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98号别墅疑案>第二十七章 所谓姐妹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所谓姐妹情

小说:98号别墅疑案 作者:那家女子 更新时间:2019/9/30 16:21:13

第二十七章 所谓姐妹情

其实,周宝芝是坐丛重的车子来凤凰园的。车子进了凤凰园,二人就分开行动,丛重去售房部替华玉凤解围,周宝芝去了物管办公室等华玉凤。

“呜--”华玉凤还没走到物管办公室,就听到办公室传来周宝芝悲惨的哭声。她知道,这个女人今天不仅是来哭而更是来找她要人的。

要说这个周宝芝和华玉凤的关系,不比亲姐妹差。关系的渊源还是起于三年前凤凰台那块土地的招标。

当时,周宝芝的男人丶符江县城建局负责人赵前新是招标委副主任。主任是市上的一个领导兼任。谁都知道,领导是挂名的,真正的实权在赵前新手里。因此,参与投标竞标的公司,特别是雅致丶嘉林和红化三个公司便把赵前新当成夺标的关键的关键性人物。

在那既短暂又漫长的招标丶投标丶竞标的时间里,可以说,三个公司的老总都绞尽脑汁,白天以一副正人君子的面孔去找正人君子的赵前新,晚上又换一个面孔,怀着有钱能使鬼推盘的理念去踏他家里的门槛。次数多了,赵前新也累了,所以,凡是找上家来的老总或老总派来打点的人,赵前新统统叫老婆周宝芝去应付去接待去处理。在信访办工作十几二十年的周保芝处理这些事自然是轻车熟路。

华玉凤就是这样认识周宝芝的。并且从认识走上深交,直至成为要好的姐妹。

华玉凤和周宝芝同岁,都进了不惑之年。但从面容和身材看上去,上海大户家庭出生而且善于打扮的华玉凤自然比四川农村出生的周宝芝像似至少年轻五岁。因此,华玉凤便称周宝芝为姐。

“姐!”华玉凤走进办公室,轻轻地走向她背后,声音低沉地喊道。

周宝芝停了哭声,抬起头来,泪流满面地,可怜巴巴地望着华玉凤。倏地,她站起来扑在华玉凤怀里大哭起来。

华玉凤的右手轻轻地拍打着周宝芝的肩膀,声音哽咽地说:“姐,哭吧,啊,哭!”说着,她的眼睛也湿润了,眨了眨眼,泪水便流了出来。

为了说话的方便,华玉凤把她带到自已在售房部的二楼办公室。

华玉凤打开空调并为她沏了杯龙井,恭敬地递到她手里,才说:“姐!不瞒侬岗,这事直到现在,具体情况阿拉都还无晓得,依是怎么晓得的?”

周宝芝抹了把泪,说:“昨天,不,星期六早晨,有两个女警察找到我家,说是核对户口,可尽问些老赵的事。什么房子丶车子,还问他在哪里工作,今天去了哪里,等等。当时,我就预感到不好,于是问她俩,老赵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可她俩说,没啥,只是问问。没想到,今天早上我上班后,还是前天那俩个女警察来我单位神神密密的告诉我,说赵前新在98号别墅内被人杀死了,我女儿赵灵也死了。还说,为了不影响警方侦查破案,要我保密不要对外讲。姐,你是知道的,赵前新那流氓死了活该!可女儿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女儿不该死呀!我还等她放寒假回来一起去她外婆家过年呢!呜呜--”周宝芝几乎在嚎啕大哭了。

“姐!”华玉凤说,“这公安局也是,凤王园出戛西大的事,对阿拉也保密。阿拉至今还无晓得98号别墅里死了几个零,死的是那些零,更无晓得有你老公赵前新。今朝不听侬岗,阿拉还蒙在鼓里呢!实话对侬岗吧,今朝就侬来之前,阿拉与前来找事的业主对话时,他们说98号的一家零都死了,阿拉还以为有侬呢!”

周宝芝说:“我要是死了就好了,全家三口都死了,一了百了。可现在留下我一个人,丈夫没了,女儿没了,一切都没了,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真的,来这里的路上我真想撞车或投河死了算了!”说着,又嚎啕大哭起来。

华玉凤尽量安慰道:“姐!事情不出也已经出了,零不死也死了。还是想开些吧!侬还年轻,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哦!”

周宝芝不哭了,从提包里抽出纸巾把泪水擦拭干净,抬起头来问:“妹子,哦华总,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无晓得!”华玉凤说,“公安局在查。唉,你不是说是那俩个女警察告诉你老公和你女儿都被人杀死了吗?难道她俩没岗凶手是谁呀?”

周宝芝说:“没说,只问我认不认识龙安?华总,龙安是谁呀?”

“是物管经理刘继纯新聘的保安。听警察岗,98号别墅这案子就是他在夜间巡逻发现后立即报警的。”华玉凤说。

“我想见见他行吗?”周宝芝说。

“行呀!”华玉凤说,“不过,恐怕你问不出你想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我女儿总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吧?”

“因为,公安局刑警大队的那行队长不仅告诉阿拉,也告诉龙安,要对此案保密。今朝,阿拉要不是看在咱姐妹的份上,阿拉也不会对侬岗戛些多。”华玉凤说着,便用坐机拨通了刘继纯的电话。

“喂,刘经理吗?侬叫龙安到阿拉办公室来一下。对,阿拉找他。什么,走特了?那队不是说不允许离开吗?什么,他自已要走的?侬是怎么管理手下零的嘛?侬说说他为啥要走?”

华玉凤在电话里听完刘继纯的解释后,放下话筒对周宝芝说:“龙安请假回原单位领补发的工资去了。说是要春节以后才能回来上班。怎么办,要不等等?不过也不着急,反正公安局那队他们正在查,结果总会告诉侬的。”

周宝芝站起来,突然说:“我想去98号别墅看看。”

“不行呀姐!”华玉凤说,“那队说过,案子没破,那别墅不能让别零进。再说了,阿拉同意侬去,那守门的警察也不会让侬进的。”

“那是我的家呀,为什么不让进?”

“侬的家也不行!姐,忍忍吧!反正赵前新都死了,侬还怕那房子不属于侬?”

“可是户主赵前新死了,谁来证明那房子是我的?不过有你华总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说着,她就站起来告辞。

华玉凤握着周宝芝的手安慰道:“姐,零死不能复生,还望姐节哀顺变。”

周宝芝告别华玉凤出了办公室,刚走出去,她又倒回来对华玉凤说:“我要见鲜素芳!”见华玉凤有些惊诧,她又厉声说,“听见没有?你把鲜素芳那妖精给我叫出来,我要见她!也许,凶手就是她!”

0

第二十七章 所谓姐妹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