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29号安保公司>打盹的“报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打盹的“报应”

小说:29号安保公司 作者:无名英雄的粉丝 更新时间:2019/10/30 14:12:39

迷迷糊糊中又梦到了一个窈窕身形的女子婀娜走来。结果一个火光乍起,我感到脸上被灼热的东西纷纷洒洒地砸中。女子不见了,睁眼,扑面而来的又是滚烫的簌簌而落的泥土。刚想破口大骂,就被几块泥土钻进了嗓子眼。我起身呸呸吐了半天,又是一个火球从天而降,砸在山包上,滚烫的泥土又朝我飞来。我还在庆幸不是直接朝自己来的,居然发现一个女的穿着作训服笑嘻嘻地出现了。是赵孤烟这娘们!老子是不是上辈子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一入行就装女鬼吓我。这小娘皮双手快速搓着,摊开之后搓出来一个大火球,双手一抬,火球升到空中,她又双手朝我一摆,那个大火球向我飞来。这次就算她故意算好,打不到我,这个火球飞溅出来的火星可能就把我点着了。大花猫有灵性,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一般情况,情急之下我必然懒驴打滚转身就跑,只是我现在的位置是个斜坡,只能朝斜坡上方跑,估计没跑就被点着了。情急之下,身不由己了。赵孤烟笑嘻嘻地超前走着,估计对自己的杰作甚是满意。火球砸下来的时候突然变了一下轨迹,朝我面前几米远一点的地方砸去。看她得意的样子,我就有点火大。火球还没落地,我身前突然寒意乍起,草地上凌乱地长出来无数支冰棱眨眼之间暴涨,形成一道宽几米的冰墙。大火球打在草坪上溅起无数小火球,虽然离得较远,也有一个半个朝我飞来,统统被挡在了冰墙之外。赵孤烟抻着脖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你小子居然已经会用冰盾术了!”我白了她一样,准备也给她来点苦头吃吃。这冰盾术是上次见了圆顿教杀手之后觉得是防身佳品,回来琢磨了一周之后的产物。在人前使用,今天还算是破题头一遭。我看着赵孤烟吐着舌头兀自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琢磨着用什么术法下手不伤人但是能吓傻对方的时候,从赵孤烟身后的山坡上又走出来两个人。“哟!有人要杀人灭口!”说话的是沈聪。“我怎么看着像谋财害命——谋杀亲夫!”这个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闷骚男阎鸣的。

我看人都到齐了,那似乎也不能“报仇”了,便收了术法,冰墙逐渐消失。赵孤烟恢复了往日不可一世的神情,朝我走来。阎鸣和沈聪也肩并肩从坡上下来。只是刚走几步,她脸色陡变,赶紧收脚,转身就跑,就是这反应还是稍慢了一拍,她身后瞬间长出一睹冰墙,她几乎逃了出去,但是左脚后跟却被冻住了。“精神病!对自己人还放冰盾术,冷冷冷,快冻死了,快收了术法!你个大白痴!”我也没体验过被冰盾术冻住有多冷,是不是会冻掉脚后跟,但是室外温度还正常的时候送你进冰箱确实挺缺德的。看到赵孤烟疼的牙关直响,我心念一动,收了术法,冰墙消失。她一屁股坐地上,赶紧把左脚盘起来查看脚跟是不是冻没了。沈聪走来一副幸灾乐祸的眉眼看着我。沈聪盯着坐在地上的赵孤烟几乎要笑出来,却生生忍住,就怕赵孤烟秋后算账。看这样子他们是准备一起“声讨”我了。我索性装起光棍来,“怎么了。只准赵姑娘放火,不许江先生点冰吗?”

阎鸣不怀好意地说道:“看来以后不用推你一把,你每次都能弄出来点新术法!你别告诉我说你这是看了下了高铁遇到圆顿教人使了一次,就会了。看来术士这个外号挺适合你。”

我嘿嘿一笑道:“怎么,依葫芦画瓢就不行吗?”沈聪插嘴道:“没想到骗子你还能琢磨出来把本来防御性的冰盾术当成攻击性术法。实在——”他还没说完,赵孤烟起身接茬道:“实在狗屁倒灶!人家好好的冰盾术你拿来当坑人的玩意,难道攻击性术法还少吗?你的火球术很到家吗?”

可能是赵孤烟尖锐的嗓门,把周围我们班的人都逐渐吸引过来了,叶瑶瑟和向绿绮、陈豪成、陈绍阳等人陆陆续续地出现。这个话题在我们四人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后来,我渐渐明白赵孤烟三人对我的感受。阎鸣一直认为有个世外高人私底下教我的术法,只是他一直没想明白这个人是如何才能偷偷教我的,那只可能我以前就会了。赵孤烟压根没心思怀疑术法的出处,以为我是从犄角旮旯的档案堆里学来的,她才没那个功夫呢。沈聪倒是不想知道出处,只是对我每次来点术法改造和升级的心思更感兴趣。人一多起来,他们仨也知道不适合再追问什么。我觉得好笑,他们还为我圆起慌来。

经过一个月左右的速成学习,尽管我觉得没什么实质进步内容,但赵孤烟他们很多人的的确确在术法水平上进步不少。我则认为想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或者说想要让术法增长,光靠师傅教你的肯定不够,一边看书,我还一边总搞点异想天开的实验。有几次就烧了自己手,还有一次把自己冻在冰墙里。一个月后,我们班排长被叫到行政楼会议室开会。会议主要说的是我们的术法已经经过培训有了一定的提升,开始安排我们参与到首都的安保任务中。最近不仅我们总公司的特勤机动部门想寻圆顿教的麻烦,反过来最近圆顿教在京城避开我们的主力,也屡屡得手。经常听说平民或者我们职员遇害事件。总公司收缩了京城共分公司普通的安保力量也准备参加集训。而我们经过一个多月的“高级培训”,准备尝试替代他们的岗位。我们主要根据地铁站和街区划分,进行对首都几个核心区域之外的闹市区和重点地区进行巡逻和配合警方安检等工作。工作时间较长,所以我们还得两班倒。董先放等人先征求了各班排长的意见。我觉得晚上带着无聊,正好出去转转,大白天的话首都太过于拥挤,任务还重。别人正好和我相反,都抢着选白班和繁华的商业区。我给我们排选的是晚班,范围是北四环的北沙滩桥—水立方—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一线。我下面的三个班长本来是一致反对的,但是我给他们解释了原因之后,他们又一致表示同意我的安排。我的原因很简单,人少轻松、风景不错,可以忙里偷闲转转。

1

打盹的“报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