫,又看见别墅区灯火通明,到底出了啥事,是不是杀死人了哦?”

“门卫怎么说,你又怎么说?”那行问。

“一字不差的按那队说的说,不知道!要问得问公安局去!可我话一落音,就遭来-吨臭骂。”

“都骂些什么?”钟有全问。

“骂门卫是啥子**门卫哦,吃干饭的!拿了业主的物管费,小区出了情况一问三不知,干脆开了算了!骂我是锤子经理,还警告我说,要是小区出了杀人事件,还不告诉大家的话,要叫我吃不了兜着走!哎,还说了很多威胁开发商的话呢!要是没啥事,我走了哈?”

“走吧!”那行说。可刘继纯刚一转身走,那行又说,“慢!还有个事问一下。”

“啥子事,问吧!”刘继纯态度满好地说。

“赵前新是哪个单位的,他是怎么买的房子?这个人......”

“哎呀,那队,这事我真不清楚,你想,我只是一个物管!这些事要问得问华总。”还没等那行问完,刘继纯就抢先答道。

刘继纯一走,那行和钟有全悄悄交谈几句便分咐道:“徐敏,你和張文英一起,立即去赵前新原住派出所查清赵的情况,包括其工作单位丶职务及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等等。周兴宇,你和苏华去凤凰园物管找保安调看监控录相,主要查看二十号下午一点至二十一号凌晨两点之间,98号别墅及其周围人员和车辆的流动情况。若有异常的情节,便翻录下来进行研究。我和钟队准备重返案发现场再仔细察看。”他看了一下手上的时间,说,“准确地说现在是上午八点,十一点大家准时回到这里碰头汇报。出发!”

0

第七章 马不停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