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坦克王牌>01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8

小说:重生之坦克王牌 作者:丁丁小子 更新时间:2019/10/1 12:00:11

这片驻地上停着十几辆坦克,但都做了严格的隐蔽处理,德国人的侦察机倘若不仔细侦查根本不可能发现。

但我们的坦克除了一辆车其他所有的配件几乎都没有了,就连维修的工具都已经没了,更别说这种隐蔽网了。好在这里是一片林子,没有遮蔽网在夜间影响并不大。

我打开舱盖伸出头四处张望,就在我们旁边已经有几个士兵拿着隐蔽网靠了上来,还有几个机械师也凑了过来检查我们这辆坦克的情况。

“同志,你好,请问你是哪个连的。”两个士兵此时接住了从坦克上面跳下来的我,其他几个人也纷纷跳下坦克,我一脸疑惑的望向了奥克佳布里斯基,等待他答复。

“不好意思同志,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哪个连的,我们这个车组刚刚从前线撤下来就被分配到了这个部队,详细情况请你问一下这位同志。”我不禁露出苦笑。

那位士兵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可能是因为我的东方面孔比较引人注目,但他没有过多的诧异,便望向了另一边。

“我们是二营三连的,我们连现在已经就剩这么多人了,七辆坦克现在就剩下一辆了,整个连现在都丧失战斗能力,连长前两天也重伤了,现在都不知道到底在哪。”奥克佳布里斯基陈述了全部情况。

“你们的防区是在三号居民区吗。”一个士兵问道。

“没错,刚从那里撤下来……”奥克佳布里斯基喃喃着。

“那里可是战斗最残酷的地方啊……”士兵打了个寒颤。

“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请带我们去二营的营部,至少我们需要重新分配一下部队,我们连的其他六辆T-34都在战斗中损失了,光我们几个人难道还能重组这支部队吗?我们既没有足够的人手,也没有足够的技术装备。”奥克佳布里斯基摊了摊手。

“中士同志,营部就在那边那个帐篷里,我想应该你已经看到了,现在全旅的情况都很糟糕,技术装备大概已经只剩下原来的四分之一了,只有刚刚新补充的几百个新兵,全旅就剩下六辆T-34和两辆KV坦克了,还有九辆T-60坦克,状况也很不好,现在都还在维修状态,机械师也缺乏必要的零件,因此有些坦克只能移动却没有战斗能力,所以我们准备前往位于索帕克夫的补给点进行为期三天的补充和休整。”此时一位少尉走过来给我们指路。

“谢谢你少尉同志。”我表达了我的谢意。

“你们是那个击毁了五辆德国坦克的车组吗?”我和我身旁的邓庆丁,老汉,老莫引起了他的注意,“是不是在格拉查村南面大路的路口阻击过德军装甲部队的?”

“报告同志,是的,不过如果加上今天一整天的战绩,我们一共击毁了十一辆坦克,这些跟我并肩作战了一整天的同志可以给我证明。”我面向少尉同志敬礼。

“你好,同志,我是二营二连的KV重型坦克排一排长,斯捷潘,请允许我在这里向你表示我最高的敬意。”斯捷潘少尉朝我敬礼,紧接着紧紧的握住了我的右手。

“同志你好,我叫余骁烨,莫斯科军校学员,中**员,这几位都是我在中国的战友,他们随我一起来到了莫斯科,并在几天前加入到了莫斯科附近的防御作战中。”我同样也握紧了斯捷潘的手,能够感受到他的热情。

“请随我来吧,我亲自带你们去见营长。”斯捷潘领着我们几个人前往营长的帐篷。

“营长同志,二营二连一排排长斯捷潘想你报道,三连的同志们刚刚从前线撤下来,准备向你报到。”斯捷潘掀开帐篷,朝着帐篷里正在跟几个人一起研究地图的人报告,其中还有两个满身是灰的坦克手。

“三连还剩下多少人。”营长抬起头问道。

“算上我们几个临时编进来的,只剩下九个人了,连长和其他几个人不知道去哪了,可能现在已经在你们这了。”我说,“营长同志,你好,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余骁烨,来自中国,中**员,现在还是个军校学员。”

“你就是那个击毁了五辆坦克的王牌坦克手啊。”营长笑道,“这样倒好了,我们这也有一个王牌坦克手,在我们营的另一个连,这样吧,军校你就暂时先不要回去了,前线实在找不到人手了,虽然前两天奉命在这一带组织防御的军校生早就撤退了,但是我决定把你给留下来,希望你不要有任何意见,既然你也是党员,就要有服从党组织的义务,哪怕你并不隶属于我们的党组织。”

这种情况下谁敢提出反对意见?

