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在中国的土地上>第十一章 为什么不说中国名字,而说日本名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为什么不说中国名字,而说日本名字?

小说:战斗在中国的土地上 作者:似有风吹过 更新时间:2019/9/19 21:07:08

长崎,医科大学教室。

教室里,老师在黑板上写着字。讲台的一边放着一具医学人体骨骼模型,在讲桌上还有一具显微镜。在下面的座位中,坐着大概二十多个学生。

在教室靠门口后排一角的座位,有两个男生认真的做着听课笔记,其中一位衣着干净而笔挺,头发梳的整洁,分着分头的学生是中国留学生杨度。杨度就是在汪伪南京政府供职的杨士群以及杨士群的妻子许凤仪的儿子,几年前就来到日本学习医科。

在杨度旁边坐着的是中国留学生韩德文,韩德文其实比杨度还要大两岁,来日本的时间比杨度晚几个月。头发梳的没有杨度那样的光亮整齐,胡子也刮的不干净,留着一些断茬在两腮和下巴上,给人有点毛草不修边幅的样子。

此时韩德文正在焦头烂额的翻着日中词典和英日词典,查着一个单词,同时嘴里小声的说道:真是要命,病毒性感染,日语应该怎么写呢。

杨度笔下不停的抄着黑板上的笔记,同时飞快的斜眼扫了一眼韩德文,说道:先用中文记在笔记上,回头再查。老师讲的很快,纠结单词就跟不上听课了。

韩德文连忙说道:啊,对对。

讲台上的老师转回身,看着面前的学生们,问道:誰がウイルスと病原菌の違いを説明しますか?。【谁来给我说一下,病毒和病菌的区别。】

下面的学生们交头接耳,还没有人答话,杨度已经举起了手。看到老师的目光移向教室的后方,坐在杨度和韩德文前面的日本学生纷纷扭回头。但是当他们看到将要回答问题的是两个中国留学生的时候,有的学生的脸上露出了愤愤或者蔑视的表情。

杨度清亮的嗓音在教室中回响着:せんせい。【老师。】

可能老师也注意到了杨度举手回答问题而带来的异样的气氛,于是用开玩笑的口吻问了杨度一句:回答しますか?この问题や日本语には自信がありますか。?【你要来回答吗?你对这个问题和你的日语,都有信心吗?】

老师略带嘲弄的语气让教室内的日本学生发出了低声的哄笑,但是气氛也随之活跃了一些。杨度面色红了一下,但是仍然开始侃侃而谈,随着杨度的回答,老师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欣慰。

杨度说道:病原菌は、生物を病気にする菌であり、元核微生物で、简単な细胞构造を持ち、二分裂方式で繁殖することが自然界で最も一般的な生物である。ウイルスはDNAの一种で、たんぱく质と核酸からなる微生物で、细胞构造がなく、生きた细胞に寄生する。ほとんどのウイルスやバクテリアは人間に無害であり、ほんの一部で健康や生命を危機にさらすことがあります。【病菌是造成生物生病的细菌,是原核微生物,有简单的细胞结构,采用二分裂方式繁殖,是自然界中最普遍的生物。病毒被西方称为DNA,是由蛋白质和核酸构成的微生物,没有细胞结构,寄生于活的细胞中。绝大多数的病毒和细菌都是对人类无害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会危机人们的健康和生命。】

老师听杨度说完了,面带一些喜色的说道:うーん、1909年、デンマーク人w?l?j?ohannsenは「遺伝子」という言葉を生させた。アメリカ人は遺伝子が将来の重要な分野だと考えており、あなたの答えには、英米の最新の医学ジャーナルからの知識が含まれています。そして日本語で表現できる。それはいい。【嗯,在1909年,丹麦人W.L.Johannsen提出了基因一词。美国人认为基因将是未来的重要领域,你的回答包含了来自于英美最新的医学期刊上的知识,并且能够用日语来表达,很好。】

杨度笑了一下,教室里的学生们也有些人笑,坐在旁边的韩德文得意的拍拍正在坐下的杨度后背,夸赞道:杨兄,干的漂亮,真给咱中国人长脸。

长崎港码头,傍晚。港口内停靠着多艘日本军舰。

穿着一身黑色大学生校服的在日留学生林汉生不紧不慢的走在码头上。

港林汉生一边走,一边轻声数着军舰的数量,默默的记着军舰的型号和名称。

林汉生:初雪级驱逐舰,两艘,轻型巡洋舰……。

码头上的阴暗处,一个挎着短警棍的巡警注意到形迹可疑的林汉生。他朝着林汉生走过来,在林汉生的面前站住。

看到警察拦在了自己的前面,林汉生脸上忙堆起笑容,表情看上去全是年轻学生见到警察时,应有的无知惶恐和紧张。

巡警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汉生,问道:前進を止める。ここの埠頭は軍に徴用された。【不能往前走了,前边的码头被军队征用了。】

好像是因为紧张,林汉生回答警察问话时略有些结巴的说:そうですか。すみません。分かりません。ここを散歩します。ちょっと远いかもしれません。【是吗,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在这里散步,走的可能有点远。】

