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坦克王牌>00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5

小说:重生之坦克王牌 作者:丁丁小子 更新时间:2019/9/19 10:07:05

“你好同志,我是这个连的指导员,”那位军官松了一口气,扶了扶自己的军帽,从他满脸是血的样子中可以看出他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我们负责守卫图拉西南方向的格拉查村,我们奉命在那里坚守了一天,挡住了德国人一个坦克连和一个步兵连的进攻,我们也死伤惨重,现在也只剩下二十多个战士了,刚刚我们在远处听见这里有交战的声音,所以我就带着我们连剩下的人来到这里。"

"忘了自我介绍了,你可以称呼我格里乌奇,你的面孔很像东方人,是来自远东的战士吗?"他接着说。

"我是来自中国的邓庆丁,中共党员,莫斯科军校学员,奉命坚守此地,我们四人之前失去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发现其他的同志们已经全部阵亡,而且我们发现德军坦克已经越过了我们的阵地,我们在刚刚重整了防御,成功歼灭了德军一个排的部队,现在战场上面的尸体全部是我们的‘杰作’。"

邓庆丁也不忘自我介绍,并且''轻描淡写"的叙述了我们四人取得的战果。

格里乌奇有些惊讶,但他望向东面的时候也发现了远处没有间断过的交火声,看上去他已经相信了我们的说法。此时我们其他三个人也拍了拍身上的雪站了起来,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老莫把装甲维修车上面剩下来的德军坦克履带挂在了车前,不过只挡住了几个重要的部位。

"我先把这坦克挪到后坡上面,继续留在这里太危险了,德国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来到这里,这坦克哪怕加了油油料也不算多,可能只有三分之一左右,我们得省着点用。"老莫说着打开了驾驶舱跳了进去,在熟悉了一下坦克内部的环境之后我就听见了坦克启动的轰鸣声。

委实说T-34-76坦克的倒车性能并不好,也没有原地转向的功能,这让开惯了主战坦克的老莫非常的难受,这车的倒车速度大概只有负四公里,在我们看来就跟蜗牛爬着一样慢。

"操,这车倒车怎么这么麻烦,"老莫拍着坦克的装甲大骂道,"速度这么慢,让人怎么开。"

"毕竟苏维埃永不后退嘛。"我打趣的说道。

"同志你们还会开坦克?"格里乌奇来了兴趣,他一边招呼着他那边的弟兄们帮老汉一把把所有武器都带入阵地,一边朝着我们这里凑了过来,虽然他是指导员,但是丝毫没有所谓的官威。

"那是,我的车长课学得还是很不错的,只是没有坦克给咱们开了,发了两把枪就让我们上了前线。"邓庆丁说道,"本来还有一年我们就要回国跟日本法西斯作战了,没想到现在却在这里战斗。"

"我们已无路可退,因为我们身后就是莫斯科。"格里乌奇用略带沉重的语气说道,"感谢你们中国同志为了保卫我们的祖国做出的牺牲,我在这里向你们表示我最高的敬意。"

"我们都是信仰共产主义的人,就不用客气这些了。"邓庆丁说道,"当务之急是我们现在应该怎么离开这个地方,我们位于敌人的后方,看样子他们已经越过了图拉的西南方向。"

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们所在的位置,根据历史,古德里安的装甲部队已经约过了图拉南面,但是他们也遭到了极为强烈的阻击,加之补给严重不足,他们的进攻阻力应该会很大。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们遭遇的是德军装甲部队的主力,但是他们的进攻强度相对一个月之前已经有所削弱,他们在莫斯科周围的防御地区遭到了猛烈的阻击,"格里乌奇从腰间的公文包之中拿出了地图,"我们师已经连续作战了近两个月,损耗很大,前不久刚刚得到少量补充现在又遭到了这么严重的损失,师长半个月之前已经阵亡了,整个师现在可能只剩下1000人左右。"

我完成了手头的事情,我也凑到了邓庆丁和格里乌奇的身边。

格里乌奇把地图平铺在一个弹药箱上,上面画满了密密麻麻的标记,不过好歹我们也是正儿八经的军校出身,能够看懂,我们这个车组的三个人毕业于装甲兵学院,而老汉毕业于陆军军官学校。

"我们现在的位置距离图拉大概五公里,是南面通往莫斯科道路的重要分支之一,你们的枪声肯定会吸引德军部队赶来,现在离刚刚战斗发生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德军部队很可能已经在路上了。"

