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龙如山令>冥界之花1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冥界之花18、

小说:龙如山令 作者:ZHYWZD 更新时间:2019/11/7 23:59:42

森森寒气无孔不入黑暗中包裹着两人的身子,即便是再耐寒者也有点招架不住。张千户几乎一个接一个打着寒颤,如果不是竭力忍着,只怕大声咳嗽起来。再看那师子涵,多少有点“姜还是老的辣”的优越感,坐在椅子上正襟危坐,纹丝不动。

习武、养生者特别注重忙里偷闲闭目眼神,哪怕一小会儿,也有助于迅速恢复体力,消除疲倦。精通医道肯定注重养生,师子涵更是如此。张千户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平时忙里偷闲休息一下更是不可或缺。因此眼前的阵势,到真正是英雄所见略同。

调息运气,活络经脉,彻骨的寒气被一点点抵消掉。估摸着过去半个时辰之后,师子涵张口说道:“千户大人,咱们暂却休息到这里,现在需要到上面熟悉一下环境。”

“但凭师太医安排就是,张某无条件服从。”张千户客气地说道。

师子涵起身,带着张千户摸黑继续往前走。张千户感觉越来越冷,地道也逐渐变得狭窄仅能容纳一人独自通过,还必须躬身弯腰,否则头会碰到地道顶端。好在没有走多远,师子涵便停下脚步。只见师子涵依旧摸黑鼓捣一阵,大片的光线涌进地道里来,依稀可以辨识眼前的事物。

一架小巧的梯子被师子涵从地道角落里拿起架设好,而且他先从梯子上上去。梯子顶端被挪开更大的一方空隙来,师子涵就从那空隙里钻上去。紧跟其后的张千户也不含糊,也踏着梯子上去。

上面的平台也不是很宽敞,拱形的上方,高最多五尺,两端宽不超过丈于。略微思索之后,张千户梦然醒悟:此乃普通的墓地而已,只是有棺木没有遗体。而将地道出口如此这般设计,绝非用心良苦那般简单,可谓煞费苦心。

师子涵似乎料定聪明人张千户一定已经知晓眼前的设计,因此笑笑说:“千户大人,非常时期,太委屈您也!”

“师太医客气也!能未雨绸缪将地道修建的如此隐蔽,非常人所能及也。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何来委屈二字?”张千户说道。

前面还有遮挡物,师子涵推开,眼前的视界立时变的开阔清晰起来。虽然还没有天光放亮,但因为漫山遍野均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因此能见度倒是极为不错。两人半蹲在有厚厚积雪的坟墓口,向前眺望。现在两人所处的位置,在一座山的山头。向下俯视,正好可以将师子涵的庄园尽收眼底。如果是在大白天光线不错,几乎可以完全监视庄园内外以及周边环境。

师子涵不无得意地炫耀道:“实不相瞒,向这样伪装的逃生和监视点,还有好几处。”

“佩服。佩服。实在是佩服。”张千户说道。

因为还没有天光放亮,仅仅只能看见庄园的轮廓。最关键的是,两人不辞劳苦来到现在的位置,也不是为了监视庄园内外,而是暂避凶险。加之山头又处在风雪口上,异常的寒冷。

大略俯视一番环境之后,师子涵说道:“千户大人,咱们还是退回地道中去罢,那里面起码暖和一些。在此忍受天寒地冻也无益处。”

自然是没有异议。两人复又退回到地道里那会休息之处。虽然两人目前近在咫尺,但心态却又不尽相同。比如师子涵牵挂夫人张玉英及其那些转移的庄园亲信多于对自身安危的考虑,对以后会如何也没有太多的计较。而张千户则不同,作为在朝廷打拼多年的小官吏,好不容易熬到五品,顺利到站或者有所升迁,早就在酝酿之中。眼前最重要的是躲过危险,渡劫成功之后回到京城依旧还是声名显赫的千户大人。

两人一时间无话,在黑暗中煎熬着难耐的时光。或许是对环境太熟悉的缘故,师子涵尽管闭着眼睛,身处丈余深的地下,但地面上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一般,感知的清清楚楚。他眼前出现诡异的场景:停放胡千户遗体的房间里,灯火通明,数个人影在里面晃动并讨论着什么。原本躺着的胡千户的遗体,神奇地站立在床下,与另外几个人交谈甚欢!

