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29号安保公司>“聻”不及阎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聻”不及阎鸣

小说:29号安保公司 作者:无名英雄的粉丝 更新时间:2019/10/21 9:39:01

后面的冤魂超前涌,前面的冤魂朝后退,两方人马互不相让,多方位开打。阎鸣继续朝前走,就算冤魂们厮打着也给它让出来一条道。那几个特异的冤魂终于“露”了出来。赵孤烟一声惊呼,“是聻!”说完对我又喊到:“江湖,跟着他们一起冲出去。”我一愣,冲出去?这个叫做聻的东西到底怎么对付还不知道呢。也许不是冲出重围,而是冲上去送死吧。

赵孤烟可不管这么多,扯着我的胳膊就跟了上去。那几个聻好像也挺怕阎鸣的,甚至都有些怕沈聪,既不愿意后退让路,也不愿意正面交锋,只是抓着其他冤魂不停地投掷过来挡住他俩去路。被扔过去的冤魂既怕聻,又怕阎鸣,两面都得罪不起的样子,立马四散了。几个聻虽说不情愿但还是直面了阎鸣和沈聪。沈聪抖出几道符纸打出数个火球,阎鸣也是想到鬼忌火,跟着打出火球术。只是万万没想到,聻对火的反应比一般的鬼混灵敏多了,居然上蹿下跳地躲开,并且还是朝阎鸣咆哮着冲过来。赵孤烟叫道:“聻伤鬼和伤人一样,是啃噬魂魄的,你俩小心,离聻远点!”阎鸣和沈聪闻言后退,甩出甩棍,对着冲过来的聻劈去,只是甩棍上所刻的铭文似乎伤不到聻,警棍从聻的身体里划过,聻还是到了阎鸣身边。情急之下,我也忘记我还抱着大花猫了,当成个大炸弹掷了过去,我甚至感觉自己的手指之间已经摩挲出了火焰的热量,准备试一下我最近刚看懂的控火术。只是大出我意料的是,大猫在空中蜷缩起来,又陡然伸长了四肢,扑向四个聻,隐隐之中居然含有虎啸龙吟的气势。我刚才见过大花猫扑灭冤魂,但是能不能克制聻还是未知数。

大花猫去势甚急,阎鸣和沈聪两人没发觉,只是大花猫跳在阎鸣身上,借力转向又扑了出去。我都没看到大花猫爪子的动作,两个聻就逐渐化为了虚无。大花猫落地之后转身一纵,连抓带咬,两个聻转身想跑,只是速度远不及大花猫,也被抓咬到了身体,逐渐消失。几个聻一小时,周围不停打转乱哄哄的冤魂也安静下来。霎时,真是黑压压一片从天到地跪拜下来,看的我们几个目瞪口呆。不过既然冤魂不在闹腾伤人,赵孤烟赶紧呼叫分公司支援,得知他们已经在赶来的路上。这地方被黑压压的魂魄占据,说不出来的阴森可怖,我恨不得赶紧离开,抱起大花猫哆哆嗦嗦地走到了地铁站附近。离工地远远的我才稍微安心一点,走的时候不仅我在哆嗦,周围那些跪倒的冤魂也在抖成筛糠,大花猫在我怀里也让它们恐惧。

不一会,我看到车队到来,卢旺达带着2。5。6。7中队等人马尽数赶来。他们将整个工地用阵法先封起来,将已死的和还能救活的人员悉数带出。我们小组四人任务提前完成,这次领导让我们提前回去休息,善后工作交给其他中队。那鬼地方的阴气实在太重,还得我回去洗个热水澡想起那么多狰狞的冤魂仍然哆嗦。听后来老卢说,冤魂原本很容易对活人冲体或者说是撞客。俗话说就是冤魂附身。时间太长冤魂很容易占据肉体,而本来的生魂则逐渐别吸收消失。这批出事的人,因为来的冤魂太多,没法冲体,几乎是被吓得灵魂出窍而亡。活着的人运气好的,用术法稳固他们的魂魄,养一阵子就好利索了。运气不好丢了几魂几魄的,可能好了也是植物人或者傻子。聻这玩意则不多见,一般的魂魄都进入六道轮回,冤魂或冤魂不是被消灭就也跟着轮回去了,能做鬼做到聻的份儿上,那当鬼长到一定时间的产物。鬼怕聻,主要是聻以吸食鬼为存于天地的来源,一个聻的出现能让所有魂魄骚乱,也因此聻能指挥动鬼。

按照我们四人小组的约定,以后谁摆平的事端,谁就负责撰写报告,省的碰到很多无法解释又不能解释的事,还要别人帮他编。我算是发现了,29号安保公司本身就就是个非科学的神秘公司,但公司多少要写案件调查报告,并且归入档案,而最近发生的事情里,很多事我们作为个体是不愿意让公司知道的,这便是无法解释又不能解释的事。我一边和沈聪撸串,一边嘲笑着正在办公桌上伏案埋头深思“胡编”的阎鸣。赵孤烟就在阎鸣身边,本来她不屑于我们为伍,但架不住肉串的香味,索性一边撸串坐在阎鸣身边一边给他出馊主意。我给她起了个狗头军师的外号,她回敬了我一个江湖骗子。这个案件凶险无比,但是却没有前两个的奖金多,大家都暗自腹诽那些房地产大佬们太抠门了。而最终救回来几个工人这事我就没太上心,赵孤烟瞎掰呼说至少死了十个以上,我说不可能,十人以上是重大责任事故,那些领导都得被控制起来。我俩正要开赌,阎鸣这个不开面的闷骚男人多嘴说了赵孤烟一句,“你那一个月的洗衣服之约还没完呢?”赵孤烟就赶紧闭嘴了,我心中将阎鸣骂了几个来回,这孙子要是不说,估计老子能赢一年的洗衣服赌约。

天气转凉,夏天的短袖T恤什么的太好洗,对赵孤烟来说太没有挑战性,我于是准备去奥特莱斯买点秋冬季的衣服给她增加的点洗衣难度。最近这傻妞总拉着我垫背,阎鸣这孙子总将我推出去送死,都不是什么好鸟,虽然沈聪有点奇怪,但是我还是决定拉这家伙一起去购物,顺便搓一顿。沈聪好像对买衣服没什么兴趣,但是对吃一听就答应了。他说都看好了,去吃那个一人299的自助餐。我一脸无奈,只能答应。

秋高气爽了,但是人一走起来还是会出汗,周末来奥特莱斯的人挺多,又正好赶上有打折活动。我一手提着杀入人群挤着出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买的衣服,一手吮着冰激凌哼着小曲和沈聪俩人准备转场去“高档”自助餐。我一边斜眼盯着一脸喜悦的沈聪,这哥们看起来傻不拉几的,和他成熟稳重的脸根本不符啊。都四十的人了,居然还表情还跟青葱少年一样。我刚低头舔了一下甜筒冰激凌,沈聪“咦”了一声,就把我朝他的那个方向拉了一把,这力气大的,我根本不是被拉过去,而是直接甩了过去。人就腾空了,吧唧摔个口啃泥。幸亏我眼疾手快丢掉了冰激凌和衣服,双手撑了一下地,否则牙就掉光了,胳膊也不知道是不是折了,疼的厉害,冰激凌蹭了一身,新衣服的袋子掉到老远。我转身就准备破口大骂,这孙子和阎鸣正好相反,一个喜欢推我出去,一个喜欢拉我进来。我刚转过身来,又被他一脚踢在屁股上,骨碌碌翻了几个个。

0

“聻”不及阎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