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蚁居—飞越沧海>(三十二)童真豆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二)童真豆子

小说:蚁居—飞越沧海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11/8 20:55:48

墨镜男心存爱恋,叫我大气不敢出。回到家里,我本想把这件事告诉苏雨,未料却听到他房里传来争吵声,一男一女,我想大概披头散发女在里面,我附在门口听不出什么,我不去想,也许他们之间的事,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关上房门,我看着手表,8点30分,可这时,我听到屋外又传来剧烈的撞击声,它象一场巨大的冲击波,猛撞我的心房,我打算出去看,却觉得太搭事,于是想,算了,披头散发女可当着我的面私闯掀翻玻璃,她对苏雨又会有多好,莫不是又要恶人上身?我拿个衣服早点洗澡,喝完酒,我虽没有象墨镜男有醉意,人倒是有点昏昏沉沉,洗完澡,我好好睡上一觉,秦真是否拉拢墨镜男,我已经心里有底,可叹世事就是那么难料,来个大逆转。

苏雨也没象往常来敲门,我安静地平抚内心的创伤,便也不再想任何事了,悄悄躺在床上盖上被子睡着。

半夜,电话急剧在耳畔响起,我有个习惯,不管是不是有电磁波辐射,我都会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环顾四周,我的家具添置得差不多,这有功于苏雨每次陪我前往二手市场或者商场购买。

没有他的打扰,我有点思念成疾,就是连梦里都出现他的身影,正当我模糊认为在梦里会有一出戏又开始,却被张晴的电话吵醒了。

原来张晴在外地,陪秦真去苏州一趟,她的女儿在家里,发烧了,要我去一趟。说真的,也怪为难张晴,孩子的爸爸在厦门,她宁肯不求他,还是想到了我,我告诉张晴,我一会就去她家。

穿上衣,也顾不得洗涮,正是凌晨三点,睡梦最好时机,为了好朋友的情面,我来到张晴的住的地方。

第一次去,我显得有点惊讶,不敢想像环境的恶少与她平时穿着得体端庄一点不相符,那一处的出租房,破落、高高低低象山里的小丘,鬼影般地向我越靠越近,我在一个弄堂进去,再拐个弯,有时一个黑影过去,把我吓得哆嗦,我感叹自己和她有点同病相怜,直到301,敲开张晴家的门,打门的是一小女孩,她捂着肚子,一脸眉皱,哭腔地问我,“你就是妈妈说的许阿姨吗?”我走进来,随手关上门,整个风灌进屋子,把家里和窗外遮拦的帆布吹得噼啪响。

张晴的女儿小名叫豆子,她给我挪了一条椅子,房子角落处处堆满不贵重的生活用品,“我妈走时留给我一张便笺,她和真真阿姨去逛苏州。我叫小豆子,我没爸爸。”

豆子一汪纯真的眼睛,鼻梁左右挂着泪帘,我蹲下来,为她脱口而出的话心疼不已。

我探着她的脑袋,豆子乖乖在我面前,眼里含着惊恐,却又极端镇定,“我量了体温,我发烧了,阿姨。”

“豆子,谁教你的啊?”我无不心疼地问。

“是我,书上学的,妈妈也会告诉我。”

我心里一酸,在路上我买了二个退烧贴,这时,拆了一个,要她躺下。

我环顾四周,张晴的家很简陋,简易得和外围的环镜很相符。我问豆子,“家里住了几年”

“阿姨,我多大就住几年。”

“那告诉阿姨,你多大了?”

“我12周岁”

“你妈很早要你。”

“我不知道,出生我就没爸爸。”

我听过张晴过去的往事,我以为,对豆子心里而言,她找不出任何爸爸的概念,就是豆子生病,如果张晴外出,她就孤伶伶守着破落的出租房干巴巴在等什么,我横看竖看,乍么觉得豆子跟我十几岁的情形有十分相似。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她守着张晴这个好妈妈;我守着许广生这位好爸爸。

“阿姨,你有爸爸吗?”贴到豆子头上的退烧贴,豆子象得到偌大的温暖,她开始和我长聊,并不顾忌生病。

“我有,但没有妈妈。”我靠近她

“爸爸爱你吗?”她天真地问

“爱,相当地爱!”我强调。

“你最喜欢爸爸哪一点?”

