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在中国的土地上>第六章 樱花凋零之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樱花凋零之时

小说:战斗在中国的土地上 作者:似有风吹过 更新时间:2019/9/18 9:42:59

1937年4月,长崎,稻佐山上的一处神社。

这神社坐落于稻佐山的东侧,规模并不是很大,周围被山区森林中高大的的绿树所环抱围绕。阳光从树叶间穿过,照射下来,形成一道道的剑一样的光芒,洒在这片林间,平添了一种静怡而又悠远的神秘感。

一条古老的长满青苔的石阶,弯弯曲曲的一直通向远处如同一个大大的“π”字的神社大门。在石阶两边的草丛中,有三两只梅花鹿在安静悠闲的散步吃草。

山林中不时还传出一两声或者委婉或者深远的鸟鸣,还有很多半埋在甬道两边的草丛中的石像人偶。这些石人偶的历史应该很久远了,身上基本都生长着青苔,正瞪着不合正常比例的外凸的大眼睛注视着石阶上行进的一支队伍。

这支走在石阶上的小队伍稀稀拉拉的有十几个人,队伍中走在靠前位置的是日本陆军士官浅草云一和他新婚的妻子百合子,在浅草云一和百合子前面引路的是神社的僧侣,双方的家人亲友则跟随在两人身后。

百合子穿着白色的白无垢新娘和服,头上罩着高大的白色罩帽,一步一步缓缓的走着,她面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眼睛不时的看一下道路两边的风景。但是,当百合子的眼睛看到石阶甬道两边草丛中的那些怪异的石人像的时候,连忙收了回来。

那些石人像瞪圆的眼睛,各异的表情,总是让人不禁的浮想联翩。

队伍安静的走着,慢慢的接近那立在石阶甬道尽头的神社大门。神社中,一尊小塔的塔檐尖处悬挂的几个风铃,被经过的风拂掠挑逗了几下,立刻便发出了叮叮噹噹的一连串的清脆。

这声音让百合子再次抬眼望去,也让山路上的那一小支队伍中的所有人抬眼望去,原来他们已经到了神社的门前。

进入神社,两边是挂着祈福袋和心愿木牌的木栏。院子四周面积不大的几间房舍的房檐下挂着写着符咒的白色灯笼。

现在已经是樱花盛开时节的尾声,所以在神社公园里观赏樱花的游人比以前少了很多,地面上散落着一些来不及清扫的凋落的樱花花瓣。不过,好在樱花的花期并未完全结束,所以神社中的几棵樱花树上,仍然有些粉白色或是鹅黄色的樱花在绽放着。

这个坐落在半山中的神社里,游人也不算很多,周遭美好的环境给人一种净土般的恬静而温馨的感觉。

作为一支恢复组建的,日本老牌主力师团的步兵分队长。军务繁忙的浅草云一直到花期短暂的樱花凋零前的几日,才得以请假来与妻子百合子完成他们计划已久的婚礼。

进入了神社之后,刚才山间石阶甬道上的那种神秘感渐渐褪去,浅草云一和百合子的亲友们也活泛了起来,开始一边走一边小声的谈笑。

队伍中,浅草云一的一位姨妈看着走在前面的浅草云一和妻子的背影,拉了拉身边浅草云一的母亲说道:日本の伝統的な結婚式のほうがきれいに見えます。【看起来,还是咱们日本的传统婚礼更好看。】

浅草云一的母亲微笑着应和道:そうですよね。西丁目の佐藤家の子が、どうしてもキリスト教の結婚式をやると聞きました。誰が来た牧師は偽者の偽神父であることを誰が知っていますか。経文を読み間違えた。おかしくてたまらない。【可不是,听说,西丁目的佐藤家的孩子,非要搞什么基督教婚礼。谁知道,来的牧师是个冒牌的假神父,念得经都是错的。真是笑死了。】

姨妈脸上流露出惊异的表情,连忙追问浅草云一的母亲道:そうか、でもどうやって発见したんだろう?【是吗,可那是怎么发现的呢?】

浅草云一的母亲笑吟吟的说道:佐藤家の親戚の一人が、あの偽神父がどこかでウソつきをして暴かれているのを見たことがあるから発見したのです。【因为,佐藤家的一位亲戚,曾经见过那个假神父在别的地方招摇撞骗被人揭穿,所以才发现的。】

