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迷漫风凰园>第九章 户口出现破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户口出现破绽

小说:迷漫风凰园 作者:那家女子 更新时间:2019/9/11 23:12:27

第九章 户口出现破绽

徐敏和张文英首先来到赵前新所在的建设路派出所,从电脑上调出了赵前新的户籍档案。据户口档案登记薄记载,第-頁户主姓名是赵前新,男,生于1973年12月11日(今年42岁),身高1.75米,体重76公斤,学历大学,职别干部,家庭住址,红阳市建设路385号宿源小区8栋2单元4楼5号。徐敏拿出在98号别墅拍摄的男死者的照片一比对,虽然死者额头和颈部血肉模糊,但还是有七成可以识别死者就是赵前新。

“根据法医的尸检报告,死者的年龄丶身高和体重与这个赵前新基本相符,可以敲定,男死者就是赵前新。”徐敏说,“再看他的家庭成员。”

张文英把户口薄翻到第二頁。其显示是:周宝芝,女,生于1975年5月8日(今年40岁),身高1.62米,体重50.5公斤,学历大学,职别干部,与户主关系妻。从照片上看,这女人长得不十分漂亮,徐敏用死者照片比对,怎么也看不出那女死者就是赵前新的妻子周宝芝。

“据法医尸检和我们的目测,这个周宝芝无论年龄丶身高和体重都与死者相差尚远。难道女死者另有其人?”徐敏悄声对张文英说。

“看死者的模样比这这个周宝芝年轻漂亮丰满多了。看,她虽然死了,但胸部高挺,嘴唇大而厚,和周宝芝平平的胸脯和薄薄的嘴唇形成鲜明的对比。徐姐,你知道吗?这种性感十足的年轻女人的嘴唇对男人很有吸引力耶。唉,徐姐,这死者是不是小三哦?”张文英忽然问。

徐敏-笑,调侃说:“你的联想真丰富啊!唉,你是不是当个小三呀?”

“我当小三?”张文英噗哧一笑,说,“你看我可能吗?”

“我看也不可能!”徐敏说,“抛开你的长相不说,就你这女汉子性格,哪个男人愿意找你?”

张文英说:“嘿,你别说,就我这女汉子性格,才有效地保护了本姑娘的身体至今没受到任何男人的侵犯。”

“呵!那你的男人也没碰过你?”

“瞎说些啥呢?”张文英又一笑说,“不瞒你说,本姑娘虽然年芳二十五,但我那里还是......”

“啊知道了,你还是一块未开垦的荒地!”

张文英说:“为什么叫荒地呀,叫处女地!难道你那块处女地就被男人耕作过了?唉,耕者是谁呀?是不是那队呀?嘻嘻!”

“你再打糊乱说,我就撕破你的嘴!”徐敏说,“耕我的男人还没出生呢!”

“啊,原来我俩是一路货色呀?”

“谁跟你是一路货色?别瞎扯了,干正事吧!再看赵前新的家庭成员有哪些?”

于是,张文英翻到户口登记簿的第三頁。

赵灵,女,生于1998年9月20日(今年17岁),身高1.65米,学历艺专在校,职别-栏未填,与户主关系女。从照片上看,赵灵,瓜子脸,小嘴唇,扎着一个马尾巴头发,几丝流海从光洁的额头上飘拂下来,差点把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档住了。

徐敏拿出98号别墅那个女孩照片一比对,从脸形到身长,基本相符,所不同的是她秀的是长长的披发,眼睛微闭着没有照片上那么大。

“再翻。”徐敏说。

张文英把鼠标一点,户口薄又翻到第四頁。徐敏和张文英都惊讶了!因为赵前新的户口登记第四页(包括第四页)以后都是空白。

“怎么办”张文英问。

徐敏说:“去宿源小区找周宝芝,如果死者不是她的话,她极有可能在家。因为今天是星期六休息日。就是出去耍,也还没出门。”

再说周兴宇和苏华,他俩拿着刘继纯经理提供的98号业主的基本情况首先去物管办公室找有关人员进行核实和询问。

在物管办公室,周兴宇和苏华亮出警察身份证后,一位漂亮的15号女服务员热情地接待他俩。几句文明的客套话和说明来意后,15号服务员立即调出了98号别墅户主的信息。

从电脑资料上看,基本和刘继纯经理提供的资料一致。有出入的就是入户卡上大龄女人即赵前新的妻子周宝芝与98号别墅里两个女死者都不像。

周兴宇问15号服务员道:“美女,据我们了解,昨晚入住在98号别墅里有四人,而其中两个女的和你们这入户信息不符,这是怎么回事?”