“他善良,纯朴,勇敢。”

“我妈妈也善良,纯朴,勇敢。”

说完,豆子扑哧一声笑出来。又说,

“我爱我妈妈,很爱很爱,她为我付出许多许多。”

“你想找个新爸爸吗?”我问

“不想,我妈说,只有爱妈妈的新爸爸才行,我才可以接受。”

“有人追妈妈吗?”

豆子闪动着和张晴一样大的眼睛,

“阿姨,那是妈妈的秘密,你呢,阿姨,有人追你吗?”

“我??”我哑然失笑,豆子太机灵了。

“我没有,长得丑,没人要。”

“阿姨和我妈妈一样,长长的头发,圆脸蛋,和我妈妈一样漂亮。”

豆子好讨人,我很喜欢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豆子在我陪伴下渐渐熟睡过去。我给她盖好被子,望着张晴简陋的家,觉得和她有着同似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受。

在陈旧地有细微裂痕的墙上,一张写着大大的“家”字贴在上面,我凑近一看,是豆子的笔迹,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我想和妈妈有个新家,和妈妈住新房子!”

我酸涩地泪水涌上心头。象我们老百姓什么时候才有的梦想,在何年何月才能实现?

看着豆子稚气未脱,却懂事可爱的脸孔,干净的皮肤没有任何瑕疵,我也很想像象张晴爱着面前的小姑娘豆子。

不知是不是出于女人的本性,我替豆子收拾残籍,却发现张晴过往的笔迹。上面写了好几个“思过”。这时我心生主意,莫非张晴暗恋张总?我眯眯笑,一定是,幻想他俩结合穿上婚纱我竟然很甜蜜。随后我转念一想,“如果我告诉张思过这时候豆子生病,他会赶过来吗?”

出于女性的直觉,我鼓起勇气,反正是双休晚上。

张思过在电话中,听我在豆子家里,二话不说,马上赶过来。

我打门的时候告诉他,“豆子生病了,张晴外出,把豆子一人留在家里,怪可怜的。”

“是啊,张晴也给我过电话,我当时正在招待几个客户,没法过去,她就挂掉了。许琼,你还打得及时,要是早一点,我还是没办法过来;陪客人刚刚离席,阿东从上海也过来了,席间还特地提到你,我说你估计在张晴那里。”

我笑笑,不知是他和我本来就默契,还是我一向自以为是“我们俩心有灵犀一点通”

张思过问,“豆子好点没有?”

“还好,睡着了,退到低烧。我电话给你之前测量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张思过可能不止来过张晴的家,进来没有象我一样陌生得象多看几眼,他责怪地说:

“张晴也是,我叫他找个男人,她硬是不肯。”

我把张晴写着张思过的纸张递给他,道:“你看了就明白,张总!”

张思过接过纸条,又喜又惊看着我,然后低眉,觉得有点不太相信:

“她?张晴写的?”

我点点头。张思过叹了一口气,他酒色微熏,借此说出心里话,“我没想到,真没想到,她喜欢我!”

“出乎你意料?”

“出于职业习惯,她越被说成小蜜,越与我保持距离。”

“张总,我明白她的心,之前,你和秦真,她有意撮合;到秦真和你分手,她又碍着秦真是她表妹,她暗恋也不敢说。想想看,现在,你们两这是怎么啦?想着对方,还不敢表达?”

“我没有这意思。出于上司对一个员工家庭的关心是正常的。”张思过口是心非

“张总,你还不明白张晴的想法吗?她喜欢你!”我大声地,忘了豆子在休息。

“理解。许琼,”他把我拉到离豆子更远的地方,凑到我耳畔,“在张晴家里表达我的情衷似乎不妥吧?”

我诧异看他,他想干吗?

“张总,我有男友了啊。”我赶紧表达观点。

张思过哦了一声,马上转过话题,“是的,豆子该找个好爸爸。”

我忽然笑他舌木,“张总,你不就是现成的吗?豆子要找的最眼前的”调侃张思过,我显得不太像员工,倒像是个朋友。

豆子什么时候醒,我们都不知,唤我们,之前我和张思过的交谈,她全听进耳朵,她看着张思过,问道:“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爸爸来了,叔叔,你是爱妈妈的爸爸吗?”

张思过在我的窥透下,脸当即红起来。

0

(三十二)童真豆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