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98号别墅疑案>第三十七章 是情杀还是仇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七章 是情杀还是仇杀

小说:98号别墅疑案 作者:那家女子 更新时间:2019/10/11 17:48:26

第三十七章是情杀还是仇杀

紧接着,会议进入案情判断。那行说:“根据大家的汇报和我们掌握的情况以及最近连续出现的杀人事件,可以肯定,凤凰园案98号别墅案定为凶杀案是成立的。但是凶杀案种类繁多,最常见的是情杀丶财杀丶谋杀以及仇杀等。下面,请大家开动脑筋,最好脑洞大开地来分析判断,本案是属于何种类型的凶杀。只有确定或基本确定凶杀类型,我们才能有方向有目的地寻找凶手。谁打头炮,文英小姐,不会又是你吧?”

张文英乜着眼说:“吃一堑长一智,本小姐不会再自作聪明了。今后呀,你们说,我洗耳恭听便是了,免得再讨没趣!”看来,她对那行的意见还不小。

“对不起呀,文英同志!”那行笑着说:“下次我再也不会不让你发言了,哪怕不让别人发言也不会不让你发言。你是什么,你是我们的大炮。你说,战场上没有大炮怎么消灭敌人呀?”

“哈哈哈!”那行一席话说得大家笑了起来。

“那队说我是大炮,好,今天我就先放一炮!”张文英说,“本小姐认为,凤凰园98号别墅案属于情杀,理由是。。。。。。”

“慢!”那行说,“为了让大家更清晰地分析和确定案件的类型,我想再次确定和向大家介绍一下几个情况。第一,周兴宇!”

“到!”周兴宇响亮地应答。

“龙安放了吗?”那行问。

“放了。按你的吩咐,也派人跟踪了。”

那行说:“好!第二,请问苏华,周宝芝的家庭成员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苏华说,“周宝芝父亲早亡,母亲李焕珍健在。有一个二十五岁的弟弟,名叫周宝兴!”

“周宝兴?”徐敏惊叫道,“天呀,怎么这么巧合?我从网上与有关派出所查讯,那天在太平间冷藏窒被击毙的那人就是周宝兴,也是二十五岁。难道此人是周宝芝的弟弟?”

“很好!”那行说,“我和钟队在释放龙安前,与他谈了一次话,他说他是四川某市某县人,父母都是农民,无兄弟姐妹。问了许多,他才说有个舅舅叫龙云丰。经查,这个龙云丰是嘉林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好了,情况就介绍到这里。文英同志,你继续讲。”

张文英说:“听了以上介绍,我更加确信,本案就是情杀,而且凶手就是那个周宝芝!”

大家一听哗然了。

“唉,张文英,你这一炮放得到挺响,把我们爷们儿都震懵了。说说理由!”周兴宇说。

“理由很简单!”张文英说,“周宝芝深爱的男人因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鲜素芳而背叛了她,不仅与鲜长期秘密通奸而且发展到秘密购房同居。身为公务员而且职位不低并长相不丑的周宝芝感到十分屈辱,先是吵闹,后是分居。最近居然发现鲜怀了赵前新骨肉,便恨从心起,对赵鲜二人起了杀心。于是在一月二十一号晚,不,应该说是凌晨,周宝芝和其弟周宝兴一同翻窗进入98号别墅将熟睡中的赵鲜二人杀死。”

张文英的发言立即受到大家的驳斥。首先是他的直接上司丶符江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丶现侦查组副组长钟有全。他说:“你才干刑警几天?简直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竟在这里胡说八道!”

跟着就是周兴宇,他说:“张文英,你也太自不量力了,竟敢在鲁班面前弄斧!你知道情杀的要素吗?你侦破过几起情杀的案件?我敢说,凭理论你欠缺,凭经验你没得,凭体会嘛你。。。。。。你有这方面的切身体会吗?大家别笑,我说的全是实话。”

苏华说:“哎,兴宇爷们儿,你怎么就知道文英小姐没有这方面的体验?难道她体验的时候,要取得你的同意?不过文英小姐,你的判断的确有些牵强。首先如果,如果周宝芝和她弟周宝兴是有意翻窗进屋取奸夫**二人性命的话,为什么不自带凶器而动用被害者家的菜刀?还有,凶手既然是杀赵鲜二人,为何杀一个近六旬老太?更不可思议的是,竟动刀杀自己的女儿赵灵。”

大家立即交头接耳起来。

“是呀,是呀!”

“看来情杀的判断是不对的。”

“起码有些牵强附会!”

“徐敏警官,你看呢?”那行问。

“周宝芝这个人,”徐敏说,“我和文英的确非常怀疑。她说话诡秘,反复无常,有时还出尔反尔。今天,苏华竟然查出她有个弟弟叫周宝芝,而且也是二十五岁。这么说,那个在太平间冷藏室被击毙的人正是她的弟弟?如此推测,周宝兴和她姐周宝芝很可能就是凤凰园案的凶手。不过。。。。。。。”说到这里她停住了。

“不过什么?”钟有全问。

徐敏说:“论学历,她是大学毕业。论政治地位,她是党员丶国家公务员。论职务,她是市信访办负责人丶副县级,而且年龄也不算大,作为妇女干部还有很大的升职空间。论家庭,她有一个乖巧的上大学的女儿,还有一个非常爱她关心她的母亲。论婚姻,虽然后半段不幸,但总有前半段的幸福值得回忆。综上所述,我认为,她不可能因这个失败婚姻去挺而走险,自毁前程!”

叫到这里,张文英突然大声说:“我终于明白了,你们为什么不愿意第一个发言!那队,既然我的判断是错的,那就请正确的发言吧!”

那行说:“对呀,既然大家认为,情杀不可能,那又是什么呢?”

“如果是仇杀呢?”周兴宇说,“但目前又好像没发现谁与赵鲜二人有好大的深仇大恨?”

“抢劫或偷窃杀人也不像。”苏华说,“据我们搜查98号别墅,所有的衣柜,带锁的箱子丶抽屉均完好无损,存折和银行卡均在。再说了,由于房子是匆忙装修,匆忙入驻,家里除了卧室和客厅一些家具外,几乎空空荡荡。”

“能否有其他类型的凶杀?比如斗殴丶争风吃醋丶妒嫉丶竞争等等。”那行继续启发说。

“竞争?”苏华说,“竞争杀人,这也太离谱了吧?”

“不离谱。”那行说,“竞争有很多种,目前常见的也是最突出的是商业市场竞争丶职位竞争丶利益竞争等等。当然,这些竞争多数是合法的,但并不是说合法就不残酷。同时,也有不少竞争是非法的,胡作非为的,甚至是别有用心的。合法的残酷加上非法的丶胡作非为的丶别有用心的,很容易产生杀人事件。大家不知注意没有,这种情节在小说和影视剧里比比皆是。”说完,他便和钟有全悄声耳语起来。

“那队,这么说,你也否定文英小姐的大胆判断罗?”苏华问。

“我没否定。”那行说,“大胆怀疑,勇敢推测,果断决定是一个刑侦警察动脑动智的起码条件。张文英同志做到了,或基本做到了。刚才,我与钟队商量了,既然大家现在拿不出别的凶杀案类型,那么,凤凰园98号别墅案从明天起,我们就先从情杀案开始侦查。具体行动,下来由钟队负责分工。大家记好,时间就明后两天期限。两天,我们必须对此案有一个明确的交待。时间很晚了,散会!”

2

第三十七章 是情杀还是仇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