师子涵有点不敢相信感知到的那些极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场景!如果感知到的场景是真的,那简直太可怕也!回想短短时间以来发生的种种神秘事情,看来并非空穴来风。如果胡千户是到现在为止还未曾见过的敌手的“庐山真面目”,那后果极其严重:敌手、对手实际在明处,自己懵懵懂懂被装葫芦里!如果胡千户靠不住在捣鬼,那眼前的张千户呢?虽然一副忠心耿耿很仗义的言行,但是否乃深藏不漏别有用心?装的越好的敌人越难对付,最后所造成的后果也将更严重。

师子涵浑身冒冷汗!暗暗庆幸自身多了个心眼,没有对两位千户故**盘讲出完整撤离计划,否则将全盘皆输,后果不堪想象。不知道张千户此刻心里打着什么主意,要不要刻意提防?师子涵拿不定主意。不过,既然多半行踪已经被对手方掌控,那么眼下这栖身的地道,只怕不再有秘密可言。与其在里面闷着憋着,反而不如到地面上去来的自在踏实。

想到此,师子涵说道:“千户大人,你暂时还在地道多避一时,我折返回庄园一探究竟。如此这般万一有事,也好有个人策应。”

“师太医,张某不是贪生怕死鼠辈,愿意与您同生死共进退。”张千户说道。

“靠!这厮果然值得怀疑。话虽然说的很仗义,但却要形影不离,掌控我的一举一动。不行,万万不行。得想个法子甩开他。”师子涵心里默默地说。

师子涵说道:“难得张兄古道热肠,让师某感激不尽。既如此,咱俩不妨做个约定,请先听我说完。眼下时辰已是佛晓初过,天光即将大亮,那些潜伏的敌手可以隐藏的地方已经不多,但同时他们看不见山庄的人,也不合适。因此我决定,还是由我从地道回到庄园现身,看看他们究竟葫芦里要卖什么药。同时,你从地道那头出口出去,从所在的山头监视整个庄园的动静,以做好策应。其实从那地道出口所在的山头,从地面赶到庄园并不需要多长时间。互相策应关照完全来得及。”

“过去这么多年,师太医还是当年的作风,把危险留给自己,好处留给别人。这次咱俩不妨换个身份,我回庄园打探虚实,师太医您去山头监视,策应。”张千户说道。

“千户大人。此乃十万火急的关头,不要讨价还价。就按照我说的办。”师子涵黑暗中面露不快的说道。

其实,张千户的一番讨价还价在师子涵看来,另有目的,那就是形影不离左右,以便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由此,师子涵对张千户也有问题的疑惑增添几分。既然有了如此想法,师子涵内心多少有些世事变迁人心不古的悲凉。既然到这般程度,那保守多年的秘密是不是已经不复存在?可既然朝廷花费如此心事和手段,却还遮遮掩掩,又说明事情还没有到公开化的地步(当然无论如何也不能公开的),还必须要有多种手段来对付自己和其他一些隐秘人员。

诚然,师子涵的一番言语,软中带硬,不悦之色溢于言表,张千户也不是傻瓜,知道再坚持恐怕会起到截然不同的反面效果。他心里暗暗说道:看来师太医无法理解我的煞费苦心啊!我俩不远万里来完成当初的诺言,现在一个已经命丧黄泉,剩余一个也是危在旦夕,舍命陪君子却不被理解,罢了,暂却任人摆布一回也。

于是乎张千户说道:“既然师太医如此安排,那在下也不便说啥,只是希望您注意自身安危,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出面打理,料理,万万不可遭遇不测或者出现无可挽回的后果。”

