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敌营二十年>第2章:无奈的出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章:无奈的出走

小说:敌营二十年 作者:大头喇嘛 更新时间:2019/9/20 14:05:52

两声巨响之后,所有的日本兵嘴里呜哩哇啦地叫着,端着步枪冲出了房间。

军营内,浓重的硝烟充斥着各个角落,就像冥府的幽云一般不肯散去。垒了大半截子的院墙那里,一个工匠和两个肢体不全的关东军士兵躺在血泊里,都断了气。剩下的中国工匠大概是趁乱跑了。

白天锡被炸弹的冲击波震得眼冒金星。他踩着田中和雄的身子从那道臭排水沟里晃晃荡荡地爬了上来。

日本兵们都忙着救助自己受伤的人和追击那几个钻进玉米地里的工匠们去了,却没有发现他们的头儿栽到了臭排水沟里。

“八、八嘎!”田中和雄也晃晃荡荡地从臭排水沟里站了起来,顺手将头顶上的臭菜叶子摘下。他那浑身的臭气熏得白天锡直想吐。“鹿丸君,多谢你救了我。若不是你把我推进沟里,并把那颗炸弹也扔出去的话,我大概已经被炸死了。”

“我救了你?”白天锡揉了揉被震得浑浑噩噩的脑袋,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田中和雄将自己情急之下所做的一切当做是救命之恩了。这样也好,又可以敲他两包饼干了。

“知道是我救了你就好。”

“鹿丸君,救命之恩,容当后报。”田中和雄说完,捂着胳膊指挥他的部下们去了,

……

白天锡深一脚浅一脚地向镇子里走去。进了竹下大药房已是中午时分了。他把饼干藏到了自己铺盖底下之后,走进了大药房。

“药送到了?”

竹下一郎捧着一个紫泥茶壶半躺在柜台外面的一把摇椅上,悠悠哉在地说。

“送到了。”

“送点药就用了这么长时间,你是不是在偷懒?”

“老板,我不敢,这是田中和雄中尉的药钱。”白天锡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向了兜里。

然而,白天锡的脸僵住了。紧接着他便将全身摸了遍。

“怎么回事?”

竹下一郎挺直了身子,似乎是嗅到了什么。

“钱、钱没了。”

“你这个小王八蛋!白吃干饭的东西!”竹下一郎把手中的茶壶往柜台上一敦,抄起柜台上的掸子劈头盖脸地向白天锡打来。白天锡只好用手护住了小脑袋。

竹下一郎打够了,咆哮道:“去找!找不回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白天锡顾不得满身的疼痛,一路小跑,奔向了关东军军营。

“他奶奶的!这个扔炸弹的王八蛋,害得老子挨了一顿打!”白天锡一边跑,一边骂。

离关东军军营不远了。突然,一只大手捉住了白天锡的脖子:“小日本,我看你往哪里跑?!”

还没等白天锡明白过来,就被着人提到了玉米地的深处。玉米地里还坐着三四个人,有两个头上缠着渗出血的纱布,这些人满脸都是黑漆漆的样子,像刚刚从炕洞子里爬出来一般。

那人将白天锡往地上一扔,狠狠地说:“小日本,你炸死了我们老大。幸好抓住了你。今天,我们要用你的心来祭奠我们老大!”

白天锡突然明白过来:这几个人就是刚才在关东军军营砌墙的工匠!

他急忙解释:“你们这些人怎么倒打一耙子?是你们要炸死我的!”

“炸死你?你这个小日本不值得我们扔两颗炸弹!我们要炸的是那个田中,他杀了我们好几个兄弟。可扔第一炮的时候,你把田中推到沟里。第二炮你又给扔回来,炸死了我们老大。你这个可恨的小日本!”那大汉说完,给了白天锡狠狠地一个大嘴巴子。

“君子动口不动手!”白天锡心知不妙,他捂着脸解释,“我不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

“放屁!”大喊斥责道,“你这个狡猾的小日本。他娘的,田中送你出来,还称兄道弟的,你还说不是日本人?哪个相信?弟兄们,摁倒他,掏了他的心!”

“好嘞!二哥。”几个满脸乌黑的人就要上来。

“先等一等,等一等!”白天锡连连摆手。他知道这些人误会了,但已无法解释,只能伺机逃脱了。于是,他打算让这些人放松警惕,给自己创造逃跑的机会。“几位英雄说的极是。你们简直是大大的厉害了。这次你们扔了炸弹,虽说没有炸死田中和雄,但炸死十多个日本人。有这么多人为你们老大垫背,值了!”

“哼!你以为给我们戴高帽就没事了?”大汉冷笑道。

“我这条小命不值钱。杀了我会有损你们一世英名的。”

“杀小日本本身就是英名远扬的事情!咱明人不做暗事。我们是袍子队的。老子是二大当家的胡富贵。小兔崽子,你要记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胡富贵说完,抽出匕首上前抓住了白天锡的衣领。

白天锡四下望了望,展开了激将法:“你说我是小兔崽子。那么你能跟兔子对话,想必你也是兔子了。按你这个年纪,应该叫你老兔崽子才对。”

“你个小王八蛋!”胡富贵气急,大声骂道。

“小王八蛋也行。你能跟王八对话,想必也是……”

“你、你闭嘴!”对骂不过的胡富贵拖着白天锡就往玉米地深处走。

走了没几步,白天锡终于找到了这个机会。他一扭头,狠狠地向胡富贵抓着他衣领的手咬去。

“妈呀!”

