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二战岁月>第三章 千里之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千里之行

小说:我的二战岁月 作者:张五少爷 更新时间:2019/9/18 18:58:02

“我还想问,如果我去了其他的地方,这个空间,我还能进去吗?”刚出了通道,张煜把已经吃光了鱼饵的钩上重现上饵后甩了出去。

“你忘了我给你的那个手环了?只要是那个手环还在,你就可以在任何地方进去。”

“就是这个手环?”张煜晃了晃手上的那个运动手环,“这明明是我的手环,我原来以为已经烧毁了,怎么会在你这里?”

“这个只不过样子和你那个时空的手环相似而已,材料和功能什么的都是我自己设计的。只要你带上了,除了你自己,可没有人能解的下。其余的时候,你只要在中央指挥大厅,自己想从哪里定位就从哪里。”莱克躺在草坪上,嘴里竟然叼着根烟吞云吐雾好不惬意,那语气也越来越像个街头上的青皮混混。

“我也不是个混混啊,烟酒也不怎么碰,你这一口是和谁学的?别怪我提醒你啊,这东西可是会上瘾的,你回了老家该怎么办?”张煜问道。

“简单,带上种子就行了。”莱克竟然又翘起来了二郎腿,闭上眼睛摇头晃脑。

张煜干脆也不理他了。

一整天的功夫,不过就钓上来两尾巴掌大小地鲫鱼,这点子东西喂猫都不够。摇摇头,也不管睡得昏天黑地的莱克,直接提着笼子鱼竿回家了。今天是最后一天在家,按照时间,大后天就是回去开学的日子了,怎么滴也得和家人好好聚一聚。

临行的晚宴,很丰盛,也很热闹,一家子三代同堂,吃喝谈笑,确实很让人怀念留恋。但是为了这一幕不被破坏,张煜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与家人挥手告别,张煜和专门派来保护他的大牛,连日奔波赶往合肥。不过在半路上,张煜直接转道徐州,从青岛搭船,直奔东北而去。

——————————————————————

“呕——”莱克正抱着痰盂,吐得天昏地暗。旁边张煜扇了扇鼻子,想要驱散根本就不存在的那股子味道。

“你扇什么,我是个灵魂状态 ,有形无质,你怕什么——呕——”莱克很是狼狈,一句话没完就被胃里的东西给截断了。

“我是真的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外星人,你打架打不过我也就罢了,喜欢喝酒偏偏一杯就罪,现在倒好,竟然还晕船,丢不丢人啊?”张煜笑道。

“胡说,我只是水土不服。”

“你得了吧,我记得前些天还有人和我说地球的气候很养人,自己比以前更强壮了。我记得清楚,那个家伙长了八双眼睛!”张煜很不客气的截揭短。

“说正事。我和你说啊,回去的事情是彻底的败了,我只能是呆在地球上了。不过我已经不能长时间在外面呆着了,只能在系统空间里面呆着。所以,以后没什么急事别叫我出来。”莱克抹了抹嘴,丢下空空如也的痰盂,一闪身不见了。

张煜摇摇头,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衰神附体,倒霉的事情一件赶着一件,飞船撞车,和人死拼,飞船坠落,还跟着自己一起跑到了这个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时空。前天他试着联系自己的母星,可惜因为距离太远,又处在不一样的平行时空,时空乱流的扰乱非常厉害;支撑的能量又不足,所以只能很干脆的放弃了。也因此这几天他的情绪都非常低落。

不管他了,张煜翻了下自己手环那个小空间仓库,里面堆放着一个班的单兵轻武器,如果有另外一个穿越者在的话,一定会有人认出来,这些枪械都是非常熟悉的——HK416自动步枪、AWM狙击步枪,RPG-7火箭筒,还有全套的单兵作战装备,这里面任何一样扔出去都能惹得各国军方疯抢。光是一个RPG火箭筒就能让世界所有的装甲兵做噩梦!更何况里面单兵信息系统和夜视仪等,这些东西里面蕴含的科技含量绝对会让那些科学家们发狂的。

这些都是张煜在把莱克揍了一顿之后得来的,他也发现了一个漏洞,那就是,系统对自己的限制对莱克是没有用处的,而莱克这家伙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主儿。所以,当张煜把莱克第十八次摔倒在地上的时候,莱克投降了。而张煜的战利品,就是两个班的“三角洲”宇宙突击队克隆人战士和他们的相关武器装备。

现在,这些人就在他隔壁的几个房间里。只要是他一声令下,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冲着目标发动最凌厉的攻势,在最短的时间里把目标人道毁灭。而张煜找出这么一群煞星的用处,就是那十万银元的启动价格。