张千户深深一揖,夹杂着生离死别的复杂感情,那态度和表情,真个是异常的庄严,诚恳,连师子涵都有点感动。此时无声胜有声,师子涵侧身,双手抱歉欠身略微弯腰,然后按照约定奔赴各自的目标。

地道原本有多个出口。老谋深算的师子涵庆幸张千户只知道一两个进口、出口,但即便这样,庄园地下已无秘密可言。师子涵心情郁闷又沉重,在漆黑的地道里摸索着原路返回。因为心里有所怀疑,他数次在地道驻足,暗中观察有无人员跟踪,追踪。还好,地道这种特殊狭窄的环境,完全不利于跟踪、追踪。可以放心一些。

虽然觉得地道已经泄密,但师子涵依然抱有一丝幻想,希望这次劫难过去之后一切安然无恙,还可以回到从前。因此,原本想走庄园地道其他出口,但依然选择从庄园正门一箭之地的那栋两层阁楼出去。

此时此刻,天光已经大亮,只是风雪依然肆虐呼啸个不停。师子涵站在阁楼二楼窗户前,凭栏眺望冰雪世界。如果是往年遇到斯情斯景,师子涵必定会诗性勃发,挥毫写上几句诗词书画,与夫人张玉英(师张氏)等人其乐融融,乐哉悠哉。如今,满世界的洁白难以入师子涵的法眼,他看到的是满目凄凉和无限的惆怅,以及彻骨的袭人寒气。

就在昨天早上的此时此刻,庄园内外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忙乎,炊烟会从多个房间升腾而起。作息时间很有规律的师子涵早已经起床,在书房里泼墨挥毫陶醉一番,方才洗漱。师张氏恰到好处地张罗好早餐。庄园所有人员,以及一帮孩子们,围坐在不同的餐桌上开始品尝早餐。多年来过惯的日子突然戛然而止,很是不习惯,师子涵心里恨的痒痒的。

在阁楼待过半个时辰,居高临下未曾发现人迹,一种说不清楚的滋味堵在他心里。昨晚到现在,由于没有休息好,又冷,体内热量消耗很大,腹中很是有些饥饿。庄园人员遣散的遣散,死的死,已没有人可以给做饭。庄园里有大量的粮食储备,以及各种食材,动动手即可解决吃货问题。但目前处境下,难得有心情和耐心去生火做饭。

没有心情在阁楼待下去,师子涵决定到庄园各处走走。是福是祸躲不过。光天化日之下,想躲也不能够。可气可恨的是那些敌手,缩头乌龟般躲躲闪闪,不肯真刀真枪的厮杀个痛快。

踩着淹没到脚裸的积雪,师子涵把庄园整个走了一遍。干净洁白的雪地上经过几个时辰风雪的洗涤,其上仅仅有老鼠跑过的爪印,看不见人的足迹。倘若真有踏雪无痕功力的高手,这个级别,恐怕也不至于来这样的环境里受罪。当然,凡事也有例外,为名利,或者为所谓的豪气道义,铤而走险没事找抽也是有可能的。

有两处地方到底是去看看还是不去?师子涵有点犹豫不决。眼前需要面对的事情太多,烦杂又揪心,让他有点无处下手的感觉。以不便应万变吧?又无法静心下来。犹豫再三,他还是忍不住踏着积雪,向有两具遗体的房间慢慢走去。

经过几个时辰的寒冷侵袭,李贵的遗体似乎在逐渐萎缩。虽然师子涵平素胆量极大,也不怎么相信鬼神啥的,然而此时此刻内心深处还是有几分胆怯,如果把李贵的遗体换成是我师子涵,那又将如何?一了百了,从此可以抛开世事断愁怨。可是,那曾经的誓言,众多人员的努力,岂不是统统付诸东流?这不是君子和忠臣的选择和归宿。不行,得千方百计尽最大努力度过眼前的难关。很多时候,时来运转仅仅在一念之间。

