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地火树欲烧空>3.春秀参军梦难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春秀参军梦难圆

小说:战地火树欲烧空 作者:一笑YeShell 更新时间:2019/9/24 11:20:59

他们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敌人在岸边由南往北搜索,为了壮胆,他们边走边开枪。这说明敌人没有抓到王十六。卞天祥和林春秀都不由得舒了一口气。但是,敌人离他们越来越近。

不能再耽搁。林春秀冲到船边,把桨丢进船里,伸手扶住船帮,使劲往外推出几步,然后抬脚上船。卞天祥没有阻止她,而是急忙移到船头,以保持小船的平衡。她上了船,拿起桨,在一边用力划起水来。卞天祥也转过身去,坐在小船的另一侧,用手划水。小船很快离开岸边,向西边而去。此时的海峡,正刮着东南风。两人齐心协力,划起船来倒也轻松。

东山岛西北侧、诏安湾西北的海岸上,有一个我军的瞭望台。瞭望台上,解放军某团六连战士潘安东借着月光,正警惕地注视着波浪起伏的海面。这时,突突突,汽艇的马达声远远地传了过来。这不足为奇。国民党在东山岛上的守军经常派出巡逻艇,绕岛巡逻。马达声由南向北,由远而近,渐渐地,他看清了巡逻艇。他举起望远镜,借着月光,对巡逻艇仔细观察。他发现,艇上的国民党水兵似乎有些忙乱。他调了调望远镜的焦距,镜头往下移动。他猛然发现,水面上还有两条小快艇,小快艇正向北面飞驰而来。他马上预感到有情况。

潘安东拿起电话。电话直通连指挥所,接电话的是六连长马德贵。潘安东报告道:“连长,一艘巡逻艇和两条小快艇正向我防卫区靠近!”

“距离?”电话中,马德贵问道。

“大约2,000公尺。”[注:公尺,长度单位,即米。]

“继续监视,随时报告敌舰距离。”

“是!”潘安东放下电话,拿起望远镜,继续观察小快艇和巡逻艇的动向。

连指挥所里,连长马德贵放下电话,对正在写报告的指导员说:“敌人派了巡逻艇,还派了小快艇,非同寻常。”

指导员停下手中的笔,说:“嗯,估计有情况。”

“我马上到前沿阵地去。”

“好。我在指挥所,负责跟瞭望台及上级联系。”

这时,电话铃又响了起来。马德贵拿起电话道:“喂。”

电话那头是潘安东:“连长,附近海面有一条小渔船在向我们靠近。”

“上面有多少人?”

“看不清楚。”

“距离。”

“1,000公尺。”

“敌人快艇距离。”

“1,500公尺。”

“继续观察。”马德贵放下电话,转身喊道:“通信员!”

“有!”通信员小刘跑步上前。

“传我命令:一排、二排立刻到海边前沿阵地,做好战斗准备;三排抬两条渔船到岸边隐蔽,等我命令。”

“是!”小刘应声离去。

“指导员,我到瞭望台去看看。”说着,马德贵转身走出连指挥所。

马德贵向瞭望台跑去。他从木梯爬上瞭望台,问潘安东:“渔船在哪里?”

潘安东指着东南海面上的一个移动的小黑点,说:“就在那。”

马德贵拿起望远镜,对准那个黑点,眺望过去。他发现,船上好像有两个人。他把望远镜递给潘安东,说:“你仔细看看,渔船上有几个人。”

潘安东接过望远镜,望了望,说:“有两个人。”潘安东把望远镜还给马德贵,说:“连长,不会是敌人来偷袭吧?”

马德贵接过望远镜,说:“偷袭他得选个月黑夜。估计是我们的侦察员。”

这时,敌人的快艇距渔船只有几十米远了,马达声清晰可闻。马德贵转身爬下瞭望台,向海边前沿阵地跑去。他命令一排和二排,如果巡逻舰和快艇上的敌人胆敢登陆,坚决予以迎头痛击。

这时,通信员小刘跑来报告道:“连长,瞭望台发现,南面又来了一艘敌人巡逻艇。”

“知道了。”马德贵说道,“你回指挥所,瞭望台有什么新情况,上级有什么指示,随时来报告。”

“是!”小刘转身离去。

马德贵躬身来到海滩上。三排八班和九班的战士趴在沙滩上,两手紧握步枪,警惕的注视着前方。水边,七班的战士则卧倒在两条木船后隐蔽,两名战士分别蹲在两条船边,手扶船帮,等待出航的命令。

马德贵对三排长命令道:“渔船上的人,估计是我军侦察员。你立即派一个班出去接应。”

“明白!”三排长匍匐到水边,趴到七班长王崇峻的耳边,小声命令道:“立即出航,接应渔船上的我军侦察员。要主意警戒。”

