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蚁居—飞越沧海>(三十五)爸爸来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五)爸爸来厦

小说:蚁居—飞越沧海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11/12 11:04:52

是的,感觉苏雨快抱到我了,我一个休止符号,音乐嘎然而止,我发现此刻自己泪流满面,宋明明和台下的观众响起热烈的掌声。说到苏雨,我想起撞击我室的那阵冲击波。那天,门咣得一声巨响,我在房间没有去搭理。我意识或许我常见到的披头散发女也许她在旁边搞怪。

从舞台上对苏雨的无限思念,到与宋明明告别,从酒吧回到家,我下意识想去敲苏雨的门,那时,手臂却变得如此沉重,我感觉到精神上会有负担,是我担心我的出现吵到苏雨,或者披头散发女在,我会显得难堪。

但是,我对披头散发女一无所知,我也更不想前去问,如果我去问,是不是显得我特别搭事?真的没有必要,苏雨非到时候一定会跟我解释他的故事。

我掏出钥匙,开自家的房门,苏雨这时开门,见我在,一下也不说,只是朝前把我攥在怀中,他比我高,所以我的头搁浅在他额下,他象护呵宝贝一样抱着,想对我说许多话又说不出来,最后讲一句,“许琼,想你”,便转身进去,挥手关上房门。

我的心情很难受,想见他不得说出口,骨哽在喉,不吐不快。而我始终眼睁睁看他关门,我竟然觉得那一刻我和他最远,和他相间着距离,愧疚地没有说出“我也想你”。

我惆怅地走进家里,锁上房门。想着唱歌时的虚景,泪便不自觉地流下。难道我们的相识就要承受精神上的折磨吗?一种外在的人为的限制!大概居于披头散发女对我的暗中挑畔。

爸爸要来厦门,暂时冲消朦胧爱情的期望。爸爸说早年他来过厦门,是在厦门认识我妈菊苹。

爸爸为什么来厦门,据说来过家中的陌生女人又来了,见到爸爸那刻,她又问起我的情况。当爸爸谈起那位阿姨,我问他,“爸,她与我们家什么关系呀?”

爸爸笑了一声,却没有回答,他把话题转移到脚上,说道:“搭她的车顺便来看你”,我望着他,逗着他,“真的呀,爸爸,女儿可是爸的心腹。”

我见爸爸紧锁着眉头,问他怎么了?爸答:“最近不知怎么的,脚疼得厉害。”

“爸,你呀,早就要看啦,要不,我今个儿带你去医院。”

回到中午时分,突然接到爸爸的电话,我匆匆赶去接他,开始以为他在汽车站,却料他说就在我上班的附近。

我留过地址给爸爸,爸爸怎么走找到,还是个谜:

“爸,你怎么找到我呀?”

“我叫阿姨送我过来。”

“谁?阿姨?”

“就是,你见过,上次在我们家你见过的阿姨。”爸爸强调。

我心想,怎么又是她。但我正要把疑惑解开,爸爸却把话题转移到脚上。

“老了,不中用了,我脚痛,琼儿!”爸爸佝偻着背,鬓发上了他的头。我有些伤感,然后劝慰他:

“爸,我还是带你去医院吧?”

爸爸叹气:“去城里的医院费用昂贵,是不是一去就抽血化验拍片就要几百块?”爸爸思量一会:“琼儿,算了,现在不痛,还是不去医院,就是念着你,菊苹不在,你看你,来来回回也没个人陪伴,女孩子家,爸爸担心。”

都说孩子是父母永远的孩子,爸爸虽头发添白霜,却还将我象个孩子一般疼爱着,我心中酸涩万分:“爸,我已经长大了。何况妈妈在世时,我可没少得到她的精神方面的影响,爸,你的女儿够坚强的。”

不知怎么的,爸听到这句抽噎着鼻翼:“我,我,我就没用,我看着我家闺女受苦。菊苹在地下不得安心”

看来,只有我坚强了,爸才会认为我快乐。爸看我忧伤,他也一脸忧伤,随后,我笑着对他说:“爸,走吧,去我房间。“

爸爸擦干眼泪,父女慢慢走,慢慢聊,走上楼,我扶着他,直到房门口,走等我拿上钥匙,打开房门,爸爸四周看一看,发现我的出租房简陋无比,四处黑洞洞,进去好比关在笼中不见阳光的小鸟,爸感叹女儿生活在城里的不易,心有戚戚然:“琼儿,受苦你了啊!”

我感觉虽骨子里较柔情,但我坚信我是个乐观的人,拉过爸爸的手,带他到卧室,拉开窗帘,指指外面:“爸,琼儿住的房间有窗户,除了卫生间、厨房、淋浴室四面不采光,开亮灯光,不就亮堂堂了吗?”

爸爸不语,对他来说,女儿就是在受苦。我解释道:“爸,城市寸土寸金,一个岛二百万人口。大家都要住,这房价不是高啦?”

爸爸似乎有所悟:

“琼儿,你答应爸,以后生活要是好过,你就去享受好不好?”

我一听,当然了,谁不想生活过好呢,然而我要和爸爸一起享受,我点点头,“爸,等我们生活富裕,我在厦门买幢房子,我俩一起住,好不好?”我拥着爸爸的肩,觉得父爱就是一座大山,靠在身上稳稳当当的,什么苦都不会怕!

