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特战利剑之外籍军团>第九章:绑架威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绑架威胁

小说:特战利剑之外籍军团 作者:北国春秋 更新时间:2019/9/16 18:09:52

纳卡里亚,马尔斯召集手下几名头目开会,他准备实施“展现”计划。决定对当地华人开发商,孙浩才的儿子孙明朗实施绑架。马尔斯通过内线消息得知,孙明朗明天要去纳卡里亚镇的北城文化中心,那里原本是中国方面,援助A国的文化产业项目。因为内乱爆发,导致停工。目前还无法恢复开工。孙明朗去那里,显然是要查看工地情况,准备新的磋商。对于土匪来说,似乎绑架就是家常便饭。但是,针对这次绑架,显然没有那么容易。

虽然,A国正反双方立场对立,刀兵相见。但是,在一个问题上,双方有默契共识,那就是对于来自中国方面的各项经济援助。正反军政府都在尽力争夺,所以,当地正反军武装,都不会轻易贸然突击中国关联企业,产业。而这座文化中心,虽然暂时停工。但是,政府军对此十分看重。希望战后能够获得发展恢复。因此,政府军不惜重兵,把守在文化中心内外,周边各个要点。并且配备了4辆59M主战坦克,6辆63装甲车,等等重型武器装备,这些装备几乎是一个标准苏式装甲坦克连配置。同时,还设立了控制范围500米的狙杀点。因此,几乎没有土匪敢于对这里发起攻击。那就是找死。在A国有不少中国援助以及华人投资开发项目,几乎每个项目都有中国旗和政府旗帜。这虽然在海外司空见惯。但是,在这里这些标志性建筑,几乎同时出现在正反两军的地图上。

因此,马尔斯来说绑架也绝非那么轻而易举!整个纳卡里亚市区,一共有三条道路通往文化中心。其中,一条道路必须途径一座集贸市场。其他两条路都是绕城公路。因此,马尔斯必须想办法逼迫其走那条集贸市场道路。而孙浩才驻地在城镇东部,距离文化中心约为10公里。如果走公路大约10分钟就可以达到。如果穿集贸市场。那么至少需要30分钟。这个时间足够绑架使用。而马尔斯司令部驻扎在,纳卡里亚市镇外部的罗塔里村。距离城市文化中心也差不多10公里。而距离孙浩才驻地总计20公里。而绑架完毕,如何从重兵围困的城镇中心退出来?

他在镇子内的酒馆联络处。发挥了临时屯兵作用。虽然这里有政府军控制,但是,并没有像和平地区那样的,法制建设。政府军只是把重兵布置在重要地区。对于城中集贸市场街,就没有什么防护了。那么,马尔斯认为,只要把孙明朗车队,逼迫到集贸市场,就可以利用酒馆为依托下手。然后,扰乱市区制造恐慌混乱。趁乱从孙浩才所在东部,冲出去。绕着城市回道自己的驻地。这样,就可以避开与强大的政府军交火。计策想好了,他开始安排手下实施。

张天立回到自己的房间。进入走廊,就看到沈文月站在自己房门外,他紧走几步上前打招呼:“文月小姐,找我吗?”说这话掏出门卡开门。沈文月抿着嘴笑着,点了点头,鼻子里嗯了一声。张天立推开门朝着她笑着:“那好,沈大小姐,请进吧!”沈文月毫不客气,背着手仰着头,走进他的房间。房门刚一关上,岳珊珊快步走到房门前,她站住止步,抬起手准备敲门,手要接触到门板前,停住了。想了想转身朝着后面房间走去。

张天立一进房间,就进了盥洗室。沈文月坐在外面沙发上,大开嗓音说道:“好一个队长呀!人家进了你的队伍,连身像样的军服都没有呀!”盥洗室门关着,就听见里面张天立大声问道:“什么?你说什么!”过了一会张天立走了出来。沈文月一眼看去,张天立换好了一身运动是短打。穿着拖鞋。站在沈文月面前,疑惑问道:“沈大小姐,你刚才说啥?”沈文月假装生气样子:“哼,你难道看不出啦?”说着扭动身子在张天立面前,晃来晃去。张天立看来看去愣住了。皱着眉仔细打量半天,歪着脑袋疑惑问道:“你这是几个意思?”沈文月佯装怒气:“哼,你还队长那?我都是你的,队员了!连身像样军服都没有?”张天立听出她那个停顿的含义,装傻回道:“哦,军服呀?你去找岳珊珊领一件,我哪里有军服给你?”说着打开水壶做水。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空调,转眼看着窗外。绷着,很多这类90后甚至80男女见面后,都这么绷着,都希望对方先吐露。