“是!”七班长王崇峻一挥手,沙滩上的战士们一跃而起,分成两组,把船推到深水处,然后跳上船。每条船上,两名战士坐在船尾两侧,奋力划桨;另外两名战士则趴在船头一侧,握枪监视着两侧前方;两条木船左右并排,同时快速驶向海湾。王崇峻趴在左边的一条船上。他们很快靠近那条小渔船。

就在这时,敌人的小快艇也冲了过来。每条快艇上有两个敌人,一个在艇尾驾驶,一个握枪在艇前,准备射击。狡猾的敌人并没有理会从岸上驶来的两条木船,而是直扑那条驶向西北海岸的小渔船。一条快艇在渔船20多米远处,艇上敌人举枪朝渔船射击。

坐在小渔船上的正是卞天祥和林春秀。卞天祥回头看见敌人举枪瞄准,大喊:“趴下!”敌人枪响之前,他和林春秀已经卧倒在船内。敌人两条快艇迅速靠上来,同时放慢速度。艇上的敌人向渔船连连开枪。

七班的两条木船也快速靠近敌人侧后。王崇峻大喊一声:“打!”同时向一条快艇上的敌人射击。

战士们也都同时向敌人开火。敌人熄灭快艇发动机,调转枪口,跟我七班对射。由于船体晃动,光线黯淡,敌我双方都难以命中对方。

听到敌我交火的枪声,卞天祥知道是自己人接应来了,心中感到轻松了许多。但他也清楚,后面还有敌人的巡逻艇,我军木船不宜在海上跟敌人长时对峙。他回头对林春秀说道:“你在船上别动。”他手扶船边,用力往外一翻,扑通一声落进海水里。

卞天祥向敌人快艇悄悄潜游过去。他游到一条快艇的侧后,从水中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抓住船边。艇上的两名敌人都背对着他,正在集中精力跟我七班交火,没有注意身后。他又伸出另一只手,抓住船边,两手用力往下一拉,快艇便急剧向后倾斜。他迅速放开手,快艇便又向前摇晃回去。接着,他又从水中跳出,双手扣住船边,快艇又急剧向后侧倾斜过去。艇上的两名敌人在船板上翻滚起来,枪也掉进了水里。几次摇晃后,快挺终于被掀了个底朝天,敌人喊叫着落进水中。

这个情况让我七班及另一条快艇上的敌人,都不由自主地停止射击。另一条快艇上的敌人见他们的同伴被翻进水里,预感不妙,急忙发动快艇,掉头朝南逃去。七班的战士同时射击,敌人快艇的油箱被击中发生爆炸,轰的一声,艇上的两名敌人连同小快艇一道,被炸上了天。

王崇峻命令七班的战士们将木船划到了小渔船旁边。战士李新阳看见林春秀趴在船底,喊道:“同志,同志!”

听到“同志”这个称呼,林春秀知道这些人跟卞天祥一样是好人,才从船底爬起,坐了起来。李新阳发现渔船上坐着一个女孩,吃了一惊,对王崇峻道:“班长,是个女的!”

“大惊小怪,别吓着老乡了。”王崇峻瞪了李新阳一眼。他转过头,对林春秀和蔼地说:“老乡,别害怕,我们是解放军,是穷苦人的队伍。就你一个人吗?”

林春秀心中一直惦记着卞天祥,现在听到王崇峻的询问,便急切地说:“我,我哥在水里,请你们救救他。”卞天祥一直像兄长一样保护着她,她心中早已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因此,她情不自禁地把他说成了自己的哥哥。

此时,卞天祥在水中,正扭住一个落水的敌人,跟敌人展开搏斗。李新阳听到了水中的响声,用手指着前方喊道:“班长,在那!”

“你们两个快下去!”王崇峻命令道。李新阳和另外一名战士,扑通、扑通地跳进水里,快速朝发出响声的地方游去。王崇峻也命令战士们把木船划过去。

很快,卞天祥在李新阳等两人的帮助下,制服了那名敌人,将敌人扭上船去。

就在这时,敌人的巡逻艇靠了过来。怎么办?七班正无计可施,海岸上突然响起密集的枪声。六连长马德贵指挥岸上的一排、二排和三排的八班和九班,同时向空中射击。听到岸上的枪声,巡逻艇上的敌人知道我军有所准备,不敢轻易靠近,在原地停留一阵后,调头返航。

七班的战士护送着卞天祥和林春秀上岸。在前沿阵地,卞天祥见到了六连长马德贵。马德贵跟卞天祥在渡江战役时就认识。那时,马德贵还是一名班长,卞天祥还是一名船工,马德贵的二班就是由卞天祥和另一名老船工撑过江的。见到马德贵,卞天祥感觉就像到了家。他向马德贵敬礼道:“侦察连战士卞天祥归队!”

