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29号安保公司>阵法还是封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阵法还是封印

小说:29号安保公司 作者:无名英雄的粉丝 更新时间:2019/10/10 11:30:25

我半信半疑准备继续靠近一点,突然那种心悸的感觉大涨,眼前平整的墙面上出现无数凹凸不平的隆起。仔细一看,发现那些隆起不是肉眼发现的,而是通过天眼感应到的。有人在身后把我朝后拉,是赵孤烟。她也死死盯着墙壁。墙壁上的凹凸不平越来越清晰起来。是无数张人脸!这次轮到我吓退几步。赵孤烟的眼神也很疑惑,她肯定以前也没见过这种状况。不过她也没慌张,反而走向前到底墙壁面前,从后背包里抽出两把短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使用武器,还不是公司制式的。看他这样我赶紧甩出警棍跟了上来。那些人脸狰狞,还向我们发出嘶吼。我忽然想起来这场景和我小时候经常在火车站里卖的那种没书刊号的杂志里,描写的闹鬼场景差不多。我清楚地记得有本杂志说一个闹鬼的房间的墙壁上充满了鬼脸,当时我三天没睡觉,就死死盯着自己房间的天花板。不过这个更恐怖,仿佛墙里的游魂要挣扎着冲破墙壁朝我们冲来。赵孤烟根本不惧这些鬼脸,上去就用两把短剑戳在了两张鬼脸之上。我的耳朵似乎听到了尖锐的超声波,刺痛。那俩鬼脸便消失了。我在想刚才25楼厕所边上要是这丫头用这两把短剑去砍一下那些黑雾,岂不是简单多了。于是跟她说了。她扭头道:“你以为我当时不想啊。这些游魂如果是雾化的时候,兵刃这样的武器对它们没什么效果。现在这些游魂自作自受,在墙壁上实体化,戳中就能消灭一个。不过这么多游魂,要是用这个办法,也不知道能不能都消灭完?而且我刚才戳下去感觉这墙后面可能是空的。”我听她这么说,觉得用短剑戳游魂也挺“好玩”,找了找背囊里也没什么跟她一样可以戳的兵刃。正想问她借一把,谁知她居然跳起来搂着我脖子。我心下一喜,唉呀妈呀,哥们我这魅力果然可以,连平时自鸣得意的赵孤烟这小娘们都投怀送抱了。还没开心够,她勾着我的脖子凌空转了一圈,双脚狠狠踹了墙壁一脚。这一觉不仅让我的脖子感觉被她拧掉了,墙体也发出轰隆一声,那些鬼脸受到她的惊吓,倏然不见了。我说道:“刚才一刀刀戳完这些游魂不是挺好的吗?干嘛多此一举弄这么大动静。”我摸着脖子才发现墙壁在她刚才两刀戳过的地方被她踹出来一个洞。果真墙后是空的。那些游魂在墙壁上一个都没留,我还纳闷为什么游魂不通过洞冲出来,赵孤烟用两把短剑把洞扩大到可以钻进一个人的尺寸,然后就钻了进去。我正待喊她别进去,先呼叫个增援什么的。这小娘们真是个急性子。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卢旺达的号稍微交代了几句也只好赶紧跟了进去。就在接近洞口的时候我闻到一股腥臭之气,险些没忍住心中的呕吐之意。洞里有风,朝洞外流通,里面果然有乾坤。进去之后一片漆黑,只看到一股光线,我也赶紧从背包里掏出自己的手电摸索着赶上去。赵孤烟显然有些不满,这是嫌弃我慢了。用毛巾沾了点矿泉水戴在脸上,那股味道少了不少。我俩在洞穴里走了一会儿,发现这是介于两座双子星大厦的中间,洞穴一路朝下。这种地方的地质条件不会形成溶洞,显然是人为的。道路平坦,甚至有些古砖的痕迹,不知过了多少时光。走了几分钟,可能是已经适应了那种味道,也不像之前那么胸口烦闷,前面的洞穴豁然开朗,我们拿手电照了一下,发现只能看到近前,却没法照到更深远的地方,这地方规模有点大。只是近前的状况就让我们有点吃惊,层层叠叠的破棺材摞在一起,很多都破烂不堪,露出了里面的陪葬物,可能都是一些破衣烂衫,都烂的看不出样子。还有些就是很薄的棺材板,本身都烂的塌陷了。还有些可能下葬的时候就破席子裹着,所以一对对白骨在潮湿的地下乱七八糟地摊开。