果真没猜错,沈文月沉默片刻,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战队吗?”张天立笑了笑没回头:“我哪里知道,我就知道你老爸说你很喜欢无人机驾驶”。沈文月一听抿嘴甜甜笑着说道:“才不是,我是为了你”张天立就跟心里没数一样,一转头瞧着沈文月:“啊,为了我?不开玩笑吧?我们似乎不是很熟吧?沈小姐?”沈文月轻盈的歪着头:“当然啦,我第一次见到你,看到你那个气势。好帅!”张天立翻了一个白眼不耐烦回道:“小姐,拜托啦。不要这么狗血好吗?这年代还有一毛真情吗?(网络语,一见钟情)”沈文月刷,身子往前一摊:“怎么没有?我不就是吗?”张天立点着头:“得,我还真的好桃花了!”沈文月小嘴一撇:“那可不是吗?本大小姐也不是什么都能看得上!要不然,我才不费力巴拉的,将我老爸,那么力挺你!”张天立一听眉头一开,惊讶回道:“欧呦!搞没搞错,原来沈叔支持我,是因为你这小东东在后面搞鬼呀!”沈文月笑着回道:“那当然!就你那些事故,我张叔那个脾气,早就有你好瞧了。”张天立无奈笑了笑回到:“难怪人家都说一个成功男人背后,总有一个贼心不死捣蛋的女孩,啊哈哈”沈文月一听假装生气的,抬手举着粉拳:“坏死你了。看我以后还帮你?”

岳珊珊在门外听到了。她刚才的确迈步朝前走了。但是,没走几步一种莫名其妙感觉,叫她停住脚步回转身。现在房间里的大声吵闹。她都听得清楚。自己心里本以为早把张天立当做弟弟一般,但是,突然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心头。而且感觉眼眶有点湿润。其实她没搞懂,这叫醋意!。而成熟男女之间一旦产生对方的醋意。那么就离着爱,没啥距离了。

岳珊珊回到自己房间,换了衣服,洗了澡坐在沙发上,开着空调机,拿着一杯饮料,显得有些发愣。她脑海里不断会想着她与张天立,配合的场景。然后,带着苦涩滋味,喝着饮料。过了一会她的电话响了:“喂那位?哦,吴先生,您好。对,我是。嗯嗯,嗯额好的。今晚就到?好好我马上通报队长,派人去接。太感谢您了!”挂了手机她摸可以把脸。整理好衣服,转身出门。

岳珊珊来到张天立门前,按动门铃:“谁呀?那位?”“报告通勤组组长岳珊珊”。“好的,稍等。。。。。”,过了一会,门开了,张天立穿着运动短打,站在门前:“岳组长有事吗?请进吧”说着转身把岳珊珊让进房间,岳珊珊环视一下房间,没什么特别“不堪”的。这时候自己心里似乎有些安稳了。于是开口道:“报告队长,有4名队员要到了。我打算驱车接他们一趟”张天立一听很高兴问到:“哦,是吗?谁呀?哪里来的?”岳珊珊看了看周边,“我能坐下说嘛?”张天立尴尬笑着:“哦,对对,不好意思。坐坐”岳珊珊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肃穆说道:“一个叫锤子,一个叫喜子。都是耗子介绍来的。锤子叫张海涛,是孤儿叔叔养大的。当过特战察兵,喜子原名陈喜子,也是孤儿跟着哥哥嫂子长大,是原老八连的侦察班长。方敏28岁是我军校同学,军医。曾经参加过中非医疗队,对于中非地区很熟悉。胡玉梅,25岁。原某部无人机操作手。我堂妹”张天立一听笑着回道:“好呀!这下我们算是齐装满员啦!!我跟你一起去吧”。说着二人往外走。当到门口,张天立手机突然响了:“喂,老爸几个意思?”“你赶快到会议室来。重要事情!快”张天立一头雾水,但是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他转身朝着岳珊珊说道:“不行,有情况,我先去会议室。你去接他们回来吧,然后你安排一下。把锤子,喜子交给耗子来带。橙子,大海,矮胖作为一组,医生跟你,你堂妹编入芯片组。好了快去吧。我要去会议室了!”说完张天立头也不回朝着楼梯走去。岳珊珊看着张天立背影,发了一阵呆,然后径直朝着电梯间走去。

一进会议室,只见一位50来岁中年男子,身材很胖。方脑壳短寸头。正趴在他老爸张如海面前桌上,呜呜的哭泣。边上是张如海。“哦,这看来是要行动的节奏呀?”张天立站在门口:“报告!华人联合会安保队队长张天立报告!”张如海抬头一看立刻说道:“天立呀,快过来”张天立一听朝前走了几步。张如海扶起趴在桌面的中年男子,委婉劝慰道:“好啦,老孙先别着急。你看这是我儿子。也是我们商会华人安保队队长。”老孙一回头,看到张天立一身沙漠迷彩。砸着武装带,器具佩戴齐全。完整衣服正规军队样式。孙浩才点着头,目光茫然,双眼噙着泪光:“好,好”转头继续朝着张如海,“张老弟,您的给我想想办法呀?我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张如海安慰道:“先别急。别急,天立你来听听”。孙浩才把事情经过描述一番。