很快,马德贵跟上级取得联系。卞天祥换上干衣服后,被直接送到军部。林春秀则被送到了诏安县委招待所休息。

军部情报处长接待了卞天祥。卞天祥将那卷灯心交给情报处长,并将东山岛上国民党守军频繁调动,并四处抓壮丁,以及老百姓热切盼望早日解放的情况,一一做了汇报。情报处立即对灯心进行技术处理。灯心上记述着国民党守军将在10天内逃离东山岛。这远远早于我军计划攻岛的时间。军情紧急,情报处的干部战士紧张地工作,将灯心上记述的情报及卞天祥汇报的情况,连夜整理成文件,呈报军指挥部。31军首长阅读了情报文件后,决定将攻岛计划提前,并急报三野指挥部。

第二天一早,军部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作出紧急战斗部署。军部作战指挥室内,政治部主任站在东山岛地图前,神情严肃地说:“根据我侦察员送回的情报,岛上的敌人将在10日内逃往金门和台湾。军指挥部研究认为,必须将解放东山岛的时间大大提前,以达到将敌人消灭在东山岛上的战略目的。军部已经将提前攻岛的计划上报野战军司令部。”

军长站起来,扫视一圈他这些身经百战的部下,面带笑容地说:“今天召集大家来开会,就是让各位指挥员了解这个变化。我知道,大家为渡海攻岛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但是,今天我要求你们必须在几天内完成最后的工作!我知道,你们有困难。但是,如果我们现在不克服这个困难,将来在解放金门和台湾的时候,我们就会流更多的血,就会牺牲更多的生命!”

一大早,林春秀起床,刚洗漱完毕,她的房间来了好几个女孩。她们都是年轻的妇女干部,领头的是诏安县妇女主任张凤梅。她们来领林春秀到食堂去吃早饭。张凤梅二十出头,性格泼辣。她一进门,不管林春秀愿意不愿意,一把拉过林春秀的手,先是上下打量一番,然后竖起大拇指,对她的同伴大声说道:“长头发,瘦身子,斯斯文文,样子还蛮好看的。真是看不出,这就是协助解放军侦察员送情报的女英雄——林春秀同志!”

林春秀不习惯被人这么打量和品头论足。但是,那个古怪的“同志”称谓让她感到好奇。昨天下午,卞天祥对他说了这两个字;晚上,营救她和卞天祥的军人也这么称呼她。她盯着张凤梅,壮了壮胆,问道:“同志?什么是同志?”

“你不是已经会说了吗?怎么还要问?”张凤梅咯咯一笑,道,“走,先去吃饭再说!”

林春秀跟着张凤梅她们出了房间,向食堂走去。一路上有不少的人跟她们打招呼,都用“同志”两个字:张同志,李同志,王同志,等等。到了食堂,买饭的时候,她们跟里面的伙计打招呼,也用“同志”。

早饭是每人一碗粥和一些咸菜。她们就围在一张桌子旁用餐。

“是不是你们诏安人都喜欢称同志?”林春秀满腹狐疑地问。听了她的话,姑娘们都笑了起来。

“不是!”张凤梅抬起头,说,“这是个新词。我们翻身解放了,大家都是同志。你是同志,我也是同志,大家都是。”

“翻身解放?什么叫做翻身解放?”

姑娘们又咯咯地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一位削瘦的女孩自豪地说:“你从东山岛来,一定见过蒋匪军吧?打败蒋匪军就是翻身解放!”

“打败蒋匪军就是翻身解放……”林春秀喃喃地说,“打败他们,就能救出我哥。”

女孩子们都不笑了。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孩关切地问道:“你哥被蒋匪军抓走了?”

林春秀点了点头。她想起爹娘的惨死,眼里噙满了泪水,哽咽道:“他们还杀死了我爹和我娘!”

张凤梅牵过林春秀的手,安慰她说:“你别难过,这个仇一定要保!解放军很快就要过去收拾她们了!”

“解放军?是不是我昨天晚上见到的?”林春秀问。

“对!解放军就是我们自己的军队,是专门打蒋匪军和坏人的!”张凤梅回答道。

林春秀呆了呆,然后一言不发地喝起粥来。吃完饭,张凤梅对林春秀说:“为了协助解放军解放东山,县里组织了担架队、运输队、船工队和向导队,你愿意参加哪个队?”

