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29号安保公司>上班即下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上班即下岗

小说:29号安保公司 作者:无名英雄的粉丝 更新时间:2019/9/13 12:12:35

我叫江湖,我们家族里是每隔一代交替使用两字和三字的姓名,我这一代,不论男女都是两字的姓名,也就因为这个名字从小闹出不少笑话。有人给我起了个外号叫骗子,也有人戏称我为术士。考了第三次才考上了公务员,不过去当了——片警。有人以为我情非所愿,其实按照我的业务考试的能力和对未来的报复,当个片警或者人民教师,就是我的夙愿。如今夙愿达成,所以平时谨小慎微,大错不犯小错一般也没有,按时完成本职工作,能不多出力就千万别出力,要是表现太好了,就容易被调去刑警队。可惜有时候命运特别喜欢捉弄人,就算一般情况下不会被借调到市局或者是分局,但遇到重大案件人手不足的时候,我们这些年轻一点的就容易被选中。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要案,今天接到通知,晚上被市局临时抽调,去海港区和工业区帮忙。

入夜时分我们才动身,我们所一共就17个人,就又5个被抽去了,大家一边吐槽本来就忙不完的工作今天晚上还要去加夜班,明天估计还得回来上班,这从来没那种多休息一天的好事。我坐在副驾驶上,后面的三个人吞云吐雾。平时经常忙的连根烟都抽不上,今天虽然出任务,但是就是外围封堵,控制警情的事,内圈包围和真正的大事,也轮不上我等小片警。老金开着车,口中不知道在哼着什么小曲。

小李子问我:“听说今晚抽调的基层干警上百呢,啥事这么大阵仗,从我进门来从来没见过,你这个关系户有没有啥情报,别到时是军火大案,那流弹飞出来也不是我等扛的起的。”

“你真以为他叫江湖就是包打听啊,我赌一包烟,骗子不知道啥事。”大奔凑上来道。这家伙是富二代没地方混,居然靠关系挤进系统的,第一天上班就开着奔驰,之后就外号大奔了。对了,大奔的原名张海钦。小李子叫李遽然,老金的名字很艺术,叫金玉露。

小山东听着,也抢着伸脑袋过来。“别他们挤过来你这大身板能把我俩挤成沙丁鱼。”大奔一个后脑勺拍过去。小山东其实是本地人,只不过出生在山东,待了好几年才过来,也奇怪的是,长得居然很像山东人,连说话的腔调至今也变不了。估计所长见他块大,能震撼匪徒,这才派过来,他不过来了两年。这个小破警车,后座三个扣脚大汉挤在一起,就像沙丁鱼一样,连转身都困难。

我们去的是海港区,工业区那边也有不少其他警局的同僚,到了集合地点,我们几个默不作声地集合,站在队伍靠后的地方。前面灯火通明,这黑压压的队伍,有特警、刑警和民警组成,少说两百号人物,领头的我都不认识,只是发现分局副局长都在对上面的来人打哈哈,连连点头,弄不好是省厅或部里来人带队。前面的小圈子人影晃动,也不知道在分配什么样的人物,等了许久才轮到我们后面的民警,任务很简单,在工业区从一号路口到五号路口方圆五公里内警戒布防,驱散围观人群。晚上工人也下班了,工业区人少,这个时候围捕,似乎也做的挺到位。这样被拉来外围看守的工作我也接过两次,算是有经验的老人了,于是和老金俩带着其他三人,来到我们负责的片区。

这地方也忒大了,五个人撒开网,愣是两个人之间都看不见,对讲机倒是能用上,但似乎周围有干扰,信道不是很清晰,噪音太大,而且工业区不像市区,晚上路灯灯火通明,这鬼地方,偶尔来声猫叫鸟叫,我都能惊出一身冷汗。其实我们的任务还包括阻拦漏网之鱼,只不过似乎也没遇到过。我左右张望,小山东他们几个一个也看不见,我也不敢喊,行动还没打响。

说实话我这个位置基本上伸手不见我自己,我只好寻了个凹进去的死角,发现周围有几个破纸箱,我将他们堆成了一堵墙,自己躲在其后,纸箱上有个大窟窿,正好从此窥探周围情况。虽然知道一百米之外就有老金和大奔,只是绝对环境似乎影响了我,大夏天的有点冷飕飕的。