原来昨天早上,孙浩才吃过早饭,叫自己的儿子孙明朗,带着检察人员,前往文化中心工地,检查那里的防雨防汛,以及建筑开工前准备材料的安好。孙明朗随后跟着司机哈维特出了门,开上一辆黑色长城SUV,跟着一辆保镖车里面2名保镖,他的车内1名保镖。后车做的其他都是技术人员。当两车来到第一路口。孙明朗在这里也呆了一阵子了。他知道该走哪里比较快。所以选择第一条路。车子进入道路,刚开不远。就发现前面,出了事故,卡车与一辆丰田轿车相撞,司机争执不休。没办法孙明朗只能绕道走第三条路。刚到路口,就看到一块牌子挡路“道路抢修,绕行”。迫不得已他们转头走集贸市场那条路。车子开入集贸市场,变得十分缓慢。这条路严格说不是公路,是一条铺满方砖的巷子路。宽窄本来很宽,但是两侧因为都是大大小小商户,因此,占了不少路面。而且还有穿错不惜人流。这是该市镇最大的一条贸易街。可以说货品齐全,琳琅满目。在这样战火纷飞的环境下,可以说是当地居民难得的交易场所。

车子走到路中间位置,停住了,前面一个推着小车的买菜人,哗啦啦,小车翻倒洒了一地菜。这个人转回头朝着孙明朗的车子,叫喊着,孙明朗不太懂当地的语言。司机哈维特下车似乎与那个卖菜的交涉,这边副司机也下来帮助。孙明朗显得比较着急,他看了看后面,后面被一群人围住了。看不到后备车,正在这时候突然车门他两侧开了,窜上来两名黑人大汉。一个举着枪瞄着他头:“不许出声!否则打死你!”他懂得英语。也明白对方意思。另一个人不由分说把他嘴上一唔。孙明朗片刻就失去了知觉。然后,对方一人拉开车门,跟着后面还有两人,几下就把昏迷的孙明朗驾到背后的巷子里。一溜烟不见了。等司机回来时候,才发现公子被绑架了。还留下一张信条。

孙浩才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信,颤抖的递给了张如海。张天立也起身凑过来,张如海打开信一看:“3000万美元准备好。等我通知”后面画着一只狮子爪子。张如海立刻脸色发青:“狮爪?”张天立也看到了这个明显标记。点了点头。张如海扶起孙浩才关切说道:“你没有去找我们的大使馆吗?”损害才点了点头:“去啦!大使馆也很着急,他们正在联络各方。但是没有下落呀!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张天立听到这紧忙问道:“那么孙先生您的意思,事情我们帮忙吗?”孙浩才一听立刻抬起头:“是是的,我不久前听说你们商会组建了安保队。所以,想求助你们。你们可得帮我呀?”张天立满脸犯难之色,看了看张如海:“调动队伍,这得董事会决定才行呀!”说着他看着张如海。张如海沉思了。孙浩才又转身哭着拉着张如海胳膊:“老弟呀!你可得救救我呀,救救我全家呀!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呀!要是出点什么?我没法像家人交代呀!”片刻张如海扶着孙浩才说道:“老哥,你先别急,我召集董事们开会,想办法搭救”一名保安人员扶着孙浩才到外面。张如海立刻拿出手机,在董事群里:“马上开会。紧急!”。

过了一会,几位懂事都到齐了。沈飞翔疑惑的问道:“张哥,什么事情这么紧张?”听这口气,原来的老张?今天的张哥!。张如海把孙浩才事情,如实讲述给董事会听。几位懂事都没有发言,默不作声。张如海有些着急,皱着眉说道:“别动哑巴呀?说个话呀?到底怎么办?”沈飞翔抽着雪茄,慢慢说道:“张哥呀,这个老孙,不是我说他。建立华人商会,他不同意,不参加。建立保安队,他也反对,一毛不拔,哦,到了现在出了事情了,才想起我们来?大哥,拜托你!我们是商业联合会,不是慈善总会!我看着个事不能管!”另一位懂事也点头回道:“嗯,会长,我认为沈会长意见很对,他既然不是我们商会会员,那么我们没有义务去管他。这也是天经地义的吗!”张如海皱着眉朝着沈飞翔说道:“老弟,他必定是我们中国人呀!再不济他还是华人吧?大家都是同胞,遇到这事?你说我们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吗?”说着张如海朝着张天立一使眼色,意思是“说话呀,你说话管事!”张天立刚要开口。外面一名办事员进来,朝着张如海说道:“董事长,大厅一位姓赵的先生说是大使馆的,要找您单独谈!”张如海无奈的看了看在座的董事们。摇了摇头,起身朝张天立低声说:“你劝劝他们!人命关天呀!”说完转身出去了。

0

第九章:绑架威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