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佣兵秩序>第一章 监狱风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监狱风云

小说:佣兵秩序 作者:杯酒释兵权 更新时间:2019/9/16 10:00:50

咚…咚…咚……

拳头和肉体碰撞所发出的沉闷声音在周围看热闹的人群里显得更加的低沉。

食堂东南角,浅红色的囚服,短短的毛寸,这样的搭配与电影里的囚犯大同小异,乌压压的人群拥挤在一个大角落,以两面墙壁和厅柱为支点,形成了一个七八平方米的四方形空间。

中间空出来的空间里,一个左脸有一条刀疤的中年男子双手抱胸斜靠在厅柱上,看上去三十四五的年纪,仰着高傲的头颅一副老大的派头。冷目不屑地望向角落里双手抱头紧缩着身子的年轻人。

年轻人年龄二十三四左右,他的手臂狠狠的抱住脑袋,而他那芶缩在角落里充满爆发力肌肉的身体让他成功的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对于一个被关在监狱里的人,真正监禁他的并非牢房的墙壁,而是牢房里的其他犯人。

而唐戎,一个二十四岁,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却已在这牢笼中安稳的度过了他三年宝贵的时光。

不,准确的来说他只安稳的度过了两年零十个月,从凌乱的囚服和身上并不均匀的青紫色淤青可以想象到,在离刑满释放最后的两个月里,他过得并不安逸。

“咚…咚…咚…”肉体的撞击声持续了半个小时。

五六个人的拳头和脚丫重重的落在唐戎的身上,发出的却是如同撞击墙壁的声音,只因为他浑身的肌肉紧紧地收缩在一起,这让拳脚落在身上没有那么疼痛,而事实上,这点拳脚原本对他来说不值一提,只是两个月以来他忍受这帮毒打有惊人的二十多次了。

“呼~疤脸哥!这小子太扛揍,瞧我们都打半天了,他连坑都不坑一声!”一个对唐戎施加拳脚将近半个小时的犯人首先停了下来,喘着粗气,摇了摇头。

“不行了…大…大爷的!这小子属牛的,没把他死我们倒是先累死了。”

过了一会其他参与殴打的犯人也停下了动作。纷纷用手擦拭额头渗出的汗珠。

“没见过这么抗揍的人,这都快一个月了……”

“看来是个练家子啊……”

“练家子?练过金钟罩也不行啊!这都快一个月了,没见过这么抗揍的人…”

“的确是个练家子,只是怎么从不见他还手啊?真没劲。”一个看热闹的犯人喃喃道

围观的犯人有冷眼旁观的、有不屑一顾的、但更多的还是起哄的,监狱里的生活太枯燥,能够让他们有激情的就是偶尔监狱里发生一些打架或者欺负人的情景。这些平时发生得并不多的事件在近两个月是接连不断,让那些闲来无事寻求刺激的犯人大饱眼福。

在监狱里,弱者或许能让人产生同情,而懦弱只会让人鄙视和破口大骂。

“就该使劲的打!看得人牙痒痒。”

单方面的虐待不仅不会让别人同情,相反还会使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犯人破口大骂。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怒骂,

只有少数人看出了唐戎那幅在囚服简单包裹下的身板,那是一块不算上强壮、却各方面搭配得极其协调匀称的身板。扎实的肌肉组织中蕴含的力量让那些有江湖经验的囚犯不敢小觑。

这时候老道点的犯人冲角落里唐戎方向努了努嘴,对其他人说:“我告诉你啊!那小子是三年前进来的,听他们一个号的人说就判了三年,熬过了这个月他就可以出狱了,我看啊,八成是不想节外生枝免得再弄个加刑就不好了。”

比较老实的犯人点头表示赞同,对于囚犯来说,在监狱里能少惹事就少惹事,能忍则忍,尤其是一些判刑时间不长的,毕竟谁也不愿多在暗无天日的监狱获得加刑的奖励,一时的忍受与早日获得自由,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选择后者。

“嘿!刀疤那群人还真是一群废物来的,还以为有多牛逼呢…”

有的犯人似乎并不惧怕刀疤男,连带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几分,这足以证明在这个监狱里,刀疤男并不是一手遮天的人物,谈不上人人惧怕。

“废物!”