胡思乱想着,眼前一亮,继而一声猛烈的爆炸声,夹杂这劈里啪啦的声响,几秒后,就感觉冲击波似乎跟着到来,纸箱有点晃动,脸上有气流吹来。没完,之后爆炸声此起彼伏,从我听声辩位夹苍蝇的耳朵来听,居然爆炸点位分散,而且有朝我这里移动来的趋势。我暗叫不妙,不会有生之年这么巧遇上军火大案了吧,这尼玛阵仗,都像世界大战开打了。前面的同志们一定要罩住啊!小弟我就是打杂的,您看,我连枪都没配呢。一紧张,不由地摸了自己一圈,发现除了手铐和催泪喷雾之外,居然伸缩警棍都拉车上了。感叹着,前面的环境发生了异样,一个人影扭扭曲曲地出现,逐渐成型。我瞪大了眼珠子,连个气也不敢出,这尼玛太过于神奇了。难道是爆炸产生的幻觉,不过那个黑影似乎受伤了,扶着墙朝西走,正好就是我这个方向。从北边冲过来一片人,一共六个。太黑了,我数了半天,通过火光映照出来的, 也就六个人,穿着保安的服装,背心上还印有大大的29号安保的字样,我怔怔愣住了,这算是什么来头,怎么能从我们包围网的中心过来,那就是自己人喽。

这样一来,这个扶着墙走的人影就应该是逃犯了。大脑一热,想趁人多,在背后去给那家伙来上那么一下,那是不是明天报纸上我就成名了。再不济也是获得个人三等功什么的。突然又思忖:这家伙出现的时候古里古怪的,别功没捞着,小命已送。想想刚才的冲动,看看四周冲天的火光,这哥们显然不是本人能对付的,还是让那六个保安去对付吧。还寻思是不是通过对讲机叫来大奔几个来壮壮声威,却见为首的一个人不知做了个什么动作,手上有了火光,借着火光才发现,他手上拿着一道——符纸,正兀自燃烧着,这个人四十开外的年纪,只见手上一抖,符纸的火突然变大,他嘴巴不知在嘀咕什么,火变成了火球被他打到了天空,这才让我发现原来后面五个人也在做同样的动作,只不过他们弄出来的火球不是朝着天空,而是朝着黑影打去。

奇怪的是,那只天空中的火球居然像经久不衰,照亮了这片街道。我侧过去从纸箱和墙的边缘处去看那黑影人,却发现那家伙脑袋上似乎自带雾气,根本什么都看不到,我的心沉到谷底,这闻所未闻啊。话说我虽然不算是马克思主义的忠诚战士,但一直以来都以坚定的无神论者自居,觉得无论什么荒谬的情况用科学都可以解释,只不过眼前这种情况,容我思考一番,看看什么原理能够解释。

当然情况哪有我思考的余地,五个火球快速地朝那人撞去,眼看就要打上的时候,却听黑影嘿嘿一笑:“条子里也有会用控火术的人,难得。只不过你们这点雕虫小技还敢来献丑,要不是刚才你们那么多人上来先偷袭,你们还能把我伤到?”突然他双手之间出现两团火苗,越来越大,已经超过了六个人火球的总和,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两个火球朝他们扑了过去。就在我在替同事暗叫不妙时,他们已经四散躲开,我长吁一口气,还没等我放下心,两个大火球居然相撞,变成无数个小火球四散弹开,而且——仿佛还长了眼睛,朝六个保安身上飞去。几声惨叫,六个人, 包括那个四十开外的老的也身上起火,不论他们在地上如何翻滚,那火就是不见减小一丝一毫,他们似乎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烧成几堆灰了——是的就是几堆灰。这——我看到此情此景,连口水也不敢咽,身子僵直,生怕自己弄出点声响,就被发现最后变成和一堆灰烬。

这人又嘿嘿一阵冷笑之后,似乎身子也直了起来,但依旧扶着墙慢慢地朝西边挪过去。

天空中突然劈下来一道铮亮的闪电,正朝着黑影人的位置。闪电还没刚到地上,溅起一片电火花,我连眼珠子都不敢乱动了,电火花幸好没跳到纸箱子上,不过转瞬间,黑影人居然消失了——

才一分钟多点刚才的天空中的火球居然还没熄灭,空气又开始扭曲起来,一个人居然从空气中迈了出来,这人全身泛白,披着白色风衣,竖起来的毛寸也是白的,居然连眉毛也是白的,火光不足以照出他的表情,但似乎他在纠结什么,叹了一句“又让他跑了”。消失不见了——没错,又消失一个。

当第三个人凭空出现在我的眼前的时候,我已经对刚才两个出现又消失的人没什么恐惧了,看来这年头也只有我这样的人在坚守科学信仰了。第三个出现的人没什么特色,也是四十来岁只是服饰有点古怪,穿着感觉是复古的打扮,扭头看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周邑也来过了,哼,这就有趣多了。”说完也是消失了。

被这三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人闹了一下,我已经几乎脱力,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突然发觉为什么刚才第二个人来之后就没听到外界的声音,难道爆炸和火灾已经消失了。毕竟死了六个保安,我几乎是拖着自己的两条腿移到那六堆灰烬处,盯了许久也没看出所以然来,这六个保安本来就古里古怪,变成灰了自然也认不出来了。刚才还活人,现在变灰烬,想到此处,就有点发呆,一直恍如梦中。

