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98号别墅疑案>第十一章 初涉死者之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初涉死者之妻

小说:98号别墅疑案 作者:那家女子 更新时间:2019/9/13 23:24:38

乍眼一看,这女人四十岁左右,中等身材,不胖不瘦。炀过的中长头发,像是随意用手指梳理了一下,仍显凌乱。瘦削的苹果脸,皮肤虽白,但脸色憔悴,额头和双眼角上明显出现抹不去的两条细细的魚尾纹。尤其那明显的黒眼圈,把她本来就大而且无神的眼睛凸显得更大并有些可怜。让徐敏她俩一看便感觉到,这女人仿佛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着一场重大的疾难。

“不错,看脸谱,这女人正是派出所户籍上的周宝芝,是死者赵前新的妻子无疑。但这女人显然不是98号别墅里的任何女死者。”徐敏和张文英几乎同时在心里各自嘀咕道。

女人将户口簿递给徐敏说:“警察同志,看吧,这就是我家的户口簿。”

徐敏接过户口簿翻开一看,上面的户主和住户人的信息显示和在派出所查看的一模-样:户主赵前新,其妻周宝芝,有-女叫赵灵,典型的三口之家。

徐敏说:“请问大姐,你贵姓?”

“免贵姓周,喏,户口簿上写着,周宝芝。”

“哦周大姐,按要求,我们要问-些情况,你可以回答吗?”徐敏问。

周宝芝思忖一下,说:“可以呀,问吧!”

张文英立即掏出笔和询问表准备记录。

徐敏问:“请问大姐,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少岁?”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叫周宝芝,今年40岁,这些户囗簿上都写得有。”

“赵前新是你的丈夫吗?”徐敏问。

周宝芝迟疑一下,说:“是的。唉,户口簿上不是写的很清楚吗?”

“想再核实一下。”徐敏说,“你们有一个女儿是吧?”

“是的,叫赵灵,今年18岁,在省城上艺术专科学校。”

“你的户口簿上只有你和你丈夫及女儿三个人是吧?”张文英停笔插问。

“是的。”周宝芝说。

徐敏问:“那刚才开门的那个阿姨是......”

周宝芝即说: “哦,她是我妈,姓李,叫李焕珍。她的户口在乡下,住也住在乡下,这次是来城里看我的,刚来两天。”

“没办临时居住证?”张文英问。

“没办。因为过几天我就要同她-起回乡下老家过年!”

“哦!”张文英问, “是去你母亲家过年,还是去赵前新母亲家过年?”

“当然是我母亲家。”周宝芝说。

这时,徐敏眼珠一转又问:“你的丈夫赵前新和你的女儿赵灵也准备和你-起去你母亲家过年吗?”

周宝芝又是迟疑一下,答道:“女儿马上就要放寒假回来了,肯定要去。至于他嘛......啊,他们单位怕是走不开。”

“你的丈夫赵前新在哪里工作呀?”徐敏趁机追问。

“符江县城建管理部门。”

“是干部吗?”

“是,不过听说要提拔,说是都公示了。”

“这个情况是赵前新亲口给你说的?”

“是,哦不是,是我听说的。”

徐敏立即感到其中有蹊跷,便打断这个话题,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客厅,换个话题从侧面问:“周姐,你们这房子不错嘛!”

“错是不错,就是窄了一点,才125平米。”周宝芝说。

“所以你们就另外买了一套大别墅,是吧?”徐敏装着不经意地问。

周宝芝一笑说:“我们哪有钱买大别墅哦?将就住吧!”

“周姐,要是不介意的话,请问你和你丈夫赵前新的工资,也就是说一家的经济大权是谁在掌管?換句话说,一家的大事谁说了算?”张文英插问。

这时,徐敏特别注意到,周宝芝的微笑突然消失了,然后想了一下才说:“怎么说呢?各管各,各用各的吧!”

“这么说,你丈夫在外面用他的钱买了什么贵重东西,比如别墅丶车子什么的,也可以不给你商量就买了是吧?”张文英又问。

周宝芝又想了一下,说:“大致如此吧!他用他的钱,我用我的钱,用不着给谁商量。再说了,像买房买车这么大的开支,就凭他一个**的工薪是不可能的。想必你是知道的,就红阳这么-个地級市,这两年房价彪升的也不可想象,不说别墅了,就地段和稍好的电挮公寓,清水房每平米最少也要六七千呢!”