原本在张煜的计划中,是要到德国去卖武器装备去赚钱的,但是后来想想,自己不过是个普通的中国农村少年,虽然有个省立大学的本科生身份,但是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列强来说,都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自己带着这些东西哪怕再先进,人家也会不屑一顾,当作垃圾一样的扔掉。所以,在对比了一番之后,张煜决定直接去抢。抢自己同胞那是万万做不得的,那就只好去抢劫日本人了,尤其是东北的日本人,那边日本人和汉奸成群结队,反抗日本人的各种武装力量也是遍地开花,到时候抢劫的行动也只会被日本人当作是反抗武装的骚扰袭击,不会去过多为难当地的百姓。

最重要的是,伪满洲国铁了心卖国当汉奸的家伙太多了,而且各个都是捞钱的高手,家家户户富得流油,简直就是大金猪啊有没有。到时候怕是一家字的财宝,就足够他把系统开个十几遍了。

乘船出海的新奇感觉很快就过去了,无聊的张煜在系统的智脑中搜寻着自己需要下手的目标,在核对了很久之后,张煜直接选定了伪满洲国总理大臣郑孝胥和满族大汉奸首领熙洽,以及原东北大帅张作霖的把兄弟,张景惠。

“好好的中国人不当,怎么就想着去当汉奸?难不成当个中国人还给他们丢脸了?卖国求荣的东西。”张煜叹了口气道。不过心里想想,似乎也明白他们什么想法,大富大贵地日子过惯了,让他们这些人到关内老老实实当寓公,真心做不来,更何况当着一个国家地高级领导,那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呼风唤雨地权势才是他们想要的东西。张煜记得,自己来到这个时空之前地香港,就是有一群想飞黄腾达想当汉奸想到疯魔的混蛋,歇斯底里的破坏着一切他们不顺眼的东西。

“呵呵,还真是厉害啊,一个个都富可敌国啊,真的是钱财到了顶点的时候,就想用权力来填补自己那愈发饥渴的虚荣感啊。”当对莱克威胁一番之后才弄到的这三家财产统计表让张煜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这简直都快顶的上一个中小型国家的财政税收了。国民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才四亿不到,伪满洲国的财政收入在日本的扶持下,也不过才刚刚破亿。而这三个汉奸的财产加起来都差不多等同于伪满洲国的一半了,这绝对是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数字。

张煜不得不道声厉害,他现在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满清和民国的财政会这么的疲弱和糟糕了。国家的财政大半都被这么一小块人给捞进了嘴里,他们又通过自己手中的权力肆意的对那些无权无势的商家和百姓压榨剥削,上行下效,长年累月下来,整个国家都被他们吃空、拖垮,百姓们也穷苦不堪,只有饿死或者反抗。为什么红党能够获得广大民众的支持?就是因为他们是真正为了能让人民不再受苦而拼命奋斗,是唯一一个真正在为人民着想的人。老蒋他们为什么这么仇恨红党?就是因为他们怕红党推翻了他们作威作福的权利,断了他们的荣华富贵。为了能够保住自己的地位和财富,老蒋宁愿对外妥协退让,也要把内战进行到底;宁愿让治下的百姓饿死,也绝对不放弃一丝一毫捞钱的机会。这样的政府这样的党和官员,那个人民会再想让他们蹲在自己脑袋上来祸害自己?所以,当百姓们实在是退无可退之后,一起跟着红色的党,把这个害人的国党给彻底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里去了。

这也给张煜提了个醒,日后掌权之后,一定要对自己的人民们宽仁对待,他们其实要的根本就不多,吃饱穿暖,不被人欺负,能像一个真正的人那样活着就行了。

想到这里,张煜忽然觉得自己的肩膀上很是沉重,压得竟然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把这个担子交给那个还在长征路上奋勇直前的党,交给那位爱吃辣椒,平易近人的湖南大个子,交给那个让自己曾经无数次为之悲伤流泪,和蔼可亲、英俊儒雅的淮扬老前辈。但是张煜随即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自己的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情。而且那个党奉行和为贵的传统思想,自己内心深处那征服四海称霸全球的野心必然不容于其人,况且自己向往着三妻四妾的腐朽生活,可是遵守不来那里严正的纪律。最重要的一点是,自己地主出身的身份与他们的信仰实在是水火不容。想到这里,张煜叹了口气,自己和他们的关系,最终只能止步于盟友,而不是兄弟,家人。

拍拍脑袋,张煜把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都驱散了去。站起身来,拿了一本书,离开了这个让他觉得有些烦闷的房间。

走到甲板上,只见三三两两,成双入队的游客们,都在甲板上欢声笑语,讨论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自己的身边,却只是一个人都没有,一辈子生活在内陆的大牛,现在都不敢出现在甲板,说是见到大海就害怕地腿软,实在时不敢动。张煜只好任由他在船舱里呆着,由那个被系统命名为牛宝的克隆战士照看着。