15号服务员说:“我们只是按购房者提供的资料办理入户卡,至于此人是户主的什么人和每晚他们家里住些什么人,住多少人,这渉及到别人的隐私问题,我们不便多问。也不可能去细问,除非出了大事。”

“现在就出了大事!”苏华不小心脱口而出。

“啊!出了什么大事?”15号服务员一惊问。

“现在不便说,我们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我们是警察,请你相信。”周兴宇盯了一眼苏华对服务员说。

“哦,是这样。问吧,凡是我知道的我会如实告诉你们的。”

周兴宇问:“98号别墅是什么时候领的房钥匙,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装修,什么时候装修完,什么时候入住的?”

15号服务员说:“不知道!”

周兴宇火了,大声说:“不知道,你接待我们干嘛?”

15号服务员说:“对不起,我刚来不到-个月。我可以给你找一个老的服务员来回答你的问题。”说着,她就过去对一个年龄约三十好几胸前佩着2号服务员的男人说着什么。

2号服务员走过来,对周兴宇和苏华非常礼貌地说:“二位警察同志,你们提的问题15号服务员向我汇报了。我是今天的值班经理,你们的问题由我来回答好吗?”

“快说快说,那来这么多客套!”苏华说。

2号服务员说:“开发商是去年五月份把房子交给我们的。我们准备了三个多月,确定九月一日起业主才能到物管公司办理交费领房手续。但不知什么原因,98号别墅的购房人经领导特批提前于七月一日领了别墅的钥匙并进行快速的装修。大约在八月中旬据说是草率装修完毕,便匆匆入住了。”

“是那位领导特批的?”苏华问。

“这就不是该我们这些办事员知道的事了。”服务员想了一下说,”你们最好去售房部了解一下。嗯,说实在的,在交房问题上,售房部即开发商那边还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他们那边对购房人情况的了解比我们这边要详实得多。”

“哦,那就这样吧,今天是周六,耽误你的休息时间了。”周兴宇说。

“没啥,反正今天我值班。”

当周兴宇和苏华走到门口时,2号服务员又喊道:”警察同志!”

周兴宇和苏华闻声回过头来,周兴宇问:”怎么,还有话么?”

2号服务员一笑,说:”嘿嘿,没了,慢走!”

接着,周兴宇和苏华去物管监控室调看监控,除了看见一部蓝色的尾号为025的出租车在凌晨一点二十分开到离凤凰园98号别墅大约两百米处停下,然后下来一位看不清面貌的女人外,其他并末发现异常。

上午十一点正,侦查组的人除了那行外,全部到了符江县公安局刑警队会议室。徐敏看了一下手上的表,时间显示十一点零三分。

“这个那队,对人是马列主义,对已是自由主义,他自已规定的十一点准时,喏,都过三分钟了他自已却还没到。”徐敏说。

張文英说:“徐姐,你敢在背后吊你们头的二话,你不怕他给你小鞋穿吗?”说着她乜了钟有全一眼。

“有啥不敢的!就是当着他的面我也敢!”徐敏说。

張文英捂嘴一笑说:“看来徐姐和那队的关系非同-般啊!”

“你什么意思呀?”徐敏问張文英道。

“是你有意思,我沒意思。唉钟队,是你和那队一起去案发现场的,怎么你到准时了,他却没来呢?”张文英问钟有全道。

钟有全说:“啊,是刚才我俩来时,被你哥,不,张局叫去了。”

“我哥还没回家?”张文英问。

钟有全说:“符江县出这么大的人命案,他作为县公安局长能安心回家么?”

“说来也是。可让嫂子又有骂他的理由了。”張文英说。

“怎么,她敢骂局长?”周兴宇问。

张文英说:“嗐,现在的男人呀,不管在外面官有多大,在单位受上司管,一回到家就受老婆管。按我们四川话说就是粑耳朵男人!你说是吧徐姐?”

徐敏说:“我咋知道哦,我又没管过男人!”

“可你在管那队呀!”张文英说完,又是“嘻嘻”-笑。

0

第九章 户口出现破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