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坦克王牌>01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3

小说:重生之坦克王牌 作者:丁丁小子 更新时间:2019/9/26 14:33:11

炮镜中,厂区大门口烈焰冲天,烟雾中七八个德国佬的躯体被爆炸产生的火焰吞没,还有几个德国佬被巨大的冲击波震到了墙上,落在地面上以后他们就没动弹过,看来不是瞬间毙命就是脊椎断裂,算是废掉了。

“装填!”我对着邓庆丁大吼着。

机枪的声音几乎盖住了我的吼声,邓庆丁其实根本没有听见,他抬起了一发高爆榴弹就送进了炮闸。

没有任何犹豫,我再度对着烟雾中发射了炮弹,这一次我没看见有一个德国人飞出,看来德国人都已经把头缩了回去,他们知道了这里有我们这辆坦克封锁着整个街道了,没过多久街道上又升腾起了浓重的烟雾,看来德国人加大了烟雾弹的覆盖范围。

“炮弹管够,继续打!”我隐隐约约听见邓庆丁大喊着。

我转头望向邓庆丁,一发高爆榴弹已被塞入炮闸。

没有再管里面有没有人,我继续朝着大门开炮,坦克外面的那个重机枪也不要命的对着里面连续射击,看上去他们弹药相当的充裕,不然谁会对着烟雾里面胡乱射击。

大概又打了三发炮弹之后,我看到烟雾之中窜出一道火光——那是德国佬发射过来的炮弹。

尽管没有跟我们产生任何接触,但我明白德国佬的坦克手们已经知道我们在这个位置了,再在这里久留并不是长久之计,我刚要吐出“倒车”两个字的时候,几发炮弹几乎同时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面,其中一发还击中了前装甲,老莫和老汉都下意识的开始捂住耳朵。

尽管并没有什么用。

由于命中的位置离我比较远,对我的影响并不算很大,邓庆丁挣扎着把一发不知道是什么弹种的炮弹塞进了炮膛,我也没管这是什么炮弹,对着大门我就先射了出去。

“倒车,快!”我使劲拍打着老莫的头让他清醒过来。

老莫咬着牙开始倒车,在倒车的时候起码有十几发炮弹从厚重的烟雾中窜出,有两发炮弹擦过了我们的坦克飞过,有一发正中了驾驶员的舱盖,好在有履带阻挡,这发炮弹并没有穿透正面装甲。

车子在一个弹坑里面再度停了下来。

老莫猛地打开舱盖吐了一地,他的嘴角满是白沫,看来前面两发炮弹的命中让他脑子变得一片浆糊。

但他没有停留太久,把胃里的胃酸吐得一干二净之后他立刻合上舱盖继续倒车,整个过程只持续不到二十秒。

说起来,昨天到现在我们只吃了几片质量非常差的面包,里面很可能还掺杂了木屑和锯末,吃着非常难以下口。

但没时间顾及我空空如也的胃部了,**纵着观察塔观察着前方,烟雾已经在逐渐散去,我已经能隐隐约约看见烟雾后面坦克的轮廓,恐怕还不止一辆。

“穿甲榴弹,准备!”我转动着炮塔。

邓庆丁在摸索了一番之后找到了一发穿甲榴弹。

看到了烟雾之中闪过两道火光,我更加确定了烟雾里面藏着德国坦克,德国步兵们借着坦克的掩护不停的涌出,机枪压制都没有办法起到效果,毕竟坦克就是他们的盾牌,只有爬上废墟的德国佬们在接连倒下。

视野之中有一个士兵拿着反坦克雷在街道的废墟之中穿梭着,不少德国步兵也盯上了他,借着路障的掩护德国人已经控制了街道的另一头。

那名士兵纵使有机枪掩护还是在德国坦克的机枪面前倒下了,此时我们身边的那挺重机枪也给哑巴了,机枪手被一发从瞄准孔中穿过的子弹击中了头部。

那两辆坦克还在烟雾之中,根据经验判断他们看不见我们的确切位置,只是由于有步兵掩护才敢贴着大楼攻击,刚刚的那次齐射尽管是针对我们,但却并没有击中。

由于坦克前面堆满了他们的步兵,他们的坦克也不敢前进,趁着烟雾没有完全散去,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没有办法,我能做的就是先解决掉他们的坦克。

锁定了其中一辆坦克之后我根本不做任何犹豫,直接开炮,我可以确定这一炮我命中了那辆坦克,但它在被命中之后竟然还能正常行动,甚至朝着我的位置开了一炮,但是炮弹只落在了我的前头,紧接着两辆坦克都开始倒车,透过烟雾我隐约看见了车首上面挂着好几层履带。

“快倒车,我们被盯上了!前往下一个伏击点!”我大叫着催促老莫倒车,直觉告诉我很快这里就要被炮火覆盖,“那个破坦克前面挂了好几层履带,就是来骗我们炮的,过不了多久,迫击炮就会把这里全部覆盖!”

