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坦克王牌>029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9

小说:重生之坦克王牌 作者:丁丁小子 更新时间:2019/10/11 15:03:25

就在炮弹发射的那一瞬间,两辆坦克的车体映入了炮镜的准心中央,不待我的眼睛捕捉到炮弹的轨迹,炮镜中的两辆坦克车顶纷纷冒起了浓烟,炮弹应该是击中了炮塔的位置,第一辆坦克应该是个三号坦克,可能因为是早期型号,装甲就跟纸糊的一样,穿甲榴弹直接穿透了它的炮塔,不过我认为这辆坦克还有继续作战的可能,倒是它右边的四号坦克连炮塔都被车内剧烈的爆炸给掀飞了,这种情况我们往往喜欢戏称为“飞头”。

“漂亮!飞头!”尽管有发动机巨大的噪音干扰着我们的听觉,但我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老莫的欢呼声,不过我没有多高兴的时间,我必须在没有被发现之前尽可能击毁德军坦克。

果不其然,那辆三号坦克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又开始动弹了起来,他们车组可能是唯一知道我们潜在位置的车组,我们必须马上解决掉这个威胁,否则他就会在反应过来之后把我们可能的坐标告诉其它的坦克,指不定还会呼叫火炮直接把我们炸个底朝天。

“装填!”我下意识的大喊着,也不管邓庆丁听没听见。

邓庆丁好似根本没听到我的吼声一样,他只管把炮弹提起来塞入炮闩。

那辆三号坦克尽管被我们击中,但他竟然没有采取任何反击的姿态,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不排除他们的车长已经被我们的炮弹一发带走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还没从刚刚炮弹击中的冲击中缓过劲来,转过炮塔之后我又毫不犹豫的沿着他行进的轨迹又是一炮。

这一发炮弹打中了他们的发动机,并没有能像我预想的一样直接送他们全车人上天,而且在击中了发动机之后竟然没有起火,我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在邓庆丁装填下一发炮弹的时候,我操纵着车长塔朝着外面张望,我震惊的发现在队列最后尾的几辆德国坦克已经在把他们的炮口对向了我们,尽管中间有不少树木阻挡,但我并不觉得这些木头能够挡得住穿甲弹,由于过于紧张我甚至忘了原来跟车组成员们的发令方式。

例如:倒车的指令是什么?

情急之下我只能猛踹老莫的头,一面怒吼着倒车,老莫看上去也顾不上这一脚有多重了,就在我发令的同时我就感受到了坦克正在往后移动。

炮镜之中,前方的战壕被一发发炮弹给炸得尘土满天,不少泥土飞到了坦克的炮镜前面,还有一发炮弹甚至要贴着我们这辆坦克的炮镜飞过去了。

这时候我的心境略微缓和了一点,终于记起来了操作的步骤,想到了猛踢其实是加速的我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向前,回到原来的位置!"我也顾不上我那沙哑的嗓子了,两腿猛踹着老莫的肩膀。

老莫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之后便急刹车,我在他回位的时候还一边调整着炮塔,观察着到底有多少个德国佬在盯着我,队伍最后应该是有三辆德国坦克正在对我攻击,其中有两辆装配着五十毫米长管火炮的三号坦克,由于距离不算非常远,所以他们对我们的威胁很大。

我眯了眯眼睛,好让我能多看清楚些,我首先对准了还呆在原地的一辆三号坦克,并抢先在他之前开炮。

但射击结果让我大失所望,这发炮弹竟然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这辆坦克的正前方,只不过溅起了一阵泥土。

"我x你妈的,竟然不够高?"我忍不住大骂道。

不待我抬起炮口,那辆坦克便先朝着我攻击了。

然而我并没有听见我们的坦克被击中的声音,抓住这个机会我马上调整了炮口的位置。

而在调整完毕之后没过半秒,我便惊奇的发现那发炮弹竟然是从我们头顶飞过去了,感情这炮手也跟我一样犯了低级错误,不过没等邓庆丁装填好,我们的炮塔就挨上了一发炮弹,好在上面已经披挂了履带所以没有对我们的炮塔直接造成影响,不过即便没有履带,我想这屑炮也应该很难直接打穿我们坦克的前装甲的。