"我们现在撤退肯定难以脱身,周围都是战斗的最前线,现在前线的每一个地方都在激烈的交火,我们想要沿着道路撤退是非常困难的,至于树林我觉得也存在危险,因为我们的部队在撤退的时候在树林里面埋下了大量的地雷,我们如果要从树林撤退必定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格里乌奇总结了目前的情况,听完之后让我有点脊背发凉。

"你们目前还没有军衔,所以你们目前需要先听从我的指挥,没有什么问题吧。"格里乌奇问道。

"服从指挥。"邓庆丁点点头,"现在开始我们四个人就是这个坦克的车组乘员,负责协助你们战斗。"

"你有异议吗这位同志。"格里乌奇转头望向我。

"报告,格里乌奇同志,我没有异议。"我点头回答道。

"很好,"格里乌奇说道,"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尝试向南突围,只是这不是最短路径。"

"你是指挥官你说了算吧......"邓庆丁耸了耸肩膀,然而话音未落,突然几枚炮弹在表面阵地上面炸开。

"警报!德军出现!”负责警戒的士兵此时突然高呼起来,话音未落又有几发炮弹落下。

“快!进入避弹坑!快!”格里乌奇大喊着,迅速卷起地图俯身朝着避弹坑冲去。

我在临走之前朝着阵地外张望了一下,远处的开阔地上,出现了几十个零散的德军士兵。

没敢再继续观察,我立刻冲进了避弹坑里。

炮击的过程漫长而又枯燥,阵地上已经只剩下二十多个人,谁知道到底会有多少德国人赶来进攻呢。

我们尽管创造了四人干掉一个排的“神剧”战绩,然而这是在德国佬猝不及防的时候造成的,倘若真是面对面的硬刚,很难说我们有任何一点优势。

可以说是绝对劣势。

在表面阵地炮火肆虐的时候老汉和老莫也挤进了避弹坑,看着他们被火炮炸得灰头土脸我不禁有点想笑,不过这又让我回想起我们来到这里前的最后一刻。

看着身旁的一个年长了的中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香烟,我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同志,还有烟吗。”

“给你,中国的同志,正巧还剩一根。”那个中士从腰间掏出了歪歪扭扭的一根香烟。

“谢谢。”我说道,“借个火。”

他掏出一包火柴给我点了火,抽着烟的时候我终于冷静了下来,虽然这烟质量的确并不太好。

“我从边境就一直退到这里,已经战斗了好几个月了,就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中士说道。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经历了多少极其残酷的战斗,但我知道能活到现在的绝对都是老兵中的老兵。

“我们这支部队在边境好不容易才突围到明斯克南面,结果又落入了德国鬼子的包围圈,两次突围之后我们部队减员到战前的五分之一,现在我周围的兵除了指导员我已经一个都不认识了。”

“中国有句古话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一定能够活下去的。”我试图安慰他。

“只怕我是活不过这仗了,我能做的只有战斗到死而已。”中士的眼神中突然充满了坚毅。

我猛吸着嘴边的香烟,直到已经烫到我的手了我才放了下来。此时炮火的烈度已经有所减小,五分钟的时间,这片阵地起码已经被三百多发炮弹犁了一遍。

感觉到了炮火有所减弱,中士皱了皱眉头。

“德国鬼子上来了。”他说道。

过了半分钟之后炮火彻底停了下来,我径直跑出避弹坑朝着外面张望,然而外面的场面让我的身体不禁发出一阵阵的颤抖,那是我无法描述的场面。

约莫十辆坦克正在朝着我们阵地上面驶来,后面跟着我数不清的德国步兵,初步估计可能有几百个人吧,他们用坦克作为掩护,正在朝着我们这个高地冲来。

“我们跟大部队失去了联络,电话线看来是已经被剪断了,想突围现在我们也来不及了。”格里乌奇说道,“快,所有人进入战斗准备,快,快,快!”

我们四个人迅速冲到了坦克上,正在我考虑是不是做车长兼任炮手的时候邓庆丁直接对我大喊:

“快去车长的位置,我给你装填炮弹。”

我坐到车长的位置上,开始调试火炮。

“你就坐在机枪手的位置上,提供火力掩护。”邓庆丁对着老汉说道,老汉由于无法胜任其他位置的工作,最后只能安排他在机枪手的位置。

“驾驶员,启动,去北侧的树林里面。”邓庆丁命令道。

“明白,达瓦里希邓。”老莫启动了发动机,开向了右边的林子里面。

4

00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