清醒片刻后,又去查看刚才人影站的地方,在一处他手扶过的地方,有个十分隐蔽的洞,原来围墙上不知被他弄出来个窟窿,里面似乎还有个塑料袋。顺手掏出来,发现是一本线状古籍,我连封面上的四个字都认不全,下面还有个类似蜡丸的东西。周围在这帮人消失之后真是鸦雀无声,我的神经高度紧张中。突然身后就传来两个人急促的脚步声,我突然想到自己可能要变成灰烬的一员,嗷一声使出吃奶地力气朝着对面的方向冲刺。

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驾车回到家的,就只知道自己的精神一直恍恍惚惚,父母已经睡下,我也没有开灯,在夤夜中不停地喝水,直到自己吐出来,这才发现手机不停地在震动,拿起来发现是老金和大奔他们都打了无数电话。接起来,老金似乎是对着手机吼着道“骗子你没事吧!你小子吓死我们了!你去哪儿了,我们在现场找了你都一个多小时了,出大事了,大家都在找你,所里让你小子赶紧出现,否则就滚蛋——我就是转达,市局的孔局和刘局的口气都快问候你父母了!我们还在现场,你小子要是还在喘气就赶紧过来,这边的案子还在处理——”

我当时还没听完老金的话就把电话挂了,正要起身出门,突然看到桌上自己带回来的那个诡异的塑料袋,总觉得这物件可能极具价值,便进自己卧室找个地方藏好,这才乘坐电梯下楼,赶往刚才噩梦般的工业区。

事情还没接近尾声,但是越接近事发地,越能看到密密麻麻汇聚成一片的警灯的海洋,这些警笛听多了,甚至眼神和耳朵都麻木了,已经分不清,其实一批一批的消防车朝着海港区和工业区驶来。有接二连三有爆炸和火光,我才明白这批消防车是来救刚才引燃的大火的。不过工业区爆炸,恐怕这火不是容易灭的。警察已经从原来的任务变成了疏散群众,控制火场情况,警戒线也越来越长。我刚才所执勤的位置火势还没蔓延到那里,但是那里外围已经被大批警察包围了。亮了警证,也进不去,最后是抬出来我是被叫来的,这才有个一级警司带着我冲破人群到了刚才的地方。最核心有六个人,我认识的就只有市局一位副局长,之外另外五个恐怕都是市局以上的来头。本来还抱着被骂个狗血临头,甚至可能扒了这身警服的时候,正准备声泪俱下恳求一下,最多写检讨树典型开个会啥的,好歹要保着这个饭碗的时候,为首的一位已经年过五旬穿着便装的人对我道:“小同志,别担心,我们现在不是来追究你擅离职守责任的,当时现场状况可能有点超乎想象,你能不能先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这样我也能帮你跟你们市局求求情。”

我刚从精神恍惚转移到如何能留下这个饭碗的深思中,寻摸着是不是先得挤点眼泪出来求可怜求同情,于是我马上一靠腿,敬礼。“报告领导,我不是擅离职守,不过当时的状况的确有点匪夷所思。”我紧接着讲了当时发生的情况,还不时地瞄一下看看几个领导的反应,毕竟这种完全背离正常人思维的出现和消失,已经6名保安被火球烧死的情况,就算多么不可思议,但我自己要是稍加修改,就很容易引火烧身。最后还不忘给自己编撰个理由,说是开车去追缉神秘消失的嫌疑人去了,兜了一圈没发现人。当时听不到外界声音的状况我也如实地描述了。

他沉思了许久,又着重问了6人被烧死的细节,这才打发我到一边待着,我正想着未来是不是下岗再就业了,也没心思继续说什么。走到了较远的地方和小山东、大奔、小李子一起候着。本来大奔和小李子还准备询问我一下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一抬眼,看到市局的刘副局长狠狠地盯着这边的方向,所以谁也没敢吭声。爆炸导致的火灾很难扑灭,所以没几分钟,几个领导就下令所有人员继续向外围撤去,地上的几堆灰都被当做物证带走了。

那个“灯火通明”的夜晚,所有参与的警员和其他陆续来增援的警员包括救火人员谁都没睡。最后新闻中看到的对外界公布的是化工厂爆炸导致的一连串的连锁爆炸继而引起大面积火灾,由于很多都是危险品和化工品,消防队人员再多也没派上用处,还牺牲了几位。那六位也算在了救火牺牲的人员里。

第二天起,我战战兢兢地归所工作,等着上头对我的处分,甚至连自我检讨和辞职信我都做了两手准备,一周过去,果不其然,所长找我,那封辞职信派上用场。所长也没多说什么,就给我看了上头发的文件。然后无奈地拍拍我的肩。我还得再干一个月,等有人过来交接我的岗位。

1

上班即下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