听着周围略带讥讽的言论,刀疤男脸色一黑,撇了一眼说话那人,怒气填胸朝角落走去,同时一脚将一个手下一个踉跄踢滚到一边,怒道:“滚开!”

“小子,你这皮肉确实够厚啊!不愧是魏董亲自交代照顾的人。”

刀疤男站在唐戎身侧,说话间双手十指交叉一起,手指扭动发出清而脆的骨头交撮声音,右腿用力在空气中踢了几下,如同斗士争斗前的热身动作。

放下紧抱脑袋的双手,唐戎缓缓抬起头,那张不算俊美的脸庞下却长着一副精致的五官,漆黑的眸子木然从那些嘲讽的犯人身上扫过,最后在刀疤男身上停留下来。

“后天我就要出狱了,你觉得,你今天能弄死我吗?你弄得死我吗?你——敢吗?”

“死到临头还嘴硬!”从唐戎说话的神情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出对自己的嘲讽和不屑。

怒气渐渐布满脸颊,那条被刀疤男引以为傲的勋章,从左脸一直延伸到脖间的刀疤此刻被怒气填充得通红。

从十五岁混迹社会,二十年来刀光剑影没能让他倒下,如今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嘲笑轻视,而这个年轻人还是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懦夫,刀疤男一时恼怒不已。

“我看你嘴能硬到什么时候!”

刀疤男不再废话,挥起拳头砸向角落里唐戎的侧脸。

感觉到一股强风逼来,唐戎一如既往的无动于衷,任由拳头落在自己脸上,发出比之前更加劲爆的“砰砰…”声响。

不愧是混了二十年的江湖的老手,刀疤男拳头的力道绝非那几个马仔可比,拳风中带着老辣强劲的力道,而且拳拳到肉,纵使唐戎从小习文恋武之人在数分钟的狂轰乱炸之下,顿时觉得脸颊阵阵火辣般的疼痛。

“啧………”

唐戎的忍耐再次刷新了周围犯人的认知,这些人中不乏一些刑罚较重服刑时间长的老囚犯,对刀疤男狠辣多少有些了解,望着挨着刀疤男一阵猛揍而一声不吭的唐戎,他们自问若是自己能在刀疤男手中接过几拳?

唐戎的忍耐和平静看得一众囚犯啧啧称赞,却没人注意到那张红肿面颊上唐戎那漆黑眼眸中闪过的一丝寒意…

“你以为在湘城魏东林就能一手遮天吗?”

趁着刀疤男收拳的间隙,唐戎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水并说道。

一拳正中唐戎面颊,下一拳的力道又在酝酿当中,听见唐戎吐出的话语,刀疤男微微一愣,手上的拳即时暂时停下。

“我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辈,在这里待了三年都安然无恙,为什么最后这一个月了,魏东林突然想起来找我麻烦?”

趁刀疤男愣神,唐戎下一句话接踵而来:“因为我的兄弟把魏家公子送进了医院!”

“魏家公子…魏少航?”唐戎的使刀疤男冷静了几分,略带怀疑问道。

唐戎笑道:“这湘城,除了那魏家的纨绔子弟,谁还敢称之为魏公子?”

闻言,刀疤男惊声道:“你们连他都敢动?”