林春秀没有马上回答。她想了想说:“我要参加解放军!”林春秀的回答让女孩子们大为惊讶。

告别了张凤梅她们,林春秀没有回县委招待所,而是根据自己的记忆,直奔六连驻地。路上,她想起了卞天祥。她没想到他也会是一名解放军战士。昨天晚上,他穿上军装的时候,虽然灯光昏暗,时间短暂,但她还是发现,他是那样的英俊威武。如果他只是一个说着外地话的陌生军人,她会对他敬而远之。可是,他却是那个跟她一起出生入死的年轻人,他们曾经手牵着手,肩并着肩,他们的肉体和命运曾经是那样的接近。她对他尊敬不起来,也没法把他从心里赶走。想着想着,她来到了六连的驻地。

驻地门口有两名解放军战士持枪站岗。虽然他们的军服不同于国民党军,但这样的景象,还是令她望而却步。昨天在国民党兵营里的遭遇,又一幕一幕地在她脑海里回闪。她站住了,远远地望着岗哨,不知所措。不久,一个哨兵似乎发现了她。只见他向另一个敬了一个礼,说了些什么,然后便背着枪向她跑来。她心里咯噔一下,扭头迈步,准备离开。这时,那个哨兵开口了:“等一等,同志,你有事吗?”

声音有些熟悉。她停住了脚,转过头来。

“啊,真的是你。”那个战士笑道,“我叫李新阳,昨晚在海上第一个看到你的。”

“谢谢你了!”她咬了咬嘴唇,小声地说。

“你来这里有事吗?是不是找你哥?”李新阳问。

听了这话,她脸颊一片绯红。她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他不在我们连。不过,你别着急。我去问一下副班长,给你想个办法。”李新阳说完,跑回岗哨去。

林春秀在军营前站着,想,要是卞天祥来了该跟他说什么。她估计,自己自愿去当兵,不会有问题,因为国民党军还抓人去当兵呢。可是,自己是个女的。要是军队不要女的怎么办?正想着,后面有人喊她:“同志,是你要找卞天祥同志吗?”

她转过身来,见一名解放军战士站在她身后,正举着手向她敬礼。现在,她已经习惯“同志”这个称呼了,但是,一个军人向她敬礼,还是使她大为惊讶——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我……”她涨红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请跟我来吧。”那位解放军战士放下敬礼的手,转身往前走去。

她跟着那军人,走不多久,进了另一座兵营。军人把他领到一间简陋的房子内,给她倒了一杯茶,说了句“请在这里等一下”,就出去了。不久,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她以为是卞天祥,心不禁怦怦直跳。她站起身,正要迎出去,可进来的却是一位高个子军人。

那军人走进门来,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让林春秀感到亲切。他上前热情地说:“欢迎你,林春秀同志!”

“你是……”林春秀迟疑道。

“我叫杨明全。”那军人笑着说,“没想到卞天祥还有个这么勇敢的妹妹!”

林春秀红着脸低下头。“天祥他……”

“哦,卞天祥被上级领导叫去了,可能要到下午才能回来。不过你来得正是时候,我们连在开动员大会,想请你去给战士们讲讲东山岛上蒋匪军的暴行。”

听了这话,她又想起了爹娘被打死、哥哥被抓走的悲惨景象,眼中不禁噙满了泪水。她跟着杨明全来到营地内的一片空地。那里,一百多名军人整整齐齐地坐在地上。

杨明全是侦察连的指导员。他对战士们大声说道:“同志们,这位就是协助卞天祥同志死里逃生,从东山岛送情报回来的林春秀同志!”

战士们热烈鼓掌。杨明全摆了摆手,道:“东山人民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压迫下,过着悲惨的生活。现在请林春秀同志讲讲东山人民的苦难。”

第一次站在那么多人面前,林春秀不知道说什么。她眼前只有倒在血泊中的爹和娘,耳朵中只有娘临死前对哥哥的呼喊。她禁不住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她突然转过身来,双手猛然抓住杨明全的手臂,胸膛起伏。她喘了两口气,坚定地说:“同志,我要参加解放军!为我爹娘报仇,救出我哥哥!”

杨明全注视着林春秀几秒钟,然后抬起头,面对战士们,激动地说:“同志们,卞天祥同志回来时告诉过我,林春秀同志的爹娘,就在昨天凌晨被匪兵们杀害了,她哥哥也被抓壮丁抓走了。东山人民在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同志们,你们说该怎么办?”

“解放东山岛,消灭将匪帮!”战士们振臂高呼。

“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

战士们的激情感染了林春秀。她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壮了壮胆,也和战士们一起呼喊口号。等口号声平静下来后,她转过身来,再次向杨明全提出参军的要求:“同志,我要参加解放军,也要解放东山岛,解放全,全中国!”

“哈哈,不愧是巾帼英雄!”杨明全爽朗地笑道,“不过,林春秀同志,现在全国就要解放了,上级命令我们,不能再接受地方的同志参军。等东山解放后,你有更重要任务,那就是建设新东山!”

“是不是嫌我是个女的?嫌我不能打仗?”她倔强地问道。

“林春秀同志,你误解了。我们确实有命令……”

没等杨明全说完,林春秀扭头就走。

“林春秀同志……”杨明全在背后喊她。但她头也不回,径自走出了军营。

9

3.春秀参军梦难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