姨妈难以置信的撇了撇嘴巴,说道:そういえば、偽神父なんてこともあるのか。【还有假的神父啊。】

浅草云一的母亲笑着说:ああ、あの人はもと英語が下手だったから、ラテン語で読んだ聖書だと嘘をついた。【可不是啊,那个人本来就不太会英文,还骗人家说是用拉丁文读的圣经。】

姨妈听了,更是笑得要弯下腰,只不过她还是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引起别人的注意,破坏了婚礼的气氛。

姨妈止住笑,猜测的说:彼はラテン語の人がもっと少ないと思っている。【他一定是想着拉丁文懂得人更少。】

浅草云一的母亲附和道:そうだな、佐藤の友达の一人がスペインの日本サークルで働いているとは。これですっかりばれてしまった。【是啊,谁知道,佐藤的一个朋友就在西班牙的日本社团工作过,这下子全都露馅了。】

姨妈忍不住又笑起来,说道:は、それではあの日の现场はきっと面白いですね。惜しいことに私は知らない,そうでなければ必ず見物に行く。【哈哈哈,那么那天的现场一定太有趣了。可惜我不知道,不然一定去看热闹。】

浅草云一的母亲也笑着说:は、そうだね、だったら一绪に行くよ。【哈哈哈,说的是啊,那样的话,把我也叫上一起去。】

两个女人说完别人家的笑话,平静了一会,但是女人天生话唠的习性很快让浅草云一的姨妈找到了新的话题。

这次是有关于穿着军礼服参加婚礼的浅草云一的话题。

姨妈:見て、あなたの息子は今日は本当にハンサムですね。【看看,你的儿子今天真是英俊啊。】

浅草云一的母亲:軍服と花嫁の白い無垢なドレスが一緒にいるとは思わなかった。もお似合。【没想到军服和新娘子白无垢的礼服在一起,也是很配的。】

姨妈:しかしどうして神前の婚礼に軍服を着て?【可是为什么穿军服参加神前婚礼?】

浅草云一的母亲:後で変えます。これは写真を撮るためです。【待会会换的,这是为了照一张相片。】

姨妈:百合子、いい子だぞ。【百合子,可是个贤惠的姑娘。】

浅草云一的母亲:はい、妹さんが紹介してくれた女の子ですから、もちろん安心です。【是的,妹妹你介绍来的女孩,我当然是放心的。】

姨妈:来年、あなたは孫を抱くべきです。【明年,你就该抱孙子了。】

浅草云一的母亲:ああ、そんなに早いもんか。【哎,哪有那么快啊。】

姨妈:浅草雲一大学を出てすぐ兵隊になるのは、ちょっと残念ですね。【只是浅草云一大学毕业就去当兵,真是有点可惜。】

浅草云一的母亲:おや、十年前に、彼の父は朝鮮ので死んでいたのではないか。【哎,要不是十年前,他爸爸死在了朝鲜……。】

浅草云一的母亲用手绢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角。

浅草云一的母亲:そうでなければ、彼は若いのに仕事に行かなくてもいい。【不然,也不用他年轻轻的就去工作。】

姨妈探寻的问:浅草雲一の父は、朝鮮に出張していた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浅草云一的爸爸,当时是在朝鲜那边出差吧。】

浅草云一的母亲:そうだね。あちらの鉱山に行ったようです。【是啊。好像是去那边的一个矿山。】

姨妈:はい、勉強を続けていれば、あなたの息子はきっと大学の先生になることができると思います。【要是继续念书,我看你儿子一定可以当上大学的老师。】

两个女人不想继续在这喜庆的日子里谈论因为工作出差,而倒霉的撞上了反抗日本统治的朝鲜三一大起义,并且在混乱中而死的浅草云一的父亲,便安静了下来,不再说话。

走在队伍前面的浅草云一和妻子百合子,并没有关注后面队伍里的亲友们之间的谈论话题,他们两个仍然沉浸在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幸福之中,并且还不时的彼此会心的微笑和凝视对方一眼。

从明治维新以来,日本已经接受了几十年的西方文化的入侵,但是和大多数的日本年轻人一样,浅草云一和百合子仍然选择了在神社寺庙中进行传统的神前婚礼。

正值英年的二十四岁的浅草云一穿着簇新的士官军服,红色醒目的窄腿裤配上金黄色流苏横纽的黑色上衣,看上去非常精神。这也是他的婚礼唯一与传统婚礼环节不同的地方,浅草云一这时候没有穿上传统的和服。

浅草云一年轻漂亮的妻子,百合子,穿着一袭传统的素白色新娘花嫁。白无垢花嫁衣是日本神前婚礼中,新娘穿的最为传统和正式的婚礼礼服。高大的白色罩帽和一层一层的包裹在身上,重量如同在身上卷了两床棉被的和服,让百合子的举手投足看上去都非常的持重大方,温婉淑惠。

