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天明末三十年>第二章 阿布达里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阿布达里冈

小说:逆天明末三十年 作者:青弋渔夫 更新时间:2019/9/24 10:33:05

中军大帐,“招孙啊,刚刚为父接到杜总兵令箭,塘马言杜总兵已于今天辰时到达赫图阿拉,已与建虏两白旗遭遇,要求我们和马总兵火速拔营前去支援,山路崎岖,咱们在路上耽误了一天时间,否则今天已经到了赫图阿拉了,也不知前方战事如何,为父决定立即拔营,现在是申时,宽奠至赫图阿拉不过百余里地,即刻出发,为父领正兵营马队和家丁轻骑先行,招孙你协助乔将军领中军在后急进,朝鲜军殿后,全军务必于明日正午前到达战场。”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东路军指挥使四川总兵刘綎。

老将军年近花甲,英雄本色不减当年,壬辰倭乱,丁酉再乱刘綎两次入卫朝鲜,于陈璘一起,一个海路一个陆路,杀得日军闻风丧胆,打的小西行长闻刘綎之名连夜放弃顺天城,乘小船逃走了。

只见老将军面圆耳大,皮肤黝黑,一脸的络腮胡须,虽已花白,然豹眼一瞪仍是威风凛凛。使一杆一百二十斤重镔铁偃月刀,内衬锁子甲,外罩鳞甲,头戴六瓣盔,顶上还有一根高高的缨枪,上面的红缨摇摆,声如洪钟说不尽的豪迈。老将军作为一军主帅仍是身先士卒,此战更是要领家丁和马队先行。

“不可!”座下二将同时起身,乃是朝鲜军元帅姜宏立和刘綎帐下游击乔一琦,乔一琦上前一步道:“大帅乃一军之首,怎可亲身犯险,不如末将领兵先行,大帅和刘千户坐镇中军,姜将军和我军也能前后照应。”

“乔游击休要多言,吾意已决,此乃国战,当一战而平奴,现杜总兵正与奴激战,我自当领兵快速冲击建虏左翼,给马总兵和杜总兵减轻压力,况且东路军下属一万四川兵,非本总兵在而不用命也。”

刘綎坐镇四川多年,作战勇猛,往往每战奋勇在前,浴血杀敌,在四川军中绰号刘大刀,一杆镔铁大刀舞得密不透风。多年来死在这杆大刀下的敌人数不胜数,在四川军中积威甚众,是川军灵魂人物,往往是刘綎一出现,川军立刻勇力倍增,奋勇拼杀。此战皇上亲自下旨,调九边精锐和白杆兵、戚家军等大明王牌部队成军,是志在必得,有一战平东虏之患的意思,由不得刘綎不重视。更是要亲自领兵再建功勋,也好功成身退。

见刘綎去意已决,姜宏立和乔一琦对望一眼,也不好说什么,“既如此,儿随义父同往,护卫左右。”,说罢刘招孙推金山倒玉柱,从座位上站起拜下,“还请义父成全”,“也罢,招孙与我同去吧。”

“乔一琦,姜宏烈听令”,“末将在!”,乔姜二人插手道。“我与刘千户领马队先行,乔游击领正兵营居中,姜将军领一万朝鲜火器手和弓兵与正兵营齐头并进,原计划不变,明日午时前到达战场,一鼓作气,荡平建虏”“得令!”二人接过令箭,扭头而去整兵备战。

刘綎招手唤过一亲兵道:“去和乔游击说一声,朝鲜兵不堪用,援朝期间朝鲜官军溃败,还不如各地义军顶事,让乔游击行监军之事,此次朝鲜出兵虽是边军,然仅为援助,作战意志不强,士气不高,若朝鲜兵遇敌不攻,则行督战之责,闻鼓不进者斩!”“遵命!”亲兵随即出帐传令去了。