"德国佬,见鬼去吧!"在邓庆丁装填完毕之后我立马开炮,这一次炮弹就是不偏不倚的击中了它的驾驶舱了。

它的乘员组跑不跑的掉我不知道,但是这辆坦克绝对是报废了,之前那辆三号坦克的乘员已经有两个爬出来跑了,其他几个乘员则没看见出来,估计是已经挂了。

"倒车!走了!"我把脚伸过它的身体用脚后跟踢着它的胸口。

倒车的过程并不顺利,虽然老莫的确做的很好,但是剩下的两个坦克肯定猜出了我们的行动路径,就在刚刚已经有两发炮弹不偏不倚的砸到了我们的坦克上,只是我们刚刚很幸运,角度摆的相当不错,让他们的炮弹都弹开了。

"装填!"就在这时我隐隐约约听到几十米外的反坦克炮阵地上传来了嘶吼声,在那之前好像还传来了炮声,我急忙通过车长塔观察了他们的情况,他们的炮口对准了距离他们最近的一辆坦克,顺着炮口我能看见那辆三号坦克的履带已经脱落,站在那辆坦克旁边的几个德国士兵也应声倒下,看来是被坦克上面溅出的弹片所伤。

阵地上还是那三个人。

正在此时一发炮弹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他们前面,把三个人都给掀翻在地,我也不知道他们的死活如何,我们现在自己都还凶多吉少,被对面两辆坦克按着打毫无招架之力,哪怕打不穿我们也好,被一直压制的话我们恐怕不会被打死,会被炮弹撞击产生的的震动给震死。

我们好不容易撤离了这片区域,远处就穿来了沉闷的炮声,刚刚我们所在的那片树林瞬间被炮火吞噬。

没有一个人说话,这种死里逃生的事情已经在我们身上发生了好几次了,全车组都已经麻木了。

老天倘若真要我们死,那也没办法。

在向下一个埋伏阵地转移的过程中,我还是忍不住瞟了反坦克炮兵排的阵地一眼,阵地上,只剩下了一名装填手和一个炮手,那个炮手没有戴头盔,我一眼就能认出他是谁,在装填手将炮弹装填之后,他就毫不犹豫的将炮弹发射了出去,就这样重复了好几次,每一次发射完毕之后我都能够听见他对着身后大喊:"装填!"

"打中了!"我听见了他兴奋的叫喊声。

"装填!"他继续大吼着,但过了好几秒也没有炮弹递过来,他有朝着身后大喊了一声,但仍然没有人回应。

他转过头,看着双膝跪地手中仍拿着炮弹却已经一动不动的装填手,在短暂的凝视之后,他猛地冲了过去拿起了那枚炮弹装入了炮中,但我看到他在调整了火炮两秒钟之后便停了下来,呆滞的凝视着前方。

紧接着,我看到他的身体被炮弹产生的烈焰吞噬。

顺着他的炮口,我看到了一辆四号坦克,它的短炮管前正散发着炮弹刚刚发射后产生的浓烟。

"停车!"我对老莫下令。

老莫应声停下坦克,我拼命的旋转着炮塔,想要对准那辆刚刚终结了反坦克阵地上最后一名士兵性命的四号坦克,这时候处在进攻队形后方的德国坦克没办法透过烟雾再对我们进行攻击了,这是一个绝佳的攻击机会。

那辆四号坦克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存在,也开始调转炮口对准我们,它借着刚刚被打断了履带的一辆坦克作为掩护,只露出了它的炮塔,我没办法攻击到它的车体。

顾不上这么多,先打就是了!

当我终于对准了那辆四号坦克的时候,他已经对我率先开炮,一发炮弹正中我们的炮盾,但由于履带的掩护并没有击穿,只不过给我们造成了一些轻微的脑震荡,但披挂在炮塔上的两层履带已经有一半全部脱落了,之后倘若我们被攻击到我们车组的乘员们会非常难受。

我也没抱着能打中它的希望,反正只要打中了那辆四号坦克它就必死无疑,它击中我可没办法直接击穿我的装甲。

早期的四号坦克,的确很难对我们造成实质性威胁。

只要苏军阵地上有T-34,不论是对德军的步兵和坦克来说都会是一个不小的麻烦,毕竟德军的坦克炮对T-34的威胁都并不大,面对KV-1的时候则更加,只要没有重炮或者是88毫米防空炮的支援,根本奈何不了这个钢铁怪物。

我可以肯定德国佬并没有带上反坦克火炮作为支援,德国人的情报工作看来出了问题,并没有发现我们师的调动情况,要是他们早点知道这里部署了坦克部队,很可能就不会强攻第316步兵师所在的地域了。

我踩下了发射踏板。

我看到了炮弹的轨迹,但很明显炮口抬得还不够高,这发炮弹应该是只能落在那辆被打坏了的坦克上了。

8

029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