胡富贵疼痛之下撒了手。白天锡连滚带爬地顺着田垄跑出了玉米地。胡富贵捂着手,瞪着铃铛似的双眼飞快地追着白天锡。大概他想把他剁成肉酱,做成肉夹馍!

白天锡人小,腿也短,很快就要被胡富贵追上了。被追急了的白天锡实在是无路可逃了。他情急之下,拐了一个弯,向日本军营跑去。胡富贵等人不得不刹住了脚,瞪着白天锡的背影狠骂着。

关东军军营大门口的那个卫兵还是白天锡送药时来的那个。卫兵认出了这个“小日本人”,便放行了。此刻,田中和雄已经被送往医院治疗。白天锡把院子的各个角落,包括那条臭排水沟都搜了个遍,也没有发现药钱。

白天锡一屁股坐在水沟沿上,抚着身上被竹下清一打的血印子,暗想:日你先人的竹下一郎!没吃一顿饱饭,却经常换一顿饱揍!若是两手空空地回去,还不得让竹下这老乌龟给活活打死?再说了,除了那些小地痞之外,又让袍子队给盯上了。袍子队,镇子上的人都知道。他们可是杀人不眨眼的胡匪,打家劫舍不说,而且专门同日本人过不去。自己经常出去送药。若是让他们抓住,脑袋还不得搬了家?

到底怎么办呢?他奶奶的,自打记事起,就被人贩子卖到了竹下大药房。至于自己的家在哪里,早就没了印象。只隐约地知道自己叫白天锡。

能去哪里呢?若是田中和雄在这里的话,或许能替自己解释一下,可现在?

突然,一列绿皮火车吭吭哧哧地进了这个小站。白天锡两眼失神地盯着火车。这火车自己跟着竹下去进药的时候坐过一回。干脆,坐上火车离开这个鬼地方。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世界这么大,换个地方,或许能干出一番事业来!

白天锡打定主意,跟着上车的人群挤到了火车上。

……

车厢之内,旅客们扛着大包小包的,寻找着空座位。前面,一个年轻伙计模样的人找到了一个空座。正当这个伙计往行李架上放货物的时候,白天锡抢先一步,坐到了那个空位子上。然后装模作样地欣赏起窗外的美景来。

“喂,这座位是我找到的。”

白天锡装作听不懂,用日语回了一句:“你的,说啥?”

“倒霉,是他娘的小日本,惹不起!”青年伙计小声骂了一句之后,取下包裹又去寻找去他座位了。

白天锡望着那伙计的背影,得意洋洋地说:“你才当了几年的伙计,想跟我抢。嫩了点吧?”

这时,对面有个人用日语说:“请问,阁下是日本人?”

白天锡向对面一看,只见一个身穿藏青色学生装、头戴学生帽的人坐在那里。这人个子不高,但脸面十分白净,像那些来竹下大药房买药的老毛子的皮肤。从岁数上看,他大概比自己大个六七岁,至多不会超过十八。自己在竹下大药房接待的日本人多,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日本。

白天锡心想,这趟火车是满铁株式会社的,日本人说了算。若是冒充日本人的话,兴许还能逃票。

于是,白天锡答道:“我是日本人,你呢?”

“我也是啊!”小日本向前凑了凑,精神有些振奋,“真是太好了,自打从旅顺口靠岸以来,我还没有碰到自己的同胞呢,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你来中国干什么?”

小日本打开了话匣子:“我从小就仰慕我们日本浪人在大陆取得的丰功伟绩。我这次来,就是要做个浪人,去中国的蒙古、俄罗斯的西伯利亚,为我们大日本帝国干一番大事业!”

白天锡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番,鼻子里轻蔑地哼了一下:“你大概是小人书看多了,这才瞒着家里一个人跑了出来的吧?”

“你说的没错。我家是大阪的。我父亲有一家很大的工厂。我家里不缺钱,我不想过那公子哥似的生活。所以,就偷偷地跑了出来。”小日本说完,把身上的背的皮包向前挪了挪。

白天锡看着他的皮包,沉甸甸的,里面肯定有不少大洋——他经常跑银行,这可满足不了他。白天锡脑瓜一转:这人是一个二百五式的人物。都洋枪洋炮时代了,还想当个闯世界的浪人?大概你走不了多远,就得让土匪给灭了。不过,这小子有钱,先骗一些花花再说!

小日本又问:“你在中国干什么?”

“唉,甭提了。我家也是大阪的。早些年,我爹来东北做生意,失踪了。我这才来东北寻找。没想到在旅顺口下船后,被土匪洗劫了。没办法,我也得学习那些浪人了。”

小小年纪的白天锡编起瞎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这和他常年在竹下大药房,奉竹下老板之命糊弄那些日本人有关。

听了白天锡这话,小日本怒道:“敢杀我们日本人,这些该死的支那病夫!”

“支那病夫是什么意思?”

“就是中国人的身体有病态。脑瓜子也有病态。总之都是病态!”小日本攥起拳头捶了桌子一下。

你快拉到吧!白天锡心里说。还他奶奶的中国人有病态?!你们他妈的小日本大概是一出生就开始忙着给自己人贴膏药治病才设计出这样的膏药旗。还他奶奶的说我们中国人是支那病夫?

“既然你也想当浪人,那么我们就一起干吧?”小日本又说。

不错,套住了这个小日本。白天锡正要问这个小日本的名字时,忽地失口叫了一声“妈呀”!

1

第2章:无奈的出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