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地火树欲烧空>36.被困北汉江南岸(抗美援朝)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6.被困北汉江南岸(抗美援朝)4

小说:战地火树欲烧空 作者:一笑YeShell 更新时间:2019/11/8 10:43:46

迎面的指战员迅速转入拐角隐蔽,后侧的我反坦克小组立即组织火箭筒、无坐力炮对敌人坦克实施毁灭性打击。这几辆敌人坦克转眼被摧毁,车内乘员全部被击毙。经过这轮战斗,敌人坦克不敢贸然前进。

九连爬上后部山腰375高地布置防线。这一天和往后的两天,我军跟敌人进行了激烈的阵地争夺战。除了九连主动让出236高地之外,敌人没有得到一寸阵地。

5月21日,由于敌人已经摸透我志愿军第五战役的作战意图,美军第3师已由西线东调至丰岩里、下珍富里地区,堵塞了战役缺口;南朝鲜军第8师由大田北调至堤川、平昌地区,建立了纵深防御,同时由于我军向敌纵深推进过远,后勤运输出现困难(这种情况被新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称为“肩上后勤”,因而又将我军的进攻称为“礼拜攻势”——即我军的后勤供应只能维持一个礼拜),因此,我志愿军司令部决定停止进攻,结束第二阶段的作战,同时命令各兵团于23日晚开始,向三八线的涟川、铁原、金化和华川一带转移休整。

5月22日夜,卞天祥所在部队XX0师接到军部命令:一个团及附属两个炮兵连撤至北汉江以北构筑阻击阵地,作为后援;师主力仍留在北汉江以南,以掩护兵团主力北撤及伤员转移,作战地域为新延江、芝岩里、白积山、上海峰以南地区,并注意保持与西邻友军的联系。

5月23日,中朝军队开始向三八线转移。“联合国军”乘机以13个师的兵力,分路以坦克、摩托化步兵、炮兵组成的“特遣队”为先导,进行反扑。中朝军队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

同日,由于协同失误,西侧的友军在没能通知XX0师的情况下,撤离阵地。XX0师派出两个连占领原西侧友军阵地。师主力开始北渡北汉江,向春川转移。

同日晚,XX0师接到上级急电:由于运力缺乏,全兵团尚有近8,000名战地伤员未能运走,现令你部停止北撤,继续在北汉江以南阻击敌人,坚守5天,以掩护伤员转运。

XX0师执行上级命令,立即停止北撤。此时,除了师部及一个团渡过北汉江之外,两个团的主力仍然在北汉江以南跟敌人激战。在北汉江南北一带,XX0师孤军滞后,形势危急。

当日,敌人通过空中侦察,发现我军两翼空虚,美军第7师、第24师,以及南朝鲜第6师,迅速从我军两侧穿插,渡过北汉江。

夜晚,我军朝北渡过北汉江的XX0师部隐蔽在山间林地。在听到山下道路敌人坦克及摩托车的隆隆发动机声后,为了防止敌人测向发现我师部隐蔽所,师首长命令通信部队立即关闭所有电台,为此,上级失去了与师部的联络。

5月24日清晨,敌人以一个团的兵力,向北汉江重要渡口城皇堂发起攻击。我军守卫渡口的是炮营和三连。我指战员跟敌人进行了激烈的争夺战。

北汉江南岸,我军两个团仍然在坚守阵地。X38团庞团长发现敌人的正面进攻减弱了许多,判断敌人正在分兵阻断我军的北撤的退路,当即命令九连赶到江边保卫南岸渡口。连长岳冬生和指导员阎宏辉带领部队立即撤出阵地,跑步向江边前进,不久,到达江边。

这一段北汉江并不算宽,江面不过400米,在南岸,北岸渡口激战的枪炮声清晰可辨。为了保证南岸渡口的安全,连长岳冬生带领一排、二排往渡口上游,指导员阎宏辉带领三排和炮排往下游,拉开500米距离,隐蔽在树木茂密的河岸山坡上,分头把守渡口。

渡口下游,王宝刚和卞天祥带领三排,隐蔽在距水边20多米远的山坡上。这时,北岸渡口的枪炮声渐渐减弱,指导员阎宏辉预感情况不妙,便对水边的三排喊道:“注意河中动静!”

战士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江面。忽然,卞天祥发现河中有一件衣服浮出水面,上面还有一片淡淡的红色。他估计,这是我军牺牲或是负伤的战士,便对王宝刚说:“排长,我下去看看。”

“好。”王宝刚点了点头,接着命令道:“李延楷跟上,其他注意警戒!”

卞天祥滑下山坡,李延楷紧跟在后面。卞天祥顾不上脱去衣服,便跳进水中,快速向那顺水飘流而下的战士游过去,很快游到那战士的身边,伸手扯住那名战士的后衣领,转身往回游。李延楷也跳下水去,两人一起把那名战士捞上岸。那名战士身负重伤,已经奄奄一息。卞天祥把他放在平地,吸出他肺中的水。那名战士渐渐苏醒过来。他是守卫江北城皇堂渡口炮营的通信员小马。经过半天激战,除了炮营教导员任振华和通信员小马之外,守卫渡口的我军指战员已经全部壮烈牺牲。任振华和小马身上也多处负伤。最后,敌人冲进阵地来。他们两人边打边往河边撤退。任振华的手枪子弹已经打完,小马手中还剩下最后一颗手榴弹。任振华将没有子弹的手枪砸向敌人,夺过小马手中的手榴弹,同时将他推进河里,嘴里喊道:“把渡口的情况,报告南岸的同志!”接着拉响了手榴弹,与冲上来敌人同归于尽……。小马挣开眼睛,看见了卞天祥胸前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胸牌,知道是自己人,便断断续续地说道:“渡口……失守,营长……教导员……牺牲……”说完便停止了呼吸。

卞天祥立即将这个情况报告指导员。指导员意识到情况严重,马上派卞天祥和通信员一起,把这个情况报告给连长。连长岳冬生听了报告,眉头紧锁,命令卞天祥和通信员马上跑步上山,将这个情况直接报告团部。

北岸渡口失守,我军退路被截断。这意味着,我军南岸部队已经陷入敌人的四面包围之中……

4

36.被困北汉江南岸(抗美援朝)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