“行吧营长同志,我们服从你的命令。”我说着的时候望了望旁边的邓庆丁,又望望老**老莫,看到他们都点头了之后我才松下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他们几个都想跑路呢。

“那位坦克手的座车也是T-34,斯大林格勒拖拉机厂的改进版,你们就并入他那个排吧,他们那个排也就剩他一辆坦克了,他昨天刚刚死里逃生,车组有两个同志被德国人干掉了,他硬是把坦克给开了回来,今天才刚刚找到合适的驾驶员把空位补上了。”营长说道。

“他的名字叫做什么。”我有些好奇。

“迪米特里·拉夫里年科。”营长说道,“他领导的车组在之前的十五场战斗之中击毁了二十三辆德军坦克,虽然你们目前的战果还没有他那么多,但是我敢肯定你们在未来的战斗中战果不会比他们差多少。”

传说中在二十七场战斗之中击毁了五十二辆坦克的王牌坦克手迪米特里·拉夫里年科?

有幸能够见到这样的坦克王牌,可以说是我的荣幸了,毕竟在未来我们打了半年仗,也不过只击毁了十二辆坦克——这还是在各种技术兵器和拥有战场制空权的情况下。我们的任务更多是所谓的抗线,也就是在前线顶着防止对方的突进,火力几乎都是由远程炮兵和空军输出的,现代战争之中,坦克的地位显著的降低了,由坦克跟坦克正面对决的时代也一去不复返了。

能在这个时代实打实的击毁五十二辆坦克,这是何等的坦克王牌?

“能够有幸跟战斗英雄并肩作战,就已经是我们的荣幸了,我们的战果是微不足道的。”邓庆丁说。

“他们可不止止击毁了五辆坦克,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击毁了十一辆德军坦克,到现在一共才四十八小时不到,他们就取得了如此战果,我也非常佩服,倘若没有余骁烨和邓庆丁几位同志,我们根本不可能守住那里。”奥克佳布里斯基说道。

“那太好了,两个王牌坦克手并肩作战,肯定会在未来取得更大的战果。”营长更加爽朗的笑了,“这样吧,你们马上去跟拉夫里年科会面,跟他报道以后明天我们就要出发前往索帕克夫,在那里休整两天顺带补充我们在前一段时间战斗中损失的技术装备和人员,在那之后我们会前往莫斯科的西面路口组织防御,组成莫斯科最后的防线。”

“那么同志,请问拉夫里年科同志在哪……”我问道。

“你去一个一个坦克找,看见上面的红星最多,就是他的座车,他的座车很好辨识。”营长回答。

“是,明白了,营长同志。”我朝着他敬礼之后便随着其他几个人出来了。

“奥克佳布里斯基同志,你可以带着他们先去休息了,我们车组想要去单独会会这位王牌坦克手。”我说。

奥克佳布里斯基点了点头就带着其他几个人离开了。

“拉夫里年科吗……我说……这哥们在莫斯科附近的反击作战时,在车外抽烟时挨上了一发冷炮就战死了,可真不像是个英雄的死法……”老莫摘下坦克帽挠了挠头。

“我估计他该死还是得死的……哪怕我们来了也是一样,我觉得哪怕他在那天没有出坦克,很可能就会被一发冷炮正中坦克,直接挂掉。”邓庆丁耸了耸肩膀。

“别这么悲观,指不定我们还能跟人家一起打满全场呢,毕竟一个王牌坦克手,改变不了整个战线上面的局势,我们现在所做的也一样,我们只是整个战争机器上面的一颗螺丝钉,只有千千万万跟我们一样的战士在为了胜利浴血奋战,我们才有胜利的希望,就如同我们在未来所做的一样,”我说,“为了祖国!”

“是啊,为了祖国!”老汉说道。

回想起那半年的战争生活,我仍然记忆犹新。每一天都上演着比这里还要残酷的战斗。

我依稀记得我们接到作为集团军后卫部队奉命阻击敌军主力时候的场景,没有一个人选择拒绝这个任务,我们明白一旦接受这个任务就根本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但所有人都决定为了身后伟大的祖国战斗到死。

来到这里,看到同样信仰着共产主义的同志们舍生忘死的奔赴前线,为了保卫他们的祖国而拼死奋战,我也被他们的热情彻底感染了。

就如同我们在未来所做的一样。

在这个最黑暗的时刻,只能继续坚持下去,才能看到胜利的瞩光。

当然,现在在这里战斗的人,大概只有不到百分之二的人打满了全场。

记得曾经有人说过一句话来形容斯大林格勒战役的残酷:“没有人知道马马耶夫岗到底易手了多少次,因为没有一个人成功活着打满全场。”

是啊,东线的战争就是这么残酷。

15

01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