走到一边没有几个人的地方,靠着栏杆站着,也不翻书,就扶着栏杆,看着航道上来来往往的船只发呆。这些天脑子就没有舒缓过,不是在和莱克交谈,就是在盘算着自己该如何规划以后的路,难得有这么一个安静的时刻,可以好好休息下。

作为一条近海航线,这条航线上很是繁华,从不过几百吨的小火轮、大木船,和上千吨、数千吨的货轮,甚至像脚下这艘“西京丸”客轮,竞相争流,好不热闹。偶尔一群海豚,追着轮船上蹿下跳,争先游动;时而几只锁定了目标的海鸟,从空中笔直俯冲而下,就像射出的利箭,一击中的;天空上高挂的太阳,肆意散发着自己的光亮与热量,照耀在地球上滋润着生灵万物;淡蓝色的海水,在洋流与海风的作用下,翻腾着波浪,猛烈的拍打在船身之上,向人类宣示着大海的威严与愤怒。

他愤怒什么呢?或许是在愤怒,这里每一艘船上都飘扬着的太阳旗;或许是在愤怒,自己这些她哺育了千年的孩子的懦弱与无能;或许是在愤怒,自己澎湃的波涛,打不破这让中华倍受屈辱的黑幕。

国家疲弱,就容易被欺负,丛林法则之下,一切都是凭借实力说话。自己手里已经掌握了系统这个优势,但是这还远远不够。自己需要人,无数的人,和自己一起去完成这个远大的目标。自己不能急躁,自己要做的,就是在暗中做好一切的准备。因为现在的世界对中国的监视非常严密,任何可能威胁到他们殖民利益的人或者势力,都会被他们不惜一切手段的除掉。况且,在这个国家,还有太多的人对民族和国家一点意识都没有,他们仍然只是逆来顺受,一如既往的的麻木,就像自己在张家口村里看到的那样。农户们每天的生活就是日出而更日落而息,做完了地里的庄稼活,就聚在一起,听着王二说着张三李四的家长里短,然后互相笑骂;或是听着村里那个“秀才”,在那里拿着一本破旧的《春秋》,谈古论今。在自己继承的记忆里,“秀才”是自己的启蒙老师,自己7岁起他就一直读那本《春秋》,现在,依然。至于什么东三省被日本抢占了去,热河被占了去,在上海中国不得驻军等等,他们一概是不知道,或者说不想知道。

他悠然记得自己那个大脑袋的便宜老爹和自己说的话:“日本人来了又怎么滴?他能吃了我们咋地?只要他还要吃喝拉撒,就得用得着我们出力气!日本人有啥?再凶凶的过那些个当兵的和土匪?”这话让张煜当时许久都不曾说出话来。自己的爹都有可能去当汉奸,这华夏大地上四亿五千万人中,又有多少人是这样想?况且还有千千万万想在乱世里打出一片天下的“豪杰”们,这里面又得是多少?就算他们不投靠日本人,只要是他们抱着不放下枪占山为王的心思,又得是多大的混乱?想当官,杀人放火被招安,这是多少草莽的信条。东北的抗联中有多少这样的人?西北的戈壁滩上又是多少?塞外草原上又是多少?再西南的深山老林里又是多少?更何况一个省里近百万土匪割据治理收税,家家户户与土匪有亲的贵州省呢?再说句不中听地话,即使那个被称为穷苦人的大救星的党,后来收编的人里头,怕是也不见得就少了这样的人物了。

何况这乱世中本就已经成了气候,占据了名分的各方霸主们,哪个不是有着割据自首或者一统全国的野心?已经退出的北洋段祺瑞、冯国璋、曹锟、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冯玉祥,南方的唐继尧、陆荣廷、陈炯明、陈继尧;还在舞台上的蒋介石、李宗仁、阎锡山、**、龙云、刘湘、杨虎城,西北的三马,冯玉祥的老部下宋哲元、韩复渠,还有如同何应钦、陈诚、傅作义、余汉谋等依附于大派系的小派系;外围上面还有石右友三、孙殿英这些小军阀。海军又各自有闽系、中央系、青岛系等派系,国内的党派也是大大小小不下百数,商团势力和地方宗族又互相抱团,就连教育界都能分裂出十几个派系明争暗斗!而他们竟然还没有忘了,在他们之外,还有一个让他们都提心吊胆的红党。

让人头疼啊,偌大的中国,竟然如同一片散沙,各自为政;偏又谁也不服谁,远交近攻的招数用的熟溜,甚至不介意扯进来几张外国人的虎皮来给自己助力。乱糟糟一片乌烟瘴气,浑然没几个人去注意,旁边那个被压制了千年的侏儒,终于拿出了反抗的勇气,正磨刀霍霍的等着把自己这个还在昏昏欲睡的主人生吞活剥了取而代之!

要把他们给捏合道一块去,是真的不容易啊。这是真正的万里征程啊,这第一步,究竟该如何走啊。看着大海,张煜又陷入了深思。

1

第三章 千里之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