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地火树欲烧空>48.大学生与强盗(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8.大学生与强盗(1)

小说:战地火树欲烧空 作者:一笑YeShell 更新时间:2019/12/4 11:54:51

列车在一个大站停下,又有许多旅客上车,熙熙攘攘的人流打断了卞天祥的回忆。很快,整个车厢都挤满了人,连过道都走不通。

车开动后,卞天祥起来去洗手间。他发现连洗手间里都站了两个人。卞天祥多年不坐火车,这样的景象,他还是首次遇到。站在洗手间里的人见卞天祥进来,一个出去了,另一个却没有让的意思。这是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上身穿着一件廉价西服,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这年轻人先上下打量一下卞天祥,然后把脸转到一边去。这人模样长得还算周正,只是那双眼睛贼溜溜的,让卞天祥感到很不舒服。

卞天祥把洗手间的门虚掩上,将就着方便。忽然,他感觉有人从背后伸手摸他的裤口袋。他急忙转头,发现那年轻人一手拿着他的钱包,一拉门,急忙要往外走。卞天祥往前一弯腰,脚往后抬起踹出,一脚将门踹紧。他小时跟道士学过一些武术,后来入伍后又学了一些格斗,往后他就一直坚持练习,即使转业后也没中断过。现在虽然年纪大了,身手已经大不如前,但紧急情况下使个一两招,还是轻松自如的。

卞天祥这一招,已经让那年轻人大惊失色,现在退路又被堵死,他便转过身来,满脸赔笑地说:“老爷爷,我见您的钱包掉到地上,就给您捡了起来,没有别的意思。”

卞天祥接过钱包,放回口袋,扣好裤子,对那年轻人严厉地说:“年轻人,要学好不要学坏!”

“是、是、是。”那年轻人忙不迭地应承道。

卞天祥心肠软,见他还年轻,又有改过的意思,也就不跟他纠缠,更没想到报警,打开洗手间的门出去了。卞天祥没想到,这只是他今天历险的小小序幕。

卞天祥从洗手间回来,他的座位正被一名喂奶的年轻母亲坐着。从衣着打扮可以看出,这是一位农村妇女。她见卞天祥回来,急忙抱着孩子站起来。卞天祥上下摆了摆手,示意她坐下,说:“你先坐着把孩子奶完了再说。”

那妇女感激地看了一眼卞天祥,说了声谢谢,便坐下来继续给孩子喂奶。卞天祥注意到,那母亲身边还站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

卞天祥站在座位旁,打量那女孩。小女孩有一张圆圆的脸,模样很可爱。女孩也抬起头,怯生生地打量卞天祥。她那眼神让卞天祥吃了一惊:羞涩、探求、渴望,交织在一起。他想,他是在哪儿见到过这眼神?他抬起头,把目光转往车窗的方向望去。小伙子靠在车窗前睡觉,睡着了脸上还露出笑容,睡姿很像儿子童立乾。想到童立乾,他马上想起儿子在军校交的女朋友——卞志坤。对了,照片上的卞志坤就有这样的眼神:羞涩、探求、渴望,交织在一起。想到这里,他有恨,恨自己……

这时,那群大学生中间发出了哄闹声,有一半的人从座位上站起往外挤。卞天祥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已是下午六点,该是吃饭的时间了。大学生们又分两拨去餐车吃饭。他们的座位一时空出了一半。站在旁边的旅客都挤过去坐。可是,还没等这些旅客的屁股落下,留下来的大学生两脚一伸,就在座位上躺了下来。卞天祥座位对面的一对男女大学生,也要去吃饭。那喂奶的母亲见他们离开座位,就抬起屁股要坐到对面去,好把座位还给卞天祥。可她屁股还没坐到座位上,那名瘦高个大学生冲到这边来,躺了下去,那喂奶的母亲险些被推倒。那母亲算是站住了,可她怀里的孩子受到磕碰,嘴里的奶头掉了出来,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卞天祥赶忙让那妇女坐回他的座位去。

睡觉的小伙子被孩子的哭声惊醒。他坐直起来,发现那么多人站着,三个大学生竟然躺在座位上,便愤愤不平地嚷道:“你们这些天之骄子也太冷血了吧?别人连坐的都没有,你们竟然好意思躺着!”

躺在过道对面两个座位上的大学生装作没听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不起来也不说话。在小伙子对面躺着的瘦高个,正是那个下午跟小伙子吵过一架的大学生。瘦高个听了小伙子的话,噌的一下从座位上坐起,回敬道:“这是我们花钱买的,你管得着吗?你那么崇高,怎么不站起来,把你的座位让给他们?”

小伙子回头见卞天祥站着,就站来说:“老先生,您先坐下!”他挤到过道外,转身对着瘦高个大声说道:“起来,我们两个站着吵!”

见小伙子站起来,瘦高个反而躺下了。他说:“你有病,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有病?”

“你——!”小伙子怒不可遏,上前就要揪那瘦高个的衣领。

卞天祥急忙伸手拦住小伙子,说:“好了,不能动粗。他们还是学生,以教育为主。”

小伙子虽然被卞天祥劝住了,但仍然愤愤不平地说道:“我刚上大学时,老一辈说我们是垮掉的一代。我看他们现在这一代是跪下的一代,向金钱下跪,除了钱都目空一切,极端自私!”

“我看你不是不想跪,只是找不着地方跪吧?”瘦高个躺在座位上阴阳怪气地说道。

小伙子又要动手,卞天祥赶紧说:“走,我肚子有些饿了。你能不能带我去一趟餐车?”

“走,老先生,我带你去。看着这些人倒胃口,还不如过去走走。”

卞天祥弯腰把小女孩抱到座位上,转身跟小伙子往餐车的方向挤去。

“谢谢爷爷!”小女孩甜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卞天祥回头朝小女孩笑了笑,招了招手。

现在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不见乘务员来卖饭,估计是过道人太多,送饭车过不来的缘故。他们的车厢跟餐车隔着好几节车厢,走了十多分钟才走过去。但是,餐车里也是人满为患,连个空位都没有。

“怎么办,老先生?”小伙子满脸无奈地问道。

“走吧,不吃了。”

他们两人又往回挤。

小伙子走在卞天祥的后面,边走边问道:“老先生,您贵姓?”

“我姓卞,上下的下,上面加一点。”卞天祥停下脚步,回过头对小伙子说:“小伙子,我看我们这一老一少挺合得来的,你也别一口一个您呀、贵姓什么的,就叫我老卞好了。”

“行!我就叫您老卞。”

两人继续往回走。

“那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邯汉,河北邯郸的邯,罗汉的汉。刚当兵时,战友们见我傻乎乎的,就叫我憨憨,憨厚老实的憨,那时我个子还小,他们又叫我小憨。你就叫我小憨吧。”

4

48.大学生与强盗(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