“不,琼儿,爸有家,家里有房子,我们许家的房子。”

爸爸话一出,我倒吃惊了,爸爸?他跟女儿客气来了。怎么了?难道爸爸不想到城里住吗?我讨好地瞻望我的未来:

“爸,我会买大的,你要嫌琼儿现在住的出租房太小,琼儿有钱买大套,到时客厅、厨房、卧室、卫生间都装窗户,你会喜欢的!”爸爸还是左看右看,看得直皱眉头,我又说,“爸,还是先看好你的脚先,你知道吧,你的脚是女儿的心头大患,你须做个手术,医好爸爸的脚是我的头等大事,买房的计划暂后,我住一段时间这样的房子没关系!”

爸爸说话,嘴唇发抖,长叹一声吐出来:“琼儿啊,手术费用昂贵呀!这钱那钱,那会有哪么多钞票啊。”

“爸,你甭管,我想好了,20万块能治。今天呢,我带你先咨询,如何就医,医生给个建议,大医院医生的医术跟你镇上请的赤脚医生阿平看的是不一样的!”

“琼儿,我看你就知足了,我啊,我啊,现在不痛了啊。”

我啊,爸爸的心思怎么我不懂呢?

“爸,我就知道你,你是想给我省钱。你等我,我给你洗水果,中午我们到外面吃个午饭,饭后休息一会,带你去医院。”

“琼儿,爸吃过了!”

“哪吃的呢?”

“阿姨请!”

阿姨?阿姨什么来头,怎么老请爸吃饭啊。爸于是说,“她每次来就是那么客气,我拒绝不了。”

“她现在走了吗?”

“她说,还要到大连,赶着送我到就走了。”

“爸,我还是先带你去医院。”阿姨我觉得与我无关痛痒。

爸拒绝“琼儿,我真不痛了,不痛了,你放心。”

我呵笑,“爸,不管你痛不痛,你来一次就一次,这次我无论如何先带你去医院。”我把水果递给爸: “爸,吃,北京空运过来的桃子。”爸接过我洗的水蜜桃问,“多少钱啊?”

“你猜?爸”

“爸猜不出,”

“爸,你猜。”我牵着他的手出门,趁他分神,我把他带出来。“爸,猜猜,你一定以为是天堂的蟠桃。”

“要过百吗?”

“爸,不要那么贵。”

“爸真猜不了。”

“爸,你再猜,吃完你猜,这样,你就一清二楚。”我们慢慢走,我一手扶着爸。

爸果然咬得津津有味,最后定神,这下我们已经下楼梯,他问,“琼儿,还是你告诉爸。”

我笑,“爸,不要钱的,女儿送给你吃。”

爸爸好开心一会。在路口,我拦下一辆的士,要他去中山医院。中山医院人许多,但是外科看脚倒也没什么人,爸在我的指引下坐着等,我跑来跑去,挂号完再带爸爸去外科问诊。

当我先一步踏入外科的骨科门,我发现里面穿白衣坐向面对我的竟然是苏雨。

我好奇地把父亲牵到他面前,我的出现同样使他吃惊。“许琼?”

苏雨上下打量我和我爸。我赶紧说道:“我带我爸看脚。”

“今天我当班,你来的正是时候,”苏雨很热情,我才知道,原来苏雨是外科医生。

在问询的过程,苏雨显得很热心, “大伯,你好,我叫苏雨,是骨科医生。”爸爸能说一点普通话,赞扬她“当医生好啊”苏雨回头给我笑一个。

然后对我们说,“512你记得吧,我是一个志愿者,我去了四川。”

“小伙子,了不起啊!我喜欢医生。”

“多谢伯伯理解,医生的职责就是争分夺秒”

在检查时间,他又说,“大伯,许琼是我的邻居,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所以你尽管放松,双腿放松。”在经过一番边聊天,苏雨给爸爸检查,爸爸躺在床上,苏雨对待他的病人认真和和气,通过一些器械的辅助检查,苏雨还不忘劝勉父亲应该怎么做去排除恐惧。

“大伯,有伤痛不可怕,可怕的你错诊、乱吃药,我呢,尽管年轻,临床经验已经有十三年的积淀,许琼,她是我的隔壁邻居,她是个好女孩,所以,大伯,你放心。”

我扶爸爸起来,苏雨在一旁帮忙,最后告诉我们,“许琼、大伯,你们做好一个思想准备,象大伯的腿估计拖的时间很久,最开始没有得到根治,时间一长,髌骨下产生恶化,而且髌骨,我建议做CT。大伯,许琼,手术并不复杂,但是,手术费可能并不轻,如果你们决定要做,费用不够的话,我可以帮你们”

“不,不,不”爸爸一听,他怎么可以欠苏雨的人情,“小伙子,苏医生,我其实挺好,走路都已经习惯。”

“大伯,如果你介意费用,你不要在意,许琼是我的邻居,她就是我的朋友,医好病人还是我的天责。”

一听到用钱,爸没有再医的念头,“苏医生,我有事得先回去,今天就是来看一看,琼儿,我就告诉她,大医院费用贵。走吧,走吧,琼儿”

苏雨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对我说,“没关系,你做下大伯的思想工作,叫他手术务必要快,一定要来,拖得越长,情形越糟糕。”

“苏雨,我爸没答应。”

“许琼,你说,我是不是你的好邻居?”

我一点都不置疑,见我肯定点头,苏雨问,“你能筹到多少钱?几千就几千,后面的数我帮你垫!”

“苏雨,不好吧?我。。”我傻眼了,后面才是大头,我虽存款有几万,十几万的钱啊要苏雨先垫,我摇摇头。苏雨说:

“傻姑娘,你不当我是好邻居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是我爸,我能说得过去吗,再说什么,苏雨非要帮我这个忙,“你决定好后,我马上申请安排,由我亲自给大伯动手术,你放心!”听完我甚为动容

0

(三十五)爸爸来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