“是呀,要是买雅致凤凰园那样的品牌别墅,一套起码也得几百万。”张文英又试探性地说。

“就是。所以说买别墅对于我们-般**来说,想都不敢想!何况,他还要供女儿上学。大家知道,艺校收费是相当高的。”周宝芝说。

“周姐,今天早晨你丈夫赵前新又去上班了吗?今天可是星期六哦,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徐敏又转入正题问。

周宝芝再次思忖一下,说:“啊,他,他出差去了。”

“出差!”张文英又是-惊,“出差去了哪里,多久能回来?”

“不,不清楚,他没说,我也没问。哎警察同志,你们怎么这样老问老赵的问题呢?他,他怎么啦?出事了吗?嗯?”她惊讶地问。

“啊,不是!”徐敏立即解释说,“我们只是问问,周末嘛,按理一家人应该在家团聚的。当然了,出差例外。好了,我们就不打搅你了,周姐再见!”

徐敏和张文英刚一出门,周宝芝又忽然喊住,并递上一张名片,说:“警察同志,如果你们还想找我的话,就不别来我家了,也别去我单位,打我名片上的电话就行。喏,这是我的名片。”

徐敏接过名片,看了一下,有些羡慕地说:“哇,周姐在市府办工作,还是个领导?”

周宝芝说:“你看错了,是市府信访办。”说完,她就主动和俩警察握手告别。

徐敏汇报完后,说:“为了不惊动周宝芝,我们没有把赵前新的死讯告诉她。但从我们询问中,发现她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要么迟疑,要么唐塞,要么吞吞吐吐。”

“你们觉得她在哪些问题上在迟疑,在唐塞和吞吞吐吐呢?”钟有全问。

张文英说:“比如每当问到她丈夫赵前新的问题时,还有家庭的经济开支和买房买车的问题时,她回答得就似乎在遮遮掩掩。还有,当问到赵前新今天是否去上班了时,她想了好久才说出差去了。出差去了哪里,她也不说。你们信吗,丈夫出差去哪里,竟然不给老婆说。”

周兴宇说:“徐姐她们了解的情况和我们在物管及购房部了解的情况基本相符。”???

“是么,你说说相符在哪里?”那行说。

周兴宇说:“比如,98号别墅内的男死者可能就是户主赵前新,那个年少的受害者也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女儿赵灵。那个年轻的女死者也可以肯定不是赵前新的妻子周宝芝,那年老的女死者也不是周宝芝的母亲。”

“就这些吗?”那行问。

“还有,”苏华说,“我们去售房部找到一个曾经接待过赵前新的名叫江艳的售房小姐,她说,赵前新买房子是他亲自来办的。他来时就对我说找我的主管鲜素芳。我把他带到鲜主管办公室后,鲜主管说,这事她来办,叫我不要管可以走了。从此,她就没再过问此事。我又问她这个鲜主管现在哪里,可以见吗?她说,已经回家过年去了,听说她家住在一个很偏僻的山区。我们又问了几个售房部的人,他们都说不清楚。也不知鲜素芳去了哪里。”

周兴宇说:“还有,据物业公司的服务员说,开发商是去年五月份把房子交给物管的。物管准备了三个多月,确定九月一日起业主才能到物管公司办理交费领房手续。但不知什么原因,98号别墅的购房人赵前新,经领导特批来物管处申请提前交付98号别墅,说是要立即装修入住。果然,他于今年七月五日领了钥匙,七月十日就开始装修了。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装修好的,反正在今年十月中旬他就正式入住了。”

那行问:“领钥匙的人是赵前新本人还是别的什么人?”

“哦,这就忘了问。”周兴宇说。

那行问:“大家还有什么补充吗?”

苏华说:“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们在调看凤凰园物管的监控时,发现今天凌晨1.36分,有-部蓝色的尾号为025的出租车开到离98号别墅大约两百米的距离停下了。由于路灯没开,只朦胧可见一个面貌不清的女人下了车,接着出租车就开走了。”

见大家不再说什么后,那行说:“大家就以上了解到的情况谈谈自已的看法吧!”

“唉那队,你们俩个头还没说你们查的情况呢,光叫我们汇报谈看法,这不是喧宾夺主吗?再说也不公平呀!”张文英说。

钟有全严肃地对张文英说:“叫你们说就说,嚼什么舌?”

张文英挨了曾经在符江县公安局刑警队上司的撸,做了一个鬼脸闭嘴了。

5

第十一章 初涉死者之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