手上拳头力道松动了几分,刀疤男面色略带几分疑重。刀疤男进监狱的时间不短,城南监狱共分东、西、北三个区,里面关押的犯人身份也都有所不同,用一句话的概括就是“东贫西贵,北区乱。

简单点说,相比西、北两个区,东区成立的时间不长,关押的犯人大都是一些没钱没势坑蒙拐骗偷之类的布衣罪犯,监狱考虑到北区比较混乱的原因,这些罪行不是很重的偷鸡摸狗之辈过去在北区只有受虐的分,于是监狱成立了东区。然而事实上监狱有些多虑了,这些人虽然胆小怕事,但他们善于察言观色的长处却也让他们在监狱里能寻追着一席之地。

西区关押的犯人家里都是有钱有势,纨绔子弟在外面犯的事一般不是很重,判刑时间不长,其身后家族为了让他们在监狱里少受点苦头,出些钱,让他们待在南区,这也是监狱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

至于北区,便是城南监狱最大的一个区,也是人数最多的区,见面都是些重型犯,总之能关押在北区的犯人无不是凶神恶煞之徒,因为在进监狱之前,刀疤男在江湖上也是个响有名号的主,进了监狱那也是一方之主,虽不说在北区只手遮天,但也无人敢主动招惹。

虽说北区混乱,但对南区的人,北区大部分犯人不会主动招惹。原因很简单,能进南区的人,家里要么有钱,要么有势,对于北区犯人来说得罪南区的人不是明智的选择,毕竟不是每个犯人都无牵无挂的。

让刀疤男面色疑重原因就是,唐戎,是一个只有三年刑罚的南区囚犯。一个南区足以让监狱之外有所牵挂的刀疤男投鼠忌器。如果不是两个月前的那次探监打消了他的顾虑,恐怕刀疤男永远不会和唐戎有这般“交集”

在湘城能够让魏东林亲自点名的人想来也不是什么善茬,初次和唐戎发生冲突的时候刀疤男对唐戎那扁薄囚服包裹下身板中所蕴含的力量感到惊鄂,以刀疤男混迹多年的经验可以看出,唐戎身在南区又是一副谈不上壮但却很扎实的身板,那身后的势力必然不会太小,如果贸然得罪,难免对方日后出狱不会找到自己亲人的麻烦,自己到是一个杀人犯无期徒刑,可刀疤男不想日后亲人为此遭到报复。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冲突唐戎所表现出来的懦弱让刀疤男将心中持有的顾虑全部打消,开始他只当唐戎不过是一个喜爱健身的富家少爷罢了。加上魏东林许下的种种好处,对那种从无期的深渊中被人拉上一把的感觉,刀疤男实在无法拒绝。

“不要以为魏少航老爸是魏东林,别人不敢动他在湘城就没有人敢动他了!”

唐戎放下环抱脑袋的双手,头轻轻一转,看向刀疤男,那副菱角清析又极为平静的脸庞下一双炬目射向刀疤男,

刀疤男一愣,唐戎的目光突然间让他感到一丝后怕,他也不是傻子,这一个月隔三差五的找眼前这位年轻人的麻烦,就连他自己对年轻人的抗打能力和忍耐力都感到不可思议。单从这两点,刀疤男心里就已经知道此人并非等闲之辈。只是现在也是骑虎难下,魏东林交代的事情做得好要做做不好也得做,况且钱已经收了,其他的好处人家也给了。

“你也别怪我!不管你身后有多大势力,可你得罪了我不敢得罪的人!”

比起唐戎未知的身份,魏东林当下就是一座实时的大山,得罪唐戎或许讨不了好,但是得罪魏东林那就是死路一条,脸上神色几经易转,一个狠毒的念头涌上了刀疤男的脑袋。

对刀疤男表露出的杀意,唐戎不仅不畏惧,反应心中暗喜,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你瞧我这身子,两个月都挺过来了,你就不怕我出去了以后…”唐戎呵呵笑道:“魏家强横一时动不了,可动动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江湖大佬还是轻而易举的,我知道你不怕死,可你在大牢之外的那份牵挂就有麻烦了。”

“哈哈!”