感慨一阵,师子涵又来到摆放胡千户遗体的厢房里。自从胡千户来到庄园那一刻起,师子涵就觉得对不住他。大老远不辞辛苦冒险而来,不仅身中毒镖,吃苦受累不说,还将好端端的性命丢在这远离家乡的穷乡僻壤里!可世事难料,人心不古,胡千户的肝胆豪气在师子涵心里暂时打了个问号,他希望真相揭开的那一刻早点到来。

此刻,胡千户张狰狞的、仅仅是个骷颅的脸,师子涵实在不忍心揭开布单查看。他在胡千户遗体前躬身参拜数次,然后默默的转身退出房间。一个人再大的度量,也无法在紧要关头陪着一具遗体久待。

风雪施虐的清晨,基本是一天中温度最低的时间。接连在两具遗体前唉声叹气,自责多时,身体内原本强打精神聚集的少许热气,逐渐散去,寒风刺骨的滋味包裹着师子涵。几个时辰没有像样休息,也没有吃食物,身体抵御寒冷的力量急剧下降。他寻思着得生火。取暖的同时,得弄点热的食物充饥。他在庄园内外整个巡视一遍,没有发现蛛丝马迹,似乎昨晚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除了皑皑白雪,然后就是出奇的安静,如此这般造成的假象一度让师子涵生出幻像,觉得昨天匆促打发走夫人以及庄园众多人员,纯属一时冲动沉不住气,如今冰天雪地,不知道夫人以及一帮孩子和仆从们是否安好?

如果是大晴天,时间基本已过早饭饭点。师子涵感觉不能在耽误,他按照约定在厨房生火,故意弄出很多浓烟。那些人为的浓烟由烟道向空中飘散。隐身山头的张千户又冷又饿,早已经等候的不耐烦,看到可以返回庄园的信号之后,压在心头的铅石瞬间落地。他可不想从地道返回庄园。他从地道上到墓穴里,居高临下环顾左右,如此天气就连鸟儿都藏在温暖的地方猫着,更别提有人会出来溜达。他从墓穴里躬身出来。尽管外面比地道冷很多,但空气也好了很多,心情也随之好了少许,一晚上的担惊受怕和困惑,似乎在一瞬间得到完全释放。他像放出笼子里的鸟儿,在自由天空里翱翔。

摆在眼前的难题是:张千户本身不熟悉道路环境。尽管原本有上山的路径,但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他只能估摸着前行,低矮不平的地形隐藏在积雪下面,让他摔了不少跟头。走出几百米之后,回头看看那一串串深深的脚窝,方才觉得不妥。想回头又觉得更加画蛇添足,只能寄希望于雪下的再大点,尽快将行走的痕迹掩埋掉。约摸花掉大半个时辰,张千户方才来到距离庄园几百米距离上。接近庄园,地势已经近乎平原,道路虽然依然被积雪覆盖,但清晰可辩,行走起来方便许多。

或许是长年累月养成的职业敏感,张千户始终觉得有眼睛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但是放眼四周,除却白茫茫一片,又看不见什么。而且,凭着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他认定直觉不会有错。于是乎,他越发小心谨慎起来。

果然不出所料,路边一处较低矮的路沿下,突然冒出两个人来。看穿着打扮,应该是附近的村民。只是不明白的是两个村民均背着弓弩,拿着鱼叉。极冷天气,两位村民连三分之二的脸都包裹的严严实实,是男是女都无从分辨。

张千户尽管表面上若无其事见怪不怪,但心里难免嘀咕着:如此天气,怎么会有村民出来溜达?难道乔装打扮别有用心?

那两个村民看见眼前的张千户,似乎也颇为惊讶,立在原地愣愣看着张千户。如此天气,张千户穿着还是挺讲究的,也并非当地御寒的穿着,而且又是整张脸露在外面。或许觉察到自身的缺陷,张千户保持着警惕,以不紧不慢的自然步履与两位村民插肩而过。

“这位大哥站住!我们有话要问问你。”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进张千户的耳朵。

15

冥界之花1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