我对人骨的恐惧自当民警开始就逐渐减少,但是一瞬间见到这个规模的人骨堆,还是上了年代的,最后没忍住,扶着洞壁呕了半天,吐完了才舒服了不少。赵孤烟以一种鄙视的眼神皱着眉看了我半天,最后居然也跑到一边吐了起来。

我用天眼感觉了半天,也没发现游魂到哪里去了。难道它们怕我们?赵孤烟走了回来说道:“这地方本来有很多死气,所以游魂能在死气弥漫的地方自由往来。现在洞外的新鲜空气已经开始逐渐将死气吹没了。游魂便退回到它们适宜活动的区域去了,但是譬如晚上,它们还是能到处出来晃悠的。”她说的挺有道理,我对这小娘们的看法又好了那么一点点。即使有点恶心,我俩还得在一堆堆白骨中趟过去。她越走越看越疑惑,不停地咦着。听就了,我就说:“你又不是小姨子,整天咦什么?”赵孤烟回手就拍了我一下,“你懂个鬼。这地方明显有术法的痕迹,而且看着脚下的布置,我看这里应该是个法阵。”

听她这么说,我噔噔踩了几脚,好像的确是铺着青砖,至少也是个明清时期的铺装吧。她蹲下身子,把乱七八糟的物件和骨骸移开,果真是有些术法的痕迹。我看她自己蹲在下面看的出神,也四下转悠起来,看到整个洞穴最中央有个稍微气派一点的棺材,棺材上有破破烂烂的几面小旗。

这旗子上面的字我虽然不认识,但是这造型和字型的确在《窥天集注》中有看到过,还真是个封印。我便说道:“这里不是法阵,是个封印!”

赵孤烟以为我为反而反专门和她唱对台戏,轻哼一声:“我说是法阵就是法阵,这里都有启动过的痕迹。还封印,这玩意我可没听说过。”我心道你没听说过的多着呢,三个月前老子别说听过,是根本不信的。我怔怔看着这口棺材发呆,却也能感到这口棺材里死气很浓。赵孤烟见我傻不拉几站着发呆,走过来查看我在看什么。发现我盯着一口插旗子的棺材出神,便道:“这里的棺材山都好几座呢,你面前这口有什么特殊吗?里面不就是一副骸骨而已嘛。咱们刚才看到的游魂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说着顺手把几面小旗一拔,推开了棺材盖。

我大叫一声不好,这插着旗子的封印印象不深,似乎叫做封魄印。旗子插着越多说明封印的东西邪恶程度越高。她推开棺材盖的瞬间,浓烈的死气扑面而来,我只好奋力一扑,从侧面将她搂着滚开。两人摔倒在一脸白骨上,被扎了好多下,鲜血直流。整个洞穴充满了恐怖的嚎叫,四面出现了滚滚黑雾,那些躲在角落里的游魂开始出现并聚集将我俩困在洞穴中间。那口被弄开的棺材里升起来一团最大的黑雾,渐渐形成人形。它的体积硕大,是常人的四五倍。我和赵孤烟支撑着爬起来。我小声嘀咕了一句,“完蛋了,阿拉丁神灯放出来了!”说完就被赵孤烟拍了一个后脑勺。恐怕现在不用我和赵孤烟辩论,她也明白这里的确是个古代封印而不是阵法了。其他的黑雾看到最大的这团在我们附近,而没有靠近我们,否则我估计我俩早就遭殃了。正确的来说,是我挂了。赵孤烟被人家当成鬼胎的宿主。

0

阵法还是封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