刀疤男倒是爽快一笑之后立刻变得阴冷,那狠毒的凶光看着唐戎:“既然这样,那就让这监狱,成为你永恒的归宿吧!”

说话间,刀疤男手中出现了一支凶器,唐戎一眼就看了出来,那是一支生塑料制成的牙刷,只要稍微一用力,牙刷就会爽快的断裂开来,刀疤男手里握着的凶器,便是一支掰断了的牙刷,断裂的地方长短不一,但凸起的地方尤为尖锐,只要使用之人臂力足够大,刺中要害,足以一击致命。方才唐戎的一方威胁,已然使刀疤男动了杀机。

不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刀疤男那只紧握牙刷根部的手猛然朝唐戎而去,尖锐一头直指唐戎心脏部位,企图一招将其击杀。

唐戎冷笑一声,忍着疼痛一下站直身体,身体轻轻一扭,轻松避开要害部位,却任由牙刷生生插进了自己的肩胛骨。

这一方动作发生得很快,等周围犯人发现刺入唐戎肩胛骨的凶器后,周围爆发出一阵惊呼声。这股惊呼声很快被接肘而来的狂欢声盖过,

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犯人的猪吼声,来不及去管那些,刀疤男微皱眉头,因为手里的牙刷并未插进唐戎的要害心脏部位,刀疤男倒也冷静,手一收,自己刺入对方肩胛骨的牙刷尖头被拔了出来,随后瞄准唐戎脖子处要害咽喉准备刺入第二次,而这一次,当他的手接近唐戎脖子时,突然动不了了,这时候才发现,他的手被唐戎一只手掌紧紧抓住,其力道之大,纵使自己一时也不能睁脱。

惊讶过后,正准备用上全身力气的刀疤男,下一刻看向唐戎嘴角似笑非笑的面容,当即神色一变,暗道不好。

唐戎哪里给刀疤男抽身的机会,一只手抓住刀疤男手臂,往后一推,在刀疤男往后倒去的同时,身形也前进一步。

刀疤男踉跄后天几步,好不容易稳住了身体,却见唐戎微微一笑。他对上唐戎目光,相比以往,唐戎的眸光褪去了懦弱、忍耐,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寒气逼人的凛冽杀气。

近到刀疤男身前一米的位置,一个不带任何拖沓的侧方踢在周围惊讶的神色下重重落在刀疤男左侧耳脖间。

“嘭!”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惊诧中,刀疤男那过重的身体直挺挺倒在地上。而且再没有一点能爬起来的迹象。

“哗!”

整个食堂一片哗然。

从身处劣势的唐戎反击到那刀疤男倒地发出沉重的声音,这其中的时间不过短短不到十秒中的时间,便让堂堂一个北区恶霸倒地不起。

“一……一招?”

“我就说这小子没那么简单!”

短暂的寂静后,从人群中发出一个惊叹的声音。这都让曾经讽刺唐戎是个懦夫的犯人看在眼里。

“嘘!嘘!嘘……”

“犯人食堂闹事!犯人食堂闹事…”

食堂内突然响起了急猝的哨子声和管教在对讲机的呐喊声。

在第一声哨子声响起时,食堂内开始出现了慌乱,在监狱,急猝的哨声是犯人最忌讳的声音,因为听见这个声音,那就意味皮肉之苦的来临。

果然,仅仅一会儿,食堂外就响起了一阵整齐的步伐声。透过声音,完全可以看到食堂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身穿制服手持警棍和盾牌的人群。

“全部抱头蹲下!”

“再说一遍!全部抱头蹲下!”一个干脆严肃的声音通过食堂四角的喇叭响彻至食堂每一个角落。

食堂被手持武器和盾牌的狱警堵住,识相的犯人赶紧抱头蹲下,还没来得及蹲下的犯人在警棍的招呼下痛嚎。几十个手持警棍和盾牌的管教和狱警冲进食堂。

2

第一章 监狱风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