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地火树欲烧空>47.死战鹰峰山(抗美援朝)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7.死战鹰峰山(抗美援朝)1

小说:战地火树欲烧空 作者:一笑YeShell 更新时间:2019/12/1 10:29:42

悬崖顶上剩下代理连长王宝刚、卞天祥和炮排的战士。

如今炮排只剩下两门无后坐力炮。这种炮不算太重,由战士背着攀绳下悬崖,倒也可以,但是,原来用来运输大炮和炮弹的两匹骡马,就不好办了。炮排的战士跟骡马,已经结成了生死与共的依存关系,感情不浅,不忍心抛弃它们独自离开,以至于迟迟不愿下悬崖。在5月25日的渡江战斗中,以防骡马被激流卷走,一些炮兵将骡马的缰绳套在渡江电缆上渡江;为了保证渡江电缆的安全,卞天祥用刺刀砍断了一匹被卷入激流的骡马的缰绳,险些被骡马的主人开枪打死。他算是清楚炮兵和骡马的感情,因此,对炮排的战士,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耐心地等待他们自己想通。但这时,天已快黑,王宝刚不得不催促炮排排长陆建民,下令驭手们抛弃骡马,带领炮兵们攀绳下崖。

陆建民要求王宝刚给他几分钟,让他再去做做驭手们的思想工作。陆建民把两名驭手严福根和小齐叫到一边,耐心地劝他们下山。两名驭手没说什么,赶着骡马回到北面山坡,解掉缰绳。驭手严福根拍了拍一匹骡马的脸,说:“去吧,老朋友,再见了。”两匹骡马往前走几步,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它们的主人,甩了甩头,嘴里发出一阵响声,似乎在说:“我们还会找到你们的。”然后迈步下山去了。两名驭手目送两匹骡马消失在暮色之中,才返回悬崖顶。

炮排的战士攀绳下了悬崖,之后是王宝刚,卞天祥最后一个下了悬崖。

夜晚的天空,被厚厚的云层遮挡,看不到一线星光。在泥泞崎岖的山路上,在两名方向感较强的战士的引导下,九连的指战员们在黑暗中跋涉着。不久,队伍来到了一个岔路口,领队的战士也不知该走哪条道。这时,驭手严福根听到,在左侧岔路的前方,有骡马发出的嚯咯咯的响声。严福根跑上前去,发现,黑暗中站着的竟是他们炮排的两匹骡马。严福根走过去,用手搂了搂一匹骡马的头。那畜生用头使劲蹭了蹭严福根的胁下,好象在得意地说:“我说要找到你的嘛,怎么样?”

阎宏辉高兴地说:“好啊,古人说,老马识途。既然骡马已经在前方,我们就跟着它们走好了。”

战士们把两名腿部受伤的战士扶上骡马。骡马由炮排的驭手们赶着走在前面,战士们跟在骡马后面,继续赶路。

5月27日拂晓,“飞毛腿连”——九连,率先赶到了鹰峰山脚下。赶了一夜的山路,已是饥肠辘辘的战士们又累又困。但是,一想到成功地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大家还是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指导员阎宏辉跟代理连长王宝刚商量之后,让战士们在一条公路旁休息一下。他们之所以把休息地点选在在公路旁,是为了方便跟后撤下了的部队以及前来接应的兄弟部队联络。战士们倒地就睡着。

阎宏辉躺在地上,闭了一会儿眼睛,但没有睡着。他想起昨夜赶路的艰难,因此非常担心,连夜前来接应的兄弟部队很可能走错路,根本无法按时赶到鹰峰山。另一方面,如果敌人预先察觉我军从鹰峰山突围的意图,抢先占领了鹰峰山,我军各部队岂不是自投罗网?想到这里,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烦躁。他坐起来,竖耳倾听,希望能听到一些情况,可四周的山野静悄悄的,连一声鸟叫都听不到。这种寂静使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干脆站起来,走上山坡,向四周瞭望。但是山谷中起了雾,100米开外什么也看不见。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从口袋掏出一个小本子来,听着自己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开始将昨天发生的战斗写了下来。这是他最后一次写《连队战斗日志》。

忽然间,他听到远处传来了汽车的发动机声。“不好!”他感到情况不妙,急忙将本子和笔收起,跑回山脚,将王宝刚和战士们叫醒:“有情况!快起来,到山坡上隐蔽!”

“情况”就是命令。战士们噌地从地上跳起,握紧枪,往山坡上跑,在石头和树木背后隐蔽起来。炮排的战士也将骡马赶离路边。

很快从北面山上开下来一队卡车。从外观标志可以看出,这是美军的军用卡车。阎宏辉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担心已经是确确实实的现实了。他默数着从山坡下公路经过的美军卡车的数量,一共有二、三十辆,足够装备一个运输连。一个运输连运送一趟能补给多少人的部队?他心中估算,战时补给一个满员师三天不成问题。他这么一算,不禁把自己吓了一跳。如果他算得不错,鹰峰山上至少驻有一个师兵力的敌人,我军情况危殆!

这时,公路上一辆卡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驾驶室上跳下两名美军士兵,在路边解手,后面的卡车从他们旁边开过。阎宏辉看看后面再也没有车开过来了,决定将这两名美军抓来问明情况。他对在旁边的卞天祥使个眼色,小声道:“三排长,要活的!”

“明白!”卞天祥小声答道。他扫了一眼八班长于添喜和战士吕中和,说:“你们两个跟我来!”便躬身轻手轻脚地向山脚跑去。于添喜和吕中和跟在后面。

两名美军士兵解完手,准备返回驾驶室。其中一个高个子从口袋掏出香烟盒和打火机,准备抽烟。另一个矮个子已经爬上驾驶室,对他的伙伴不耐烦地喊道:“We’ve been left behind quite a bit. Let's go!(我们已经被落下一大截了。走吧!)”

高个子美军点着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向车门走去。于添喜从背后摸到,用枪口顶住他的后背。那家伙吓了一大跳,手中的打火机也掉到了地上,接着乖乖地举起手来。吕中和上前缴了他的枪。车上的矮个子美军看见,急忙取枪,没想到,卞天祥从背后猛然拉开车门,一枪托往他脑袋砸过去,那家伙的脑袋撞在方向盘上,喇叭嘟的一声响了起来。吕中和用缴获的美式冲锋枪指着车内,车内的矮个子美军也乖乖地举起手来。山坡上的战士们冲了下来。于添喜跟吕中和将这两名俘虏押去见指导员。

两名战士上车搜查,发现车厢是空的,只在驾驶室内艘出小半袋压缩饼干。等两名战士跳下驾驶室,卞天祥爬上去,在驾驶座边上发现了小半瓶汽水。他把汽水倒入自己的军用水壶内。卞天祥从车上跳下来时,脚上踢到了美国兵掉在地上的打火机,他弯腰捡起打火机,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他心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得着呢。战士们把压缩饼干交给阎宏辉,阎宏辉又交给卫生员童欣,让她用水化开,喂给同样是两天没吃饭了的伤员们吃。

4

47.死战鹰峰山(抗美援朝)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