巡警并不太在意林汉生的解释,而是紧盯着林汉生的眼睛,想要看出这个年轻人有没有说谎话骗自己,他继续问道:名前?どこの人ですか。?【姓名?哪里人?】

林汉生回答道:私の名前は池田一郎です。教育学校の生徒。【池田一郎,师范学校的学生。】

巡警从林汉生的表情上看不出什么问题,便说:ここで何をしているの? 学生証を見せなさい。【在这里干什么?学生证出示一下。】

林汉生抖抖索索的从胸前口袋里拿出学生证递给巡警,眼神飘忽不定的在学生证和巡警的脸上来回交替。

巡警瞥了一眼林汉生,翻开林汉生的学生证查看,继而巡警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意外的表情,他问道:留学生?なぜ中国の名前を言わないのですか。【留学生吗?为什么说日本的名字,不说中国名字。】

林汉生连忙解释:日本では、だから日本の名前を使います。【在日本,所以用日本的名字。】

巡警没有从林汉生的证件上看出什么问题,只好将证件还给林汉生,看着面前有点瑟瑟发抖的年轻人,巡警脸上显露出一丝得意和傲慢。

巡警抬手随意的在身后方向划了一圈,然后放下手臂,语调严肃的警告林汉生道:これからはこちらには来ないで、特にあなたたち中国人は。【以后不要来这边了,尤其是你们中国人。】今回は记录をとっておいて、また今度このような行为があれば警察に行って调べを受ける。【今天已经记录你的行动,如果有下次,就要去警察局接受调查。】

林汉生像个好孩子一样的保证:すみません、私は間違っています。【对不起,我知道了。】

林汉生对着日本巡警鞠躬点头,惶恐的接过学生证,巡警轻蔑的看着林汉生,不耐烦的挥挥手,林汉生这才转身离开。

长崎,居酒屋内,晚上。

日本人三三两两的对坐在榻榻米上喝酒。电唱机的唱片在铜针下一圈圈的旋转着,正在播放日本流行歌手演唱的歌曲。一个喝醉的日本青年人大声的叫唤,侧身压倒了自己身边陪酒的小姐。坐在对面的他的朋友乐不可支的大笑,顺手也搂住自己的陪酒小姐。

酒屋门口的两块门帘一挑,林汉生走进居酒屋,负责引领的三十多岁的女招待迎上来对林汉生殷勤微笑,鞠躬,招呼他:いらっしゃいませ。あなたは一人ですか?それとも?【欢迎光临,您是一个人,还是……?】

林汉生微笑一下说道:もう中に友達がいます。【已经有朋友在里面了。】

女招待笑吟吟的说道:そうですか?それならご自由に。【是这样啊,那么请您随意。】

林汉生熟门熟路的沿着过道走到一间和室前,拉开推拉门进去。

房间内,在日留学生张璟瑜和杨度、韩德文正坐在榻榻米上聊天,桌上摆着清酒和酒杯,还有毛豆,花生等下酒的零食。这三个人和林汉生一样都是年龄相仿的在日留学生,由于同在海外,出于互相照应以及互通消息的需要,他们每个月都会有一两次的聚会。

四人之中,杨度在日本的时间最长,已经有两年多了,是学医学的。韩德文也是学医学的,在日本差不多也有两年的时间。林汉生和张璟瑜都是学文科的,林汉生在日本的时间也比较长,将近一年半。而张璟瑜刚来日本一年,是三个人中间时间最短的一个。

杨韩张三人抬头看着林汉生在门口脱掉皮鞋,然后进来弯腰盘腿坐在榻榻米上。

张璟瑜热情的和林汉生打招呼道:林兄,来晚了。

坐到了蒲团上,林汉生才发现桌上酒瓶中还有一瓶东北烧刀子,他高兴的搓搓手,说道:哎呀,不错,这烧刀子可比日本清酒来劲啊。

已经略显醉意的杨度举起酒杯在林汉生面前晃了晃,对着林汉生说:聚会经常来迟,罚酒一杯。

林汉生一笑,伸手拿起面前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咂摸着嘴巴,品尝着烧刀子的辛辣,晃了晃脑袋。

旁边的韩德文手里剥着花生皮,把花生丢进嘴里,一边嚼着花生一边推测林汉生聚会迟到的原因,他说:我们的爱国青年,应该又去侦探日本军情了。

看林汉生喝干了杯中酒,张璟瑜拿过酒瓶给林汉生倒酒,他把清酒和烧刀子的酒瓶同时举起在林汉生面前让林汉生选择。

林汉生说:清酒没劲,烧刀子吧。

张璟瑜和林汉生都是学文的,不过并不在一个班上,他知道林汉生给报纸写通讯,而且还能翻译日文书籍,对他比较的钦佩。

张璟瑜问道:老林,你经常去港口侦探军舰,可是要给国内的报纸写稿子?

林汉生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张璟瑜,放下酒杯后又环视了一下其他人,然后微微的笑了一笑,说道:谈不上侦探,找点写新闻的素材罢了。如此既能让国人了解日本的情报,又能挣笔稿酬补贴生活的开销用度,何乐而不为之呢。

0

第十一章 为什么不说中国名字,而说日本名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