浅草云一和百合子这样传统与现代的搭配风格,给沉闷素静的日本神前婚礼带来了一抹新鲜的亮色,引得来神社游玩的人也纷纷驻足欣赏这一对儿珠联璧合的佳人。

婚庆的队伍来到了神社前的小广场上停下,摄影师指手画脚的安排浅草云一和百合子的结婚合影。待会浅草云一还要换上传统的和服,与妻子百合子一起进行神前婚礼的繁杂的仪式项目,那时候穿军装就不太好,所以,两人先拍照。

摄影师叫浅草云一与百合子彼此靠的近一点,还让浅草云一揽住百合子的腰,而百合子上身后倾,微微仰起头,两个人深情的对望。

和其他的大多数日本人一样,浅草云一和百合子在公众场合也会显得比较内向和有一些拘谨。因此他们在摄影师的安排指挥下,调整自己的身体动作的时候,看上去既显得局促不安,同时又有些笨拙。

当他们两个的姿态终于让摄影师感到满意后,摄影师让浅草云一和百合子保持住姿势,然后就一头埋在老式的厢式照相机后面。摄影师用一块搭在照相机身上的暗红色的布把自己的头罩住,不知道在厢式照相机的后面捣鼓些着什么,半天时间也没点反应。

浅草云一和百合子按着摄影师要求的姿势,脸上保持微笑的望着彼此,一动也不敢乱动。老式的相机拍照需要较长的时间,一动不动的在大庭广众下保持亲密的姿势,这样做即让百合子感觉得累,也感觉有点好笑。

所以微微低垂着头看着百合子面颊的浅草云一就一直都可以看到百合子因为强忍笑意而不得不一下一下的抿着嘴角的样子。百合子可爱的表情,让浅草云一的心里不停的翻腾起对妻子浓浓的爱意。

按照摄影师的要求,仰着上身的百合子的脸仰起来四十五度,正对着浅草云一,但是百合子的眼珠却在偷偷的瞟着摄影师那边。不过因为脖子和头部的角度已经被摄影师规定好了,百合子对于摄影师在干什么,一点都看不到。

无可奈何的百合子只得将解决心中疑问的希望寄托在了丈夫的身上,她轻声的问浅草云一道:カメラマン、はまだ写真を撮っていませんか?彼は何をしていますか?【摄影师还没有拍照吗?他在干吗?】

浅草云一说:カメラマンは頭に布をかぶせています。これはカメラの後ろに隠れます。【摄影师头上罩着一块布,藏在照相机的后面。】

对于自己不能给出妻子一个满意的答复,这让浅草云一略带自责的皱了下眉头,继续对妻子说:彼が何をしているかは私も分かりません。【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彼の言うとおりにしましょう。【咱们就按他说的保持这样就好。】

百合子蹙眉一笑,仍旧轻声的说:あら、腰が痛くて、頭がふらふらしています。【天啊,我的腰啊,酸死了,头晕。】

摄影师从镜头里看到影像颠倒的浅草云一和百合子居然在聊天,立刻大声的制止他们,免得辛苦维持的画面被破坏掉。

摄影师在大喊:しっかりと保持して、ほほえみ、動かないでください。話さないでください。【保持住,微笑,不要动,不要说话。】

听到摄影师的警告,浅草云一看见百合子眨巴一下眼睛,尽量在不影响脸上表情的情况下,让她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于是,百合子继续甜蜜的笑着,浅草云一也微笑着。

终于,远处的照相机在摄影师的操作下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接着照相机爆出一团烟幕。然后,满头大汗的摄影师从蒙着他和相机的黑布下面露出头来。

摄影师喊道:はい、とてもいいです。【好了,非常好。】

浅草云一和百合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两人一起放松下来站直了身子,然后互相的整理自己的衣服。浅草云一的军服还好说,他抖了几下,拽了拽下摆,又用手扫了扫裤子上的一点褶皱。穿着和服的百合子就麻烦多了,不得不在亲友的帮助下,整理笨重的罩帽和臃肿的和服。

拍完了照片的百合子解脱一般的说:ああ、大変ですね。緊張します。【啊,真要命,好紧张啊。】

浅草云一看着大热天被严严实实的包裹在和服中的妻子,关心的说:はい、お疲れ様でした。【是啊,辛苦了你。】

1

第六章 樱花凋零之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