“如此安排,明日之战当有更大胜算,就算一时不胜,也能将奴围住,待李如柏的辽东兵马一到,辽东铁骑强突,火器掩护,定能击破敌营。”刘綎抚须对刘招孙笑道。

然而刘綎不知道的是方才杜松军的塘马乃是建虏中的汉人假扮,杜松军已在三月初一在萨尔浒被努尔哈赤全歼,杜松本人也兵败身死。努尔哈赤利用后金骑兵的高机动能力和四路明军并未齐头并进,而是有先有后的空档,集中优势兵力,大胆穿插,此时已经灭了马林部和杜松部,全军转向阿布达里冈设伏,并派军中汉人冒充明军塘马,拿着缴获的杜松令箭,诓骗刘綎部急进支援。刘綎信以为真,这才有了刚才的安排。

“爹,大帅,这是陷阱,不能去啊!”“帐外何人喧哗?不知道军营之中无故喧哗要杖责三十吗?”刘綎虎目一瞪道,刘招孙侧耳一听,这不是自己儿子刘毅的声音吗,这个臭小子,昨天因马术不精湛落马昏迷了一天,今天又给自己惹什么事。刘招孙大步走到外面,“军营之中喧哗,成何体统!”刘招孙责备儿子道。

“爹,爹你和大帅说说,建虏在前面设了埋伏,要引诱我军上当呢。”“笑话!黄口小儿安能知道军机大事,胡乱说些什么,莫要聒噪,回帐待着去。”“是何人哪?”刘綎紧接着走出帐外,“原来是小毅儿,怎么你爹和本帅言你昨日不慎落马,现在可好点了?”

“义父,刘毅昨日落马摔到头部了,方才醒来还迷迷糊糊,定是伤势还未恢复,故而胡言乱语。”刘招孙躬身道,“哦?小毅儿,本帅方才依稀听见你说前面有建虏陷阱,这你如何得知啊?”刘綎问道,“这........”刘毅一时语塞。“他娘的,我总不能说我是从后世来的吧。”

正愣神间,就见刘宝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少爷,你跑的可真快,让小人一通好追。”刘宝喘气道。

刘招孙虎目一瞪道:“刘毅,你可知道军中无戏言,无故说出这种不着边际的话,扰乱军心,论罪是当斩你知道吗?”刘綎拍拍刘招孙的肩膀道:“小孩子嘛,昨日又受了伤,惊魂未定之下,言语唐突也不必责怪,回营好生将养便是了。”

刘招孙连忙低头道:“义父说的是,刘宝,你来得正好,把刘毅带回大帐,跟乔游击告罪,明日出征我与大帅先行,请他代为照顾小子,这小子现在头脑还不清醒,休养好了再说吧。刘金!”“卑职在!”一直站在帐外的刘招孙的亲兵队长刘金躬身道,“你和刘宝一起把刘毅带回去,今日好生休息,明日大军作战,我与大帅率前军出击,建虏不比匪贼,此战凶险,你就和刘宝留在中军照看下刘毅吧。”

“这......卑职遵命”刘金说罢和刘宝一起架起刘毅就往千户营去了,刘毅有心解释却又不知如何解释,只能扭头喊道:“爹,爹你听我说........”声音越来越远。

刘綎摇摇头笑道:“小毅儿才十岁便身高五尺,长高了也长壮了,有军士的样子了,数月来军务繁忙,也未关注你的家事,听说小毅儿的戚家枪法练的不错,看这个样子,小毅儿以后也能成为和招孙你一样的猛将啊。”

“义父过誉了,少年心性,年纪尚小,还需数年打磨。”“也对,以后大明的军务就看你们的了,打完这一仗我也该告老还乡了”刘綎有些黯然,自已经在四川总兵官的位子上多年,官场起起伏伏,年近花甲了,打完这一仗,消灭建虏,若能给自己挣一个爵位,也能对的起刘家祖宗,也能对得起父亲刘显在天之灵了。随即面色一正,“招孙,和为父进帐再商议一下,一个时辰后拔营出发。”“是!”。

21

第二章 阿布达里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