老莫急忙开始倒车,但T-34的倒车速度实在太慢了,我急得头上直冒火都没有用,烟雾现在已经完全消失,我军已经不得不放弃办公大楼全面退守厂房,街道上面的德国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一辆三号坦克此时也出现在大门口,对着我们的车首就是一炮,但三号坦克的火炮并没有对我们造成太大威胁,甚至直接从装甲上弹开了。

邓庆丁顶住了坦克的上下颠簸,将一枚穿甲榴弹装入了炮膛,我也不管能不能打中了,先给他一炮吓吓他再说。

这次射击不偏不倚正中它的炮管,这辆坦克暂时失去了作战能力,起码今天以内这辆坦克是报废了。

就在我们终于成功把车倒出了街道的时候,我们刚刚的位置就遭到了炮火覆盖,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就差点让我们全部死在那个街道上,我们所有人不禁都冒出了冷汗。

在把车摆正之后,我没有让坦克停下来,而是径直奔向厂房内部,厂房内正在进行着惨烈的战斗,德国人试图通过大门进入厂房的企图全部失败,在密集的**沙火力压制下,他们只在厂房门口丢下了几具尸体。

哪怕是借着烟雾进攻,德国人都没能成功进入厂房,最后德国人只能把坦克给带了上来。

正当德国人的坦克在厂房入口大概十米左右停下,准备好好给里面的苏联人们上一课的时候,我的准星已经对准了他,伴随着一道火光划过,这发炮弹直接击穿了这辆二号坦克的炮塔,甚至还引燃了发动机。

没有一个人爬出来,看来这一炮就送了这一个车组上了天,德国人不得不停止了对厂房的强攻。

战场上暂时陷入死寂,不知道德国人又在做什么打算,我们不得不时刻保持警惕。

“不知道德国佬恨我们恨成什么样子了,哈哈!”老汉此时大笑着,车里的其他人也笑了起来。

一番血战之后我们已经满头大汗,汗水甚至湿透了整件军大衣,但我们没有丝毫的寒冷,整个身体都在散发着热量,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令人愉悦。

“今天早上敲掉了几辆坦克来着?”邓庆丁问道。

“击毁两辆,瘫痪一辆,不错了。”我说。

“我们挂在车首的履带基本都被德国佬打掉了,哪怕德国佬的屑炮很难击穿我们的车首,但是还是存在击穿的概率的,巷战面对面我们还是很危险的。”老莫说道。

“哪怕一炮换一炮,德国人都能耗死我们……”我说。

“现在是正午了,恐怕下午德国佬还要发动进攻,打了半天我就没看见过我们的炮火支援,看来跟我猜的差不多,是上面开的空头支票。”邓庆丁说。

这时候我们听见了外面有人在敲打着我们的坦克。

“是奥克佳布里斯基。”老汉说道。

“我出去吧。”我打开了舱盖伸出半个身子。

“你好,奥克佳布里斯基同志。”我戴上了刚刚摘下的坦克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但是你们今天早上打的很好,我来跟你们打个招呼,刚刚清点伤亡数字路过这里。”他说道。

“还剩下多少人。”我问道。

“满打满算,可能只剩下一百多个人了,我们现在已经全面退守南北两个厂房以及街道,进攻压力太大了。”

“我们的炮击呢……”我问道。

“电话线被炸断了,刚刚才腾出人手去找哪出了问题,电台是有,电报员上厕所的时候厕所被一发炮弹炸成了灰,所以现在我们根本联系不上指挥部。”

“那没有办法了……”我说,“我们这点兵力还有把握撑过今天下午吗,我希望作为一个党员你能告诉我实话。”

“作为一个**员,我会告诉你是的,但是作为一个从边境打到这里的士兵来说,我觉得很难。”奥克佳布里斯基说的时候耸了耸肩膀,“人手不够,每天从后方赶来支援的部队都被分散到了图拉周边各个防御要点了,到最后我们这里只能靠我们这种损失严重本应该撤下去休整的部队来硬扛着了,谁让我们是近卫第一坦克旅呢。”

近卫第一坦克旅的荣誉称号大概才授予没两天。

奥克佳布里斯基顿了顿,然后又说道:

“我们身后,是莫斯科。”

15

01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